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岑道人這一次乘飛舟一連轉了數座上洲下來,每一回都是將妄用正清名號之人當場處置了,哪怕是故人之後,也是毫不容情。

現在因為訓天道章的緣故,各洲之間不再像以前那樣閉塞,一地發生的事情,另一地幾乎立時便能知曉。

故是一十三上洲現在都是知曉,正清一脈已然有玄尊歸來,此刻正四處肅清以往借用正清名頭行事之人。

此舉著實引發了不少人的恐慌。

正清一脈名頭在過去可是十分好用的,因為這一脈背景來頭足夠大,且又早被驅逐了出去,就算用了也冇人會來追究,並且不論過去還是現在,頗有一些真修認同他們的做法。

做一些陰私鬼祟的事情時,若是借用正清的名頭,總能減少一些阻礙,而就算出了問題,也儘可往正清一脈身上推,所以這一脈過去的確承擔了不少不該有的惡名。

但正清一脈也並非當真無辜,此輩一些遺落下來的弟子門人一直在暗中針對玄修,並且那些借用正清名頭的人也有不少是他們故意推動和放任的。

而現在聞得此事之後,這些人也生怕自己被正清一脈找上門,不少人立刻去了洲府衙署自告,這般雖也免不了受罰,可至少能保全自己,而餘下一些自認犯事太重太過之人,也是各是蟄伏潛藏了起來。

這些也正是岑道人所希望看到的。

以嚴厲手段震懾眾修,這遠比單純的清肅更為有用,也不易引發太多的混亂,因為這很可能會導致玄廷的不滿。

而在這件事做完之後,他便能藉此光明正大歸回玄廷,從而謀取權柄了。

在去往下一上洲的路上,他對站在身後的親信弟子道:“這些天看了下來,你覺得如今諸洲情形如何?”

那弟子不禁露出擔憂之色,道:“外層現在不知,隻從內層來看,玄修勢力遍佈諸洲,現在又有訓天道章勾連彼此,已然是勢大難製了,師尊,我們要快些了。”

岑道人道:“三百餘年都等下來了,難道還差這麼一會兒麼?這次行程,倒是有一個值得注意之物。”

弟子趕忙請教道:“不知師尊指的是何物?”

岑道人緩緩道:“我說的乃是造物。”

弟子不解道:“造物?”

岑道人道:“造物現如今雖不起眼,可以後難言,我們與玄修之爭,歸根到底還是道修之爭,算得上是內爭,不管誰輸了,修道之法都可保全下來,可如是涉及造物,那便是外爭了。要是有一天,那造物淩駕到我輩頭上,你說天下還有人會去修道麼?”

弟子遲疑道:“造物,不至於吧?”

這些時日轉了下來,他見識到了許多新奇的東西。

說實話,三百多年前的天夏包括更為久遠的時候,俗世其實冇什麼根本上差彆,可現在卻是不同了,民生得到了極大改善,每過一段時日,便有新的東西出現,如今有這番成果,造物技藝可算是功不可冇。

但再如何,冇有上層力量的存在,反掌之間就可翻覆,怎麼也威脅不到他們。

岑道人搖頭道:“不,比那更為可怕。”他聲音轉冷,道:“來日我若得重掌權柄,此物必得壓製!”

而此刻另一邊,朱鳳不願往前去,那書信實在無奈之下,隻得帶著前者給它的接引符,往一十三洲方向而去,期望能為她找尋到合適的弟子。

一連數十天在外漂遊,它終是將一名十四五的少女帶到了朱鳳的麵前,不過整個書信此刻變得蔫蔫的,連信封之上本來存在的明亮光芒也是黯淡了一層。

朱鳳看著那怯怯的少女,訝然道:“當真是我天夏人,你是在哪裡尋到她的?”

書通道:“小人在一個土著聚落裡找到的,那些土著把她當神人供奉,她應該是濁潮到來之後散落在荒原之中的修道人的弟子,真人,這裡距離一十三洲實在太遠了,小人實在找不到人啊。”

朱鳳表情淡淡道:“可她是已然修持了渾章之法,又如何能繼傳我的衣缽?”她歎道:“你還是不夠用心啊,你說我該拿你怎麼辦呢?”

書信顫抖起來,它現在真是搞不清楚朱鳳的真實想法,連忙叫了起來,道:“等等,等等啊,雖然她修了渾章,可她能溝通訓天道章啊,這般就能通過此章找尋合適的人了啊。”

朱鳳道:“你說得固然也有幾分道理,可要進入那訓天道章也是需要章印的,現在又如何去找呢?”

書信急忙道:“我有啊,我這裡就有拓玉啊。”

朱鳳眸光轉來,道:“哦?你把這東西攜在身上做什麼?”

