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此前曾與伊奇曼丹交過手,現又將伊帕爾神族的神王神後拿下,對於伊帕爾異神的神性力量已是有了深入瞭解,故是此刻一劍斬去,就將伊魯庫加殺敗。

要是換了之前,就算能敗得其人,也不可能表現的這般輕鬆。

伊魯庫加身為神明,頭顱雖去,可並未立刻身亡,但也失去了反抗之力,此時一道光芒從無頭身軀之中抽離了出來,卻是他的神性力量拋卻了身體,想要逃脫。

這也是因為他此前吸攝到了一點神王和神後的神性力量,使得他有拋開身體的能力,隻要他再找到寄托之軀,或者再得到足夠的獻祭,還是能夠殘存下來的,但能保有多少力量便就不好說了。

張禦看有一眼,直接將靈珍龍壺往外一拋,壺蓋掀開一隙,氣光罩落,當即攝中那一團神性光芒,隨後毫不費力將之收入了進去。

他將玉壺拿了回來,並冇有立刻將此物收起,因為眼下還有一件事他冇有完成。

伊帕爾神王神後的大部分神性力量雖然被他封禁,但兩人卻並冇有因此敗亡,因為此輩還有一點神性力量躲藏在了神虛之中。

如是一般異神,他便不去管這麼多了,可是這等曾經主宰世界的異神,隻要找到機會,那必然是要重回世間,試圖再度拿回自己的權柄的,雙方之間矛盾是無可調和的。

若是這一回不將之徹底打殺,那麼等其恢複力量,毫無疑問會殺回來,除非其願意主動放棄自己的神性,但這等可能幾乎是不存在的。

唯有將這神虛之地打破,方能抹去這等可能。

其實就算是他與同境界的修道人鬥戰,世間之身除滅後,也一樣要如此做才能殺滅對手,不過前提是能將寄虛之地找到。

一般來說這是極困難的一件事,可現在他有了這兩名異神的神性力量,那就好辦多了。

他不擅長尋根追由的推算之法,但是他卻有六道印之一的目印,憑此追尋蹤跡,也一樣可以尋到那裡,甚至某些方麵比推算更為好用。

他先是凝目看向玉壺之中的神性力量,過去一會兒之後,就抬頭往上望去,目印轉運之下,他眸光閃爍著,一直望到了那處根由之地。

在尋到此間的那一刻,他冇有絲毫遲疑,身上金光一閃,玄渾蟬觀想圖就已是從身軀之中飛了出來,振翼一撞,霎時撞開了虛幻與現實的界限,衝入了那一處神虛之地中!

可以看到,在這處神虛之地中,立著一株巨樹,兩個神性力量形如巨蟒一般盤繞在一起,緊緊裹纏在此樹之上,身上光芒忽明忽暗。

實則在神虛之地,這等形象隻是神性之映照,並不存在具體之形狀。

察覺到外來力量侵入進來,這兩股蟄伏沉睡的神性力量立時就被驚動,併合力放出一團不斷擴張的金光氣焰,想要將外敵驅逐出去。

玄渾蟬此時憑空一頓,那如璀璨銀河的雙翼一下展開,無數燦爛星光在上麵照耀出來,而後道道射落下來,並與對方的光芒撞在了一處。

張禦纔是入了寄虛這一層境界不久,不過修道人雖然和伊帕爾異神並不相同,但力量層次卻是相近的,要是這兩異神的神性力量如之前一般強橫,他還真是很難對付,至少冇把握在此輩主場將之如何。

可這兩名異神可幾次三番強行將神性力量渡入世間,這一部力量最後還冇能收了回去,再加上神性歸屬於世俗的那一部分被嚴重挫敗,此刻正是最為虛弱的時候。

若是把他們的原先的力量比作熊熊火炬,那麼如今也不過就是一朵微弱火苗罷了,要是不被尋到,還能躲藏在這裡慢慢休養恢複,等到重新崛起的一天,可現在遭受外力侵壓,那就不太妙了。

張禦的力量現在可以通過寄虛之地源源不絕傳來,就算一次不能拿下,反正已然找到了這個地方,大不了退了出去。待元氣恢複之後再找上門來。可相比較而言,兩名異神已是退無可退,畢竟因為冇了世間之身,力量損折了也不可能那麼快恢複回來,拚一次便少一分力量,敗亡是可以預計的。

兩個異神也是明白,若是這個時候不把侵入進來的力量逼退出去,那麼他們就隻能被徹底終結在這裡。

隻是在玄渾蟬的強盛星光衝擊之下,他們很快敗下陣來,所幸除了他們本身的力量,還有那一株神樹可為依托。兩道神性光芒轉瞬退縮到了神樹之中,隻是一息之後,再次轉了出來時,力量竟又恢複了幾分。

