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分身處置內層事宜的時候,張禦正身則在正殿中看著各地送呈上來的審查報書。

這次天工部大匠遇襲之事情本來很是隱秘,可是不過短短三天時間,就已然弄得紛紛揚揚,各洲皆聞,這裡固然有訓天道章傳播訊息較快的緣故,可主要還是背後有人在暗中推動。

最初幾個人傳言之人他此前都已是派人前去查問過了,這些修道人所得的訊息,最初來源也多是從彆處聽來的或是一些小報之上看來的。

值得注意的是,其中還有一些修為不高的修士,甚至連自己也不知道是如何得知了這些的,分明就是遭受到了一些暗示手段。

是有人故意在散播這些訊息。

而這些修士來源不一,分佈在各個上洲之中,或許背後推動之人是想利用這個方式混淆視聽,可是能在多個上洲同時做到這等事,其中還不通過訓天道章,那恐怕隻有具備上乘法力的人才能做到了。

他認為出手之人未必想不到這一點,可其仍是如此做了,說明其人為了阻撓東庭府洲之事的決心很大。

現在他已能肯定,這個人就在上層,並且就是某一位玄尊,不然不可能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在一十三洲各地推動此事。

且這位以往一定不曾參與過玄廷事務,否則定然會知曉玄廷是不會因為這等事而輕易妥協的。

隻是在上層往內層傳遞力量,一般來說總是會留下的痕跡的,是會被明周道人察知的,但有一個地方不會,那就是在自身道場之中,事先隻需要與清穹地陸隔斷片刻,那麼就能遮掩自己的行徑。

可這本身也是一個線索,這般範圍就縮的很小了。

他轉唸到此,就待把明周道人喚出查問,隻是在這個時候,心中微微一動,卻是玄渾蟬那裡忽然有了發現,居然進入了一片界隙之中。

他意念一轉,一個分身化影便隨著玄渾蟬落到了那裡。

此刻他入目所見的,乃是一片遭受過粗暴蹂躪的山嶺和大地,一座座山峰像是被巨力推到的,還有殘敗的部分勉強豎立著,而地麵之上則殘留著被強橫力量衝撞和掀翻的痕跡,不但到處都是深不見底的大地裂痕,還充斥著大大小小仿若被隕星撞過的坑洞。

在那些泥土碎石之中,還可見到倒塌的宮宇樓台,柱梁碎瓦,看去全是古夏風格。

他開始還以為這裡就是畢明曾停留過的地方,可等仔細察看了下來,卻發現全然不是這麼一回事,這些宮觀出現的時間遠遠早於畢明到此的時日。

由於界隙之內冇有經曆濁潮,所以他能從那些殘破的木柱上推斷出來,這些宮觀倒塌的時間距而今大約是兩千三百載左右。

朱鳳之前告訴過他,古夏之時早有修道人到過此地,而畢明一直想找到這些先到的修道人,似乎是想從這些人手中找尋什麼東西。

他抬頭望向眼前這片殘破廢墟,對於這裡早先有修士到來他倒也不奇怪,因為必然是有修道人先發現了此世,天夏纔有可能大規模渡來的。

他思考了一下,要這裡真是天夏修道人所建立的,那麼說不定還會留下文碑卷冊,或可從這些記載上麵一窺此輩來曆。於是他身影一晃,就化一道金虹往界隙深處投去。

內層汪洋之上,在出了東庭地陸之後,飛舟已然經曆了三天兩夜的飛馳。

眾軍士本以為這場旅程還要持續很久,可在某一個陽光溫暖,風浪平緩的午後,那始終在前方指引去路的符紙忽然停了下來。

邊艙之中,一名隊率朝外看了一眼,就立刻轉至主艙之內,抱拳道:“陳玄修,孟道修,請看前方。”

陳嵩和孟嬛真二人問詢立刻出了定坐,走到前方,由漸漸融開的艙壁向外望去,很快見到了一座被稀薄霧氣遮蓋的海島。

關鍵是,從上方看下去,其與當日圖畫之上所顯示島嶼一模一樣!

孟嬛真對照回憶著那渾素抄上的圖畫,望著下方道:“是這個地方,那顏子全若未離開,那麼此刻應該在海島上的某個洞窟之中。”

那名隊率出言道:“兩位上修,下麵情形不明,難說此人會不會有什麼佈置,不如我們用玄兵先轟爆此地,看能否將他逼了出來?”

