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玉京之北,某處靈妙玄境之內,此地白氣瀰漫,蒸發入空。

天穹之中,卻是懸空浮列著一枚枚石丸,大小上萬餘,俱皆綻放微微光亮,由地麵望之,光舞玉串,華芒閃爍,壯麗無比,猶如天上星辰墜入人間。

而其中最大一枚星辰,位居正中,渾圓無暇,大小如明月,上麵矗立著宮閣樓觀。

而在主宮室內,光如明鏡的玉磚之上,站著一名身軀高大,姿貌挺俊的道人。

他髮髻隻是隨意一束,身上衣衫散飄,走動之間,望之如白雲湧動,看得出是一個十分隨性之人。

此刻他手中正拿著一封金書看著,自語道:“顏子全?昕盈,我白真山有過此人麼?”

聶昕盈站在殿中,秀眸看著他,道:“師父連自家有幾個弟子都不記得了麼?

那道人無奈道:“徒兒你又不是不知曉,為師一向認臉不認名,”他揉了揉額角,“再說為師徒子徒孫那麼多,哪去一個個都記得?”

聶昕盈盯著他,以玄尊的本事,隻是弟子名諱哪會忘記,而是不願意,認為不值得去記罷了,

她道:“有事弟子服其勞,徒兒這就給師父去查一查。”

那道人笑道:“好好,此事由你做為師便可省心了,為師幾個弟子裡,就徒兒辦事最是妥帖。”

聶昕盈不接這個話,她萬福一禮,轉身出去了。冇用多久,她便又轉身回到了殿中,道:“師父,弟子下去查問過了,玉京之中的確有顏子全其人,但與我們白真山並無牽扯,要說有牽連的,也當是璃玉天宮的。”

那道人有些意外,道:“瓊英的弟子?”

聶昕盈道:“此人並非是正經弟子,隻是常年在璃玉天宮門下做事,故是與幾名嫡傳弟子交好,後來得了這幾名弟子引薦,就順勢拜入了瓊英玄尊門下,也為璃玉天宮處理一些俗務,長久下來,世人也就認他是璃玉天宮弟子了。”

那道人麵上一哂,道:“瓊英對門下一向管教不嚴,這一回她是自嘗苦果了,不過……”

他目光往向上空,“瓊英氣局雖小,法力卻是不弱,這人能在瓊英眼皮底下做這些鬼祟之事,這背後定然是有手段遮蔽的,我倒想知,這人到底是誰。”

璃玉天宮,瓊英坐在大殿之中,她手中同樣也是持拿著一封金書,但此刻她臉上卻是一片寒霜。

她是能記下自家門下門人弟子的名諱的,書信之中隻是一提她便知曉,隻因為書信上的措辭可謂一點都不客氣,故她心中卻認為,張禦這是還記著上次的事情,故意找自己的岔子。

她心中也是氣鬱,你們一個個都是來頭大,我自置身事外,不來摻和你們的事,可你們為何偏不讓我好過?

現在問題是,她方纔一察,顏子全此人已然不在璃玉天宮之中了,並且自己還感應不到其去處。

她立時意識到這事情不像表麵上看起來那麼簡單,而此事可大可小,至少她也要落一個訓教不嚴之罪。

她可是知曉的,玄廷的某位廷執可是一直負責盯著各洲宿鎮守,隨時準備找他們的錯處,若是犯錯多了,那麼彆說競逐廷執之位,能坐在鎮守之位上就算不錯了,嚴重一些,直接被去位都是有可能的。

她沉喝道:“來人,把那幾個孽徒給我找過來!”

門前的侍從此刻都是不敢吭聲,躬身一禮,趕忙下去傳命了。

冇有多久,外麵有一道道遁光落下,而後急促腳步聲傳來,十來個弟子走入了殿中,對著她齊齊一拜,道:“見過師父。”

瓊英把書信往地上一拋,表情漠然道:“自己拿去看。”

眾弟子看出她正在氣頭上,互相看了看,一時誰都不敢上前,還是孟嬛真主動站了出來,將書信拿起翻看了一遍,又遞給了其餘同門。

瓊英看了她一眼,也冇多說什麼。

這書信眾弟子輪著看下來,待送到一名中年修士的手中,他看下來後,不禁臉色發白,連身軀都開始發顫了。而在場中,還有幾名弟子在看完書信後,也並不比他好到哪裡去。

瓊英目光左右一掃眾弟子,冷聲道:“你們真是給為師長臉啊。這封書信一到,現在還有誰不知道顏子全是我璃玉天宮門下?都是你們這些讓我不安心的弟子給弄出來的!”

眾弟子慌忙低頭一揖,道:“師父恕罪,請師父責罰。”

瓊英冷然道:“責罰你們又有什麼用?魏通,你來說,顏子全人呢?”

眾弟子偷偷看向場中站的那一名中年修士,其人隻得硬著頭皮說道:“師父,顏子全三天之前向我告請,說是去訪一位舊友,現在,現在……弟子這就去把他追回來!”

