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輕人其實也不知道那位玄修到底是哪個,秦午也冇和他說個,隻是之前偶爾聽秦午和自己一位師兄聊天時說到幾句罷了。

好在他很機靈,目光一顧,很快看到了騎在馬上的張禦,眼中不由亮了亮。

實際上能騎馬隨行的,就是那些衙署的隨從官吏和助役了。而張禦身著鬥篷,整個人看不見麵目,可身姿挺拔,手中還提著劍,很符合他心中高人的形象,於是他伸手一指,道:“看,那個不就是……”

少女看過去,也是發現這位有些與眾不同,可她雖然好奇,可看了一眼後,目光就馬上收回來。

她知道像自己師父秦午這類人,對彆人的目光十分敏感,更被說玄修了。就是現在還看不出這位玄修和普通人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身為一名年紀不大的劍士,她十分嚮往那些傳說中的修煉者,隻是考不入泰陽學宮,也就進不了玄府。

她倒是隱隱希望這迴路上有刺客出現了,這樣她不但能一展身手,也能看到傳說中玄修的種種神異表現了。

張禦雖然坐在馬上,可對於周圍的所有的情況都是瞭若指掌,對於方纔那個兩個少年男女的對話,他聽得清清楚楚。

不過尋常人對玄修有好奇心很正常,若是給了迴應,反而會多出麻煩,所以冇有必要去理會。

至於他的身份,相信那些刺客早就設法搞明白了,所以今天這些刺客要麼不來,要來定是會準備一些針對玄修的手段的。

隨著車馬前行,天光也是愈發明亮,城市的街道上有陣陣濃烈的花香飄來,道路兩旁越來越多的人走出來,看著舉著儀仗的車馬隊伍。

好在瑞光民眾早已習慣了宣講,所以也就是看個熱鬨,議論一下今天出行的是哪位長吏,又有什麼背景來曆,並無冇什麼過分的舉動和喧鬨。

倒是那些走在隊伍裡的年輕劍士微微有些不適應。他們平日一般都是隱藏在背後,現在被眾人圍觀指點,難免有些僵硬和不自然,隻能目不斜視往前走。

張禦能感覺到,圍觀者中夾雜著一兩道不懷好意且又陰冷的目光,在諸多尋常人眾中顯得尤為突出,這極可能是刺客派出察看的人手。

不過為了避免驚動此輩,他冇有轉目去看。

秦午倒是警惕看著四周,目光時不時從那些可疑的人麵上掃過。

在車隊差不多行有一半個夏時後,城門已是前方在望,看著再轉過一個街道,就可出城。到時再沿著直道走一段路,就能到達聞祈廣場了。

而行來這一路之上,並冇有遇著什麼異常狀況。

秦午心中已是在轉念,刺客的刺殺會不會放在回程路上?

這也是有可能的。因為宣講要持續大半天,長時間的守禦,護衛的體力和精神都會有所消耗,而回去的時候,也更容易放鬆懈怠。

可他這回的判斷顯然有些偏差,就在車馬過去最後一個十字街口便可出城的時候,他銳利的眼睛裡捕捉一絲金屬反光,立時意識到有問題,立刻出聲示警道:“小心前麵!”

隨著短促的銅號聲,整個隊伍馬上停了下來,並有人從隊伍中出來,試圖去往前方搜查。

似乎是看到他們已然有所察覺,自對麵屋脊上倉促站起來十幾個人,個個都是拉開手中弓箭,嗖嗖向下射擊。

前方探路的人立刻鑽入民居躲避,而隊伍裡的護衛則齊齊舉起盾牌遮擋,因為距離相隔較遠,弓箭落下來時,大多不那麼有力了。

而道路兩旁的民居中,也有幾把弩弓悄悄伸出,試圖向著隊伍之中射擊,他們的主要目的不是傷人,而是為了引發混亂。

可就在這時候,護衛隊裡亦有幾個弓箭手站了出來還擊,每一個人的動作看上去都是不慌不忙,且俱是箭出必中。

隻幾個眨眼工夫,就將那些弩手一個個射死。隨後兩隊人分彆闖入民居之中,搜查裡麵是否還有剩下的刺客。

隨即這些弓箭手則又轉向正麵,在盾牌的掩護下向對麵還以顏色。

相比之下,屋脊上那些弓箭手儘管人數多,但顯然與之相差極大,立刻被壓製的紛紛壓低身軀,可這樣並冇有任何用處,護衛弓箭手馬上該為拋射,並一一點名,將這些刺客逐一釘在了屋脊上。

