-

鐘道人之言,卻是引來玉素道人冷笑,他言道:“當初濁潮未起之時,伊洛上洲人口八億有餘,濁潮過來,隻餘三億不到之數。

而這七十餘年,伊洛上洲並未再遭受戰亂不平,其餘上洲皆是人口數倍於濁潮之前,唯獨伊洛上洲,人口不過是多了三四千萬,這何其可笑?鐘廷執所謂保住,莫非便是此意麼?”

座上廷執都是搖頭,伊洛上洲彆的不說,這濁潮過後的人口繁衍的確是非常難看,這一點是怎麼也洗脫不掉的。

伊洛上洲當初主要負責抵擋外敵的乃是玄修,可是玄修本來就受壓製,處事不利又被郭縝按上罪名責罰,這便弄得心氣低落,愈發抵禦不力。

在濁潮最盛之時,各州分府本就是遭受了重創,郭縝又以此為藉口罰過,將各州分府弄得一個個名存實亡。

本來似青陽上洲那般,便是玄修勢弱,也有造物崛起承擔守禦之責,可郭縝又不喜造物,這便無人填補上去,以至於洲中處處漏洞。

鐘道人也知道這些事,可他又不得不對郭縝加以維護,隻好強辯道:“俗世之事,乃是洲府、軍府之事,全然怪罪到郭玄首身上也是不妥吧?”

玉素道人冷言道:“玄府名義上雖隻對抗神異,可戰亂之時,卻也有節製之權,據我所知,郭縝常年執此權柄不放,一味強令洲內維持舊俗,不循天夏定規,此事又豈能與他無關?”

晁煥戲謔言道:“鐘廷執,你此前與崇廷執皆是認為,乃是玄法玄修乾涉到了造物,是所謂世間之毒,造物奮揚之牽絆,可是現在看看伊洛上洲,仍還是百年前的光景,怎麼,同一件事,換了不同之人,就可以兩說麼?”

鐘道人辨道:“青陽上洲造物技藝高明,伊洛上洲造物本無根基,這兩者豈可一概而論?”

晁煥精神一振,道:“可你當初提議廢棄玄法時卻是要廢儘天下玄法,怎麼那時能一體皆言,現在卻要另說呢?嘖嘖,要不是早便認識你,我還以為你有兩張臉呢。”

鐘道人沉著臉,冇再去接言。

他自覺也是有些失策,方纔就不應該去和晁煥多說話,這人有理冇理都要和你對著來兩句,何況現在還占著道理,說得越多對他越不利。

玉素道人這時又道:“說及玄法,據我查證下來,伊洛上洲玄修被排擠打壓,最後隻能四散而去,一洲之上,本該受我玄廷扶持的玄修,竟是不到三百之數,偏偏還承擔了清剿異神和對抗靈性生靈的重任,試問這又如何看顧的過來?”

他將一枚玉碟拿出,道:“我這一份載錄,裡麵記下了伊洛上洲這七十餘年來的諸多事宜,諸位可以一觀。”

說著,他此這玉碟往光氣長河之上一扔,此物自便化作十餘道光芒,而長河之中自有水浪飄騰而起,將這些玉碟送呈至各廷執的案上,各人將玉碟拿來,待看過此中內容之後,神情都是嚴肅起來。

這裡麵的記載可謂相當詳實,列舉了伊洛上洲這數十年來的缺弊,當然也不是一味指責,郭縝要是什麼好事都不做,那洲中早就沸反盈天了,這些東西看去還是公正可信的。

鐘道人看過之後,神情愈發陰鬱。

晁煥挑眉道:“這些記載倒是詳細,也不知真假。”

陳廷執道:“此事一查便知,玉素廷執既然送上,當不致有假。”

其實事先要想查清楚這些事情並不容易,郭縝在伊洛上洲七十餘載,外人隻是能知曉洲中大概,可想弄明白裡麵具體細節,還要將此傳遞出去,尋常修士根本無此渠道。

奈何現在有訓天道章,洲中玄修可以隨時隨地將洲內之事傳遞出去,這便就遮掩不住了。

武傾墟沉聲道:“郭縝以往或許是出於特殊情由才把持洲中內外諸事,可是濁潮退去已久,廷上也曾留意伊洛之事,併發書提醒要他注意分寸,他也是應下了,可如今看來,他卻是敷衍塞責,對此冇有絲毫改過之意。”

風道人這時亦是出聲道:“風某知悉一事,數年前,伊洛上洲青陽上洲之間打通路途,雙方約定,於兩洲之間修築道路,豎立指引玉樁。

可到最後,此路大半卻乃是青陽上洲所築,這是因為伊洛上洲延用著仍是百年的修築之法,直到青陽上洲築路過半之後,伊洛上洲這邊還未出得巡察洲域。兩州之差距,著實太大,這裡郭縝當負其責!”

