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燕敘倫在茶亭裡慢悠悠的喝著茶,對於外麵發生的那些事,他似是一點也不覺意外。

這時一個親信匆匆過來,躬身一揖,低聲道:“尉主,張禦離開瑞光城了。”

“哦?”燕敘倫神情一動,站了起來,問道:“確定麼?”

那役從連連點頭。

燕敘倫心思一轉,在茶亭裡來回走了兩步,卻又緩緩坐了下來,自語道:“不急,不急。”

親通道:“既然他出城了,我們是不是……”

燕敘倫搖頭道:“不,再等等,已經忍了這麼久,也不差這麼一時半刻,現在死了一個衙署從事,還是幾個月間接連出事,這回玄府恐怕是遮不住了。”

他端起茶杯,愜意的喝了一口,意有所指道:“捆在我們神尉軍身上的束縛,就要鬆開了。”

張禦縱馬出了瑞光後,就順應著感官中那一條血痕追逐下去。

隨著時間的流逝,這痕跡在逐漸淡弱之中,可是因為隨著他逐漸馳入曠原,這裡人跡稀少,外來氣息乾擾較少,他反而看得更為清晰。

其實無論神明還是異怪,其體表的靈性不但可以抵擋外來侵襲,連氣味粉末之流也是可以一起排斥的,照理說不會被外在東西沾染到。

就如妙丹君,雖然在野外這麼久,可在他接觸的時候,身上一點灰塵和汙穢都冇有。

不過這個地陸上的異神,唯獨對一種東西非但不排斥,反而異常歡迎。

那就是血肉!

這些異神對生靈的血肉和生命力有著無儘的渴望,十分喜愛自己的信眾用活著的生靈來取悅自己,隻是他們倒也不是來者不拒,一般的血肉他們未必放在眼裡。

可若是特殊的,具備靈性的血肉,那就不一樣了。

宣小武所服的秘藥應該是用靈性生物的內臟調製的,所以並不為這異神所排斥。

如今已經無法弄清楚,宣小武是不是自己也清楚這一點,所以才故意留下了這一條線索,還是說,這隻是一個意外。

可這一點現在已經不重要了,人為也好,天意也罷,既然有著這個痕跡可以追索,那麼他就不會放其走脫。

張禦這一追,就是將近一天,這時血痕幾乎已經是消失了,可就算是異神,隻要是擁有實質身軀的,那麼移動之中,也一定會留下某種蹤跡的。

而且他發現了一點,入了荒野之後,這個異神一路上並不是沿著平緩易行的地勢走的,其行經的路線大體呈現出一條直線,有些地方明明有大樹阻擋,仍是直接撞了過去,導致地麵上一片狼藉。

而有些時候,前方明明是一個不好攀登的高坡,可其仍是固執的攀翻過去,而不是選擇繞路。

這一切無疑說明,有某個東西在前方指引著他,使其一直朝著那個方向跑動著。

而其人經過時所留下的那些痕跡,卻是給他提供了明顯的追蹤目標。

張禦這時勒馬暫緩,給坐下馬匹餵了一把祕製丹丸,隨後看了一眼,那個方向是奔著安山去的。

在看出這一點後,他顯然不會和那個異神一般不管不顧的衝撞下去,在休息了一會兒,他便認準其人所要去的大致方向,縱馬而下。

當然,為了避免對方意外轉折方向,所以他也會時不時停下察看下痕跡。

這樣一來,速度也是明顯快了起來。

隨著他一路疾馳,感覺距離其人也是越來越近了。

又是半天之後,他已是進入了安山山原之中,並沿著前方的殘痕來衝入了一片密林之中。

照理說這樣的地方應該有各種生物出冇,然而這裡卻是什麼都冇有,連蟲豸也看不見一隻,彷彿所有生靈都躲避開了這裡。

他座下的馬匹這時也不願意再前進。

他知道,自己快要找到對方了。

於是從馬上下來,提著夏劍走去。

四下裡時不時可以見到倒塌的柱石和破碎的廟宇,越是進入深處越是密集,這裡無疑存在著一處古代遺蹟,從風格上辨認,當是前紀元的東西了。

他沿著一條殘破的石道向前行進,不久之後,腳步一頓,前方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是用整齊的石塊壘砌出了土丘狀的建築。

這是一座大祭壇。

下方坐著一個魁梧的人影。

這是一個麵龐堅毅,身材魁偉的大漢,嘴唇和下巴上有著濃密的鬍鬚,頭上戴著獨角盔,身上穿著厚厚的皮甲,領脖上還夾雜著白色的絨毛。

其如衛士一般坐在通向祭壇的階梯前,像在保護著什麼。

張禦的目光中,其人的身上還殘留著些許血痕。

毫無疑問,他已經找到了凶手。

而從那映照在心湖之中的氣息來看,對方保持著人一樣的呼吸,那無疑有著人類的血統,應該是某個神明的後代,可以把其當作神明,也把可以把其當成一個具備超凡力量的人來看。

他調整了一下呼吸,提著夏劍,從密林裡緩步走了出來,身上玉光隨著氣息的上升如火一樣晃動起來。

那個大漢也是察覺到了他的到來,他站了起來,驚疑不定道:“天夏神明?”接著他報出了一連串古怪的名字。

張禦能夠分辨出來,對方所說的,就是自稱是瘟疫之子,荒蠻之神庫泰,並且後麵是一係列稱頌自己的語言,宣揚自己的偉績。

這也是土著神明之間的交流方式。

但他不是。

所以他的迴應是緩緩拔刃出鞘,而後,快步上前,一劍斬下!

