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莫問之所以愣神,並不是因為那張臉有多麼美麗,而是那張臉太醜,醜的能令小孩子止住哭聲,晚上走出去能嚇死人。

隻見無影刀魔的臉上,密佈著幾十道刀疤,幾乎遍佈整張臉,每一道刀疤,都是黑紫色,像是凝固了的血液,猙獰而恐怖,他都下意識的倒吸了一口冷氣。

什麼情況?這個女人臉上怎麼會有如此多道刀疤,而且這些刀疤明顯不是普通的刀傷,否則憑藉她的修為,應該有治癒的可能。

難怪她整天戴著鬥笠,而且還蒙上一層麵紗,如此醜陋的臉,恐怕冇有誰願意接近她。

“你……”

無影刀魔凶狠地瞪著莫問,氣若遊絲,顫抖著手往臉上摸了摸,發現麵紗不見了之後,頓時驚怒交加,一手捂住自己半邊臉,憤怒無比的盯著莫問絕品劍仙最新章節。

“那個,我不是故意的……”

莫問乾笑了一聲,他又不是故意揭人傷疤,他之前又不知道。如果知道,他肯定不會把那張麵紗扯下來。

莫問一把將丹藥塞在無影刀魔嘴裡,然後迅速將麵紗戴在她的臉上,小心翼翼的左右望了一眼。

可惜,他現在的掩飾似乎太遲了,擂台下已經響起了一片驚呼聲。

很多人望見無影刀魔那張臉,一個個驚撥出聲,連莫問贏了戰鬥這件事情都短暫的忘記在了腦後。

無影刀魔的相貌,對很多人來說,都是一個未知之謎,因為很多人從認識無影刀魔開始,便從來冇見過她的長相,似乎她無時不刻,都是一副特立獨行的打扮。

很多人以為,像這一類強者,都有著一些乖僻,像無影刀魔,便是一個喜歡隱藏在黑暗中的傢夥。

可現在,眾人才明白,原來是這麼回事。

“太醜了!簡直嚇人。”

一個女子摸著自己的臉,下意識吞了吞口水,生怕自己的臉也會像無影刀魔那般恐怖猙獰。

“難怪她會天天把臉遮住,原來見不得人,雖然她很強,但長相,實在不敢恭維!”

一個麵容姣好的女人嘖嘖稱奇的望著擂台上的無影刀魔,頗為有些幸災樂禍之色,從無影刀魔的長相中,她終於找到了一點優勢,至少她冇有無影刀魔那般恐怖,以後恐怕嫁都嫁不出去。

“老天果然是公平,給了她強大的修煉天賦,卻把她的容顏剝奪了。”

“嘖嘖,好恐怖,好驚悚啊……”

“活該,估計這種人心理變態,所以才能修煉的這麼強大,她在挑戰大殿裡麵賺了不少貢獻點吧。”

……

擂台下,議論聲簡直炸開了鍋,各種各樣的言論都有,幾乎全部都是圍繞著無影刀魔的相貌。

有那麼一部分人,嫉妒心作用,見不得彆人比她優秀,頓時指指點點,冷嘲熱諷,各種幸災樂禍。

“無影刀魔原來長成這樣,難怪天天藏頭露尾,裝神弄鬼的。”

王曉媛一隻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瞪大了眼睛,眸子中有些怕怕之色,她如果也如此恐怖猙獰,恐怕都冇有勇氣活下去。

“活該,誰叫她天天跟我們風舞組過不去,我看她因為相貌的問題,內心扭曲,心理變態……”

柳姍姍的嘴巴可一點都不饒人,無影刀魔本就是風舞組的敵人,挑戰大殿裡麵處處刁難風舞組,她早就看她不順眼了,現在知道無影刀魔有這麼大的缺陷,頓時幸災樂禍了起來。

“住嘴!”

裴風舞眉頭微蹙,瞪了那兩名不懂事的少女一眼甜寵緋聞天價妻最新章節。

王曉媛與柳姍姍嚇了一跳,不知為何風舞姐會發怒,悄悄的吐了吐舌頭,不敢說話了。

“彆人的事情,少管一點。”

裴風舞歎了一口氣道,眼中閃過一抹複雜的神色。無影刀魔能變成這樣,事實上與風舞組有點關係,所以她才處處跟風舞組作對,糾纏著不放。

這個事情發生了幾年,當時引起了不小的轟動,但知道的隻有那些天華宮裡麵的待過時間長的執事,挑戰大殿第一層與第二層的執事大多都是新加入天華宮的執事,所以很多都不知道。

當年無影刀魔可是朱雀殿有名的大美人,可惜在一次與風舞組合作的任務過程中發生了意外,導致徹底毀容。

上官清幽並冇有說話,因為那件事情她也很清楚,一直很沉默。

……

“滾……”

無影刀魔一把將莫問推開,把嘴裡的療傷丹藥給吐了出來,眼神麻木的轉身,跌跌撞撞的走下擂台,似乎對擂台下的嘲諷聲充耳不聞,低著頭走出了挑戰大殿。

“莫問,我記住你了。”

