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光頭男子的聲音之中帶著憤怒和壓抑,他記得自己與血陽神眾方纔從濁潮中醒來的時候,就是這些天夏人毀滅了諸神,將他復甦的身軀再度擊碎,使得他失去了在大地上隨意行走的能力。

現在,他新得到人間身軀方纔走了出來,天夏人卻又一次出現在了自己的麵前!

張禦能夠看出來,對方應該隻是一個神明的化身,力量不會很高,不然在接近瑞光城的時候就該被玄府發現了。

實際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等到玄府的同道前來相援,而後將之圍殺,不過時間上已是來不及了,對方也不會允許他這麼做。

嚴格來說,神明化身本不是等於神明本身,隻是具備神明的一部分力量,可同時又是一個獨立的存在,但是毫無疑問,這是他至今所遇到過的最強大的對手。

光頭男子似乎對他有些忌憚,用宏大的聲音說道:“天夏人,退開,這裡的事和你冇有關係!

張禦將夏劍抽了出來,劍上很快也染上了一道瑩瑩玉光,他道:“你似乎忘記了,你腳下站立的,就是天夏的疆土,你所要殺的人,也同樣是天夏人。”

光頭男子衝著怒吼一聲,整個街道放出爆發出了一圈氣浪,整個震動了一下。

張禦不為所動,隻有身上的心光一閃即逝,衣袖獵獵作響,像是被猛然過境的狂風吹拂了一下。

光頭男子看著魁梧雄壯,可是動作一點也不慢,在咆哮過後,身影一晃,忽然就閃到了他身前,一拳往他的腦袋打來。

張禦方纔冇有搶先出手,那是在轉動“辨機”、“動靜”、“敏思”等等章印,全力觀察對方,試圖從各個方麵來瞭解這名對手。

在諸多章印的支撐下,他的反應和思維奇快無比,見對方拳頭過來,並冇有感覺到絲毫的突然,身形倏忽一偏,往右側一個移步,同時手肘上抬,反手就是一個撩劍,在其人腕部順勢拉出一道傷口。

僅僅是這樣的一個碰觸,他就感覺到了那手臂上麵所傳遞下來的龐大力量。

這無疑說明,這個神明化身現在較為偏向於物性的那一麵,實際上大部分神明降臨的化身都是這樣,隻有在神明本身出現時,靈性所占的比重纔會增大,那纔是真正的麻煩,各種匪夷所思的手段都可運用。

從那稍顯僵硬的動作上可以看出,這應該是這個神明頭次進駐這具軀體中。不過神明的適應力無疑是非常快的,隨著戰鬥演進,其會越來越熟悉這具身軀,等到完全適應了,那戰鬥力又會上升一個層次。

故而這場戰鬥絕不能拖延太久!

他此刻有節奏的呼吸著,身上的玉光也是愈來愈明亮。

這是在全力運轉真胎之印,此印同樣會消耗一定的心力,但也會讓他的身軀變得更為輕盈,神思更加敏捷,且他還可以任意發揮各種原先所掌握的章印,而不用太過懼怕消耗。

在戰鬥中,哪怕隻是一點點提升,都是極大的差距,更何況是這種全方麵的提升,可以說,現在他就算還冇有打破身體極限,可在此印作用之下,卻也暫時擁有了凡人所無法企及的力量。

在朝外出去兩步後,他已是來到光頭男子的側麵,由於速度極快,其人那打出去一拳還冇有來得及收回力量,於是他倏爾往裡一個踏步,如閃電一般欺入內圈,腰部一發力,朝其頸脖順勢一劍揮斬!

光頭男子感受到了威脅,隻來得及用另一隻粗壯的手臂往上一擋。

嗤的一聲,張禦這一劍下來,深深斬入了光頭男子手臂的肌肉中,可在碰到骨骼的時候,卻是一下受阻,他對力量的控製十分好,一感到劍勢無法下行,立刻往後一退,順勢又在對方手臂上拖下了一道長痕。

但可以看到,不管是之前那一劍,還是眼前所造成的傷口,那裡麵都冇有任何鮮血流出,反而在劍刃離開後冒出了淡淡藍光,旋即便又收攏合閉起來。

張禦見此情景,神情依舊冷靜,他並冇有指望能如此輕易就拿下對方。不過通過這一劍,他已是能夠看出,這個神明需要通過保持這一具身體的完好來發揮實力,否則不必要去收複傷口。

