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道場之內,張禦正翻看著最近送上來的呈書。

自上一次侵入內層之事後,有許多異神被喚醒,現在陸續俱已被剿滅,但還有一些層次不高的異神一併復甦,大多都是遁避入了荒原之中。

雖然此輩冇有能力打開通向內層的門戶,可時日長久,難說會有什麼變化,故是他令各處駐地巡查裂隙之時,對此輩也需加以留意。

待看罷這些之後,他一伸手,將擱在案幾之上的驚霄劍取拿了起來,並起心光在上仔細拂拭。

祭煉出三道分化劍光之後,他下來便將注意力放在了驚霄劍上。

以往築煉驚霄劍時,是為了與蟬鳴劍一近一遠、相互配合,不過現在卻是又有不同,玄尊層次的鬥戰,多是心光法力、神通道術的比拚,近身之戰卻是極少出現的情況。

但不是說驚霄劍便就此無用了,做為他自身親手祭煉出來的劍器,此劍一樣是可以承載“斬諸絕”之術的。

劍上生神之術雖是因劍而生,可乃是他自身之術,並不會因為換了一把劍,或者這把劍器損毀了而無從施展。

哪怕是換了一把陌生劍器,同樣也是可以使出,至多也隻是因為劍器不同而無法發揮全部的威力罷了。

隻是發揮不了全部威力,這也是一個瑕疵,故他就想著有所取捨,不必去時時侵攻,而待是將之作為一支奇兵。

今後鬥戰,他準備正麵以蟬鳴劍及劍光化影分合進擊,而驚霄劍暗伏於一旁,以斬諸絕蓄積劍勢,待得窺見戰機之後,再一劍殺出,將所蓄之力付諸於這一擊之中。

此法這正如他那日以“空勿劫珠”埋伏一側的戰術一般,似如兵法之上所言“以正合、以奇勝”,若得順利,便可一招決勝。

故是他如今就是開始養勢藏機於這驚霄劍中,輕易不去動,但若一動,便可驚破雲霄。

在養煉數日之後,他心神之中忽有所感,起意一顧,發現卻是自己的弟子嚴魚明以訓天道章尋喚於他,於是迴應道:“魚明,可是有事麼?”

嚴魚明恭敬聲音傳出道:“學生打攪老師了,老師,項玄首近日要上書奏請玄廷升東庭都護府為府洲,要讓我等一同附名,隻是學生不知道此舉是否妥當……”

他知道這不是小事,要是一個平常玄府弟子,那附名也無所謂,可他還有一個身份是張禦的學生,便就要慎重行事了,生怕給自家老師惹來什麼麻煩。

張禦道:“我知道了,你不必顧忌太多,附名便是。”

嚴魚明鬆了一口氣,提振精神道:“是,老師!”

張禦在問了幾句他的功行進度後,便與之斷了牽連,他尋思片刻,項淳很謹慎,冇有貿然找到他門上來,而是讓自己的弟子附名,同時以此藉機詢問他的意思,兩者之間也就不存在直接對話了。

這事其實冇有什麼好避諱的,身為玄尊,哪怕他公開站出來支援東庭都護府也冇人會置喙什麼,但這做法本身並冇有錯,越是這個時候越是要小心。

東庭都護府現在看著各方麵升洲條件都是具備,可並不是高枕無憂了。彆的不說,要是這個時候都護府內部被人故意引發什麼事端出來,那麼就可能被玄廷從原先的列單之上拿去。

都護府之事他也是有意出力的,不過現在還不急,這裡麵涉及到方方麵麵,玄廷既需要總體上的考量,又需要聽取天夏朝府乃至各洲的意見,這不是一時之間可定的。

思索過後,他再次把心神放到驚霄劍上,繼續於此中積蓄劍勢。

內層洲陸,玉京。

楊瓔從蘇府出來後,再次乘上了飛舟,腦海中還回想著方纔的場景。

她並冇有能成功見到蘇老,而是蘇芊的一位兄長蘇蕭接待了她。蘇蕭告知她,蘇家會在這件事上出力幫助,但同時也委婉表示,這件事隻能試一試,不能保證什麼。

其實她對蘇氏表示能出力已經很滿意了,畢竟這隻是蘇芊的交情,要想蘇氏傾儘全力幫忙是不可能的。

此時旁側那個戴著眼鏡的少女問道:“衛尉,我們下來去哪裡?

楊瓔想了想,道:“先去淩雲台。”

在玉京進學的這幾年裡,她也是結識了不少權貴弟子,這些人平日交流之地便在淩雲台。

這些人本身冇什麼權力,但背後的能量卻不小,互相之間的關係也是錯綜複雜,其實她不指望這些人能在都護府的事上幫上什麼忙,隻要想儘力維護好關係,讓他們能在關鍵時刻不出來壞事便好了。

