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道人可是清楚的,當初老師為了找尋合意的道傳弟子,也或許為了彆的什麼事,自離開宗門之後,就教導出了許多學生。

而這些弟子也能入老師門下學道,自也是因為有可被看重的地方,資質都是不差的。

如今許多人都是找到了合適於自身的道法。

好的似如聶昕盈這般,直接成了玄尊嫡傳門下,而差一點的也是一方玄府的中堅。

但也有似桃定符這般,繼承了前人失傳之道承,且隻在意修持,不願意再另投他門的,但是能量也是不小。

這些人數目不少,聯合起來也是一股很龐大力量,對於在天夏各個方麵都有影響,這就能抵抗宗門的相召了。

連道法和師承都是不同,那又憑甚說是宗門弟子呢?

桃定符這時問道:“原師兄,你可知曉,這宗門相召我等,到底是為了何事?”

原道人道:“現在上宸天使者到來天夏之事,桃師弟想必也是知曉的吧?”

桃定符道:“知道。”他雖非玄修,可就在玉京,有什麼訊息自然很快就知曉了。

原道人道:“為兄以往在宗門待過一段時日,宗門現在那位‘掌門’,也就是荀師的那位師弟,當初可是與上宸天有過一些往來的,似還有因此有過一場爭執。

宗門往日對我等采取不理會的態度,可現在卻又忽然召集我等,我懷疑與此事就與上宸天有所關聯,故是我們絕然不能靠了上去。而就算與此事無關,我們也不是宗門可以隨意呼來喝去的。”

桃定符神色嚴肅了一些,要是這些事牽扯上宸天,那就不是僅僅他們這些同門之間的事了。

但此事他也冇法聽原道人的一麵之詞,還需得求證一番。

他道:“原師兄的話我記下了,我回去會和聶師妹說一聲的。”

原道人道:“此是應該,其餘同門也當知曉此事,我下來會尋去告知他們此事,讓他們有所提防。”

桃定符這時方要邁步,卻又止住,想了想,道:“師兄,眾位師兄弟之中,現在當屬張師弟功行最高,原師兄以為,他們會不會去找張師弟?”

原道人道:“我也聽說了這位張師弟,他身為玄尊,又是天夏守正,很是了不起。更是難得的是,我聽說這位張師弟當初也未跟隨老師多久,老師更未教過他半分道法,他有這等身份,照理說宗門當是不會去找他了。

可如今把持宗門的那一位,想法不能以常理度之,若是派出宗門長輩,那可就難說的很了。”

桃定符皺眉道:“宗門長輩?”

原道人道:“宗門當初能相助天夏驅逐上宸天,實力自不會弱,荀師之師,也可說我等那位師祖,修為通天,高不可測,要不然天夏當初也不會與宗門定約了,還有那荀師那幾位師弟師妹,也非等閒。”

當然,他說得也隻是一個可能,宗門到底是怎麼想的他並不清楚。

桃定符點點頭,對著他正容一禮,道:“多謝師兄此回前來告知了。”

原道人道:“謝倒不必了,幫你們也是幫我自己。”他打一個稽首,“師弟,那我等就先彆過了,事情做完之後,我再去玉京尋你。”

話音落下之後,他化身為一道清風,隻是周圍江水漣漪泛動了一下,其身影便就不見了。

桃定符與原道人分彆之後,也是離了江畔高亭,直接回到了白真山了,將事情轉告給了聶昕盈。

聶昕盈蹙眉道:“原師兄真的這麼說?”

她倒不擔心自己,現在她可是白真山嫡傳,與原先的宗門可冇什麼關係了,對方敢找上門來,她老師自會出麵阻擋。

可要是真如原辛所言,天夏與宗門有定約,她不認為以往那些同門合起來就能對抗得了,最後能不受拘束的或許隻有極少數。

她思索片刻,道:“小妹稍候會設法去和師父說一聲,但是真正能解決這件事的,我看唯有張師弟了。”

桃定符鄭重道:“我這便去和張師弟一說。”

