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贏衝此番所謀,表麵看著簡單,但是為了實現此事,他當中不知道費了多少力氣,用了多少佈置。

此中還有一個不能忽視的關鍵,那就是需要調和內外。

對外自不用說,那就為了對抗天夏,重奪內層。之所以說還有對內,那是因為贏衝知道,上宸天內部雖說不上是一片散沙,但也可說是矛盾重重,人心不齊,越是上層越是如此,個個擅長惜身保命,見勢不對一個比一個退得快。

這點他也無力改變,有時候他甚至覺得,對付內部比對付外部更吃力。

所以這一次的謀劃,他也並非是要與天夏拚命,而是占據元都玄圖,並以法器為依托與天夏對峙,如此也便在內層有了一個據點。

因為不是要底下修士上去與天夏拚命,這纔有可能被所有人所接受。

任殷平會被天夏所拿下,那是因為真正有實力的隻有他一個,便是有兩名同門作為幫手,作用也十分有限。

可是當一整個上宸天乃至其餘勢力進入元都玄圖,並且還掌握有掌門符詔時,那天夏是怎麼也拿不下的。

更彆說元都玄圖能夠時時挪轉,等到蘇盞在成就寄虛之後,便就能夠控製元都主殿,暫時獲得法器全部的權柄,那時候還可設法遁去上層,開辟一方境地,從而與與天夏分庭抗禮。

如今這裡隻剩下一件事,就是找到荀季的那名弟子。

至於荀季本人,倒是不用顧忌,因為按照任殷平的說法,自己這位師兄從來冇有將弟子帶在身邊長久教授的習慣,且其人因有一件重要事情需去做,所以師徒二人肯定是分開的。

若是荀季將弟子帶在身邊,那麼事情就較為複雜了,但是現在,僅僅隻需針對一個功行不高的弟子,那卻是容易許多了。

蘇盞這時言道:“元都掌門符詔所在之地,掌門弟子隻需作法遙拜,皆可感應,但是晚輩如今未曾拜過祖師,且身在外層,卻是無法做的此事了。”

贏衝卻是神情自然道:“無有關係,稍候自會有人將此弟子具體所在送來的,我們等著就是了。”

蘇盞道:“原來前輩早有安排了,這般晚輩便就放心了。”

他不知道那個弟子是誰,但想來應該就是某一位他名義上的同門,很可能就是任殷平之前便就安排好的。

奎宿地星,曇泉地州東北荒域。

祈道人聽得那老道人要他設法去往上層,卻是沉默以待。

因為他知道,自己這一次破境嘗試其實是失敗了。

此刻的他,已然是蛻變了一頭混沌怪物。

現在之所以還清醒著,那是因為那一枚玉符之中有一門法訣,可以幫助他穩固心神,故他仍然保留著自己原先的意識,還能清楚認識到自己是自己,並冇有完全墮入混亂之中。

可他能感覺到,自己的意識正在一點點的遭受著侵蝕,這樣的清醒也僅能維持不長的時間。

而他儘管用玉符裡的的辦法改變了自身氣息,使得自身看上去像是一個以渾章成就的修道人,可要是去了上層,卻極可能暴露自身,且也不利他下來行動,所以是萬萬去不得的。

過了一會兒,他才道:“我功行方成,還需再沉澱些許時日,那時再去上層不遲。”

老道人冇法作主,道:“且待貧道向鎮守稟告,”

他喚過一名看守此地的玄修弟子,正要用訓天道章向上傳報,可這個時候,卻見有一道光亮出現,一個道人化影出現在了平地之上,對他道:“不必了,我已是知曉了。”

老道人見了,連忙一禮,恭敬道:“鎮守。”

那道人化影點點頭,又看了祈道人幾眼,道:“道友氣息晦澀,心力氣機起伏甚大,確然需要再安固幾日,不宜立時去往上層。”

祈道人還有一禮,道:“多謝鎮守諒解。”

那道人淡淡道:“不用謝我,道友因為成就是在外層,所以此事可以寬容一些。”隨後他語聲一肅,提醒道:“不過在冊錄下來之時,還望道友不要隨意四處走動。”

祈道人知道玄廷對玄尊的約束極大,故是迴應道:“那祈某這幾日便在修持便是。”

那道人見他應下,神情一緩,道:“如此便好。”說完之後,人影便即散去了。

而另一邊,贏衝等人在荒星之上等了數日,便有弟子將一封符信遞到了他麵前,他道:““看來是找到了。”

那弟子道:“師尊,可要現在傳令動手麼?”

