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從偏殿走了出來的時候,驕陽正是居中當空,玄府的殿閣下的簷影隻遮蔽了台階下的一塊,微風帶著那一串串碎玉,發出細而清脆的響聲。

他走下台階,略作思索,就往北麵一片清幽竹林走去。

方纔與範瀾一席談話,他已是大致弄明白了玄機為何。

六正之印每一印看似彼此聯絡,其實又相對獨立,玄修隻要觀讀到由某一正印衍生出去,並位於頂點的章印,那麼就有極大機會突破障滯,從而窺見第二章書。

說白了,就是“眼、耳、口、鼻、身、意”這六條道路中,隻要你有一條道路突破了身體極限,那麼就可帶動整個身軀的突破。

可此事不是這麼容易的。因為要想做到這一點,其餘五正印也不能太過薄弱,同樣要有所涉及。可若是在些正印上傾注太多的話,神元又顯不足。所以這裡需要“章法”了。

“章法”是無數前賢總結下來的經驗和模板,隻要按照他們走過的路,後來人按部就班重走一遍,那就有可能尋到“玄機”。

之所以說有可能,是因為人與人不同,神元多寡也各有差異,你不知道你所選擇的“章法”是不是真的一定適合你。

但是不可否認,這是一條可被不斷重複的通向上方的道路,而且可以想到,隨著今後成就的人越來越多,越多的道路和模板也會被總結出來,這樣又會反過來推動更多人踏入上境,這是一個相對良性的過程。

張禦此時不由想到了舊修,舊修過分強調每一個人的不同,言稱每一人都是獨一無二,這樣的確每一個用舊法成就的人都是異常了得,可是卻把大多數人擋在了門外。

他慢慢走著,進入了竹林中的一個涼亭之中,他在此站定,並繼續思索著。

按照範瀾方纔的說法,因為“真胎之印”是上乘章印,算的上是身印的頂端章印之一,所以他在修成此印後,就隱隱能觸摸到那一層邊緣了。

之所以冇法過去,是因為其他幾印暫時拖累了他。

故他此刻要做得,就是設法將之提升上來。

不過範瀾也提到,其他幾印可以有選擇的加強,但又不能過分增進,因為世上並無真正“全”、“滿”之事,必須要留有餘地。

假如有一個人將六印道章都是修至頂點,那他所要打破的束縛就從一個易碎的瓷器,變成了一個實心的鐵坨,那就會變得破無可破。

範瀾告訴他,早些時候,有一些資質高絕的玄修,追逐的就是如何儘可能多修一門正印,同時又給自己留下足夠突破的空隙。

隻是要想在這兩者之間掌握好平衡,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很多本來自視甚高,前途無量的人就是因此失敗的。

範瀾還言稱,張禦現在既然以修持身印為主,那麼他自會替他向項主事求來有關這一方麵的秘傳章法,叫他放心等待就是了。

張禦抬起頭,看向前方那幽深的竹林,他的眼眸中有細碎的電光閃動著,這時他不經意中吸納神元的跡象。

有一件事許不止是範瀾不知道,就算項淳怕也未必清楚。那就是“真胎之印”並不是單純的上乘“身印”那麼簡單。

他在觀讀這枚章印時,有無數道理也是隨之一同映入他的腦海之中。這使得他明白,這枚章印因本就是六印皆有占據,所以其提升之路,實際上是六印一同向上邁進的。

之所以此印立在身印之外,那是因為身是根本,正如嬰兒在胎中,先有身軀,再有其餘。

真胎實則隻是一個起始,隨著修煉者不斷投入神元,其餘幾印也會隨之逐漸壯大起來,這是一個整體提升的過程。

其實他也不排斥這一點,六印涉及到根基,根基越足,突破之後所獲得的成就也就越大。

隻是從範瀾透露的訊息看,早前那些成功的人最多持拿三印邁入突破障固,再多就不可能了。這一來是神元所限,二就是為了給自己留下足夠突破的餘地。

不過真的冇有機會了麼?

未必!

範瀾也說了,世上從無真正“全”、“滿”之事,所以六正之印即便都修煉到了頂點,也不是真正全滿了,也不見得就冇有突破的辦法了。

就算玄章不可行,他也還有渾章!

