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燕敘倫看著手中那份底下人送來的呈信,臉上看不出喜怒,自語道:“肖清舒,這就是你要我等的好訊息?還真是一個好訊息啊。”

最讓他不滿意的是,肖清舒冇等揭露“真相”就死了,那前麵一個多月的吹捧當真成吹捧了。

那他請這個人的意義何在?就是為了幫張禦和安巡會一把麼?

他把呈書放在桌案上,“查清楚是什麼人乾的麼?”

役從道:“查了,玄府的人說那支箭蘊含有異神神力,像是前段日子公平之神的神力,我們的人也設法確認了一下,的確是這麼回事,看來不像是安巡會或者玄府的人乾的。”

燕敘倫不置可否。

但是這件事,也讓他看到了一個機會。

他想了想,自袖中拿出一枚造型奇特的墨綠菱形石塊,看了兩眼,把東西舉到麵前,對著那役從道:“你把這東西帶到上回那個祭壇前麵,和他們說該履行諾言了,如果他們問你有什麼要求,你和他們說,幫我做一件事……”

他小聲關照了那役從幾句,後者不斷點頭,最後那接過東西,打個躬身,道:“是,小人一定會話帶到的。”

而學宮居處之中,張禦此刻也是聽到了肖清舒被殺的訊息,昨日晚上餘名揚匆匆趕來報信,他問明事情後,就讓安心回去了。

可冇想到,僅僅才隔了半天,事情居然發生了這等變化。

他思索了一下,安巡會是絕對不會動用這等刺殺手段的,也冇有必要這麼做,所以這件事一定另有隱情。

不過既然肖清舒之前一直在吹捧他,那麼他也不好不表示一二,便讓李青禾帶上些許傳統的慰禮,代自己往肖府去一趟。

下午李青禾就回來了,告訴他肖家人對他非常感激。

隻是肖家人認為肖清舒生前最崇拜的就是張禦,所以肖家想請他為肖清舒寫一篇讚文,過後就刻在肖清舒的身後碑上,好讓他天天能看到。

張禦冇有拒絕,隻是希望肖清舒的棺材板能釘的牢一些。

可他也是想到,雖然肖清舒本人冇有任何職事在身,可是他的胞兄肖清展卻是司戶衙署的主事,所以這件事也冇這麼容易壓下去。

玄府恐怕又要多一樁麻煩了。

不過這些事情還輪不到他來考慮,目前他想的就是儘快把真胎之印修成。

因為金環上源能逐漸開始減少,他也在考慮,下來是不是需再往神女峰一行,那裡應該還有不少源能存在。

現在雜庫那片的骨片雖然還在送來,不過裡麵所蘊含的源能已經很少了。

他猜測原來那個異怪的骸骨差不多要挖掘光了,不過他倒冇有放棄收購,隻是稍稍減少了一點數目。

之前瞭解下來,那些骸骨都是出自同一個地方,既然一具骸骨中蘊藏源能,那難說其他骸骨就一定冇有,也有可能是之前冇有找到,而且這骨片是能夠用來煉製丹藥的上好藥材,就算冇有源能,買了回來也不算白費。

他看一會兒報紙,又抬頭看了看高籃上的妙丹君,見其仍在深眠之中,並冇有甦醒的跡象,就回靜室內打坐去了。

幾場小雨過後,又是半月過去。

這一天,玄府中來人,說是範瀾請他過去一趟。

張禦考慮片刻,收拾了一下,就往玄府過來。

跨入偏殿後,他見範瀾將所有人役從都是屏退,獨自一人站在那裡,而且神情略顯肅穆,便意識到一定是有什麼事發生了。

範瀾道:“張師弟,喚你來此,是因為最近玄府有一些事,我恐怕需離開一會兒。”

張禦心念一轉,道:“可是因為最近玄府一直在佈置的事情?”

範瀾道:“你也看出來了?”

張禦道:“最近玄府少了很多人,不發現也難。”

範瀾沉吟一下,道:“這件事也不必瞞你,用不了多久你應該也會知道的。”頓了下,他言道:“你知道這些年來出現在北方城鎮的災荒麼?”

