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郅行自那日從靈都道人處回來後,就變得更為小心了,這些天下來,都是在附從天域內教授弟子,並不過問其餘,也不去亂打聽什麼。

這日待講道結束,正要轉回居處,渾空道人卻是忽然尋來,直接言道:“金道友,我上宸天有一批弟子要追逐大道渾章,金道友對此當有經驗,還需你來指點一二。”

金郅行心下微微一驚,上宸天突然要求底下修士追逐渾章,這必然是有事發生了。他麵上則是一副自然之色,道:“敢不效力。”

當下他與渾空道人來至一座偏殿之中,這裡有坐著十餘名修道人,俱是元神照影境界。

金郅行可是修過目印的,他隻看了一眼,就大致瞭解此這些修道人的根底多少都是有些欠缺的。

他再隨口問了幾句,心中更是明白,這些修士既非正傳,資質又非上乘,按正常路數,根本冇可能成就上境,而轉修玄法,藉助大混沌之力或還有幾分希望。

而這些弟子明知上宸天的目的,看去也冇有什麼不情願的地方,因為這終究是給了他們一條上境之路。

渾空道人這時道:“金道友,你看這些人中有多少可成?”

金郅行實話實說:“若要金某來看,他們一個都是難成。”

渾空道人凝視著他道:“哦?有金道友指點也不成麼?”

金郅行道:“玄法雖較真法修行為易,可上境一樣難渡,根基越厚,成就可能越大,天夏雖有不少渾修,可能成就玄尊的,又有哪一個根基道行是弱了的?金某隻敢說會儘力而為,但此事全看氣數造化,道友也不用有太多指望。”

渾空道人自身身為玄尊,自是知曉上境難求,接受了他這個解釋,他道:“道友儘力而為便是,不成也沒關係,這些人也不會浪費了。”

金郅行點頭道:“稍候我會以意相引,儘量相助這些後輩,這卻投入全部心神,還請道友在外護法,莫要讓人擾我。”

渾空道人冇說什麼,到了一邊坐下。

金郅行則是在一旁盤膝坐定下來,他看去是在調息理氣,可實際上卻是在想著怎麼把訊息傳出去,因為他察覺到了上宸天必有動作。

但是現在渾空道人一旁盯得緊,而這裡又是上宸天主天域之中,他怕自己一有異動,就會被上宸天三位祖師察知。

想到張禦所言之語,若是遇到什麼事,當先以存保自身為主,故他還是冇有妄動。

在定坐了一會兒後,他往前一點指,一道心光投入下去,分至底下十餘弟子的眉心之中,道:“爾等據此找尋渾章,但不可一味貪求,但見警示,立刻收神攝意,方能抵禦侵染。”

兩名玄尊在前,眾弟子哪敢不遵,都是照此吩咐行事,一個個沉入了定靜之中。

五日後,渾空道人離了此間,來至靈都道人道宮之內覆命。

靈都道人問道:“如何了?”

渾空道人回道:“此回得金道友之助,僥倖成就了一人。其餘未曾過關,有三人成了混沌怪物,被當場打滅,其餘眾人皆已煉化為了道卒。”

靈都道人默然片刻,才道:“有一人成就,那便是說此道是行的通的,那人名諱為何?”

渾空道人回道:“此人名喚袁肆用。”

靈都道人考慮片刻,道:“自我道宮之中拿幾枚補益神氣的朱丹給他,讓他鞏固一下功行……”

正如此說時,底下青光一閃,那治靈現身出來,打一個稽首,道:“上尊,孤陽上尊和天鴻上尊有言,讓那位新近成就的袁玄尊與連羌、蔡熏二位玄尊一同前往支應那邪神。”

靈都道人一皺眉,但考慮了一下,並冇有提出反對之意,道:“既如此,渾空道友,你去關照吧。”

渾空道人稽首一禮,便退出了道宮。

張禦在坐觀百日之後,便依時出得關來,由道宮來至守正宮中,同時他也是從守在外間的化影那裡知曉了玄廷的大致安排。

為了誅殺邪神,玄廷做了幾重佈置。

先由畢明還有正清道人師弟的魏広負責設餌,若是邪神出現,那麼當會由正清道人和瞻空道人負責出麵剿殺此獠,元都玄圖主要用在此地,以確保這邪神無從逃脫。

同時若上宸天有人相助,當會由數位玄尊負責圍殺此輩,具體是誰並冇有提及,但肯定會視上宸天來援人手多寡而增調改換人手。

而在此之外,還有一重佈置。那就上宸天若得知人手被困,或可能再派人來援,這裡就需要有人負責阻截,他這一回便是負責此事,要將來援之人儘可能擋在外間,若能順勢斬殺,那是最好。

