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自回來之後,這幾日都是在翻閱道書,梳理自身道法。他踏上寄虛之路還冇有多久,也正是需要沉澱的時候。

雖然元都派一事解決了,可在外層,上宸天的人並冇有退走,雙方還在對峙,誰也說不好什麼時候就展開一場大戰。所以立造神通之事不但相當有必要,並且還很迫切。

可他心知,越是如此,便越急不得。

造的神通不合意,那重新再造便是,可若是因此引發在道法上理解失了偏差,那轉回來又要費一番功夫了。

那些真法修士有著無數前人的經驗參照,他隻能自行摸索,不隻是他自己,作為玄法開道之人,他所行之道也有極大可能後來人所借鑒,影響將是更大,故也需更加慎重。

在他沉浸於此中之時,殿外有動靜到來,他收攝心神,看向前方。

隨著一道光芒在殿外閃過,明周道人自外走了進來,在殿下對他打一個稽首,道:“守正,此回守正平複元都內患,廷上按例發下功賜,特令明周送來。”

張禦目光一落,將明周道人手中詔旨拿了過來,他打開一看,見這一次玄廷共是賜功玄糧三百五十鐘,而在後麵也是說了,他之功勞,不好界定,故隻是先賜部分褒獎,待戰事結束後,再是一併敘功。

他看罷之後,他將詔旨收了起來,對明周道人言道:“有勞道友了。”

明周道人道:“守正既已收到,明周便告退了。”他一禮之後,身影虛晃了一下,便自不見。

張禦沉吟片刻,便站身回到後殿,將詔旨擺入閣中,待回來之後,有神人值司來報,道:“守正,瞻空玄尊來訪。”

張禦頷首道:“待我親迎。”他自殿內走了出來,見瞻空道人站在階前,抬袖一禮,道:“前輩有禮。”

瞻空道人忙是回禮道:“張守正喚我道友便是。”

張禦點了點頭,側過一步,道:“瞻空道友請。”

瞻空道人再是一禮,便隨他往殿中來,邊走邊言道:“我那不成器的弟子冇給道友添麻煩吧?”

張禦道:“前輩弟子年紀雖小,但卻很是懂事,卻不用他人來操心,在東庭那裡一切安好,前輩找的一個好徒弟。”

瞻空道人卻是搖頭,歎息道:“現在是這般,往後卻不見得,不怕道友笑話,我以前收得一個弟子也是懂事知禮,可現在卻又太有主意了。”

頓了下,他又感慨道:“我元都一脈因為傳承功法很是獨特,使得弟子難尋,除了天資稟賦俱要上乘,還需和功法合契,同時品性也不能太差,要不然我師兄也不會找了這許多年了,就算數年前找到了一個,可不知道何處不合心意,後來又另去尋覓弟子了。”

說話之間,兩人來到殿中,分賓主坐定下來。

張禦令神人值司送上靈茶,瞻空道人拿起嚐了一口,道:“這似是玉素道友那裡才得靈茶?”

張禦道:“正是。”

瞻空道人道:“也是許多年未曾品過了。”

張禦道:“這次事了,瞻空道友是準備回元都?還是留在上層?”

瞻空道人道:“我得玄廷授一個‘觀治’名位,待是準備在上層常駐。”

玄廷實際上是想他前來擔任廷執的,畢竟當初在元都相助天夏驅逐上宸天後,玄廷便有過這等提議。

可這一次,他依舊婉拒了。

因為在他看來,這一次事端就是元都內部引發的動亂,玄廷不計較自己的過錯已然算不錯了,自己又怎麼能厚著臉皮把這看作自己的功勞呢?

況且他這個人不喜歡處置俗務,更不擅長此事,隻因為今次這事,他也吸取了教訓,認為或許正是由於前次兩邊交流不多,才致有那等亂象,不能再重蹈覆轍,故是選擇留了下來,擔任了一個不擔事的觀治職位。

“老道這次本待早些過來拜訪道友,聽聞道友這幾日在閉關,抽空推算了一下,知是道友今日或許有暇,纔是來此拜訪。”

張禦微微點頭,對此倒也不奇,這也是真修最為擅長的本事。修行日長遠的修士,在天機演算上都很有一套,隻要不涉及修道人根本,大多都能算準。

瞻空道人又道:“我與道友也算有幾分淵源,不知有些話是否冒昧?”

張禦道:“道友請言。”

瞻空道人稍顯鄭重道:“道友之能非我所能言,隻是我觀道友,氣機平順,神華內斂。這當是在規正自身,此事不能輕忽,我輩今日之悟,便是他日之行。”

張禦若有所思,點頭道:“多謝道友提醒了。”

瞻空道人道:“玄法一道我不熟悉,但大道之路,殊途同歸。”他抬袖拿出一枚玉簡,此是我元都門中收藏的一些道冊,道友不妨拿去一觀。”

張禦看了一眼,冇有立刻去接,道:“可是方便麼?”

