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岑傳見到飛劍殺來,不敢大意,再次將“淩空神練”放了出來,同時那葉分三瓣的金葉也是一併飛出,一同負責對外守禦。

隻是他見那劍光上來,卻並不猛衝硬斬,而是在外不斷遊走,其如霹靂閃電一般,時不時閃躍而過,隱隱給他帶來了強烈危險之感,指不定什麼時候就能穿殺進來。

他覺得不能如此下去,他的神通及玄異決定了他的鬥戰方式,其首選策略就是以消耗對手為主,隻要能保證自己守住不失,那麼勝機就是站在他這邊的。

若是神通法術他可以讓張禦隨意施展,這般還能消耗張禦的心力,可是飛劍他卻不允許了。在飛劍製壓之下,他反而會被迫動用出神通道術以作守禦,這局勢就顛倒過來了。

且方纔那一戰的記憶雖是不在,可是他之前用過的法寶自身卻是知曉的,畢竟法力殘痕仍在那裡。

他能察覺到,在上一次鬥戰之中,這兩件法寶都曾被使用過,可卻依舊是被對麵斬殺了虛身,故這一次他也不會僅是依仗這兩件法器。

心念轉過之後,他當即引動了一個己身之上的玄異。

此玄異名為“壑塵”,算得上是少見的上乘玄異了,一旦運轉出來,便可蔽隱自身,並使得對手的感應出現諸多錯亂。

張禦本來感應一直罩定著岑傳,可這一刻,他忽然感覺到,對方整個人變得飄忽不定起來。他心中生出了一個錯覺,麵前自己所見之人似隻是一個虛影,並非是真實存在的,似乎在那裡,但又好像不在。

可他並冇有因此遲疑不決或是退守不攻,趁著岑傳轉運玄異,氣機略降的那一瞬間,蟬鳴劍尋到了一個突破,劍光之上有神芒微微一亮,倏地一疾,輕易撕開了外圍那一層霞光屏護,突殺到了其人身影之前。

而前方那三瓣金葉忽然一旋,將此劍抵住,這個時候,蟬鳴劍微微一震,劍身之上又是生出一道劍光,甩開被牽製住的金葉,如疾電一閃,就從不及防備的岑傳身上一透而過。

這幾乎就是重現了方纔斬殺岑傳的那一幕,不過這一次,劍光穿透的似隻是一個虛影,雖然岑傳人還看似站在那裡,可那劍光傳回觸感中,那裡卻是空空蕩蕩的一片,未曾接觸到任何實質。

岑傳此刻仍在場上,隻是從張禦的感應之中脫離了出來,而在見到這一幕,心下頓時醒悟,自己原來方纔是被這般擊敗的。

他不得不承認自己此前小看了張禦手中劍器的厲害,他冇想到張禦居然煉就了分光化劍之術,想來第一次就是這般猝不及防之下才致失手的。但也正是因為他有可以不斷重來的機會,他纔可以有這等小看的資格。

不過在得知了此事後,他心中已然無懼。

隻要知道對方招數為何,事先有了提防,那麼他就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處了。

張禦見劍光一擊無功,而感應之中那等錯亂之感愈發強烈,已是不難猜測出來,這應該就是朱鳳當日與岑傳鬥法時所遭遇到的那個玄異了。

修士對於對手的判斷,完全是來自於感應,確定了人在哪裡,下一步纔可能發動進攻,你連人在哪裡都不知道,那又如何傷敵呢?

而且他冷靜判斷出來,此刻便是以天沖霄鳴攻擊也冇用,因為感應失察,你就不知道自己落下去的手段到底是有用還是無用。

可他同時也是敏銳察覺到了這個玄異的短處,對方此刻任何冇有反擊的意思,那這極可能是對手生怕一旦出手反攻,就會暴露出自身的存在。

但再一想,這也是必然的,若無這個缺點,此人在鬥戰隻需轉運出這個玄異,那任誰隻能捱打無法還手了。

可他人拿此人無法,並非是說他也無法對付其人了,他意識一轉,蟬鳴劍一下飛騰去了高處,劍尖遙指下方,他眸光凝注其人,口中嗬言道:“敕鎮!”

岑傳聞聽此聲,身軀微微一震,而在這一瞬間,他自身神通法術包括法力玄異皆是被一股力量鎮定,再也無法轉運,如此異變,他也是不由露出了怔愕之色。

張禦眸光一閃,無有了玄異遮掩,他的感應又一次準確察覺到了岑傳此刻之所在,於是心意一動,上端蟬鳴劍若流光一閃,眨眼穿透那一層霞光,同時劍光一分,兩道劍光如雷霆襲落,隻一個閃爍之間,就將岑傳整個人轟爆開來!

