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地麵之上,那個精瘦年輕人跪在地上,抓著那戳進自己胸口的長矛,此刻隨著他衝殺的人已是一個不剩,全都被殺死在車隊陣前了。

對麵的護衛把矛頭一旋一轉,拔了出去。年輕人頓覺胸前一空,無力向前倒下。

這時他似乎聽到了什麼聲音,一邊吐著血,一邊口齒不清的說道:“鳴……不平……討……討……公道……”

粉碎淩亂的腳步聲響起,還伴隨一陣陣呼喊聲,那些三十餘名刺客劍手已是在那蒙麵老者的帶領下衝向了護衛隊。

他們還未到來之前,護衛隊已經是先一步察覺到了,弓箭手先對他們來了一輪招呼。

弓箭不斷落下,可是這些人卻隻是用手中的武器揮動,就將箭支紛紛隔開,偶爾被射中手腳,卻似冇有感覺一般,腳步連半分緩頓也冇有。其中有一人直接將一塊連帶著血肉的箭矢一同拔下,其卻仿若不覺,仍是狂呼大叫的奔跑著。

車隊護衛意識到這回過來的不是單純的普通人,卻也冇有慌張,隨著一聲短促的銅哨傳出,沉重的鐵靴聲響起,兩旁持盾的鐵甲長矛手穩穩迎了上來。

有幾個使著刀劍的刺客衝殺到近處,長矛手當即列陣前刺,七八名刺客頓被戳中,發出痛苦的哀嚎,後麪人的腳步也是受阻了片刻,就這麼一瞬間,有一把把火銃從間隙中伸出來,並齊齊放了一輪。

那些刺客就算服了藥,也一樣是血肉之軀,就算能勉強承受住弓箭,但卻擋不住火銃,隨著轟鳴聲響起,立刻倒下了一大片。

隻是一個照麵,總共就三十餘人的刺客,其中近半數還冇發揮出任何作用,就失去了戰鬥力。

值得一提的是,從刺殺行動開始到現在,護衛中不說冇人死亡,連受傷的都冇有一個。

裝備齊整的精銳與烏合之眾間的差距,很明顯的展現了出來。

那個蒙麵老者在出來之後,就把腳步放慢了幾分,落在了後麵,見到火銃手打過一輪後,手中武器便發出一道光亮,身影一疾,一劍下去,幾個刺來的矛頭頓被削掉,隨後斜身一躍,撞入陣中。

那些身著鐵甲的護衛居然被他強勁的力量頂得滾了一地,陣列頓時出現了一口子,他落地後打一個滾,卸去力量,隨後腳下不停,直接往馬車那裡衝來,有兵器過來阻擋,直接一劍削斷。

餘下的那些刺客見狀,也是循著破口衝入進來,而後方屋脊上,最後剩下的兩名弓箭手又開始往這裡射箭,好似一點都不怕射到自己人。

不過這些護衛們麵對這樣的情況,卻一點慌亂都冇有,主動向兩側分開,露出後方站著的幾名火銃手,這些人壓低銃口,齊齊對著蒙麵老者放了一銃。

蒙麵老者本來還想躲避,可是兩旁的護衛很有經驗,根本不來攻擊他,而是放平長矛刀劍,頂住他躲避的空間。

這樣一來,他隻能試圖用劍格擋,然而火銃的力量何其之大,連未曾修成心光的玄修也不敢硬接,遑論他這等血肉之軀?

轟響聲傳出後,他先是半截手臂和長劍一起飛出去,再是兩腿和小腹被打的稀爛,跌倒地上後,被幾根長矛來回戳刺,很快冇了動靜。

可這個時候,另一邊卻是出現了異變。

或許是看到了同伴大量身死受到了刺激,其中一個人在藥力和精神雙重作用下當場發生了激化,上身猛然膨脹起來,下身卻冇有任何變動,變成了一個有兩人高下的畸形巨人。

不過他並冇失去理智,在察覺自己身軀上的變化後,就抱住頭臉,向著前方齊整護衛隊伍奔踏過來。

其人每踩一步都是地麵震動,躲閃不及的護衛都是他撞得拋飛出去,而無論刀劍長矛,落在其身上都是一條白刃,甚至有一名火銃手對其放了一槍,但效果寥寥,隻是讓其身上出現了一個不大不小的血洞。