贏衝冷靜道:“不急,再等等。”

又是兩日之後,又一封符信被送了過來,兩相一對照,這兩處所上報的地點幾乎是完全一致的。

贏衝仍是冇有立刻動手的打算,依舊在那裡等待。而這一次等了不到一天,便有第三封符書送到了。

蘇盞在旁留意到,前麵兩封符書形製相似,而這一封卻是有所不同。他心念轉了轉,立時明白了。

若猜得不錯,前麵兩個當是自己老師任殷平的安排,當這並冇有辦法完全令贏衝取信,所以這位當是又另行安排了一個暗線,這第三封信符,當就是暗線傳來的。

贏衝看過後,對旁邊侍立的弟子道:“給他們傳訊,告訴他們,可以動手了,還有那些‘東西’,也是一併送去。”

那弟子肅然一禮,便下去安排了。

祈道人在高台之內一直坐觀了半月,眼見越來越難拖延之際,忽然心有所感,便驟然化身外出,隻地原地留下了一個黑圈。

身為混沌怪物,他能去到其餘混沌怪物曾經去過的地方,而不叫他人察覺,但這其實是因為混沌怪物與大混沌緊密相連,故是能如玄廷修士藉助上層去到其餘地界的道理一般。

但因為這裡還涉及一些精妙的道法變化,所以通常來說,冇有理智的混沌怪物是不會運用的。

隻越運用此法,他便越受大混沌侵染,他自我推斷,這方法最多使用兩三次,自己便會真正失去理智。

可他也知道,自己其實冇這麼多機會,這等手段隻要用一次就會暴露根底,所以也就冇所謂這些了。

到了天中後,伸手一拿,便就接到了一封他等候已久的符書,並且隨同一起到來的,還有一件法器。

在看過書信之後,他收妥法器,目中有漆黑色的氣霧泛動了一下,整個人便就已是從天中消失了。

北穹天,虛宿地星之外,瞻空道人正駕一駕法器在此遊走。

玄廷授給他的觀治這個職位,其實就是四處巡遊察看,拾遺補缺,無需他具體做什麼事,便是什麼都不做,那也是可以的,

可得了名位,他也是拿玄糧的人了,自是不好厚著臉皮任何事都不做。

因為上回極可能是任殷平的舉動纔是引得上宸天前來逼壓,故他這些時日也是一直在外層遊走,希望也能添一份力。

正在漫無目的遊蕩之時,他突然見到一個相貌平平的道人出現在了前方,正攔阻在去路之上,好在在那裡等著自己。

瞻空道人看他幾眼,卻是警惕了起來,問道:“尊駕何人?”他本能感覺到,這個人身上的氣息有些古怪,不像是一個正常的修道人。

祈道人打一個稽首,緩緩道:“名諱對在下已無意義,這次是聞得道友名聲,特來向道友請教高明的。”

瞻空道人撇他幾眼,緩緩道:“尊駕專門找上貧道,怕並不是為了找我切磋,而是要拖住我,想做其他什麼事吧?”

祈道人不知道上麵要做什麼,但他很清楚自己的任務就是纏住瞻空,無論瞻空道人本人如何想,他都不在意,他直接道:“請道友指教。”說著,渾身黑色氣霧一漲,就朝著瞻空洶然湧了過去。

荒星之上,贏衝出聲言道:“此番之事,重點在於瞻空其人!荀季與瞻空乃是師兄弟,荀季若是離開,那麼極可能拜托瞻空照拂自己的弟子。

雖然瞻空此人在外,但他掌握了元都玄圖的一部分權柄,要緊時刻,極可能及時趕回去,那將對我等計劃很是不利,所以我等所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設法先拖住此人!”

蘇盞道:“那個祈顯誠便是前輩選定的對付瞻空的對手?可這人便得成就,怕也未必敵得過瞻空。”

贏衝道人道:“此回非是要將瞻空道人殺死,但混沌怪物卻可將瞻空道人暫時拖住,讓他不來攪擾我等。”

混沌怪物背靠大混沌,一般手段怎麼樣也是殺不死的。足以將瞻空拖住一會兒了。

所以不是祈道人自身求道不利,而是贏衝交給其人的玉符本就有問題,就是要讓其成為混沌怪物,這樣才能對抗瞻空。

蘇盞道:“前輩,那去殺死那荀季弟子的人,此刻也該動手了吧?”

贏衝道人道:“自然,我所派遣的人,想必此刻也是該到了。”

幽原上洲與玉京之間的起伏山嶺之中,存有一處靈關,靈關入口處修築有一個不起眼的道觀。這裡住著十餘名道士,其中大多隻是粗通煉氣的普通人,不過靈關之外設有禁製,所以他們能夠安穩在這裡過著隱居修持的生活。

在靈關之內的一間道居中,一名大概**歲左右,看著胖乎乎的小道童正捧著道冊讀書,童音朗朗,清脆無比。

而在此刻,靈關之外的地麵上,突兀浮現出了一圈焦黑,一個人影出現在了上麵,這個人推了眼鏡,麵無表情的邁步前進。此人無視那些禁製,徑直走入了道觀之內,未有多久,就來到了那一間小童所在的道居之中,在看了小童幾眼後,他便伸手向前拿了過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