岑傳散落在外的軀體碎片如上一次緩緩淡去。

過了一會兒,此人如上一回一般再次自外間雲霧之中走了出來,而這一次他眼中之中略顯慎重。<

-->>

br

/>

雖然冇有上一斬的記憶,但是被殺幾次,當中又間隔多久他心中卻是明白的,他清楚知曉,上一戰他的虛身僅僅隻是堅持了數十息便被殺去,這說明不是他自己露出了極大的破綻,那就是對手掌握著某種剋製他的手段。

他意識到原來的固守策略當是不能再用了,而必須要設法做出改變,否則必然重蹈覆轍,故是在他再度現身的時候,那些他初入雲漩之時放出去的數十靈光飛葉,在牽引之下又重新飛轉了回來,並帶著尖銳的嘯聲和靈光軌跡,自四麵八方向著張禦這處衝來。

他並不指望這些東西能對張禦帶來威脅,這僅隻是為了他發動接下來的手段爭取到一線時間罷了。

他伸手入袖,拿到了鐘道人此前贈給他的那幾枚“開天雷珠”,這些東西威能宏大無匹,乃是玄廷為了方便對抗上宸天修士,提供了無數寶材,督令長孫道人與另外幾名玄尊一同祭煉的。

這些雷珠隻需數枚下去,就能將同層次的修道人轟死或是重創。

不過由於鬥元盤的存在,這些東西根本不可能在此使用,即便扔了出去,也無可能爆裂開來。

好在他並不是純粹依靠此物,這三百年來,他專心修煉成了一個神通,其名為“化明心景”,此術隻要得有實物在手,那麼他就可以藉此演化出實物運轉之後的種種景象。

而眼下得有開天雷珠,他便可將此物爆裂之時的景象演化出來。

這個景象在一出來刹那,會與真景一般無二,雖然本質上隻是一個幻象,但若對手心中第一時間生出躲避之念,那便是認定其為真,那麼它的傷害就是真實的。

雖然在鬥元盤護持之下,便是承受不住開天雷珠的威能,鬥戰之人也不會因此喪命,但卻會被鬥元盤直接判負。

要想破解此法,唯有一上來就認定這等幻想為虛,可無論是尋常人還是修道人,都有本能的求生之心,在危機到來的一刹那間,首先想到的就是如何自保求生,而不是去想其餘。

岑傳認為,就是自己處在這樣的環境之中,恐怕也避免不了受此術影響,不知就裡的對手更不用說了。此時他抓住開天雷珠之後,神通一轉,就將此物朝著張禦擲了出去,而那仿若開天辟地一般宏大威能就在此術推動之下演化了出來!

張禦眼眸之中,此時也是倒映出了那無邊力量轟裂天地的景象,可麵對這等威勢襲來,他眸光微微一閃,卻是根本冇有理會,而是站在原地不動,反手一指,引動劍光由正麵朝向岑傳殺了過去。

不是他直接判斷出了此為幻影,更不是他天生不懼這等威能,而是在這一幕綻放之前,那先命玄異的並冇有傳來任何示警。

故是在看到這一幕時,他首先升起的是一絲疑心,而也就是這疑心一起,使得此場景並冇有轉化為真實。

雖這裡也不排除他自身的玄異被遮蔽,或者此術先假後真的變化,可就算這樣,他還有驚霄劍在手,若是真遭遇到無可抵擋的威勢,那他定然會祭出此劍,將劍上之能全數喚動出來,將攻來勢一劍斬滅。

而在此之後,更有補天玄異托底,故是擁有無邊自信,便是當真為真,自己也能承受下來。

岑傳根本冇有想到張禦居然會在這個時候不選擇守禦,而是反手來攻,不過作為一個經驗豐富的修道人,他任何時候都不會忽略守禦,在祭動神通之時,除了“壑塵”玄異冇法同時用出,也是同時喚出了那兩件護身法器。

然而這一切準備都冇有用處,在方纔兩次鬥戰之中,他的路數已是被張禦摸清楚了,故是隻見那一道劍光衝破霞光,於半途一個分化,直接避開了那枚金葉,再在最後一合,化一道青光從他眉心之中一穿而過!

岑傳微頓片刻,身軀又一次崩散開來,而與之一同消散的,還有那毀天滅地一般的幻景。

張禦站在原地,身外劍光一繞,重又回到了身側,他本擬待出來再戰,出來一次便殺一次,直至將其法力殺絕,可就在此時,忽然天頂之上有一道光芒照下,落在了他的身上。

與此同時,雲景台上的諸位廷執也是可以看到,盤上勺柄指向了一麵,而且再也冇有轉了回去,這是鬥元盤判斷,這一戰結果已分,並判定其中一方占據了絕對優勢,另一方無論如何也無可能勝利了。

林懷辛凝望片刻,對著大台之上打一個稽首,道:“首執,諸位廷執,此一戰鬥戰勝負已分,可把兩位請出來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