這與他之前遇到的那位修煉渾章的白衣女子不同,神明不是人,是不會去做無意義的事的。

既然這樣,那通過破壞這具身體,就可以限製住這個神明的實力了。

他瞥了一眼那光頭男子的頸脖,這是對方唯一伸手保護的地方,顯然因為這是連接身體的樞紐要害,所以其人十分重視。

既然知道了弱點所在,那麼就要展開針對攻擊。

隻是對方這具化身具備極為堅韌的骨骸,就算是夏劍,在不蓄力的情況下,也無法將之輕易斬開。

所以他現在需要創造一個機會。

心思轉動之間,他又是欺身而上,仗著自身的速度快過其人,不斷在其人身軀上劈砍,並造成出一道道長短不一的傷口。

光頭男子一時被壓製在下風,他每一步都能踏碎地麵,隨手就能摧毀那些牆壁和石柱,強烈的吼聲震盪著這一片區域。兩個人鬥戰的地方,不斷有屋舍在震動中倒塌下來。

秦午現在還勉強保持著意識,可是他根本捕捉不了兩個人的動作。

光頭男子的速度較張禦為慢,可那也是相對而言,不是他能看清楚的,他隻看見兩者移動時那到處閃爍飄蕩的流光,和不斷被震塌撞倒的建築物。有時候兩者碰撞時所傳出的巨大聲音就在近處響起,可下一刻,又在極遠的地方爆發出來。

這完全超越了他所能理解的層次。

隻是身為一名的劍手,哪怕不用眼睛去看,他也能敏銳的察覺到,現在好像是張禦壓著對手在打,不過這顯然並不能給對方帶來太大的損傷,這個敵人若是反應過來,甩開張禦,而直接去找蔣定易,那張禦也未必能夠阻止。

一想到這點,他麵上不由流露出了強烈的擔憂和焦急,他很想起身去拉開馬車,可眼下根本無法做到。

此時此刻,不但車馬隊的護衛無人能夠動彈,就連所有走入這裡許範圍內的人,都會感到那股無處不在的力量,繼而失去身軀自主的能力。

光頭男子忽然偏了偏腦袋,因為他無意中察覺到了秦午的想法,人類強烈的執唸對他來說就像黑夜中的燈火,實在太過醒目了。

他在意識到自己完全不必和張禦在這裡死戰後,立刻就付諸了行動,雙臂護住頭臉,生生捱了數劍後,猛然一個縱躍,待落下時,已經重重落在了那巨大馬車不遠處,把石板地麵砸出了一個裂坑。

然而就當他想進一步上前時,眼前人影一閃,張禦已是仗劍斜指,攔在了他的麵前。

光頭男子眼中露出了玩味之色,他身軀一衝,一拳向著前方打去,如果張禦讓開,那麼這一拳就能將整個馬車擊毀,順勢殺死蔣定易,要是阻攔,那麼力量不足以與他抗衡的張禦,就會瞬間失去主動。

張禦見他過來,微微後撤,身體下壓,劍刃也是往身後藏去,可就在光頭男子以為他已是放棄了蔣定易後,一隻手忽然伸出,啪的一聲接住了他的拳頭,而張禦身上的心光猛然騰起,如風中烈火,忽忽一陣晃盪。

光頭男子衝前的勢頭猛然一頓,居然生生止住了。

堅剛之印!

可以在一瞬間讓身軀變得堅不可摧!

這是張禦在那日選擇觀讀的一個章印。

此時他一手架住因前衝之勢過猛而陷入僵滯的光頭男子,另一隻手手腕一翻,夏劍自下而上,迎著其人的下巴就是一戳!

光頭男子眼中藍芒大方,骨骼扭曲破碎的聲音傳來,他的另一隻手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移動著,手掌提前一步擋在了劍刃的去路之上。

噗嗤一聲,夏劍穿破他的手掌,劍尖從手背上冒出來,隻是稍稍觸及了一點下巴的皮膚。

這一瞬間,張禦眼眸之中似有電光閃過,一道燦燦流光忽從劍尖之上冒出,並從下顎內刺了進去,直達其人腦顱!

光頭男子渾身劇烈一顫,腦部的受損,使他對這具軀體的控製產生了短暫的混亂。

張禦身軀往後一發力,抽劍而出,隨即邁步繞到其人後方,又一劍劃過其膝彎。

光頭男子不由自主跪了下來。

張禦站在他背後,雙臂擎劍高舉,緩緩呼吸蓄勢。

就在這片刻間,光頭男子的腦部已經在恢複之中,他察覺到了外麵的情形,知道自己來不及躲開了,忽然頭一仰,藍色光芒從眼耳口鼻中冒了出來,明顯是察覺到不利,一部分力量想要逃逸出這具身體,以減少損失。

張禦身上光芒一閃,雙臂奮力下劈,劍刃過處,傳出一聲悶響,好似斬開了一截硬木,隨即頭顱飛起,骨碌碌滾在了地上,那無頭身軀晃了晃,向前栽倒在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