而在前方看不見轉角處,一個個地下蓋板掀開,然後一隊隊人走了出來,其等手中居然端著一把把火銃。

帶隊的是一個精瘦年輕人,他喝道:“速戰速決,火銃一響,司寇衙門和各家護衛肯定會聽見,用不了多少時候就會趕過來相援。”

他帶著隊伍動作極快的衝出街道,來至前方,安排人利索的排成一排,隨後將銃口抬起,然而還未等他們扣動扳機,盾牌手後麵站出來一排火銃手,並且先一步開槍了。

轟!轟!轟!

如此近距離的射擊下,那些刺客立刻被轟的肢體破爛,血肉橫飛。

那個精瘦年輕人驚怒交加,他趁著火銃手還在換槍子的時候,拔出兩把佩劍,親自帶著剩下的十幾個人衝了上來。

那些火銃手見狀不好,隻能先一步退避,車馬前方盾牌再次豎起,掩護他們往後撤去。

可其中一個火銃手似乎因為緊張,一直退到了馬車附近也未停下。

本來抱劍站在那裡的秦午卻是一睜目,忽然拔劍,刷的一下斬下了他的頭顱,而後又一腳將之踢開。

兩旁護衛不明所以,都是轉過劍矛對準了他。

秦午冷聲道:“這是個叛徒,他身上有藥包。”

一個護衛隊長看了他一眼,上去搜查了一下。果然,從那個火銃手的衣物裡搜出一個鬆散的藥包,很明顯是一種致人麻痹的藥粉,要是在人群裡散開,所有人不說失去戰鬥力,那一定是混亂成一團。

護衛隊長抬起頭,看著秦午的目光露出了幾許佩服,道:“好眼力!”

秦午抱劍不言。

而他手下那些劍士徒弟則是一個個挺胸抬頭,與有榮焉。

那個帶隊衝鋒的年輕人見狀暗罵一聲,這次一個最好的機會錯過了,但是這個時候要是退下去,一定會被那些弓箭手和火銃手射死,此時也唯有硬著頭皮向前衝了。

於是他大叫一聲,帶著剩下的七八個人,稀稀落落的衝向那守衛森嚴的護衛隊。

廣場附近的地下,窸窸窣窣的碎屑從頂上落了下來,八字眉的男人抱著劍,看著上麵道:“已經開始了。”

所有人都在朝著上方看去,耳朵也留神傾聽著上方的動靜。

按照事先的安排,他們是第二批出擊的人,等到外麵的人把護衛吸引開一些,他們再衝出去,做為那最後,也是最鋒利的那一擊。

此時一個髮鬚皆白,身體壯實的老者站了起來,他聽了聽,沉喝道:“差不多了,服藥!”

這句話一出,所有人都是從身上摸出一個琉璃小瓶,擰開封蓋後,就把裡麵的藥液倒過來灌入了口中。

這是刺激精力的藥物,哪怕一個羸弱的人服下後,都能在短時間內爆發出遠超普通人的力量和速度。

因為這其中加入了某種靈性生物的腺體,並受過神明的祝福,所以還有極小概率發生無法預測的異變。

老者服下藥物,眼睛頓時變成了赤紅色,身上也有淡薄的氣霧飄起,他道:“蔣定易身最厲害的就是那個姓秦的,還有他的幾個徒弟,你們碰上了他們自己注意小心。”

說完後,他拿住一塊布,將頭臉包了起來,當然,更多人對此毫不在意,因為他們早不把自己的命當回事了,今日來此,隻為了發泄心中那一股不平之氣。

眾人沿著長長的通道往前行走,在到了儘頭後,浮現在麵前是一排台階,老者第一個上去,用力擠上方用來遮擋的泥土,來到了地麵上,出現在他麵前的是一個寬敞房屋的內牆壁。

那老者晃了晃身軀,抖開身上的泥土,待所有人出來,他便一腳上去,轟隆一聲,頓將前方整麵早已動過手腳的牆體踢倒。

他拔劍高舉,喊一聲:“鳴不平,討公道!”便帶頭衝了出去,後麵所有人也是齊齊拔劍,高呼著同樣的口號,從陰暗的屋子裡殺出,向著那個光亮到有些刺眼的地方衝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