瓊英看著他道:“你去追他?那我問你,他舊友是誰?人去了哪裡?現在又在何處?”

&nbs

-->>

p;

中年修士低著頭,惶然道:“這個,弟子未問,不知……”

“好一個不知,既然你都不知,那我要你何用!”

瓊英一甩手,殿中飛起一片七彩光芒,中年修士被黃光一帶,身軀頓便飛了起來,在半空之中傳出一聲哀嚎,整個人飛到一麵的殿壁的壁畫之上,霎時化變成了畫中一個栩栩如生的道人形影。

眾弟子看到這一幕,都是嚇得不敢出聲。

孟嬛真卻是道:“師父息怒,魏師弟這次的確不是有意的。”

瓊英道:“他是無意,可上次的事情不也是他惹出來的麼?現在玉航、鄧景兩人,都在準備看為師的笑話呢。”

孟嬛真道:“弟子願意出外追索那顏子全,替師父分憂。“

瓊英看她幾眼,道:“你師弟和你師妹的事,本與你無關,你又何必攬在身上?”

孟嬛真道:“嬛真隻知道,這是我璃玉天宮一脈的事。”

瓊英容色稍霽,道:“還是嬛真你懂得幾分道理,”她沉吟一下,“不過此事背後多半另有他人插手,不然不會連我也會瞞住,顏子全此人你未必再能追上了。”

孟嬛真道:“老師,弟子願意一試。”

瓊英想了想,道:“也罷。”她伸手一拿,便見一道光芒落在手心之中,瞬息化為一卷文卷,她遞去道:“你拿我的‘混素抄’去,若是找到其人,記你一個大功,若是找不到,回來再做商量吧。”

“是,老師。”

孟嬛真恭敬接過那文卷,她看了一眼那畫壁,道:“師父,魏師弟他……”

瓊英冷笑道:“就讓他吃點苦頭,多漲些記性。”

孟嬛真一聽,就知道這位魏師弟大略無事了,不過她知道,要是顏子全抓不回來,那恐怕就不是璃玉天宮內部關起來們懲戒那麼容易了。

她從殿中告辭出來,回去收拾了一下,便展開了卷“混素抄”,在文卷的空白處寫下了顏子全之名,不一會兒,文卷之上有畫圖顯出,看去是一片汪洋,而有一個戴著遮帽的中年男子正乘舟飛渡其上。

但這畫麵隻是一閃,便又不見。

她立時知曉,顏子全這是遁入東麵汪洋之中了,但是汪洋遼闊無邊,冇有準確得氣機牽引,要想追到一個人,那希望極其渺茫,除非瓊英親自去追。

可問題是,身為玉京三位鎮守之一,彆說是她自己,就是她的化身,都不可輕易出得轄界。

孟嬛真在找到了一線線索之後,便出了璃玉天宮,踏上小雲舟,就往東遁去外海,試著找尋其人。

無儘汪洋之中,一艘法器飛舟在某一個處海島之上降落下來,自裡走出一個魁梧修士,他身著棕灰色大氅,戴著遮帽的走了下來,他麵龐大半藏在陰影裡,隻有下巴黑色的短鬚顯露出來。

前來迎接他的是兩個戴著麵具的黑衣人,其中一個道:“顏先生,我們等你許久了,地方已經準備好了,請這邊走。”

顏子全隻是略微點了下頭,跟著兩個人往島中腹地來,並進入一座通往地下的洞窟,大約深入了地底有十多裡後,他在一個有著自然光亮的洞廳中停了下來。

黑衣人回身道:“就是這裡了。”

顏子全問道:“穩妥麼?”

黑衣人道:“這是塞奇神當年藏放人間之身的地方,哪怕是貴方的天神,也無法察覺到這裡。”

顏子全知道他所說得天神就是天夏玄尊,不過他也冇有去糾正這裡麵差彆的意思,就往洞窟內部走進來。

實際上,在出海之後他本有更好的去處,那位也許諾了會為他做遮護,可他更擔心被卸磨殺驢,所以早在幾十年前,他就開始另一番謀劃。

這裡就是他選定的托庇之處之一。

這時他看了眼洞窟上麵的壁畫,描述乃是塞奇神人間之身的傳說。

說是這個神明發現了一個人間的美少年,十分喜愛,決定將其當做自己的人間化身,但為了這具身軀不受玷汙,並且完美承載自己的力量,自己變化一個美少女,與其結為伴侶,最後讓其心甘情願獻上了身軀和靈魂。

看到這裡,他不禁露出了鄙夷之色。

可不論再如何鄙視這些異神的行徑,卻知道這些異神的力量是真實不虛的,至少自己在這裡還需其庇護,自己便不能對這個神明不敬。

他在空空蕩蕩的洞窟中盤膝坐了下來,隻是過了一會兒,他忽然想到一個問題,抬頭問道:“既然這是塞奇之神存放人間之身的地方,那麼他的人間之身又在哪裡呢?”

那兩個戴麵具黑衣人冇有回答,隻是望著他目光卻是變得詭異起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