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偏殿走出來的時候,張禦不禁想起方纔範瀾的提醒。

因為這一次玄府大部分力量都往前往北方圍剿瘟疫神眾了,其中還包括都護府派去支援的一部分人手。所以瑞光城中的力量顯得較為薄弱,要讓他自己小心。

特彆要提防的是神尉軍,難保他們這個時候不使出什麼陰祟手段來。

這時他不禁往事務堂方向看有一眼。

按照範瀾話裡話外的意思,為了確保勝利,這一戰發起的時候,將會投入所有可調用的力量,那麼屆時很可能連項淳都會親自到場。

如是這樣,玄府到時的確異常空虛了。

不過隻要玄首還在,那大的問題應該不會有,隻是不可避免的,一些小地方恐怕就難以周全了。

可對玄府而言,這裡一定是要有所取捨的。

剿滅瘟疫神眾,是為了確保北方大平原上糧倉的安全,其他任何事也隻能往後麵排了。

幾天時間一晃而過,很快到了九月初十這一天,這日是司禮衙署的宣講日,郭尚乘坐馬車,跟隨司禮衙署的王從事前往聞祈廣場。

因為之前接連兩次出事,所以就有人建議,將宣講的地點移至城內,再派重兵保護。

但是有一部人分明確表示了反對。

要是換地方,豈不是顯得都護府無力應對?

而且都護府什麼時候又怕過這些異神的威脅了?

可話是如此說,為了確保安全,這次他們身邊足足有一百名衙署護衛跟隨,還有二十名司寇開道,不止如此,王從事身還有一位年輕玄修負責護持。

郭尚出來之前,蔣定易提議將自己身邊的秦午派來保護車隊,不過被他拒絕了。

司禮衙署現在不是什麼權要衙門,刺客也冇必要來刺殺他們。

而且他們此行身邊還有一個玄修,要是再喚一個劍師來保護,那就顯得不信任對方了。

車隊從台地下來後,一路行駛並未見得什麼意外,順利出了城,並在距離廣場還有一小段路的時候停了下來。

衙署護衛隊首先往裡進入,在周圍四處檢查。

本來一切都好端端的,可是過去了一會兒,遠處忽然傳來了一陣喧鬨,再接下來,就有不斷有兵刃交擊和轟鳴的火銃聲傳來。

郭尚身邊的役從宣小武像是看見了什麼,神情大變,一把攔住正要從馬車上下來的郭尚,並把其往車廂上送,道:“衙君,回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股異樣力量傳來,兩人隻覺身軀一重,雙腿變得如灌鉛一般,根本邁不動腳步,那響起的火銃聲也是一下變得稀疏起來。

宣小武一看這個情況,就知道走不了了,咬了咬牙,用力把郭尚推回去,並道:“衙君,待在這裡彆出聲。”

他轉過身,背靠著車廂,從衣兜了拿出一瓶紅色的藥液,本想倒出一滴兩滴服用,可是想了想,乾脆一下全倒進嘴裡,並用力吞嚥了下去。

這藥液順著喉嚨往下一落,他隻覺一股灼熱之氣在胸口翻騰起來,霎時傳遍四肢百骸,頭腦不禁一暈,不知過去多久,隨著一陣的深長的呼吸,他猛然一陣清醒,渾身上下力氣也同時回來了。

他站了起來,然而這時卻發現,就在自己失去意識的這段時間裡,前方的戰鬥就已經結束了,入目所見,到處都是破損的兵器和血肉模糊的屍骸。

前麵王從事的馬車已經翻到在了一邊,鮮血正從裡麵一滴滴流淌出來,而一個渾身肌肉鼓脹的魁梧人影正隨手把一個尚還能動彈的精銳護衛扯成兩段。

當他的目光在落到其人臉龐上時,視界中驀然出現了一團疊影,他晃了晃頭再看,卻發現依舊是如此。

他再扭頭看向一邊,那個負責保護王從事的年輕修士,此刻卻是一直愣在僵硬的馬背上,也不知道是被嚇住了,還是同樣被對方的力量壓製住了。

他一咬牙,現在指望不了彆人,隻能由自己上了。

那個魁梧人影此時已是扔開手中的殘屍,朝著郭尚馬車停留的地方一步步走過來。

宣小武從腰間拔出一根三刃短刺,腳下一蹬地,向著這個人魁梧影衝去,在藥力的作用下,他的速度已然超越了常人的極限,一晃到麵前,手臂一伸,就往其人臉上戳去。

那個魁梧身影身軀未動,然而短刺上來,有如碰上了一層堅硬的金屬,居然發出刺耳的摩擦聲。

宣小武一驚,他還想變招,然後那個人影伸出手來,一把就抓住了他的手腕,隻是輕輕一捏,血肉骨骼就被巨大的力量強行擠爛。

宣小武麵色扭曲,然而他冇有發出半分聲音,而是死死盯著對方,深吸了一口氣,這一瞬間,他渾身溫度急驟升高,血肉也是變得滾燙無比,整個人向外膨脹,而後……

轟!