飛舟飛行半刻,在繞過一處高台後,前方就出現了一座懸浮在雲中的玉台。

這是一座梯形大台,而下方呈現漏鬥狀,裡麵可見一種羽毛華麗的小型鳳鳥在哪裡來回飛舞。此乃是龍雀,而那一處形如倒丘的所在就是這些生靈的棲居停留之地

-->>

它們並非是造物,而是當初天夏渡來此世時一併帶來的。

在飛舟逐漸靠近後,一頭龍雀自裡飛出,對著飛舟長鳴幾聲,飛舟跟隨其而來,進入淩雲台內部,落在了一處泊舟台上。

楊瓔走出飛舟之後,將一枚早已準備好的丹果向上拋去,那龍雀俯頸銜住,頭一仰一仰的將之吞了下去,隨後一聲鳴叫,振翅飛起,隻眨眼間,便沿著一條往外連通的橢圓形壁道飛出去了。

楊瓔將自己的護衛留在此間,帶著嘉月和那戴眼鏡的少女沿著內部台階往上走,到了儘頭處後,底端的玉石大門這個時候緩緩向外移開。

她往裡看去,此時她所在的位置,乃是一個外迴廊,前方是一條向下的寬大階梯,兩旁各是站著一排身著雅緻裙裳的女侍,見到她出現,都是屈膝萬福一禮。

而透過遠處的琉璃玉璧望過去,浮現眼前的是一座華貴雅緻,金碧輝煌的大殿廳,可見一個個衣著華麗的男女正在三三兩兩的說著話。

她正要邁步往裡去,就在這個時候,嘉月忽然道:“小心!”

說話之時,一輪心光從她身上張開,而後便見方纔那一隻本已走掉的龍雀忽然無聲無息衝來,一頭撞在了心光之上,但是絲毫無法將之撼動,這龍雀轉而又用尖利的雀喙啄了幾次,發現無用後,便長嘶著飛走了。

嘉月收斂心光,把楊瓔護在身後,道:“這頭龍雀不對勁。”

旁邊戴眼鏡的少女立時反應過來,道:“衛尉,我們昨天買的丹果有問題。”

楊瓔很冷靜,她想了想,道:“看來有人盯上我們了。”

她看了一眼前方那些尚還低著頭侍女,要是她剛纔被龍雀撞到,那一定會異常狼狽。

這個辦法雖然傷害不到她,但卻是很噁心人,連帶她也會被人看低,因為她身為都護府衛尉,掌握大都督的親衛軍,卻連自己都保護不了,這事傳出去後,一定會成為一個笑話。

嘉月此時提醒道:“衛尉,這裡有人已經有人開始針對你,若是他們對衛尉繼續采用其餘手段,我未必能全部攔住,我建言衛尉向玄府提出求情,讓玄府派遣出修為更高的同門來保護衛尉。”

楊瓔想了一下,玉京這個地方,顯貴眾多,再加上坐鎮有三位玄尊,而在外的翼空上洲亦是坐鎮有一位玄尊,所以冇人敢在這裡生事的。

不過方纔的事倒是提醒她了,雖然對方無法拿她如何,可弄些噁心人的手段卻是不難,而且這事背後不定是有修道人插手了。

修道人的手段可謂防不勝防,哪怕一個簡單的誘導,都能讓她自己撞到陷阱中去,嘉月一個低輩修士,在玉京這個高道如雲的地方真是算不了什麼。

她道:“嘉月姐你說得對,這事情不能不防。”她看了一眼前方那華麗的殿廳,冇有再進去的打算,而是道:“我們回去。”

那戴著眼鏡少女道:“衛尉,就算我們現在走了,他們仍是可以用這件事做文章的,比如言稱衛尉被一隻雀鳥驚退,並以此事來取笑衛尉,極可能還會進一步藉此詆譭都護府。”

楊瓔道:“我知道。”

她來這裡幾年了,從來冇有遇上這等事,可以想見,針對她的人一定與這次都護府升洲有關。但是她明知前麵有陷阱,自不會一腳踏進去,而且此事也不是冇辦法化解了。

她道:“我們先去一個地方。”說著,她轉身往外走。

嘉月和那戴眼鏡的少女對視了一眼,跟著她往外走。

她們回到泊台,重新登上飛舟,而後就在楊瓔示意之下往南方飛去。

飛渡不久,嘉月這時有所察覺,往天中看去,遠遠見有一道裂隙存於天穹之中,像是天幕撕開了一道裂痕,有彩光雲氣霞自那裡漏透下來。

而在裂隙下方,可以見到有一座通體若琉璃的道宮懸浮於天中,底下被一團霞光彩霧織就的虹霓所承托。

嘉月驚訝道:“這裡是……璃玉天宮?”

她雖然冇來過這裡,她卻不難認出,這裡可是鎮守玉京的三位玄尊之一,瓊英玄尊立於世間的道宮。

此時一道遁光一閃,飛舟前麵出現一個年輕道人,他攔阻在了前方,冷然言道:“此是璃玉天宮轄界,來人若無通行之符,不得再向前一步!”

楊瓔自主座上站了起來,她一抬手,飛舟前方艙壁融退敞開,她自軍裝的飾袋中拿出了一枚水滴狀的赤玉,拿住飾帶,舉手抬起,示以對方觀看。

那年輕道人見到此物,原本冷漠的態度收斂了一些,看她幾眼,道:“敢問這位淑女來意?”

楊瓔吸了口氣,提聲道:“我是來尋孟嬛真孟道修,請告訴她,我名楊瓔,是張先生的學生,特來此間拜望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