伊洛上洲之事,他事先不怎麼清楚,可是通過訓天道章做一番察問,立時便知曉個大概。這也算是對鐘道人方纔提議令他們去位的迴應了。

竺玄首搖了搖頭,冇有說話,他向來秉持出世之道,自認做不好玄首,可做不好那就乾脆不去做,任由洲中自行其事,而郭縝卻是處處要管,還冇有管好,那就彆怪彆人拿住他的把柄了。

 

-->>

;鐘道人再冇出聲。

他已是看出來了,首執應該對玉素的呈議早是有數的,態度也是明顯傾向於拿下郭縝。

要是崇廷執還在,那他還能不顧臉皮,設法回駁此議,可光憑他和長孫道人兩個人,卻是冇可能做成此事了。

玉素道人再是對光氣長河上殿一禮,道:“首執,請去郭縝伊洛上洲玄首之位!”

首座道人望向光氣長河之上諸人,道:“諸位以為呢?”

一聲玉磬之聲傳來,卻是風道人先自敲動了玉磬。

眾人看了他一眼,收回目光,便一個個敲響了身前玉磬。

鐘道人暗自一歎,也冇再等首執來問話,拿起玉槌一敲。

首座道人見此,便道:“既諸位廷執都是讚同,那便革去郭縝伊洛上洲玄首之位,令他迴轉玄廷接受斥問。”

陳廷執這時道:“敢問首執,郭縝去位,又該以何人替繼?”

晁煥笑道:“何用多慮,在座不是有一位合適人選麼?諸位既然嫌棄高道友修為功績不夠,不若就要高道友去伊洛上洲鎮守,也算是積累功績了。”

陳廷執一想,道:“這主意不錯。”

首座道人一聽,考慮片刻,不禁點頭。

讓高墨這等做過廷執的人去做玄首,既能顯示玄廷對伊洛上洲重視,又能保全玄廷的顏麵,這也是一舉兩得之事。

他望著光氣長河之下,道:“諸位廷執可有異議?”

長孫道人這時朝鐘道人看了過來,後者卻是搖了搖頭,首執和陳廷執皆是認可之事,他們在缺少崇廷執支援下他們是攔不住的。

其實鐘道人本來還想趁這次廷議提出撤除正清一脈的驅逐敕令,但是現在局麵對他們不利,就算提出,也可能被駁斥回來,隻能留待合適時機再言了。

下來廷議他一直未再開口,等廷議散去,他回到妙皓道宮之中後,心情仍是很差,這時一名弟子迎了上來,遞上一封書信,道:“上尊,底下呈送上來的。”

鐘道人漫不經心接過,隻是看了一眼,卻是精神稍振,道:“東西在哪裡?”

那弟子道:“裴道修將之拓印了數份,令人分頭送走。自己護送其中一份,正在往玉京方麵送去。”

鐘道人點首道:“做得好。”

這是一個難得的好訊息,裴固那裡居然尋到了霜洲人留下的那門傳訊技藝。

裴固這邊他本來以為很難做成,隻是試試看罷了,他主要注意力還是放在正清一脈這裡,但是冇想想到,正清一脈竟是不肯現在到來,反而是裴固這一路有了收穫。

他稍作考慮,道:“傳命下去,便讓鄭象去接應一下他。”

那弟子躬身一禮,道:“弟子這便去關照鄭師叔。”

此時此刻,內層北方荒原之上,裴固所在的那駕飛舟在快要接近翼空上洲的洲域之前,卻是被一駕鬥戰飛舟給攔下了。

自飛舟之中出來一名留著黑色短髮的男子,其人麵上有一股什麼都滿不在乎的神情,道:“我姓明,是這裡的巡查校尉,飛舟裡麵的人,出來讓我檢查一下。”

裴固知道又是遇到麻煩了,他忍住氣從飛舟裡麵出來,道:“明校尉,不知你要為何要阻攔我們?”

明校尉咧嘴一笑,道:“我懷疑你們與霜洲人勾結,所以來查查唄。”

裴固皺眉道:“那便是冇有證據了?”

明校尉奇怪道:“我是懷疑啊,懷疑要什麼證據?要有證據,我不就直接抓你了嗎?”

裴固盯著他看了一會兒,還是側身讓開了艙門。

明校尉嘿了一聲,道:“得罪了。”伸手向前一揮,立刻有一隊士卒上前,拿著一種造物燈對著裴固毫不客氣的照來,隨後又衝到飛舟之內,也是一通照掃。

過了一會兒,軍衛帶人出來,對他一抱拳,道:“校尉,冇有什麼可疑的東西。”

明校尉也不糾結什麼,一揮手,道:“冇有就撤。”他帶著一行人回到了鬥戰飛舟之上,目送著裴固一行人的飛舟離去。

親衛上來道:“校尉,就這麼放他們走了麼?”

明校尉漫不經心道:“這傢夥這麼鎮定,還不反抗,肯定早有準備,不過他另幾路人不走正道,可冇這麼容易回去,早有人在前麵等著他們了,我們就不用多操心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