他是玄渾兩章同修,若到那時真是前路受阻,那他大可借用渾章來打破製束!

不過這條路究竟是否可行,他需要設法瞭解更多,譬如渾章的資訊,他就要設法多蒐集一些。

隻這若是通過玄府來瞭解,那麼肯定會被玄府懷疑。

所以要另想辦法。

他念頭一轉,忽然想到了一個人。

蔡蕹。

其人既然投靠到了渾修那裡,那對渾章的瞭解,至少要比他多上不少。

且從臧殊的話可以看出,渾章修士一點也不介意玄修打聽渾章的事,反而很樂意提供各種訊息,似是想通過這種方法把玄修吸引過來。

雖然他現在不一定能再找到蔡蕹,可是蔡蕹的女兒還在這裡,相信其人一定會回來探望的。

不過這件事要設法操作好,不能把不相乾的人牽扯進來。

玄府某處殿閣樓台之內,白擎青正坐於一處寬敞明亮的堂室之內,在立過幾次功後,他就不住那偏殿的花苑精舍了,而是搬到了這裡。

此時他的手中正在把玩一隻玄盤,這個東西對應各個時辰和方位,可以巧妙的轉動扣合,據說玄盤之中包含天地至理,隻要你事先知道一個人此刻身處的方位時辰,再按照一定法門轉動,就能夠由此推算出一個人的吉凶禍福。

不過修煉者在某種意義上已是超脫了凡人的軌跡,他把玩這東西,完全隻是出於一種興趣,並且樂此不疲。

就在這時,他忽聽到外間的走廊過道上有聲響傳來,聽聲音是兩個一同住在此樓中的玄修弟子,他們此刻好像在熱切議論著什麼。

他精神一凝,原本細小的聲音頓時放大,並清晰無比的傳入了耳中。

這兩名弟子議論的卻是張禦這次斬殺一個神明化身的事,並且還說到張禦已是修成了玄府裡少有人修成的一個上乘章印,應該是這年輕一輩中最出色的人物了。

後麵還隱隱帶到了白擎青他自己的名字,他十分努力的想去聽,但可恨的是,這個時候聲音偏偏就小了下去。

這兩個弟子或許知道他就住在這附近,所以注意收斂了幾分,隨著兩人越走越遠,很快就冇什麼聲響了。

“哢嚓”一聲,白擎青低頭一看,卻是手中的玄盤無意轉錯了一個方位,這樣一來,就需要再重頭來過了。

他心情頓時一陣煩躁,把玄盤放到了一邊去,在室內左右來回走動了一會兒,又坐下來用呼吸法提聚神元,可是冇有多久,就出了定坐。

他麵色不怎麼好看,那藥散和采秀丹的配合,前麵的確給他提供了足量的神元,使得他遠遠超過了同儕,並贏得了無數羨慕和讚歎。

可是近來他發現,或許是由於過於頻繁的服用,而今他需要通過不斷增大藥量來獲得神元。

他很快意識到,自己需得停下一段日子,否則後麵提聚神元恐會變得越來越困難,甚至可能會有到藥效無用的那一日。

他近段時間來也是如此做的。

可是聽了方纔那個兩個人議論,他發現自己或許已經無法停下了。

要是他上升的勢頭一旦停止,那又用什麼去維持現在身份和地位?那些原本被他遠遠甩在身後的人又會怎麼看他?

現在擺在他麵前的唯一一條路,就是設法做出更多的功績,從而獲取玄府的秘傳章法,儘可能在藥力消失之前在找尋到玄機。

所以……藥不能停!

他下定了決心後,就從宿處出來,來到了位於殿閣第三層丹室內,裡間一名皓首老者正在觀書,見他進來,撫須點頭道:“原來是白師弟,你來拿什麼丹丸?”

白擎青一拱手,道:“曲老,我來領些采秀丹。”

皓首老者詫異看了看他,道:“我記得白師弟上月纔來領過此丹,這纔過去幾天?這丹丸多服,可是容易焦爛內腑的。”

白擎青堅決道:“曲老,我有數。”

皓首老者嗯了一聲,“你有數就好,白師弟要多少?”

白擎青猶豫了一下,咬牙道:“再來兩瓶!”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