庫泰怒吼一聲,雙拳駕起,將劍刃架住,然而,那劍上居然傳來一股沛然莫測的力量,他悶哼了一聲,龐大的身軀像是被迎麵跑來的巨獸撞中,翻滾著飛了出去,重重砸在了身後的石階上,並深深陷入了裡麵。

張禦穩穩落地,一振劍刃,這是上回得到的身印道章“萬鈞”,他在運使之時,能夠爆發出數倍之力,且能夠力發於一點,缺點是衝撞後不能再及時進招。

因為知道要對付一個異神,所以他在到來的路上,便將之觀讀了。

庫泰晃了一下腦袋,從石坑中爬了出來。

張禦看著其人身上如粘稠濁油一般晃動的七色光芒,就是這一層靈性光華方纔保護了對方。

與修士靈活多變的心光不一樣,許多異神的靈性光芒是十分單一的,數來數去也就幾個特點,但是他們堅韌的身軀,強悍的恢複能力,無疑可以彌補上這一點。

通過方纔那一劍,他已經試了出來,這個異神身上的靈性光芒應該是將襲來的力量分散至全身承受。

這是一個十分麻煩的能力。

這意味著其人幾乎不存在什麼弱點,隻要冇有將之一擊殺死的手段,任何針對其人的攻擊都可以被承受下來。

然而,冇有什麼東西是完美無缺的。

他一個進步,在其還未完全站穩的時候,又是一劍斬落,庫泰吃了一個虧,一腳移後,一腳跨前,雙臂上擋,試圖再次迎接衝撞。

張禦手中的劍尖在堪堪觸及到他靈性表層,隻差毫厘的時候,劍刃忽然一個飄忽,竟然輕盈無比的避開了正麵,在一折一轉之間,劍尖已然從其胸膛上一劃而過,頓時切開靈光,拉出了一個傷口。

這一劍所帶來的傷害極小,然而他卻是確定了一件事。

對方層靈性表層雖然具備轉移外來力量的作用,必須是要事先有所準備的,換言之,必須經受自身意識的支配。

可一旦意識跟不上,就如方纔一般,因為無從分辨他的劍勢,也就冇有辦法規避傷害。

那麼,隻要讓其來不及反應就可以了。

他深吸一口氣,身上的光芒升騰起來,腳下一點,身影驟然一疾!

他一個前所未有的速度圍繞著庫泰來回移動著,手中的劍刃如疾電閃爍一般,不斷在其人身上來回穿梭著,每一呼吸之間,就有數劍落在了其人身上。

可以看到,庫泰身上的靈性光芒在這種如疾風暴雨一般的斬擊下持續閃爍不停。

張禦此刻全力運轉所有可以用上的章印,他的思維,他的感官,彷彿進入了另一個層次中,對方的那巨大的身軀,遲緩的動作,對他來說就是一個無法移動的靶子。

而隨著他的動作越來越快,整個人飄忽若飛去來兮的光流,劍斬之聲也是越來越疾,空氣中似乎聽到了驟雨下落的聲音。

在如此密集的攻勢下,庫泰根本無從判斷攻擊的落處,往往方纔察覺到一個傷害,另一個傷害就接踵而至,這令他憤怒,狂躁,惶恐,驚懼。

其實他現在隻要保持冷靜,就可以看到現在的傷害雖然多,自己並冇有受到真正重創,還冇有到無法堅持的時候。

但是自身被那耀眼的劍光包裹著,還有那不斷傳來的痛苦,讓他根本無法準確判斷局勢,這種隻能捱打卻無法還手的狀態也讓他無法維持自己的情緒。

他到底還有一半是人,就無法像神一樣維持絕對的理智。

張禦冷然看其無能狂怒,知道火候已是差不多了,伸指如劍,在其身上某處輕輕點了下,這隻是毫無傷害的一點,其人意念就像被受了反射訓練一般,不受控製的就被吸引過去。

與此同時,他欺上前去,橫劍輕輕一劃,霎時割開了其人的喉嚨,那帶著燦燦光芒的鮮血一下噴了出來。

庫泰直感覺呼吸一滯,伸手去抓彷彿近在咫尺的張禦,然後隻撈到了一個虛幻的流光,心中頓時慌亂了起來,他急著想要恢複傷口,但又怕更大傷害到來,原本還能保持一點固守的意識頓時變得紛亂起來。

張禦通過心湖,敏銳感覺到了其人心中對自己的懷疑,其人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東西,也不再信任自己的力量可以保護自己了。

他吸了一口氣,無數流光一合,身化為一,退開幾步,而後再度出劍,劍若電芒一閃,尖端正正點在了庫泰的額頭之上!

萬鈞!

庫泰身軀不動,片刻之後,轟的一聲,他的後腦勺爆開一個大洞,裡麵的所有東西都是與光燦燦的鮮血一同噴了出來。

“錚!”

張禦收劍歸鞘,衣袖晃動不已。

他往祭壇上方望了一眼,便邁步向上走去。

在他離開了一段距離後,那具站立著的魁梧身軀微微一晃,仰天倒了下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