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打開書信之後,見上麵隻有一句話:“蒯荊之言可信。”

這的確是那位老師的筆跡,當然光憑筆跡還不足信,不過上麵所攜帶的一層玄妙法力,這卻是騙不了人的,不到一定境界,根本看不到這上麵的字。

他略作思索,抬頭問道:“除了這封信托師兄送來,蒯師兄還說了什麼麼?”

原辛道:“有一些話蒯師弟說是轉述荀師之言,但我不確定真假,也不知此中具體情由,但我可說給張守正知曉。”

張禦頷首道:“原師兄儘管言說,是否真偽我自會判斷。”

原辛道:“蒯師兄說他在上次出了元都山門之後,便就遇見到了老師的化影分身,老師向他交代了一些話,並令他有暇之際照看一下門內的一位小師弟。這位小師弟也是老師後來找到的傳道弟子。”

張禦嗯了一聲,他聽瞻空說起過,這位老師曾收過一名叫作戚未央的弟子,隻是後來似對這弟子不怎麼滿意,故又去另覓弟子,看來應該就是這位了。

原辛繼續道:“蒯師兄說,老師上一次為挽回元都一脈,所以不得不出手阻止任殷平,最後還將那掌門符詔收了去,並由這位小師弟接了符詔,所以如今,這位小師弟便成了名義上的元都‘掌門’了。”

張禦聽到這裡,就知這番轉述之言不是編造,因為知道這件事的隻有少數人,除了玄廷上層,就是當時有資格在場之人了。

對於將掌門符詔交給弟子保管,他倒是不覺太過意外,他早便知道,這位老師做事一定是會留有後手的,哪會平白被任殷平逼得去接下承負?

原辛此時神情鄭重了些,道:“蒯師弟之言中,說老師認為任玄尊在最後一刻打開了元都法器,併爲此捨棄了性命,這不會是什麼意氣之舉,而當是有明確目的的。

當時任玄尊手中可用算謀極少,故是利用掌門符詔為亂是最為可能的,其極可能在外間擇人授徒授權,而後設計奪符,以圖再竊道器。”

張禦聽到這段話,眸光微動,此中說得是可能,但荀師既然送來這封信,還借蒯荊之口轉述了此中因由,那這事極可能正在發生,或許已然發生了。

他忽然想起前些時日上宸天陡然加大的攪亂天機之舉,假設這兩件事是相關,那麼倒是解釋的通了。

並且他之前一直覺得上宸天長久以來就似在謀劃著什麼,可缺少必要關鍵的線索,所以總是模模糊糊看不清楚。

可此刻這個環節一補上,卻似如撥開了迷霧一般,整件事情立刻就清晰起來了。

他見原道人不再言語,抬頭看去道:“就是這些話了麼?”

原辛道:“蒯師弟要我轉呈給守正的話,就是這些了,蒯師弟還說有些話,他要當麵告知張守正。”

張禦道:“蒯師兄現在何處?”

原辛道:“這我不知,我問過他,他卻未說。”

張禦這時目光投向那封書信,道:“我知道了,勞煩原師兄此迴帶來了這些訊息。”

原辛笑了笑,道:“倒也不麻煩,隻是有些東西我倒寧願不知曉。”

張禦道:“原師兄可在我東庭玄府多住些時日。”

原辛知道這事涉及不小,恐怕了結之前,自己冇可能就此離開,便很是知趣的言道:“我本是東庭人,久未歸來,正準備多留一段時日。”

張禦這時把手中書信往外一甩,此物到了外麵之後,上麵自有一道法力映現,而後化一道流光飛去。

他看著流光遠去,自身站著冇動,但是位於上層的正身之上,卻於霎時間又是化出一道分身,往流光所指方向而去。

此時此刻,那一座位於幽原上洲與玉京之間的山嶺上,黑衣道人懸空立在那裡,他的麵色很不太好看。

他自恃法力在同輩之中也是不弱,可方纔一番爭鬥,卻始終不能拿下對麵的那個年輕修士,而周圍的飛舟則是莫名其妙一駕駕墜落下來,裡麵之人也是一個未見出來。

不過隨著這裡動手,隨他到來的四名修士也是一同過來,將那年輕修士圍在了中間。

有一人傳聲提議道:“林道友,此人似是擅長匿跡迴避之術,短時內難以殺死,不如留幾人在此看住其人,我先去靈關內拿人。”

黑衣道人這個時候卻是冇有急躁,反而很是冷靜,他沉聲迴應道:“不要去,這人遁法奇絕,不解決此人,我們一旦分開,極可能被此人各個擊破,需先解決此人,再理會其餘。”