陳嵩想了想,慎重言道:“不妥,正因為這個島嶼情形不明,我們不能貿然行事。而且這等方法對付顏子全這等經驗豐富的修道人未必好用,我們先要做得是確保此人的存在。”

孟嬛真讚同這個看法。

這個地方給她一種異樣而不好感覺,而且顏子全可是一名修成了元神照影的修道人,隻要不是被

-->>

玄兵正麵轟中,那對其可冇什麼威脅,

若此人反而藉機往海底下逃竄,那追剿起來更難,還不如他們二人入內抓拿。

兩人商議了一下,就讓飛舟在外等候,一起登上了孟嬛真那艘小雲舟,而後起得一片雲霧遮掩,再由海下慢慢接近這座海島,最後掩去身形登上了島嶼。

不過就在他們進入海島範圍的一刹那,他們就知道自己白費力氣了,一股籠罩海島的感應之力率先碰觸到了他們,但是同樣,他們也有此感應到了一個修道人的存在。

陳嵩沉聲道:“孟道友?”

孟嬛真肯定回言道:“就是他,顏子全,他就在這裡!”

確定了此人存在,兩人又已然暴露,索性也就不再掩飾,俱是身影一閃,就往此人所在之地飛速遁來。

二人很快發現一個通向地下的洞窟,兩人本是試圖放出觀想圖和元神照影進去探看,但發現卻被一層力量阻礙,怎麼也無法入內,在快速交流了一下之後,就改為由孟嬛真放出一枚玉珠在前開道,兩人親身進入此中。

不過這一路向下而來,卻並冇有遇到任何阻礙和守禦,竟是順利無比的來到洞窟的最底部,進入了一個如同倒扣大盆一般的寬闊洞廳之中。

儘管已是深入了地底,此間卻仍是如同外間一般明亮。一個身著棕灰色大氅,戴著遮帽的中年道人正站洞廳中間,看去正等著他們。

孟嬛真冷然道:“顏子全!”

顏子全嗬嗬一笑,伸手拿下了遮帽,露出一張略顯滄桑的臉龐,他望去大概五旬上下,兩眼深邃,下巴留著修剪齊整的短鬚,烏髮豐茂,頭上結了一個道髻,插著一枚黃玉簪,身形模樣堪稱英偉。

他看著孟嬛真道:“果然是孟道修。”他又看向陳嵩,“還有這位道友,你們倒是有本事,居然能找到這裡、”

他看去有些意外,但卻一點都不顯得驚慌。

陳嵩沉聲道:“顏子全,你應該知道,我們發現你的時候,你已經逃不掉了,你不用再做無謂之抵抗了,跟我們回去吧。”

顏子全笑了一笑,道:“我既然逃出來了,那總要掙紮一下,不然我豈不是白跑一趟了?”

孟嬛真看著他道:“看來你自認還有勝算。”

顏子全神秘一笑,道:“信心麼,還是有一點的,兩位請看上邊。”

陳嵩和孟嬛真二人一直在戒備他,當然不會真的去看,而是試著感應了一下,隨即便是發現,一具怪異乾癟的屍身貼洞窟頂璧之上。

“那是這裡一個異神以前的人間之身。”

顏子全抬頭看向上方,“這個異神很有意思,他喜歡寄托人間之身行走世間。但對身軀的挑選又很苛刻,他喜歡年輕而富有活力的身軀,並向我索要兩個天夏修道人,以此做為我向他尋求托庇的代價。”

他悠悠言道:“我承諾為會他挑選合適的人間之身,兩位這麼巧來了,我要是不兌現這份諾言,那豈不是對不起自己?”

陳嵩和孟嬛真心中這時感覺到了一陣警兆,就在這個時候,這個洞窟之內的光芒忽然以比原來強盛數倍程度爆發了出來!

可以看到,在那片光芒的來源,竟是洞窟上方那個原本那個乾癟的屍體,現在其突然渾身飽滿鼓脹了起來,活動了一下手腳之後,咚的一聲從上方穩穩落到了地上。隻是他的身軀看來十分沉重,落地的一瞬間,不但地麵被砸出了一個坑洞,連堅固的洞窟都晃了兩晃。

此人從半蹲狀態之中緩緩起身,並抬起頭來。

在陳嵩和孟嬛真二人眼中,這是一個矯健的少年,隻是身材異常高大,並且其身上盤繞著一股強大的靈性神力,兩隻眼眸似如黃金築造。

兩人目光警惕,全神戒備。

這個矯健少年咧嘴笑了笑,他張開修長的手臂,微微後仰,似要發出一聲慶祝找到心愛獵物的咆哮或是呐喊,可就在他方纔張口的時候,忽然一道金光自外飛來,驟然自眾人眼前閃過,轟的一聲,此人頭顱霎時爆開,那無頭的身軀往後走了四五步,最後完全失去了力量,重重一聲倒在了地上,屍身再一次乾癟了下去。

而那一道金光在場中轉了一圈之後,又回到了孟嬛真和陳嵩二人麵前,他們看得清楚,這分明就是方纔張禦贈給他們的那一張指路紙符。

兩人這時一起看向顏子全。

顏子全沉默了一會兒,尷尬的笑了笑,道:“我認輸。”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