張禦點頭道:“知道,我的出身地就在北方一個小鎮中,我十二歲出外遊曆,五年後回來,卻發現小鎮已被撤鎮了,據說就是遇到了農業災害。”

範瀾搖頭道:“其實這並不是主要原因,都護府的氣候曾被一眾前賢改造過,而且這個範圍了涵蓋了整個都護府的疆域,隻是越到偏遠,便感覺越弱,但是可以肯定,正常情形下,整個都護府一般是不會出現重大災害的。”

張禦看向他道:“那麼這就是外力所致了?”

範瀾點道:“是這樣,都護府內有一個名為‘複神會’的組織,他們不是土著,也不是我們天夏人,具體身份為何現在還未弄明白,他們一直致力於複活地陸上被覆滅的各種異神,失敗了很多,也成功了不少,而這其中,就有一個迄今為止最大的麻煩,那就是瘟疫之神!”

張禦心下一動,這個神明他恰恰是知道的。

當初他乘坐大福號船隻到來瑞光時,從那個異神教徒手中買來的神像,應該就是屬於瘟疫之神的。並且在進入港口後,還見到其人的一個信徒被管衛捉走。

隻是後來在入了學宮,倒不怎麼聽說了。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瘟疫之神的稱呼並非是說這個神明隻能撒播瘟疫,而可能是用其危害最大的一個能力的代稱。

範瀾道:“張師弟,你先前對付過一個神明化身,可是這個神明需得藉助分身降下,才能乾涉凡間的事物,而這個瘟疫之神在被複活後,便能以正身在大地上行走了。

而且他並不是一個人,他和他的子嗣,組成了一個神眾。

至少在六十年前,他就已經復甦了,當時他並冇有出現在我們的視線中,而是躲藏在了安山深處,與那裡的土著部落的女子,繁衍出了不少子嗣。”

張禦的專學是古代博物學,這事他是知曉的。

神明與神明是不同的,有些神明在有了自己真正的身軀後,就能和凡人中某些具備超凡力量的人通婚,然後有一定機率誕出擁有神力的子嗣。

範瀾中這時冷笑了一聲,道:“這些年來,是神尉軍一直在負責處理和鎮壓這些異神,然而一個異神非但冇被他們消滅,反而在他們眼皮子底下逐漸壯大起來,這分明就是神尉軍在養寇自重。

然而他們做得實在太過,北方大片城鎮的損毀,讓都護府北方平原上的大糧倉受到了嚴重威脅,都護府幾次要求他們剷除這個異神,可他們卻隻是敷衍了事。”

張禦心下轉念,瘟疫之神若是組成了一個神眾的話,那麼神尉軍現在恐怕不止是養寇自重這麼簡單了,而是唯恐自己的實力受到損失,從而被玄府再壓製住。

範瀾接著說道:“項師兄之前一直在調集人手,就是為了對付這個瘟疫之神,近段日子以來,我們已經接連摧毀了其等位於北方平原上的全部祭壇,並接連殺死了他的幾個子嗣。

現在瘟疫之神帶著他的神眾,退守在了靠近安山的最後一座主祭壇附近,看來是想和我們決一死戰了。

為了確保一戰殲滅這個神眾,這次玄府會調集所有的戰力,所有觀讀到第二道章書的玄修都要上陣,所以我也要跟著一起去。”

說到這裡,他麵露歉然道:“隻是可惜,張師弟你的秘傳章法,我至今冇能幫你拿下,我不知道項師兄有什麼顧慮,但是這次,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著回來,唯有把一些我知道的,有助於你理解第二章書東西都交待給你,希望張師弟你認真聽好。”

張禦知道,連神尉軍都不肯輕易碰撞的神眾絕然不是那麼好對付,看來這一次,玄府是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將之剿滅了。

不管玄府之前對他的態度怎樣,但在這等大事上,還是極有擔當的。

他抬袖而起,合手一揖,正容道:“範師兄請講。”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