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色麵具人讚同他的說法,道:“是的,隻能選擇一條路。”

銅麵具的女子卻是不太服氣,道:“不對,在泰奧神國史詩篇中,英雄烏埃加也來到了這裡,他祈求複活被毒蛇咬傷而死的一對兒女。

侍衛告訴告訴他,走左麵,他將得到活過來的兒子,而走右邊,他將得到的是女兒。

烏埃加冇有辦法決定,也不知道該怎麼選擇,但是他很聰明,他退到了遠處,閉上眼睛走入了門內。

這樣雖然隻是走入了其中一個門,可他既冇有選擇左,也冇有選擇右,那麼他可能得到一對被複活兒女!”

金色麵具的人沉聲道:“但是他也有可能什麼都得不到,不要忘了,這是英雄的末章,這個故事並冇有結局。

而直到現在為止,那些曾經信泰奧神明的部族還在用‘烏埃加的兒女’來比喻不確定的事情。所以我們不能冒這險,我們本來的打算,也隻是為了喚醒其中一位,而不是把門背後的兩位都是喚醒。”

那一直不出聲的魁尼神這時忽然發出了嘶啞笑聲,他道:“不錯,你們說的那個泰奧的私生子,名叫烏埃加的神裔是來過這裡,當時是我指引了他,詩篇裡說是的那個侍衛,那就是我。”

三人不覺看過來,銅麵具的女子不覺追問道:“那他到底如何了?願望實現了麼?”

魁尼神笑容深沉,道:“我不知道。因為他進去之後,再冇有出來過。傳說中雙子門的對麵還有另一個出口,或許他實現願望從那裡出去了,也或許永遠留在了裡麵。你們可以試一試,看能不能找到他。”

三人顯然都是冇有這個意思。

金色麵具人沉聲道:“如果選兩個門,可能誰都到不了終點,我們隻能擇一而選,兩位來是什麼意思?”

青色麵具人道:“左為大,我選左邊。”

銅麵具的女子看向右邊,道:“我覺得右邊不錯。”

兩人意見不一,於是又看向金色麵具人,其人想了想,他拿出一枚金幣拋了一下,攤開手掌一看,沉聲道:“走右邊。”

魁尼神發出嘶啞的笑聲,道:“你們找到了你們要找的地方,我之前的諾言已經兌現了,那麼我要離開這裡了。”

金色麵具人這時麵部微微偏轉,對那青色麵具之人看了一眼,後者一點頭,衝著魁尼神抖手拋出了一枚玉珠。

這東西飛出去後,頓有一團神異光芒爆發出來,魁尼神發出了一驚懼的嘶叫,隨後整個人便如煙霧一般被吸扯入了進去。

青色麵具人伸手一召,將那玉珠拿到了手裡,他道:“對不起了,我們來這裡的訊息不能泄露。”

三人轉過身,朝著右邊的大門走入了進去。

過了雙子門之後,本來以為是漆黑一片地方卻是有著十分自然的柔和光亮。

三人打量了一眼,可見兩邊高大的陡壁。一直向上延伸到視線不可觸及的頂部,由於太過高遠,他們好像站在了一條狹窄峽穀的底部,而實際上這裡的寬大足可以並行十駕馬車。

無論是石壁還是地麵,周圍一點塵埃不染,像是有人精心打掃過。

三人看了下來,見冇有什麼危險,就邁步往深處走去,隻是這條通道很是漫長,再加上兩邊重複不變得的景象,使得前方看去好似冇有儘頭。

三人都是很耐心,在不知走了多久後,牆壁上多了一抹鮮豔的顏色,那是一幕幕的龐大的彩色壁畫。

戴銅麵具的女子饒有興趣的停下欣賞,她還伸手上去觸摸了一下,道:“這些都是傳說之中曾經來過這裡的神明和英雄,都被刻在上麵了。”

青色麵具人道:“這些人也都是選擇了右邊的門麼?”

金色麵具人搖頭道:“左右隻是我們選擇的左右,他們則未必,可能在另一扇門裡也能看到他們。”

青色麵具人想了想,點了下頭。

隨著他們逐漸往前走,銅麵具的女子忽然提高聲音,道:“看,這是烏埃加。”

兩人不覺看過去。

見是一個高大矯健的男子站在伊爾朵雙子門之前,此人半赤著上身,露出肌肉分明的手臂和背部,他頭上戴著羽毛冠,手中拿著木矛,腰間懸掛著青銅短刀。

銅麵具的女子語聲略帶興奮道:“烏埃加應該是前紀元最後一個有明確記載到來這裡的神裔英雄,也就是說,過了這裡,我們就要走到這條通道的儘頭了。”

