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宮之前,道人看著伊魯庫加,冷笑一聲,他轉頭對著小童道:“徒兒,你認為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小童想了想,道:“裡麵有厲害的人,他自己對付不了,感覺能利用我們來對付裡麵的人,說不定還能讓我們兩敗俱傷,他好坐收漁翁之利。”

伊庫魯加微微一笑,道:“是的,我不否認自己的用意,你們不是要得到至高石板麼?至高石板就在神王伊魯斯和神後伊切的神性力量裡麵,隻有捕捉或是殺了他們的人間之身,那纔有可能將得到這些。

這位天夏神明,我坦承的告訴閣下,這兩位現在與我是敵對,我願意和你一同對付他們。”

小童看了看他,回頭又看自己老師,伸手一指,道:“老師,他一定還有彆的打算。”

道人則道:“有打算就對了,不過不管他如何打算,我們隻管做我們的事就可以了,莫非因為他的一番話我等便就畏首畏尾不成?”

小童想了想,道:“弟子明白,老師能到這裡,就是有能應付一切意外變化的把握的。”

道人言道:“本該如此。”

師徒二人在那裡旁若無人的說著話,伊魯庫卻也冇有被戳破的尷尬,臉上仍舊保持著微笑。

他能感覺到,眼前這個天夏神明身上存在著一股難以捉摸的力量,也是如此,他纔有了利用後者對付神王身後的打算。

道人冇有再去理會伊魯庫加,直接帶著小童就往大殿之中走入進去。

伊魯庫加想了想,也是一笑,拿著劍矛再度回到了金宮之中。不過這一回,在他走入進去之後,把手一抬,身後的金宮大門卻是隆隆合閉起來。

而在他走過之處,無數神性烙印在腳底之下蔓延開來,征服走廊之上的獵手旌旗也是一麵麵晃動起來。

此刻平原之上,那一道撕開的裂隙之中,張禦自裡踏步出來。在他身上清光擴張之下,那裂隙晃動了下,便穩固在了那裡,並冇有再次合閉。

他眸光一掃,看向了那十分醒目的金宮。

這時他感覺到了什麼,目光微微一閃,便見一個模糊的道人影子和一個小童的身影浮現了在麵前。

看這兩人身形裝束,應該就壁畫之上所顯那二人。

而那道人至少也是達到了玄尊層次,不然冇可能他望去有些模糊,可是天夏是不允許玄尊肆意下界走動的,哪怕是分身下界,他這個守正也必然是要提先知道的,且這人他似也從來不曾見過。

他思索片刻,便心意一轉,待身形再出現時,已然立在金宮門口,抬頭看有一眼後,便沿著台階走了上去。

那道人帶著小童穿過長廊,一路來到了巨人大殿之中。

方纔複神會二人已然不見了影蹤,而代表著神王伊魯斯和神後伊切的兩塊黑色方石此刻則閃耀著金光。

道人不難感覺出來,有一股神異力量正在從某一處歸來,並落在這兩塊方石之上。

他當然不會完全相信伊魯庫加的言語,他手上也是掌握著一定的線索的。

實際上,他能來到這裡,就是因為提先窺見天機,知道這裡能有一絲機會,找到為自己徒弟補足根基的物事。

事情具體會如何他並不知曉,但毫無疑問,異神中地位更高的人定然是掌握著更多的秘密和資源。

而從力量上看,這兩個異神的力量層次顯然比伊魯庫加更高,既其如今正在歸來,他倒不介意等上一等,或者說是求之不得。

伊魯庫加這時也是重新走了進來,他看著方石上的璀璨的神性光芒,目光不禁閃爍了一下。

冇有多久,方石上的光芒忽然消失不見,在三人目注之下,從那堅固冷硬的黑色石塊上透出一團銀白色的光芒,不難看清楚,那其實是一個頭顱,其自堅石裡麵慢慢探出來,石壁彷彿成了不存在的虛無陰影。

在那頭顱之後,是粗壯的頸脖和寬厚的身軀,再是似如探出水麵強壯手腳,最後全副身軀自裡麵緩緩走了出來。

最後站在了他們麵前,是一個健壯魁梧的男子,他五官如同雕塑,望去冷硬無比,身上的肌肉線條兼具了力量和美感。

而另一個方石之中,也是出來是一個體態勻稱,卻同樣堪稱高挑強健的女子,金藍色的頭髮垂至腳跟,眼角向上挑起,嫵媚之中帶著一絲冷酷。

他們先是看向了那道人,但是同時又移動目光,看向伊魯庫加。

伊魯庫加的耳畔這時湧起了

-->>

窸窸窣窣的聲響,這是靈性力量的侵蝕和牽引,很顯然,對麵這一對男女十分想將他方纔竊據神性烙印奪了回去。

道人撇了這兩人一眼,問道:“就是他們麼?”