要隻是單純宗門的事情,他也不願意去麻煩張禦,可若是涉及上宸天,他卻有必要去提醒一聲了。

而這件事情又涉及很多隱秘,不好以訓天道章代傳,所以隻有他親自走一趟了。

此時此刻,東庭府洲,旦港之外,隨著一駕飛舟降落在泊台之上,一名黑衣修士急匆匆自裡走了出來。

他乃是許成通的弟子,這此在路上負責盯著班嵐,可他又不可能一天到晚不停看著後者,所以一直到了青陽上洲時候,纔是發現班嵐早

-->>

是提先一步走脫了。

他也是唯恐班嵐就此逃走,所以立刻利用和青陽上洲的良好關係,調閱了一下飛舟出入文載錄,很快查了出來,班嵐乘坐了狄氏的私舟前往東庭了。

這時他才鬆了口氣,前往東庭,至少說明此人冇準備逃。他則在心中狠狠記了狄氏一筆,隨後向檢正司借了一駕飛舟,連夜追了上來。

可此刻他也是心中忐忑,班嵐脫離了視線這麼久,半途做了什麼,又見了什麼人,這他就不清楚了,這般回去免不了要受許成通一番責罰,便被髮配出去也是有可能的。

他邁動腳步,正準備立刻去往調閱這這些天的來飛舟往來錄記,查一查班嵐下一步的去處時,卻忽然見到一個麵熟的弟子迎麵走來,上來對著他一禮,道:“鄭師叔。”

鄭姓修士詫異道:“你怎麼在這裡?”

那弟子道:“師侄是隨著老師一起來的。”

鄭姓修士一怔,道:“姚師兄?他也來了?”他看了一下左右,“他人呢?”

那弟子恭敬道:“老師不在,老師讓弟子留在這裡告知鄭師叔一聲,那班嵐一路上都被他盯著呢,請師叔放心。”

鄭姓修士詫異之極,道:“你們這是……”他一下收住了口,卻是忽然回過味來了,小心問道:“是,許師的安排?”

那弟子帶著些微的得意,道:“是,在班嵐準備出發之時,師祖就讓老師檢視了班嵐在青陽上洲裡認識的所有有背景的人物,並關照老師先一步往這裡來盯著這幾家,後來果然不出所料,這班嵐找上了那狄氏。

此人自以為甩脫了師叔,殊不知他全程都在老師的監察之下。”

他又惋惜道:“可惜這人半途冇與人有過任何聯絡,不然就能順著挖出來一線暗線了。”

鄭姓修士聽著又是佩服又是驚訝,自家老師這一手料敵機先可真是給他上了一課,說起來這也不是多機巧多複雜的事情,隻是多想一步罷了,但卻是實實在在把對方心中的路數給摸透了。

他暗自感慨道:“老師還是老師啊,弟子不如也。”

那弟子道:“師父讓鄭師叔放心,有他盯著班嵐,不會讓他有機可乘的。”

鄭姓修士心情稍鬆,想了想,道:“這畢竟是老師交由我之事,我需儘快趕過去,此人現在到了哪裡了?”

那弟子道:“應該是去了伏州了。那裡不好去,這人在這裡待了幾日才得通行,我們有駐地文書,不必等待,師叔若是快一些,說不定還能趕上。”

鄭姓修士果斷道:“好,立刻動身。”

許成通安排弟子盯著班嵐,因需跨洲追至東庭,自然也是規規矩矩給張禦送呈了一封報書上來。

張禦化身這裡也是一早收到了他的傳報,不過他冇有伸手去乾涉。

班嵐此人,不管今後怎麼處置,現在都是可以先利用起來的,這人能力過人,特彆善於傳道授業,連他手下冇幾個人能比得上,在這裡正好讓其發揮一下才乾。

而且在伏州那裡,此人接觸不到外麵的眼線,再加上其人自身的迴避態度,暫時就對天夏冇有危害。

至於訓天道章那裡,金郅行掌握了源頭,隨意傳一個暗語命令,就能讓這些眼線安穩的在各自位置上賣力,這也算是讓這些人物儘其用了。

他目光看向東庭深處,伊帕爾神族雖被覆滅,但這片地陸上隱藏的東西仍感覺有很多,而且複神會仍在,這個組織不消滅,總感覺仍能生出事來。

隻是現在還不清楚,這組織背後到底是什麼人在支撐的。

正思量之時,他察覺到有一股熟悉氣機靠近,放開了玄府禁製,並傳了一道意念過去,“師兄遠來,可來星台之上相見。”

過了一會兒,一道赤紅光芒由下而上飛來,幾息之後,便就落停在了這一處幾可觸手撫天的星台之上。

待光芒散開,桃定符自裡走了出來,他看了一下四周,又看了一下站在那裡籠罩在一片清光之中的張禦,心中多了幾分感慨,不過他是灑脫之人,很快拋開了無謂感歎,打一個稽首,道:“師弟有禮了。”

張禦還有一禮,道:“師兄有禮。”又道:“我觀師兄行來急切,可是有什麼緊要之事麼?”

桃定符鄭重道:“是有一件要事,不久之前原師兄來我這處,告知我了一些事,很可能涉及老師背後宗門。”他將自己從原道人那裡聽來的事情,還有自己的一些判斷都是告知了張禦知曉。

張禦待聽完之後,眸中光芒隱動,道:“竟有此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