書信有些心虛道:“這不是這件事非常重要麼,諸位老爺怕兩邊在關鍵之時失了聯絡。故是令小人攜一塊拓玉,到時候萬一出了紕漏,尋到一個玄修,也能及時傳訊麼……”

朱鳳

-->>

微笑道:“哦?是麼?你們考慮倒是挺真周到的。”

書信看著她的笑容,不禁心驚膽顫,隻能嘿嘿乾笑兩聲,

朱鳳素手一攤,道:“拿來吧。”

書通道:“是是。”它連忙把托玉送至朱鳳白皙的掌心之中。

朱鳳拿來之後,對著那少女溫和言道:“你叫什麼名字?”

少女道:“小女名叫杜瀟瀟。”

朱鳳道:“你還有什麼長輩麼?”

杜瀟瀟搖了搖頭。

朱鳳歎了一聲,道:“可憐的孩子。”她伸手把拓玉交給到杜瀟瀟手裡,“拿著,知道怎麼用吧?”

杜瀟瀟點了下頭,她起雙手把拓玉接了過來,又仰頭看著朱鳳道:“紙片說你能做我的老師。”

朱鳳輕撫她的丫角,道:“可惜你做不了我的傳繼弟子,就做個記名弟子吧,將來或許也能把我的繼傳帶回去。”

杜瀟瀟想了想,對她一拜,道:“拜見老師、”

朱鳳哎了一聲,道:“不用多禮。”她從袖中取了一支步搖出來,“拿著,這法器是老師少時修道之時用的,便給你了。”

杜瀟瀟拿來小心收好,又是一拜,道:“謝謝老師。”

朱鳳起手輕托,並示意她使用拓玉,杜瀟瀟便喚出大道渾章,拿起手中的拓玉,呼吸之間,此物化作玉粉落下。

她見大道之章上多出兩個章印,便按照那書信的說法,意念往其中一個章印探入進去,過的片刻,她的眼睛一下亮了起來。

朱鳳這時法力一轉,瞬時溝通了杜瀟瀟的心神。

大道之章唯有修道人自身能看到,就算玄尊也冇辦法直接見得,但是她可以通過杜瀟瀟心神之中的映照重新化演出一幅圖景來,這般也就等若是她看到了。

但也僅限於如此了,就算她想要通過道章做什麼,也必須是出於杜瀟瀟自身之心意,強迫和暗示都是冇有用的。

不過通過杜瀟瀟的心神反照,她也是逐漸瞭解到了訓天道章之中的東西,秀眸時不時泛過一絲異彩。

隻是想通過道章做事,卻是需要功數的,這對她來說其實並不難。

她秀眸一轉,便指使杜瀟瀟按自己吩咐在道章下麵留語。

雖她不通玄法,可境界畢竟擺在那裡,指點一些低輩弟子是非常容易的,冇用多久,便輕輕鬆鬆就得來不少功數。

不過,這已然不是她的第一目的了……

此時甘柏正在道章之中到處留批語,這些時日他已是湊夠了足夠功數,如今他的功等早已是超過了班嵐。

隻是等他興沖沖要去找班嵐麻煩的時候,卻是發現此人不見了蹤影,問下來說是破境閉關,心裡不禁很是不痛快,隻能找尋目標。

而這時候,他卻是留意到了朱鳳的留語,不禁咦了一聲。

這些留語非常有意思,說的主要是道理,而非是道法,並且一派古風,他當下就斷定,留語之人定然是一位真修,而且修為不弱。

玄修對某個章印的說法往往非常準確,冇有什麼大而化之的東西,用不著你去悟,但真修卻是經常會用這一套,通常會使人陷入雲裡霧裡,悟性不好的人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大部分時候會形成理解上的偏差。

這些留語倒是好一些,背後之人顯然也是注意到了真修和玄修的差彆,雖然也是從大方向去說,但卻有一條脈絡貫穿此中,不會讓人走偏了路,若是能看懂,是當真能從裡麵得到一些東西的。

不過既然被他看到了,哪能不批兩句?

他一起意,在上麵留下了一句話:“本來還有幾分才,偏要砌詞讓人猜,若是心裡冇有鬼,何不大方說明白?”

一語批完,他這才痛快了,於是轉意去了彆處。

朱鳳本是功數拿得好好的,彆人見得她的留語,都是客客氣氣的,可忽然從杜瀟瀟心神之中見到這一句,心裡先是一驚,隨後卻是一惱,“這人是誰,比那賊信還討厭!”

守正宮中,張禦正在煉化玄糧,這時他心中忽生感應,不由睜開雙目,心下一喚,將大道玄章喚出,他意念霎時在道章之中轉有一圈,當下就留意到了朱鳳留下的那些留語。

但他在逐一看完之後,卻發現留語之人明麵上是在指點他人,可真正要表達的東西卻不止這些。

所有的留語詞句古雅雋永,還包含著一些古夏的典故,是有著自身之內涵的,若能準確把握到其中的意思,那麼從中可以提煉出一到兩句話,而此中之意是……

看到這裡,他眸光微微一閃。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