她又看向了下一幅壁畫,令她微感失望的是,那裡表現的是這個神裔英雄與他們一般在通道中走著,對於此人選擇的到底是哪一扇門,上麵並冇有明確的表現出來。

而再接著往下看去,她發現還有壁畫在後麵,可是當目光落上去後,她忽然驚呼了一聲,指著上麵,聲音帶著些許惶然和顫抖,道:“這,這是我們……”

此聲一出,引得另外兩人也是看過來,隨即麵具下的目光都是一凝。

壁畫上呈現的是三個戴著麵具的人站在雙子門口,一個人手指向右,一個人手指向左,預示著方向不同,而下一幅圖,三個人一齊走向了右側的大門。

三人看著這幅壁畫,心中一陣悚然,這圖畫究竟是他們做出了選擇後纔出現在這裡的,還是這裡早就準確預言到了他們的到來?

然而更令他們吃驚的還有,壁畫到這裡還並冇有結束。

在下一幅壁畫之中,他們站在一個豎立著的巨大長石之前,一個人拿著一盞燈,另一個人拿著一根長枝,最後一個人站在台下,將一個雙耳陶罐往下方的池槽內傾倒下去,而那長石則是裂開了一條縫隙。

金色麵具人沉聲道:“到底會不會是這樣,我們進去才知道。”

另外兩人都是點頭,他們順著通道繼續往前方走去,此刻又是一座與雙子門相同的梯形大門出現在了前方,三人精神一振,心中清楚,走過了這裡,應該就能去到他們所期望的所在了。

三人加快腳步越過大門,走出了通道,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前窄後寬的廣闊空間之內,若無意外,這應該是來到了神丘的山腹之中了。

前方有一個有著十層階台的三角平台,上方豎立一個與壁畫之上一般模樣巨大長石,一直通到高處,光滑的石麵之上有金色的不明意義的線紋,與他們麵具上的線紋有幾分相似。

長石之下則是一個祭台,上麵擺著一根長枝,一盞油燈,三人緩緩走了過去,銅麵具女子上前抽出了長枝,並來到了右手邊,青色麵具人拿起那盞燈,站到了左邊。

他們冇有去做與壁畫相悖的事,因為這很可能是喚醒那位的正確方式,也可能是某種指引,他們不敢違背。

金色麵具人則是拿出了一雙耳陶罐,這裡封存的是六個異神的神性力量,也是作喚醒這一位的為祭品的存在,

他將封蓋去了,將罐子緩緩傾倒,裡麵的神性力量被一股無形之力約束成金色的液體,緩緩流淌入了石槽之內。

就在這個時候,神丘之外,在他們看不見的地方,有一個巨大的虛實不定的人影浮現了出來,但是晃動了兩下,又是不見。

隨著金色液體的流淌,那長石裂開了一道縫隙,隨後竟是在一陣金光之中融化開來,露出了一個向上的石階。

三人相互看了看,一同走了上去。

在走了許久之後,三人來到了一個寬大的平台之上,周圍邊緣可是深不見底的黑暗,上方則是宏闊而巨大的的金石頂璧。

在最前方則有著一個石座,一個有著黑髮長髮的年輕男子坐在上麵,他看去異常之強壯,手肘支撐一側的頭顱,而另一隻手握著一隻通體金色,刻著無數細密紋路的長矛。

青色麵具人道:“是他麼?

金色麵具人回道:“是他。”他目光看去那根長矛,道:“那是伊爾之矛。”

伊爾代指的是伊帕爾神族的上層,而哪怕是前紀曆的遠古神明之中,也隻有極少數能被冠以這等稱呼。

三個人小心翼翼的走上去,這時一道光芒照來,從三個人身上晃過,並在他們的麵具之上停留了片刻,再又迅速消去。

三人在那光照來的一瞬間,都感覺到了一股極端危險的感覺,但隨著的光芒退去,這感覺又同時消失了。

此時頂璧之上忽然裂開了一團漩渦,一道絢爛霞光落了下來,罩到了那個男子身上,同時一道刺目光芒爆閃開來。

三人不自覺倒退了幾步,在那股光霞徐徐散去之後,三人再看去時,卻是一驚,不知何時,那個年輕男子的眼睛已然睜開了,那純金色的眸子此刻正看著他們。

這時他們忽然感覺自己的腦袋疼痛起來了,好像有什麼東西被抽離了出去一般,感覺那好像是記憶,又好像自己身體的某些部分,他們都是發出哀嚎之聲,不自覺的跪倒在了地上。

待這陣痛苦過去,三人這才逐漸恢複了清醒的意識。

這時他們看到那個年輕男子從座位緩緩站了起來,同時感到一個聲音在心底響起道:“伊帕爾的信奉者,你們做得很好,在又一次大寂滅後,伊帕爾將再次奴役這個世界。”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