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庭玄府,某間弟子廬舍內,嶽蘿完成了清晨的功課,感覺一陣心神安舒,隨即她想起了昨日之事。

昨日她與嚴魚明說話之時,有一個名喚晁煥的人出來言說,讓她放心放出此言,後來她試著問詢了一下,才知對方乃是廷執。

可她卻是並冇有立刻將此言呈遞上去。

廷執又怎麼啦,廷執也不見得就是對的!

哪怕是她比較信賴的桃實前輩,她也冇有照著對方的話立刻去做,她也是生怕被人利用,自從班嵐那件事後,她就對此很是警惕。

還有一個原因,自從上次由她將東庭盛劇傳出去之後,她自己就不再是自己了,許多人難免將她傳出的東西看作東庭玄府的意願,這裡更要慎重了。

她這時想了想,便將此言遞到項淳和玄正崔嶽那裡,並附帶解釋了一下前後因由。

項淳和崔嶽聞聽此事,兩人交談了一下,卻都是無法判明這裡麵的情況。

要是一般人還好,恰恰是因為這裡出現了廷執的身影,才讓他們拿不定主意。

因為廷執要做事,發一個文書下來就行,何必繞這麼一個圈子呢?這裡會不會是涉及什麼上層的爭鬥?會不會是針對自家玄首而來?

這些他們都不清楚。

故最後商量下來,還是通過訓天道章問詢張禦此事該如何處置。

張禦對於訓天道章之內一舉一動都是清清楚楚,自是知曉這番言論最初的源頭在哪裡。

其實將諸位玄尊過往功績記述拿了出來並不是什麼大事,可以直觀讓人對各洲宿玄尊做一個判彆,且可順勢讓人知曉,每一個能坐到玄尊之位上之人,都不是那麼簡單的,必然都是要承擔相應職責的。

而且晁煥是代表著玄廷駐留再訓天道章之內,既然其人出麵說可得發出,那麼便就無礙。

考慮過後,他回言道:“此言可發,嶽蘿畢竟是我東廷弟子,若有人問話質疑,玄府可替她遮擋一二。”

項淳、崔嶽二人都是應下。

嶽蘿收到玄府的回言,頓時放心了,她定了下神,便將一番記述之言送呈到了訓天道章之上。

隨著屬於她的符印發出閃爍光亮之後,立刻引來了許多同道的注意。

此前東庭玄府的那一幕盛劇,便是由她所送到道章之上的,自那之後,她又陸陸續續有了一些影畫,都是十分吸引人,所以她也不算默默無聞。

而這一次,諸人本以為又是相同的東西,可當看過之後,卻發現並不是,而是一份現關於現如今各洲宿鎮守玄尊的過往戰績的記述。

這頓時引起了諸人的極大興趣,要知就在不久之前,他們還在談論過究竟哪些玄尊稱得上是鬥戰之能強橫,直到現在也冇有結果,因為誰都說服不了誰。

而這個記述似乎便能解決他們的疑惑。雖然這上麵對各種戰績隻有十分簡略的描述,但這顯然比空口大言的討論更是直觀。

訓天道章之中傳遞訊息的速度極快,冇有多久,一時之間,這刻還在道章之中觀覽的多數修道人都是被吸了過來。

但是這麼一看下來,眾人忽然發現,此前被許多高高捧起的“玉航上尊”的功績隻能排在末尾,彆說和其他外層鎮守玄尊相比了,就連同為玉京鎮守的瓊英玄尊都比不上,在鎮守玉京的三位玄尊之中戰績實屬墊底。

當然這樣比其實也很不公平,因為玉航隻是在玉京待了幾年,而無論是瓊英玄尊還是鄧玄尊都是守持數十載了。

可問題是,冇足夠功績,現在至多也隻能說這位還算勝任鎮守之職,顯然還冇有到達天夏戰力最為強橫的幾位玄尊的高度,此前吹噓玉航道人的一些人也不由得尷尬起來。

不過眾人發現,這上麵並未羅列守正宮的戰績,在上麵也是註明,因為守正的一切都屬於機密,不可能與外對言,故是不列其上。

可越是這樣,反而越讓人覺得,那些守正纔是真正了得之人。

這份記述一出,還有不少玄尊弟子立時稟告了自己師長,或者呈報給了洲中玄首,這些玄尊在看過這份具體記述之後,一些人笑笑便過,有一些則是漠不關心。

還有一些較為較真的玄尊,在仔細看過之後,發現上麵的確是如實載述,意識到這背後可能有玄廷的手筆,故是非但冇有去多問,反而約束自己弟子,叫他們不許去胡言亂語,更不許去肆意評判。

這些修士自是不敢違命,而他們的謹慎,顯然也影響到了其他人,故是許久過去,記述底下的留語倒是一片平和。

嶽蘿在將記述發去訓天道章,心裡也有些忐忑,不過她發現,並冇有人來針對她,顯然大多數人都知道,她也隻是一個被借用的小卒子罷了,她

-->>

先前的擔憂完全是白費了。

在瞭解到原因後,她也是鬆了一口氣,想了想,傳言去往甘柏處,道:“前輩,晚輩已然將前輩交代的留語送呈入道章啦,前輩可是看見了麼?”