廣場上爆發出一聲巨大的爆炸聲。

“小武!”

郭尚側著身軀,躺在車廂內無力喚了一聲,他雖然身軀被一股力量壓住,但是意識卻很清楚,隻能眼睜睜看著這一幕。

爆炸過後的血霧緩緩散去,地麵上出現了一個小坑,可那個魁梧人影仍是完好無損的站在那裡。

其人晃晃腦袋,隨後就朝著郭尚的馬車走過來,一直來到他的前麵停下,用一股渾厚的聲音說道:“天夏人?”

郭尚的目光之中隻有不停晃動人影,可他聽到這句話,依舊艱難的撐起身軀,睜大眼眸,用堅定的語聲迴應道:“天夏人!”

魁梧人影看了看他,舉起了拳頭,然後……落下!

轟!

整個馬車車廂爆碎開來。

在廣場附近再無半點聲息之後,外間的司寇纔敢慢慢進來,然而到了地頭,眼前的場景卻是讓他們一個個忍不住嘔吐起來,一個司寇臉色蒼白,連連唸叨道:“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張禦是到了臨近中午時,才知道郭尚車隊遇襲這件事的,他聽到訊息後,立刻換過衣物,從居處出來,往事發之地趕來。

他達到地界的時候,滿地的血汙還冇有完全清理乾淨,一具具扭曲的屍體被布蓋著,放在了廣場的一側。

蔣定易已是先一步來到了這裡,而秦午等人都則跟隨在他身邊,隨行的還有幾個歸都堂統屬的神尉軍。

秦午見張禦到來,便走了過來,對他一拱手,歎道:“都護府的人檢查過了,說是異神乾的,一百多名護衛,還有隨行官吏和役從都死了,我看過了,郭衙君的屍體很殘破,已經很難拚到一起了,隻有你們玄府的人還活著。”

張禦道:“人呢?”

秦午示意了下某處,道:“那裡。”

張禦轉頭看向一邊,見一個年輕玄修正失魂落魄的坐在那裡,整個人都冇了精氣神,蜷縮成了一團,隻把自己死死埋在領子裡。

隻是他能察覺出來,其人身上的氣息與尋常人相差不遠,顯然並不具備多少戰鬥力。

很明顯,來人這次是故意留下玄府的人不殺的。

他思索片刻,就朝蔣定易走過去,後者身旁此刻還跟著一名小孩,眼睛哭的紅腫,死死拽著蔣定易的袖子,然而在見到他走過來後,馬上擦乾了眼淚,恭恭敬敬對他一揖,道:“先生。”

蔣定易歎道:“這孩子倔的很,不讓他來,他非要來。”

張禦伸出手,撫了撫小孩的腦袋,緩聲道:“早點回去,彆讓你母親擔憂,外麵的事情,大人會處理的。”

“是,先生。”小孩用袖子擦了擦眼睛,努力抬起頭,紅著眼對蔣定易道:“蔣伯伯,我要回去了,給你添麻煩了。”

蔣定易又是微微一歎,道:“伯伯這就送你回去。”

張禦看著小孩被秦午送走,這才收回目光,轉運起涉及各個感官的章印,打量著四周留下來的痕跡,忽然間,他如有所覺般看向一個方向。

他挪動腳步,來到了一個小坑旁邊站定,目注著其中焦爛的血肉。

這裡麵的氣息透著一股似曾相識的灼熱感,應該是郭尚身邊那個宣小武留下的,看這情形,其人應該是服用了什麼秘藥,並在這裡引爆了自身的血肉。

他一抬頭,在眼鼻意三印彙聚之下,能夠觀察到,一股微弱的混合著血和藥水的痕跡正向外延伸,並一路往遠處而去。

隻是這痕跡飄忽不定,隨著往來之人的增多和時間的推移,正在逐漸消失之中。

毫無疑問,這就是那個異神離開的方向。

若是現在追上去,說不定還能追上。

可是現在的玄府,恐怕冇有合適的人來做這件事了。

那麼……

他一緊手中夏劍,轉過身,一直走到那個年輕的玄修身前,低低說了一句話,後者聽到後,渾身一震,猛然抬頭。

張禦冇再多說什麼,雙手拿住帽沿,將遮帽戴起,把臉容掩了陰影裡,隨後快步來到一匹馬前,翻身上鞍,隨著馬蹄聲響起,已是朝著那血痕遠離的地方奔馳而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