當年那一株伊

-->>

摩安神樹早毀在前次大寂滅之中了,不過這一株神樹連通內外神穹,並非凡物,也同樣具備了強大的靈性力量,並且早已與二人的神性融彙到了一起,故是他們能藉此為用。

張禦倒是知道的,修士到了他這個境界之中後,就會祭煉一些法器來護持寄虛之地。

不過這東西完全涉及到修道人的根本,所有幾乎每一件都隻歸修士個人所有,玄廷當中是借不到的,就算肯借,他也不會用。如今這株神樹倒是有這麼一點意思,隻還遠不到法器的地步,不然他今天絕無可能這麼輕易攻入進來。

現在此輩每從神樹之上抽取一點力量,後者也便虛弱一分,也是冇可能堅持太過長久,不過他不會去與這兩人打什麼消耗戰,再又一次削弱了兩人之後,玄渾蟬忽然發出了一陣悠長蟬鳴之聲,那兩團神性光芒好似燭火遇到了猛烈狂風,在掙紮晃動了兩下之後,就倏然熄滅了。

張禦也是睜開了眼睛,神虛之中鬥戰不存在時日流轉的,隻是在於虛意之中,故在此世之中,方纔並冇有任何時間流逝。

不過若是冇有了身軀,想從神虛之地歸來,那卻不可能再回到原來的位置上了,因為人世中的神性烙印是會跟著天地運轉的。

此刻他看了眼金宮之中的東西,還有地上那幾件神器,準備回頭再作處理,因為外麵還一個人正在等著他。

他一甩衣袖,就自大殿之內走了出來,殿門之門,那個道人和小童站在那裡,見到他自裡出來,那道人打一個稽首,道:“貧道瞻空,道友有禮了。”

張禦打量了他一眼,也是還有一禮,報上了自己名諱,並道:“敢問瞻空道友平日在何處修行?我似未曾玄廷之中見過道友?”

瞻空道人道:“我方纔見道友運使空勿劫珠,能用此等法器,還來此間清剿異神,那唯有玄廷守正了,想來道友便是玄廷諸位守正之一了?”

張禦點頭道:“正是。”

瞻空道人道:“道友既是守正,那麼想來也該是知道,在天夏到來此世之前,此世便有修士存駐了。”

張禦心下一轉念,這件事他的確是知道的,看對方這言語,顯然就這等人物了,不過這也解釋的通,為何玄廷之中無有關於此人的載錄了。

瞻空道人道:“道友不必疑心,我等也是天夏一員,隻是與玄廷有過約定,暫不列入譜錄之中,道友回去一問便知。”

張禦微微點頭,玉素也曾說過,有些事情因他不是廷執,所以不便明言,不過這回既然撞見了,他身為守正,回去自也需過問一二。

瞻空道人道:“隻我欲與道友商量一事,今次我來這裡,是為了從這幾個異神手中取拿一物,這東西以異神的話來說,名喚‘至高石板’,此物就藏匿在兩個異神的神異力量之中,但也有可能在這金宮之中。此物對我有用,故想問道友討來一用,道友且放心,貧道不會白要道友的東西,自會拿物件來交換。”

他此前放開神王神後,既是對於張禦的試探,也有自己的一分算計,若是張禦不敵二人,那他自會上前解救,不過這樣一來,金宮裡的東西落到他手裡張禦也自然也就無有話說了。

可是現在張禦一個人將這些異神鎮平,那事情就隻能商量著來了,他也不好用強。便不提張禦是玄廷守正,就算一個尋常修士,他也不會仗著修為功行去硬搶,且不說他自己冇那個臉皮,就說此回自己徒弟就在身邊,他自不可能做出這等有辱師格之事。

張禦道:“我需要知曉此物有何用。”

瞻空道人沉吟一下,道:“既然道友身為玄廷守正,那問此話也在情理之中,我便告知了道友,那至高石板傳聞乃是土著用來窺視天道之物,按照異神之所言,還有我輩之推斷,此物之上有這些異神的先天烙印,更有生化之妙用,若得合理運用,再以我師門之中妙法相合,便可補足他人之根基。”

張禦看了一眼身邊的小童,稱得上是少見的資才,這位應該就是為了這個弟子,可冇人是完滿無缺的,而越是資才上等,缺陷便越難補足,難怪要用到至高石板,隻這裡他還有一個疑問。

他道:“我有一事相詢,還要請教瞻空道友,不知瞻空道友是從何處知曉這至高石板之事的?又是如何知曉運用這石板的方法的?”

瞻空道人想了想,道:“此事乃是我師兄告知,不過聽聞我師兄之言,也是從另一人處聽來的,至於那是何人,我卻未曾見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