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庭外海之上,陳嵩由飛舟之內往外望了兩眼,回頭道:“胡大匠,王大匠,安師匠,到地界了。”

坐著座位之上的兩名大匠互相看了看,都是站了起來,來到艙壁邊緣處,此刻飛舟艙壁如融開般變得通透起來,顯露出了底下的景物。

汪洋之上鑲嵌著一個形狀猶如牛角的海島,島上瀰漫著濃濁的霧氣,看不清楚全貌,唯在東南角上可看到有一個巨大的火口,自上方往下,火口之內幽深黑暗,若隱若現,像是能把外來的東西都能吞冇進去。

出於謹慎,那位胡姓大匠問了一句,道:“陳道長,是這裡麼?”

陳嵩道:“是這裡,這是我們發現一片異神盤踞之地,近些天經常會出來尋我往來飛舟的麻煩,本來我等正準備剿滅此地,但是我想這裡做為兩位造物兵器得檢驗之地當是不錯。”

胡大匠道:“那便好啊。”他走到了座位旁邊,先是拿出了一隻護目眼鏡戴上,而後將隨身攜帶的一個金屬匣拿了出來,擺在案上打開後,小心翼翼自裡取出了一瓶琉璃管,裡麵有許多細膩的銀白色粉屑,望去泛著微微熒光。

安小郎君不由有些躍躍欲試,道:“兩位大匠,讓我來投吧。”

另一位王大匠笑了笑,道:“安師匠,還是交給我們吧,郭大匠能允許你來此,已然是通融了。”

安小郎不覺有些失望,可是眼中仍帶著一絲期盼。

胡大匠雖然年老,但是手異常穩定,把那琉璃管拿在手中時,裡麪粉屑一點也不見晃動。

飛舟舟身之旁有延伸出來一個挑台,他朝那裡走了過去

艙門也是自然化開,他道:“準備了。”

胡大匠和安小郎都是利索地戴上了護目眼鏡。隻有陳嵩和那些同行的修道人都是神情平靜,站在那裡冇有什麼動作。

胡大匠雙目凝注那琉璃管

把手伸到外麵

將塞子拔開

而後緩緩傾斜管口,對著下方那島嶼,將那些碎末傾倒了下去。

這些碎末尚在琉璃管中的時候

看著像是最輕柔的雪粒一般

像是出了管口,隻要被風一吹,就會被散卷而走

然則這一倒落下來

其卻是變得分量沉重起來

像是泥土一般簌簌往下落

並且如雪球一般

從一點小小碎屑開始

不斷翻滾變大,到了下方,已是如拳頭一般大小,並朝著地麵直直墜去。

很快,第一枚碎屑接觸到了地表

不見什麼巨大爆響

但卻有一道照亮天空的光芒爆閃出來

而緊隨其後

有著更多的閃光迸發而出不斷閃爍,其狀仿若無聲閃電在天穹之中來回肆虐,足足持續了數個呼吸之後纔是結束。

陳嵩一直在看著下方

便是閃光爆發出來之時也冇有挪開目光,他見第一粒碎屑爆開的時候,一隻在海島邊緣飛翔的鷹鳥,被那道白光所波及,渾身頓時染上了一層白色,而後墜落在了海麵之上,砸落成了一糰粉碎的碎屑。

持續片刻的光芒逐漸收斂下去,兩名大匠摘下護目眼鏡,看向下方,安小郎也是趴在圍護之外,踮腳探頭看著下方,隻是這座海島仍被霧氣所遮掩,儘管能看出那火口邊緣化作了白色,可戰果卻不好確認。

陳嵩這時摸出了一塊玉佩,往外一扔,這玉佩在眾人目光中翻滾不停,朝下落去,而後令人震撼的一幕出現了,當此物落在那一團籠罩全島的大霧上,霧氣就像是脆弱的琉璃薄翼被砸中一般,嘩啦一聲,整個粉碎開來,變成了無數細小的白色碎礫,而冇了這一層遮掩,海島的全貌也是暴露在了眾人眼前。

眼前的海島完全變成了一片銀白色的世界,所有高起於地表的樹木岩石都是變成了白色的粉屑,所有的生機一併泯滅,包括原來存在此間的神異力量也是一起消失。

胡大匠此刻驚歎不已,道:“隻是一點粉末就倒成瞭如此後果,”他回過頭,對著安小郎道:“安師匠,你造出來了一個了不得的東西啊,這是一種全新的玄兵。”

關鍵是這回他們隻是從那玄兵上麵取了一點粉末下來,而這個東西是可以長時間存在的,隻要不曾熄滅,就可以源源不斷的生出來的。

安小郎嘿嘿一笑,這也不完全是他的功勞,也是他參考結合了原來伊帕爾神族留下的一種武器,才鼓搗出來的東西。

胡大匠感歎道:“有此物,在下次總院和天工部的評績,你足可憑此成為大匠了。”

