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荒原界隙之內,張禦化影分身往深處投入了進去,在一路之上都可以看到,一些被修道人法力和法器破壞的痕跡。

有些看去是屏阻的地方也明顯是被外力強行衝破開的,地麵之上可見一條條幾可作為大江河道的深溝,一直延伸到最裡處。

從殘痕上來觀察,這裡的抵抗從有序漸漸變得無序,這說明遭受攻擊的一方一開始守禦很嚴密,但是隨著爭鬥的持續,抵擋之勢漸趨無力。

這時前方出現了一座高大如城圍的山脈,他從其中一個明顯是轟塌的裂口之中飛遁過去,隨後眼前視界一闊,出現在麵前的是一個龐大的盆地。

不過現在早已是處處缺口,麵目全非,隻依稀能分辨出到原來的模樣,這裡到處趴伏著巨大的骨骸,偶爾能看到一些是人形屍骨,有一些人的屍身和服飾竟還完整的儲存了下來。

他身形緩緩飄落,目光落下,一個修士盤膝坐在那裡,還保持著生前的容貌。從側臉和髮式服飾上看,不難瞧出,這是地道的天夏人。他的胸口處出現了一個空洞,可以看到後邊的景物。

但這並不是他致死的緣由,以他的目力一眼能鑒彆出來,這位在生前似是轉運了什麼神通,把自身意識神魂與元神照影一同遁出體外,且再也冇有回來,隻留下了一具空殼。

他往前走去,不久之後,又是見到一具修道人的屍身,不過這位卻是站在原地,目光沉凝看著前方,眸中依舊能反射銳利的照影。

他的背後是一把劍器,但是這把劍器已經粉碎了,隻是靠著禦主生前最後一點餘力,將所有的碎片彙聚過來,並留在了身後的劍匣之中。

這應該是一位古夏劍修,他雖然戰死在了這裡,但毫無疑問也斬殺了他的對手。

張禦側過身,順著這位劍修的目光望去,那裡趴伏著一具巍巍如小山的巨大骸骨,這應該就是這位的對手了。

同時,他還看到了那堅硬的骸骨之上留有一段小字:

“甲子六月初十,餘與同道一同追殺妖魔餘孽到此,一戰之後,儘誅此輩,不負同道重托,至此,我神夏與異修無數載爭殺糾葛,到此儘矣……”

他略作思索,從這行字跡來看,那些巨大骸骨似乎纔是此地的主人,且並不是他起先所想的荒陸異怪,而原本就是屬於天夏的異類。

無論古夏還是如今的天夏,都有異類修行,不過真正能化變為人身的,也隻有真龍等少數之流了,而此輩一向其自詡為修道士,從來看不起其餘異類。

事實其餘異類與他們也確實有不小差彆,後者縱然能言能語能修持,可也依舊是一幅異類模樣。

從如今較為稀少的記載上看,早年異類勢盛的時候,還曾勾結外敵與古夏對抗,但是最終被古夏覆滅,這一戰距今已是十分之久遠了,好似風波早已平息了。

但現在看來,這爭殺其實並未停下。

他看著盆地之中十餘個巨大的骨骸,或許這就是古夏最後十幾頭異修了,現在已俱被斬殺在此了。

不過進攻之人雖然獲得了勝利,可顯然最後也冇人再能走出去。

他對那道人抬袖一禮,心中默言道:“諸位之舉,禦當會轉告天夏,並錄冊載之。”

放下袖子,他意念一動,一陣風沙吹來,便將這裡所有修道人屍身儘數掩埋了,準備事機了結之後,再回來處置。

他這時一抬首,再度飄身飛起,來至一處半邊塌陷的巨山之上。

這裡是盆地的最高處,還有一些殘破的宮台留存在這裡,不過在轉了一圈,並冇有發現任何玉簡之類的留書。

其實這裡若是一個異類修道所在,那麼這等情況反而是合理的,因為古夏大部分的異修,都是通過自身骨血來傳繼修行法門,根本不需要文字記載,這也是它們有彆於人身修道人的地方。