先前那人道:“道友,我需得提醒你,後麵那可是靈關,若是我們此行目標從另一頭出去,怕就難以追到了。”

黑衣道人道:“不要緊,我攜帶有‘追魂珠’,隻要那目標在這裡待過,無論他逃到哪裡也能追上。就這麼一會兒,逃不到哪裡去,我們速戰速決就是。”

在極短暫的時間交流過後,五個人當下各運法力,準備施展殺招手段,隨著氣息湧動,腳下這座飽經摧殘的山嶺都是隆隆震動,似要坍塌一般,蒯荊則立在中間,麵含微笑,看去一點都不緊張。

然而就在他們即將發動的這一瞬間,所有人的表情和動作都是驟然一止,好似忽然間時光忽然停頓了下來。

包括那名黑衣道人在內,眾人身軀外表之上漸漸生出一絲絲細微裂紋,隨後像破裂的陶土一般,一小塊一小塊從身上剝離掉落。

張禦自天中緩步走來,身外則是一片燦爛耀眼的玉霧星光,他與那五人擦肩而過,一路來至前方,而那五人則在他身後於無聲無息之間化變成了漫空飛灰。

他看了蒯荊一眼,道:“蒯師兄?”

蒯荊微微一笑,打一個稽首,道:“是我。”

張禦看得出來,此人表麵雖與真人一般,但確然隻是留於一個世間執念。

執念本身冇有什麼善惡對錯之分,隻做自身認為該做之事,但有的時候,隻要方法正確,哪怕不去施加外力,也是可以加以引導的。

那位老師令他看護同門,這其實並不奇怪,因為執念大部分時間仍然把自己當作原來的自己,對於師長之請,蒯荊自然不會去抗拒,而從這位過往的作為看,其本身或許也樂意接受。

他道:“老師那封書信,是你托原師兄送來的?”

蒯荊微笑道:“是的。”

張禦又問:“我現在已是來了,你還有什麼話要對我說麼?”

蒯荊道:“張守正稍等。”他身軀從半空之中驟然消失,下一刻,已然進入到了靈關之內,走入道舍,對著那小道童道:“師弟,那張掌門符詔可何在?”

小道童回道:“在的,師兄可要用?”

蒯荊微笑點頭。

小道童哦了一聲,從身上將那一張掌門符詔拿了出來,雙手舉著,踮著腳往上一遞,道:“師兄,給你。”

蒯荊拿過這符詔,身軀一閃不見,隨後再一次出現在了張禦麵前,並將符詔遞過,道:“張守正,荀師交代過,門中有人可憑感應,尋到此符之所在,若是見到張守正,就將東西先放在守正處,荀師還有一句話,說是‘算人者,人亦算之’。”

張禦將掌門符詔拿了過來,他感應了一下此符,略作思索,頓時明白了這裡麵的意思,眸光也是微閃一下。

這掌門符詔是能被人尋見的,但是這東西反過來也可用以尋人。

現在發生的這些事,足以證明過這位師長的推斷是正確的,而對方既然圖謀這符詔,那必然是需要一個接符之人的,不然這番算計就空落了。

他抬頭往上看去,為了儘可能獲得成功,這位接符之人此刻必然是躲在相距二十八宿不遠的地方。

而發動策劃整個謀算之人,說不定此刻也在那裡。這個人能指使此事,地位定然不低,要是這次能將順勢將之滅去,那定能對上宸天的造成一定打擊。

方纔他有一個疑惑,既然荀師早便猜測到任殷平可能有此作為,那為何要讓蒯荊來與他說,而不是告知玄廷這等可能呢?

現在通過蒯荊的舉動,再加上他對這位老師的瞭解,他頓時明白了,這是老師有意送給他的一場功勞。

當然這功勞也並非白送。

他結合前後因由,明白了這位老師的意思,他對著蒯荊道:“蒯師兄,你可告知小師弟,此處已不安全,他下來可以來東庭修道。”

蒯荊推了下眼鏡,微笑道:“我會告訴他的。”

張禦看向遠空,而接下來,就是要儘快解決此事了,免得拖得太長,讓人給走脫了。

雖說上宸天和天夏兩邊名義上還在議談之中,可既然對方已經打到門上來了,難道還不允許天夏反擊麼?且誰又能說和談之際就不能打了?曆來邊打邊談之事又豈是少了?

他意念一轉,便將此間之事傳告去了上層正身所在。

張禦正身本在定坐之中,接到傳念,他一下睜開雙目,眸中有神光微現,思考片刻後,他起身來到前殿,道:“明周道友何在?”

明周道人應身出現在一旁,態度恭敬道:“明周在此,守正有何吩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