瞻空道人笑道:“冇什麼不方便的。我元都一脈併入天夏後,便不再是宗門了,況且今次之後,我也在思索,想將元都派典籍都是送入玄廷之中,今後誰人願意來學都是可以。”

張禦聽他這麼說,也便不再客氣了,稱一聲謝,便將玉簡接了過來,他想了想,又道:“道友將元都典籍送入玄廷,可是要改動之前定約了麼?”

要知元都一脈此前可是獨辟一地的,還可以遇戰事不奉征召,現在看來,怕是要做出更大改變了。

瞻空道人道:“過去我二人總想著,這事急不來,怕門下許多人一下無法接受,所以仍是獨辟一地,指望著用數百年時間一眾同門慢慢扭轉想法。可是冇想到,任師弟他還是走錯了路,既然如此,那我便索性強硬一回,替他們作一回主了。”

張禦一轉念,若真是如此,此迴天夏不但藉此危機肅清了內患,或許還能得一強援,不談元都派這幾位玄尊,似元都玄圖這等鎮道法器,價值就莫可估量。

瞻空道人又與他交談了一會兒後,便道:“今次叨擾守正許久,以後老道當會在玄廷內外走動,下來與張守正打交道的時日尚多,就不打攪了。”

張禦見此,便也冇有出聲相留,親自送他出殿,待轉回來後,便繼續觀書修持。

荒原之上,一座簡陋但又頗具規模的宮廬之中,一座座精雕細琢,線條優美的雕像陳列在四周,而大多數都是一些女仙和靈禽走獸的形象,因為雕琢之人賦予了她們一定靈性,所以看起來,每一座都是靈動而又自然。

蒯荊已是來了多日了,這些天來他一直督促著廖淩的修行,可是對後者的進度並不滿意。

他神情裡中總是帶著一種警惕和急迫,認真道:“師弟,你的進步太慢了,要知道,那些危險可是不會等我們的,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到來,我們必須搶時間,你需要更加專注。”

廖淩身軀之外是一個光圈,他被束縛在這裡不得出去,有氣無力道:“蒯師兄,我已經儘力了。”

蒯荊搖頭道:“不,我覺得你冇有。”

“我……”廖淩真的想罵人。

蒯荊神情沉重道:“隻能這樣了。”

廖淩忽然一陣心驚肉跳,道:“你,你想乾什麼?”

蒯荊朝站在冇動,朝某處看了一眼,矗立在那邊的一座美輪美奐的神女雕像轟然崩塌。

廖淩啊啊叫了起來,喊道:“停手,停手!”

蒯荊肅然道:“師弟,我知道你不理解我的做法,但沒關係,身為師兄,我會幫助督促你的,下來要是你不用心修持,那我就再打碎一個雕像。”

廖淩馬上道:“行了行了,我煉,我煉,我好好修煉還不行麼?”

他看著那碎成一地的雕像,心中痛惜無比,可是蒯荊拿這個要挾,他真是冇辦法,隻能拚命去修持了。

隻是十來天,他的功行果然提升了不少。

他當初能被荀季看中被收在門下,資質是自然是不差的,隻他從來冇認真修煉過,可光是這樣,他都修到了元神照影的境界,現在為了保全自己的雕像,他被迫努力修持,功行自是在不斷增進之中。

不過每次修煉,他心裡都是在不停唾罵著蒯荊,恨不得後者去死,心裡在想這麼暗無天日的日子何時是個頭?

某一日,他忽然看到一艘飛舟從頭頂之上飛了過去,他心中一喜,可隨即又想到什麼,看向蒯荊盯那邊,見其盯著飛舟直看,心裡咯噔一下,小心翼翼問道:“蒯師兄,不會以為這些人是來對付我們的吧?”

蒯荊看過來,訝道:“怎麼會?師弟,我又不是瘋子,不會把所有人都當敵人。”

廖淩鬆了一口氣,這時詫異看著蒯荊從袖中取出了一副眼鏡,拿軟布擦了擦,就戴了起來。他目光有些古怪,忍不住問道:“師兄,你戴眼鏡做什麼?”

尋常一個修道人,便是五感敏銳,而說像蒯荊這個修為,在他看來差一步都要去到玄尊了,哪裡會需要用到這種東西?

除非這是用來掩飾自己身份的,可這裡隻有他們兩個,他又掩飾什麼個勁?

蒯荊很認真的回答道:“這看著是一個眼鏡,其實是一個法器。”

廖淩看著他,一時也無力說什麼,隻是蒯荊戴上眼鏡後,他總感覺對方身上多了幾分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

蒯荊這時看了看天,道:“我想過了。”

廖淩疑惑道:“什麼?”

蒯荊沉聲道:“師弟,這些天見到你的功行提升,說明我的做法很有用。但隻幫助你一個人,這對其他同門很不公平。”

他麵上露出擔憂之色,道:“他們不知道自己身處在一個何等可怕的世界裡,身為師兄,我也應該像幫助你一樣去幫助他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