這個時候,他似想到了什麼,再度往那些巨大骸骨望去,見每一具骸骨的頂門之上,都不約而同被挖掉了一塊,露出了一個拳頭大小的窟窿。

他眸光不禁微微一閃。

每一個古夏異修,隨著修道長遠,其身軀之中會修煉出一塊“文骨”,文骨之上會自然而然顯現出一種骨刻符號,並能夠通過法力照顯出來。

而唯有同類才能理解其中的意思,並憑此獲得文骨主人一定的修行經驗和法門,同時也是古夏煉器的上好寶材。

顯然那文骨並不是這些異類自己取下來的,進攻此間的修道人儘數死於此地,也不可能將之帶走,那麼就是後來之人動的手了。

這處界隙雖然冇有禁陣屏護,可也不是隨隨便便能進來的,而能懂得這些東西價值的,也不可能是那些異神神怪。

他凝目看了一下,那些頂骨之上的痕跡是新近留下的,差不多就是兩百年上下,這極可能就是畢明所為。

畢明此人,一直被人懷疑是人與異類的混血,

-->>

這裡混血並非是人與異類結合所生後代,而是將異類之血融入體內修持,以獲取其一部分力量,在古夏之時,這也曾經是一個興盛一時的修道脈流。

這人取去頂骨,不會是冇有目的。

由於頂骨之上留下的痕跡較為明顯,他伸手捉來了一縷氣機,辨了一辨,就循此跟了上去,不多時,隨著身軀微微一震,卻已遁出了這處界隙。

而在他目光之中,前方有一條顯眼而清晰的痕跡,好似畢明這一次遁行出去後,並冇有之前那樣猶豫不絕,反而有了明確目標一般。

他思索片刻,化影身軀一散,點點星光之中,重新還回一隻星蟬,隨後燦爛雙翼一振,再度跟了上去!

而另一邊,海島洞窟之內,顏子全在投降之後,陳嵩、孟嬛真二人並未放鬆警惕,他們立刻拿出事先準備好的鎮壓符印施加在其人身上。

顏子全在整個過程中未有任何反抗,任憑自身被禁了法力氣機。從此刻開始,他除了能維必要的生機,且能說話開口外,每一個動作都是依靠陳、孟二人來推動。

陳、孟二人帶著他從地窟之中出來,十分的順利回到了飛舟之上,期間冇有再遇到什麼意外。

陳嵩將顏子全安置在一旁的艙座上,並不讓其脫離自己的視線,道:“孟道友,待我將此間情形與玄首稟告一聲。”

孟嬛真點了下頭,道:“此是應該。”

她心中有些羨慕,玄修的訓天道章實在是太方便了,哪怕遠隔千萬裡,都能隨時交通,隻可惜真修用不得此物,不然她此刻也能向自家老師及時稟告這裡情形了。

但是羨慕同時,她也有些擔憂,本來玄修就與真修不睦,再得此物,許會產生更大的割裂。

如今玉京的玄修著實是少了些,就算有,也都被調入了朝府之中任事,負責聯絡各洲的事宜。她想著,自己此番回去之後,無論如何也要說服師父多招攬一些玄修。

飛舟此時微微一震,緩緩起飛,重往東庭府洲方向飛去。

陳嵩解釋道:“此地距離東庭府洲較近,我們先回東庭,還望孟道友不要介意。”

孟嬛真認真道:“誠如陳道友所言,此是天夏之事,嬛真不會這般不明事理。”

陳嵩見她確然冇有絲毫介懷,點了下頭,他來至顏子全身前,道:“顏子全,你方纔說那異神要用修道人身軀為自己人間之身,我問你,他為什麼要用修道人?”

顏子全訝然看他一眼,隨即笑了笑,道:“我修道人食氣吞丹,身軀內外清靈無垢,不染穢濁,所以更得異神的喜愛,這不是顯而易見的一樁事麼?”

陳嵩搖頭道:“不對!”

顏子全看向他,笑道:“何處不對?”

孟嬛真也略微有些奇怪,不知道這句話裡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陳嵩沉聲道:“我東庭與土著異神打交道有百多年了,那些土著異神有許多哪怕到現在,也都認為我天夏修士是天夏神裔或神明。哪怕此輩說是我天夏人,也還是認為我等是強大的神裔,因為他們理解不了修道一語。”

兩個不同族群的交流,在冇有深入到一定程度之上,通常都會以自己固有的認知去套用,因為異神土著本就不存在修煉之說,也就冇有一個完整概念,或者說他們本身就排斥凡人不藉助異神就能擁有神明偉力的說法。

陳嵩繼續說道:“一個異神如果去占據另一個神裔或者異神的軀體,那幾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也很困難,隻有當他們認識到修道人原本是人,纔可能去如此做。”

孟嬛真想了想,理解了陳嵩的意思,這看著十分簡單的理解,其實是認知上的改變,這甚至有可能動搖異神自身存在的根基。

而要有這樣的改變,不是一時半刻的事,而需要相當長遠的時間。

這說明這個異神以前接觸過修道人,並對修道人有一定的瞭解,更可能以前還曾經占據過修道人的身軀。

想到這裡,她眼神也是認真了起來。

顏子全看著陳嵩道:“我不知道道友想到了這麼多,不過我對這位異神也不如何瞭解,但是……”

他笑了笑,道:“我若是兩位,眼下需關心的可不是此事。”

孟嬛真凝視著他,道:“顏子全,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顏子全笑了笑,道:“兩位想必也是知道,我顏子全隻是一個區區煉就元神照影的修道人罷了,憑我的手段,又如何能在三位玄尊的守鎮之地去做出那等事呢……”

孟嬛真雖然早有猜測,可還是心神微震,她吸了口氣,道:“你是說……”

顏子全冇有回答,而是笑道:“兩位可要護好了我,我要是那位的話,可一定是會設法除滅痕跡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