伊魯庫加道:“是的,就是他們,不過這隻是他們凝聚出來承載力量的軀體,他們本人冇有完全歸來。”

道人言道:“照你所言,那東西就在他們的神異力量之內了?”

伊魯庫加微笑道:“是的,我保證。”

道人不在乎他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那東西到底在哪裡,隻需把這兩個異神首領擒捉起來一問便知了。

他一抬手,自袖中取了出來一幅長卷,嘩啦一抖,長卷便自展開,可見捲上有山有水,海陸俱全,更有雲虹大日,畫卷張開之後,一手擱在了他臂彎之上,另一段則是蔓延飛空,滿殿繞旋。

小童這時在旁悄悄躲到道人身後,靠在了道人法力護持之中。

此時他的身上一枚玉佩護持著他,不然他一個凡人,莫說被力量波及,隻是直視這等變化就會意識潰散。

那一對男這時女感覺到了危險,身影隻是一閃,身形就變作了兩道光芒,分彆往伊魯庫加和那道人所站之地衝來。

可就在此時,那畫卷之上有光芒照顯出來,一落大殿之上,那兩個異神立從光芒還變成了實軀,同時身軀微微一滯,像是背上了什麼沉重的負擔,轟隆一聲在落在了殿堂之上,將那堅硬的地壁也砸出了一個淺坑。

在那光芒壓迫之下,兩人一開始被壓迫得緩緩彎腰,似要跪伏下來,但僅是兩三個呼吸之後,他們好像適應了這股力量的壓迫,又漸漸抬升站了起來,並試著向前走去,一開始他們的動作僵硬緩頓,可隨後變得愈來愈是自然流暢起來。

伊魯庫加提醒道:“閣下小心了,伊魯斯和伊切都擁有著被至高祝福的神性,他們的神性力量能夠適應任何外在的變化,隻要冇有辦法打碎囚禁他們的神性,那麼這樣的適應就是無止限的。”

道人冷哂道:“不過是逐生之變罷了,豈能擋我‘萬化玄機圖’。”他畫卷一晃,上麵海陸山水一變,那照出的光芒也是隨之變化。

那兩神人男女本在往前走,可這時整個人居然出現了裂紋折裂,隨後斷手斷腳,再是身軀碎裂,最後垮塌成了一地碎石模樣的東西。

然而又是一個呼吸之後,像是散開的沙子重新聚斂起來,先是出現了一個手臂,再是頭顱,身軀,兩個人隨著聚合緩緩拔高了起來,逐漸恢複了身形,這無疑代表著他們又一次適應了光芒的製壓。

小童道:“師父,這裡什麼道理?”

道人又是一激畫卷,將這一對神人男女再度製壓下去,同時傳聲道:“此乃是逐生之變,道理也是簡單,便是以己之變應化天變。

不過異神淺薄,不知大道至理,他們這是客變,而非主變,看去能以應付外侵,實際失了主動,消耗了元氣,不是正經手段。

需知這世上從來冇有什麼以一變應萬變之法,隻要還是世上之物,那總有漏洞可尋,任他如何變化,我專攻其弱處,便就不難克他。”

小童道:“老師說過,這玄機圖乃是一件至寶,可以攻敵人,更可收人,為何不收了這對異神呢?”

道人好整以暇道:“這兩人神異之力大半躲藏於神虛之中,抓來少數於他們無損,於我也是無用,還不如慢慢調撥火候,引得他們出力,待得分量足夠之後,到時再收網不遲。”

伊魯庫加觀戰至此,神情不複之前輕鬆模樣。

一來是那道人手段遠超他所想,二來是伊魯斯和伊切的寄身雖然眼下被剋製,但那隻是因為傳入世間的神性力量不多,所以需要依靠變化來取勝,可這兩位一旦投入更多的神性力量,那結果可就大不一樣了。

果然,就在這個時候,神人男女身上忽然爆發出強烈至極的光芒,身上神異力量也是越來越是強盛,兩個人身形也是在一片金光之中緩緩拔高,且還能看到,兩人手中都是多出了一柄長矛。

與此同時,一股令人驚怖的氣機在金宮之中瀰漫開來,並震動著整個大平原。

伊魯庫加神情微變,捏緊了劍矛,暗暗往後退去。

道人撇他一眼,卻未多說什麼。

小童興奮言道:“師父,是不是該收網了?”

道人搖頭道:“還不夠。”他望瞭望那兩柄長矛一眼,眯了下眼,“需費些功夫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