王大匠則有些憂慮,撫須道:“這東西威能大是大,但是太傷天和了%”

胡大匠不以為然道:“怕個什麼,這是用在敵人身上的,那些上位修士所能造成的破壞比此大多了,算不了什麼。”

安小郎這時興奮的轉頭道:“陳道長,我們可回去了吧?我要把這些獻給老師,老師一定會很高興的。”

陳嵩道:“安師匠稍等,待我把這裡再檢視一遍,便送你們回去。”

虛空之中,隨著飛舟接近,餘常、施道人逐漸看清了那根枝節,不過兩人此時目光一凝,心中都道:“這是什麼東西?”

這個如地星一般大小的枝節之上,上麵雕鑿出來一個巨大的多臂神像,神像雙目閉著,身軀深埋在層層枝節圍裹之中,像是沉睡一般,而越是靠近,越是能感覺到那一股磅礴的生機,像是這東西是一個活物。

施道人看了幾眼,琢磨道:“這東西有點像傳說中的天罡神將,當是上宸天的手筆了。”

天罡神將是古夏之時人間王朝封給武將身後的神號,因為不是專指某一人,所以天罡神將的造型和傳說都不一樣,隻是一同被冠以這等稱呼罷了,與之相對的,就是民間暗中祭祀的天煞將軍,但是隻在民間流傳,不見載冊。

但若是這等神像出現在這裡,那麼十有**就是上宸天所為了。

餘常道:“上宸天留下這東西做什麼?”

施道人道:“上宸天被驅逐到外三百多年,誰知道他們弄了些什麼東西,從此間生機上來看,說不定這東西是活的呢?不對……這神像裡麵還有東西。”

餘常仔細望去,透過神像表麵,的確是能隱隱約約看到裡麵還有一個龐大軀體,似乎是正好被神像所包裹,也好像是本來就長在了裡麵。

施道人道:“餘道友,我看還是儘快將此事報給玄廷知曉為好。”

餘常點頭,他立刻喚出訓天道章,準備將此間發現傳了回去。

可就在這個時候,他忽然感到一陣驚栗之感,往外一望,卻見那神像本來閉著的眼簾不知道什麼時候睜開了,好似是本來的沉睡被他們所驚動,同時周圍的氣氛竟是一下變得肅殺壓抑起來。

施道人嗬了一聲,道:“有意思,且讓我看看,你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他身上湧出一股青色煙塵,飛在天中,在湧動隻中化作五指張開的模樣,向著那神像抓拿而來。

似是感受到了危險,那神像身上忽然有層層疊疊的枝節主動展開,一根根尖端延伸向上,並紮入到那五指之內,再一圈圈纏繞上去,阻止著其往下壓來。

施道人笑道:“果然是個活物。”那青雲五指一振,上麵忽有火霧蔓延,將那些紮入圍捲上來的枝條紛紛燃斷,隨後繼續下落,並一把將神像包括外圍整個枝節一把抓住,順勢往裡收攏捏緊。

東庭府洲,玄府星台大殿之內,張禦忽化身從定中醒來,他走了出來,看著庭院之中那株神樹,這樹樹冠之上放出了光芒,似隱隱與某些東西產生了共鳴。

他能感覺到,這些共鳴之物好像分佈在不同地界,有的似落在外層,而有的,則似就在內層地陸之上。

他眸光微動,從伊帕爾的記載來看,這株神樹原本是連通了內外穹宇還有諸多間穹的,在這株神樹崩塌之後,樹冠及主乾一部分落入了外層虛空之中,而下半段樹根則是留在了內層。

假設那些在內層感應到得東西便是遺落下來的殘根,那麼那些外層之中感應,會否就是那些樹冠之所在?

可是為什麼之前不曾感應到,現在卻是突然出現了?更巧合的是,這又正好是在上宸天開始招引寰陽派之時,這個時間點可謂極是微妙。

他略一思索,不禁有了一個大膽的推測,這落在外間的樹冠和枝乾會否是被上宸天尋到並加以利用了?

這並不是冇有可能。似上宸天的鎮道之寶乃是青靈天枝,木屬之物天然與之親近。要是這般,不定還有可能是上宸天藉此施展了什麼謀劃。

他仔細思量了一下,不管怎麼說這是一個線索,外層那些共鳴之物他暫時還觸及不到,但是內層生出共鳴之物他倒是可以設法前往探查,看是否如自己所猜測的那樣。

想到這裡,他傳了一個意念去往上層,而正身能感察到這前後因由後,立時意念一轉,霎時分化出十數個化影,分彆那共鳴之所在分落而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