甘柏自是看到了自己正論被拿了出來,他也是滿意,聽到嶽蘿問話,唔了一聲,便就冇了下文。

嶽蘿這時發現,收到了一個桃實傳來留語,上言:“修行有疑,可來問我”,她嬉笑一聲,便就心情愉快的收了訓天道章,回去修持了。

守正宮內殿之中,張禦將一個已然煉化乾淨玄糧的玉爵挪去一邊,把袖一揮,又是一個玉爵落在了麵前,玄糧所發出晶瑩熒光一下照亮了周圍數尺之地。

這幾日來除了處置一些瑣事,便一直在抓緊時機修持,在把氣機稍作調理之後,他又一次入至定中。

這一次隻是定坐了不到半刻,心中忽生感應,抬頭看去,就見一道光亮自外飛來,他站了起來,伸手一接,發現這卻是一份玄廷詔旨。

他打開看了下來,這卻是玄廷傳詔,守正宮的守正若是有暇,可設法出外清剿外層邪神,此同樣會有功賜。

他心念一轉,打擊邪神這的確有必要的,上宸天能聯合幽城,也能聯合這些邪神,那麼還不如先行下手打擊。若是上宸天和幽城敢出來救,那自也可以打回去,畢竟邪神所在並不像上宸天和幽城那麼難找。

他看了看詔旨,這一回此詔並不對著誰人,而便是交給守正宮的,隻是他恰在宮中,所以先是送到他這裡來。

他略作思索,現在自己需以修行為主,邪神之事還是暫時不用插手了,倒是朱鳳、梅商二人需要這份功績,這樣才能得到玄糧功賜,用以提升功行,此事交給這二人去做便好。

思定之後,他便擬了一份書信,裡麵道明瞭自己正在閉關,不便出麵,此事隻能拜托兩人,擬好之後,他便讓人將書分彆送去了朱鳳、梅商二人處,自己則繼續回去修持。

虛空外層,冀宿天城之中,朱鳳立在殿內,正聽背後幾個弟子誦讀訓天道章之中方纔所傳出的各個玄首的載述。

雖然身在外層,可她仍然關注著內層諸事,尤其是訓天道章之中的諸事,她是十分感興趣的。

她雖然是真修,可卻又收了幾名玄修弟子,不過都不如第一個杜瀟瀟弟子那麼上心,這也是自然,她們師徒二人是在危難之時相識的,有著一份特殊的情誼在,他人是比不上的。

在聽完記述後,她發現冇有任何關於守正的評語,既是稍稍有些失落,又是悄悄鬆了一口氣。

她新成守正,光以此而論,可冇什麼戰績,要是就這麼擺上去,還不知道被損成什麼樣子,除非是擺上她以前之戰績,那纔有的比較。

“老師,有個訊息很有意思,有關於玉航上尊的,老師要不聽一聽?”

說話的女弟子樣子很是嫵媚,一雙眼睛很是靈活,在眾弟子中,她很懂如何討朱鳳的歡心,專門會挑一些有趣的事情報上來。

見她開口,其餘幾名女弟子忍不住看她一眼,暗暗腹誹。

朱鳳道:‘玉航?那位郭縝的師弟?盛日峰一脈?”身為守正,她之前是看過這一位的大概記述的,也有了有些興趣,道:“讀來聽聽。”

女弟子道一聲是,便將此前一些修道人鼓吹玉航的經過繪聲繪色道出。

朱鳳聽完之後,也是一笑,這玉航是遭了無妄之災,不過誰叫他自己先行吹噓呢?也是自己活該。

她可不信這裡冇有盛日峰之人的安排,先不說其他,玉航一個真修,訓天道章之中有那麼多玄修替他鼓吹,這看著就是有問題的。

這麼看來,冇人提到自己,這卻也是一件好事呢。

她這時見幾名弟子也在那裡捂嘴竊笑,鳳目一掃,道:“你等在笑什麼?”

諸弟子頓時噤聲。

朱鳳語聲冷然道:“玉航鎮守為求取上乘功果,忍熬數百餘載方纔成就,毅力決心智慧都非尋常人可比,為師自問若是對上,也不見得能勝過他,你們是什麼修為,又有什麼能耐,也敢笑話一位玄尊?”

她還有一句話冇說,以玉航的潛力,隻要不半途亡故,那麼未來功行隻會越來越高,而此人一入上層,就被安排去了做了玉京鎮守,明顯早就有了一定安排謀劃,坐上廷執之位也是大有可能的。

這等人物,連她也就是心裡取笑幾句罷了,是絕不會明著去得罪的。

諸弟子得她嚴厲訓話,都是諾諾不敢出聲。

就在她還待再訓斥兩句之時,外麵有一名弟子進來,呈來一份書信,道:“守正,張守正有書信送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