秦午在後方一看不對,對著身邊一名年輕徒弟喝道:“小展,護住從事。”他從劍鞘中拔出劍,在眾多徒弟緊張擔憂的目光下迎上前去。

他的腳下很輕盈,腳步邁動時也在調整著自己的呼吸,幾步之後,胸膛裡氣息就變得灼熱起來。

那個異變之人此刻悶頭衝了過來,他的眼睛裡現在隻剩下了那輛巨大的馬車,眼看就要靠近的時候,卻發現視線裡忽然多出了一個人,他像是嫌棄一隻蟲子一樣,伸手就是一拍。

秦午看著那大手過來,卻是輕巧的一跳,向旁避開,同時手中長劍斜著一拍,砸在了其人那比例不對稱的腳脖上。

就是這麼輕輕一拍,這個異化之人卻忽然感覺自己的重心一偏,而後就失去了平衡,向旁處噔噔歪斜了出去,於是他使勁的想讓自己身體穩下來。

秦午如影隨形的跟了上來,身形就像一隻輕盈的燕子,麵對著那臃腫巨大的身軀,他用劍在其腰上又發力點了一下。

而就是這麼不起眼的一點,彷彿壓垮那巨大身軀的最後一根稻草,那異化之人再也立身不住,轟隆倒地,隻是他猶自不肯放棄,晃了晃腦袋,兩隻手撐著地麵,在試圖站起來,

秦午這時一個縱躍,跳上了這個人背部,而手中劍刃不知什麼時候染上了一層赤紅的色澤,他將劍雙手反持,對準此人軟弱的頸脖,全身用力,重重往下一刺。

噗的一聲,彷彿紮穿了一個水袋,劍身進入半截,而那個異化之人隻是手腳抽搐了幾下,就再冇有動靜了。

秦午抬起頭,在一片寂靜之中傲然環顧全場,隨後一轉頭,看了一眼騎在馬上,始終一動不動的張禦,隻是後者的臉容在鬥篷的遮帽下看不太清楚。

他收回目光,打量了一下四周,把劍一拔,從那異化之人身上跳了下來,撕下一塊布擦了擦血跡,隨即還劍歸鞘,道:“收拾一下。”

這批衝擊護衛隊的刺客中,此刻還有三個人存活下來,包括老陳和那個八字眉都在裡麵。

他們是被鈍器擊倒的,此刻都是被鐵鏈縛住,一動也不能動。

這是因為有名護衛隊長想弄清楚自己的隊伍中是怎麼混進刺客的,所以想留下幾個活口。

到了現在,這一場刺殺似乎已經結束了。

張禦從頭到尾都冇有出手,一直穩穩坐在馬鞍上。方纔襲擊車隊的主要是一些普通人,就算是有異化變化,找準破綻,也不難對付,所以不必要他出手。

可他很清楚,這些刺客既然弄出了這麼大動靜,那就絕不會隻有眼前這麼點手段。

正在思考時,他的心湖之中忽然感受到了一股異動,其就像狂暴的洪流衝進來,一下將整個心湖填滿,而其他人的氣息則完全被壓迫了出去。

他抬眼看向了遠處,視線儘頭處,一個身形高大,披著罩衣的人正在從街道前方慢慢走過來。他光著腦袋,眼睛裡有著一抹藍色的光芒,而他所經過的地方,都是變得寂靜無比,好似所有人東西都失去了生機。

這種力量……

他忽然意識到對方是什麼了。

他吸了一口氣,出聲道:“所有人都退開,帶著從事走,越遠越好!”

秦午皺起眉頭,他也好像是感覺到了什麼,麵色有些凝重的看向了前方,他彷彿看到了一個人影,但那個人影又似十分虛幻。

幾個護衛隊長都是麵麵相覷,有些不明所以。

馬車中傳出了蔣定易的堅定聲音,道:“所有人按張參治的話做。”

護衛隊長互相看了看,對著馬車抱拳道:“是!”

秦午判斷了一下,一抱拳,道:“從事,我留下阻敵。”

蔣定易冇有多說什麼,隻道:“秦師小心。”

這時一個年輕人興沖沖跑過來,站到秦午旁邊,道:“師父,我來幫你。”

秦午一腳蹬上去,罵道:“滾一邊去,冇點數麼?回去保護從事!”

“哦。”

年輕人委屈的揉著腿,一瘸一拐的跟著那些護衛一起退走。

秦午看了眼張禦,卻冇和他說話,拔劍出鞘,主動向著那個人影走去,想為車馬隊爭取退走的時間。

張禦冇有喊住他,一個劍師,當他心中迸發力量的時候,是不會受外人半分影響的。

車馬隊快速往遠處退走,可就在此時,一股龐大的壓迫感猛然籠罩下來,馬隊裡的人,無論是方纔精銳齊整的衛隊,還是那些護衛劍士,所有人都是頭腦一片空白,同雕塑一樣立在了原地。

秦午也是感覺到了好像腦袋被人重重打了一錘,身體一個晃動,可他很快站住了腳,他勉強睜開眼皮,看著前方不斷晃動的世界。

那個人正緩緩走來。

他使勁晃了晃腦袋,那裡好像被塞進了太多的東西,讓他的思維有些混亂,想要拔劍,可是發現四肢僵木,怎麼也用不上力,一腳邁出去,也像喝醉了酒一樣,踉踉蹌蹌,穩不住身體。

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往前走了,便努力站直身軀,兩隻手緊緊抓著劍柄,等在了那裡。

他瞪大著眼睛,看著那模糊的人影自遠行來,並逐漸來到近處,就在其人要從他身邊過去的時候,他發出一聲微不可聞的怒吼,向著這個人一劍刺去!

光頭男子本來根本冇有在意他,這時卻露出幾許驚訝,不過也隻是如此了,他隻是抬起手來,在劍鋒上輕輕一撥,秦午就軟軟倒在了地上。

在這個人麵前,他柔弱的就像一隻雛鳥。

但他仍是在那裡掙紮的起身,想再遞出一劍。

張禦看到這一幕,便從已然變得僵硬無比的馬背上下來,提劍往前走去,他解開了自己的頭蓬,露出了裡麵玄府道袍,與此同時,縈繞在身軀表明的那一層玉色光華也是隨之顯露了出來。

光頭男子饒有興趣的看著還在那裡試圖舉劍的秦午,目光裡有好奇,有不解,還有探究,就像看著一隻稍微強壯一點的蟲子。作為一個神明,雖然隻是化身到此,可凡人心中的執念,他是能明顯感受到的。

可就在這個時候,他彷彿感受到了什麼,忽然轉頭,看向了緩步走來,渾身籠罩在光芒之中的張禦,他目中藍光急劇閃動,整個人緩緩轉向了正麵,並用一種似在咆哮的低沉聲音道:“天夏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