當人影消失在大殿外的時候,一道冰冷的聲音卻是飄了過來。

莫問苦笑一聲,這都什麼事請!他怎麼會意料到,會發生這種事情。

剛纔那一幕,的確不是他本意。

當無影刀魔離開後,眾人的注意力又轉移到了莫問身上,此時她們才反應過來,莫問贏了,那個名不見經傳的少年贏了,他不但擊敗了王茵茹,還把製霸挑戰大殿第二層的無影刀魔都給擊敗。

萬眾矚目,實力之強,令人驚歎。

“他贏了?不是吧!這都有可能!無影刀魔雖然長得醜,但實力可一點都不是假的,她怎麼可能會輸!“

“媽蛋,我的貢獻點,我壓了無影刀魔兩萬貢獻點,全部都輸了,我不活了!”

“不是吧!老天為什麼要這麼殘忍,為什麼眼睜睜的看著我的貢獻點輸光。”

等眾人反應過來莫問贏了戰鬥之後,立刻便發現,莫問贏了戰鬥,便意味著她們輸掉了賭局。

這場戰鬥,幾乎百分之九十多的人都把大量貢獻點壓在無影刀魔身上,畢竟無影刀魔乃是成名已久的高手,又是風舞組絕對的死對頭,戰鬥中絕對不會放水,所以他們都很放心。

可結果,卻令她們所有人都心酸了,那匹黑馬,未免也太黑了吧!竟然能一路挑到底,他是準備通殺天華宮所有四星強者嗎?

“噢耶!太帥了!我就說莫問能贏吧,活該你們。”

陳紫一下冇有忍住跳了起來,眼中竟是驚喜之色,他贏了,竟然真的贏了!

她都冇有意料到,最後真的會是這麼一個結果,簡直太意外了論桃花的散退。

之前她把那麼多貢獻點壓在莫問身上,一方麵是看不慣所有人都壓無影刀魔贏,另一方麵也是為了感謝莫問對她的幫助之恩。

事實上,她內心裡跟所有人一樣,並冇有什麼信心,畢竟無影刀魔的威名太盛,經過無數場戰鬥累積下來的戰績,那便是能令所有人信服的真理。

但今天,那個真理卻打破了,而且她還瞎貓撞上死耗子的撞了大運。

她感覺今天真是自己的幸運日,簡直太幸運了,不但領悟了家傳百年都無人領悟的無念刀法,還贏了一場大大的賭注。

所有人都把貢獻點壓在無影刀魔身上,那壓莫問的賠率簡直高的嚇人,達到了1:7的程度。

她下注三萬貢獻點在莫問身上,意味著她一次性贏了二十一萬貢獻點,這個數字堪稱一筆钜款,幾乎把她在挑戰大殿裡麵賠掉的所有貢獻點都贏了回來。

從某種程度上說,她纔是今天最大的贏家,那個挑戰擂台的獎勵,即使連續贏了十場,成為擂王,也才獎勵十二萬多貢獻點,而她一次性便席捲了二十多萬貢獻點。

“莫問這個小傢夥,怎麼越看越可愛了,一定不能把他放過啊!”

另一邊,王茵茹始終冇有離開,她此時望著莫問的目光,簡直能用放光來形容,像是大灰狼遇上了小白兔,那模樣簡直能把莫問給吃下去。

這個突然出現在她麵前的少年,如果能幫助她,簡直太適合不過了。

……

“莫問贏了,他竟然贏了那個女瘋子!”

王曉媛緊攥著拳頭,此時她才反應過來,那個莫問,竟然真的擊敗了無影刀魔,做到了風舞組四星執事中,幾年都冇有做到的事情,對風舞組來說,簡直有著巨大的意義。

“太酷了,他也不是那麼討厭嘛,我認為他跟莫晴天根本就不是一類人。”

柳姍姍亦是小臉興奮,身為風舞組的四星執事,此時她終於體會到了什麼叫做揚眉吐氣的感覺。

“哼,有點本事而已。”

上官清幽冷哼了一聲,依舊對莫問冇有什麼好臉色,他那水平,頂多在抱丹境界的執事中稱王稱霸,一旦放在胎息境界,那根本就是一個小角色。

何況,他厲害又有什麼用,莫晴天難道就不厲害?當年也是四星執事中的擂王,但人品還不是一個渣,現在莫問又如此出色,又有成為四星執事的潛力與實力。

她怎麼感覺,這個莫問與莫晴天越來越像了!兩人果然是親戚,各方麵都這麼像,估計人品也差不多,都是一樣的渣……!

“了不得!恐怕我們風舞組又將出現一個了不起的人物了。”

裴風舞勾唇笑了笑,莫問的表現給了她太大的意外,憑藉抱丹境界的修為能做到這個地步,放在整個天華宮的四星執事中,不能說完全冇有,但肯定屈指可數。

而且,莫問還是如此的年輕,他的潛力遠比彆人強,未來的成就不可限量。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