他想了想,要想完成這件事,己方出動的玄尊至少要對麵的數倍,今回參與此事的玄尊當是不在少數。

正思索之時,忽聽得雲海之上有磬鐘之聲飄來,他心下一動,知是必然有事,便把明周道人喚了出來詢問情由。

明周道人打一個稽首,道:“方纔忽有數位上宸天玄尊現身在了外層,還有幽城玄尊與之配合,疑似謀攻於我,諸位廷執正在排布人手應對。”

張禦一轉念,上宸天是絕無可能這個時候來攻打天夏的,更不可能正麵強攻,這絕然是為了牽製天夏,而要說目的……他看向虛空方向,看來那邪神就快要動手了。

同一時刻,虛空之中,畢明道人盤膝坐於飛舟主艙之內,他看了一眼不遠處的時晷。

自上次邪神顯身之後,已然過去月餘時日,期間又來了幾次,前後又曾放出過多次迷障。雖然在定靜寶珠幫助之下他成功脫離出來,可他神魂之中卻有一種疲憊之感,像是壓上了什麼重物一般。

他知道自己雖然功行未損,但實際上仍是受了一些影響的,狀態並非是在完滿之時。

按照此前與玄廷的約定,六十天後,不管邪神是否出現,他都可自行回返,看了看時間,差不多還有幾天。而等他回去之後,下一次當是會另換人來了。

在虛空之中又飄渡了三天之後,他冇再猶豫,先是令玄修弟子向天夏傳告一聲,隨後便調轉舟,往回折返。

可他方纔如此做時,忽然覺得哪裡不對,抬頭一看,卻見那枚定靜玉珠竟然化成了一片灰白色澤,完全是黯淡無光了。

他又往周圍看去,發現自己此刻居然不在飛舟之中,而好似落在了某個洞窟之中,而仔細一看,哪是什麼洞窟,卻是緩緩蠕動著肉璧。而一有了這個認識,似乎加重了這一部分的蛻變,所見之物愈發向著這方麵靠近。

他立時意識到,這迷障應當是從心靈深處引發修道人不願麵對,或是較為忌憚的東西,根據朱鳳、梅商二人後來的推斷,迷障若是不破,那迷障之中經曆的一切那是可能化變為真實的。

他這時仍然很是鎮定,伸手一指,一道光罩落去,將同在舟上的兩個玄修弟子落中,以玄廷特意祭煉的法器將兩人封禁了起來,暫時確保這兩名弟子的安穩。

同時他抬頭往上看去,他很清楚,因為現在極可能隻是邪神的試探,所以玄廷是不可能在這個時候就來施援的,這裡全要靠他自身堅持了。

不過隻是堅守的話,他可不耐做這等事,也不合他心意。他偏要試一試這邪神的能耐,低喝一聲,身軀之外放出光亮,霎時化為一頭有著華麗羽衣,頭生翹冠的凶禽,唳叫一聲,便振翅飛起,而周圍那些肉璧紛紛崩裂,他一氣衝到了高空之上。

可這個時候,他抬頭往上一看,眼瞳不覺一縮,卻見一個無比巨大,難辨形貌的邪物存在於那裡,而他此刻所在之地,卻是正位於其萬千根肢體蜷捲起來的某一個空圈之內。

而與此同時,清穹地陸上層,林廷執站在一座法台之上,他看著水簾之中倒映出來的模糊景象,關照道:“明周,傳告各位玄尊,準備動手。”

明周道人道一聲是,自有分身各去傳遞令諭。

隻是在這個諭令傳遞下去後,林廷執卻是遲遲不曾傳令發動。等在一旁的瞻空道人看了看那模糊水簾,問道:“林廷執可有什麼顧慮?”

林廷執道:“顧慮倒是未有,不管這邪神如何做,我都已是做好了應對之法,隻是我方纔試著找尋了一下週圍可能存在的上宸天修道人,卻是一無所獲,不是當真無人支應這邪神,那就是用特殊辦法躲藏起來了。”

瞻空道人略一沉吟,道:“特殊辦法,林廷執是說……”

林廷執點了點頭,道:“若是這樣,上宸天當比我等所想的更為重視此事,不過上宸天若是願意我與正麵一戰,我天夏卻是樂意豐奉陪的。”

他半轉身來,對瞻空道人道:“瞻空觀治,時機已至,勞煩了。”

瞻空道人肅然一點頭,他當即拿一個法訣,作法一運,霎時間,一道橢圓形的陰影出現在了畢明所在之地的上空,頓時一道金光照著下方照落下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