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禦沿著石階梯往祭壇上方行走著。

剛纔那個被斬殺的神子自稱瘟疫之子,那麼其守護的這個祭壇,應當很可能就是歸屬於瘟疫之神的。

隻是據他所知,瘟疫之神本應該在北方與玄府決戰,那麼特意將一個神子留在這裡,定然是有某種目的的。

要知道此間距離瑞光城也不過是一天多的路程罷了,兩者間實在太近了,他既然已經來到了這裡,那麼這個事情必須設法搞明白。

在祭壇頂端,有一座同樣是石塊壘砌起來的高大廟廊,然而與宏大外觀不相符的是,正麵隻有一扇小石門,看去僅可供一人穿行。

他心湖之中冇有感應到任何異狀,所以稍稍低頭,往石門裡邁入進去。

前方出現了一條走廊,兩旁是一具具手持斧矛的古代乾屍,其武器是用黑曜石製成,握柄應該源自某種獨特植物,所以至今仍舊被好端端拿在手裡。

他看到這些,已是可以確定,這是“庫魯因奇”的風格,看來此處的確是和瘟疫之神有關了。

當初在得知自己所獲得的神像可能就是瘟疫之神後,他就曾設法查證過這個神明的來曆。

有意思的是,他發現這個瘟疫之神,實際上在自己學習古代博物學的時候就曾瞭解過了。

其實有關於這一位的流傳度非常廣泛,是在許多部落之中流傳的一篇史詩,共分為上下兩部。

而瘟疫之神這個頭銜,則是這幾十年來的信眾給予它的。

瘟疫之神原名“伊米特裡”,曾是生活在安山山脈之東,大陸深處的一個繁盛古國“庫魯因奇”的年輕國王,他的國度曾與血陽古國交戰,並被後者覆亡。

國王帶著最後一批族人逃入雨林深處。為了報仇,向諸多神明祈求力量,一個名叫“因神”的神祇迴應了他,從此就有了一身神力以及創造神裔的能力。

其人用了一百年的時間,打造出了強大武器,繁衍了一千個擁有神力的後代,於是帶著自己子嗣們向血陽神眾發起了複仇之戰。

可一戰最後仍舊失敗了,為了殺死他,血陽古國的神眾將他投入了死獄火口之中,藉助那裡的火焰和熔岩焚燒了他的軀體。

但是在開戰前,伊米特裡曾把自己的一截左手小指留給了自己一個名叫“蘇米達”的妻子,這個女人去了乞格裡斯峰,祈求那裡的一位女神得來了“世界的泥盆”,並在裡造出了伊米特裡的身軀,最後將左手小指按上的時候,伊米特裡又得以重生。

但是這個新生的身軀並冇有以往的任何記憶,所以並不認識自己的妻子。

蘇米達隻好再去祈求那位女神,得知唯有“至高”的神言才能喚醒自己的丈夫。

下來的故事則是史詩下半部了,是這女子去往死亡國度的一係列經曆。

最後的結局是蘇米達用自己的犧牲喚醒了自己丈夫的記憶,而“伊米特裡”則在悲痛之中完成了複仇,覆滅了血陽古國。

史詩的結束,伊米特裡踏著天梯去往“至高”的所在,試圖那在裡找回自己的妻子。

張禦心中回憶著這個詩篇,腳下已是走完了長廊,來到了裡層,這裡看去是一個祭祀用的大廳,有著寬敞的空間,可週圍空空蕩蕩的什麼都冇有。

然而他卻是腳步一頓,往前方看去。

他能感覺到,就在那道路的儘頭,最後一堵牆壁的背後,有一股熱流正從那裡飄散出來。

他心下一動,走上前去,伸手在上按了按,隨後退開兩步,身上光芒猛地一個騰昇,舉拳就往牆壁之上一敲。

大廳之中傳出一聲震響。

隻是片刻之後,就聽得細碎的裂聲傳出,以他拳麵接觸的地方為中心,向外蔓延出現了道道龜裂紋,到了最後,整麵牆壁就轟然垮塌下來。

張禦看過去,這是一個空間極為寬敞的的殿宇,當中矗立著一座常人高下的神像,看去極為醜陋,但模樣卻與他當初在大福號上買來的那尊神像一模一樣。

瘟疫之神!

而就在牆壁倒塌下來後,滾滾熱流就從那神像上飄出,往他身上洶湧而來。

他在這裡還聞到了一股血腥味,目光一掃,便留意到在那神像的背後,居然堆滿了小丘一般的生靈屍體,且全都是靈性生物。

而整個神像,則被一層微弱血光所籠罩。

他目光一凝,這樣的祭祀,應該隻有一種可能。

神力轉移!

這裡很可能是瘟疫之神佈置好的一個轉移地點,而這座神像就是其降臨後所要寄托的身軀。

異神的身軀其實並不是隨意選擇的,為了能夠承受神力的存駐,通常都是用特殊的材料打造而成的,事先還需經過長久的祭祀和膜拜。

隻有在不得已的情形下,神明纔會選擇用人身替代,但這還不是最差的,其實還有一種方式比這個更為糟糕……

在意識到這一點後,張禦立刻將衣兜中封金之環拿出,將上麵的釦環拔開,重新放好後,快步上前,取下手套,把手按在了神像的額頭之上。

霎時間,那些熱流滾滾而來,不斷往他身軀之中轉移,而他的眼眸之中,也有無數微小的電光在不停閃爍著。

不知過去了多久,那神像之中的源能被他全部吸攝乾淨,而後轟然崩裂,碎成了無數碎塊,掉落在地麵上後,便又撞散成了一地粉末。

可他還未來得及檢視這次的收穫到底有多少時,整個神廟忽然迴盪起了動靜極大的震響,並且還伴隨著一陣陣的怒吼聲。

那些站立在兩旁的走廊兩旁的古代乾屍全部碎成了粉末,頂上不斷有碎石灰塵窸窣掉落下來。

與此同時,四周的牆壁之上,也在發出微微的光亮。

張禦見到這一幕,立刻判斷出對方的神力在往這個祭壇之上轉移過來,就是不知道冇有了神像,對方的神力又會落去哪裡?

因見神廟搖晃不已,震動的越來越劇烈,他便撤步挪閃,從這裡飛快退了出來,併到了外間寬敞的平台之上。

到了外麵,他發現除了眼前這個祭壇之外,遠處還數有光芒騰起,隻是不及這裡來得宏大,而且還是地底冒出來的,立刻反應過來,那下方應該還存在有幾個較小的祭壇。

很快,他就看到地麵上的泥土被掀開,然後有幾具乾屍從裡麵爬了出來,隨著他們的活動,內臟血管從乾癟的骨皮上長了出來,肌肉漸漸飽滿,皮膚也是從也是從褶皺重新變得光潔水潤起來。

出現共是個五個人,兩男三女,都是一般的麵容俊美,在出來之後,從他們健美的體軀之上浮現出一道道彩色繪紋,從腳踝之上浮出,一路蔓延到臉頰上,代替了衣物的遮掩。

此時他聽到,自己方纔退出的神廟之中,有一陣陣堅實而有力的腳步聲,他轉過身去,便見一個高大健壯的年輕男子手持兩把石斧,自裡走了出來。

他有著典型的安山古代人種長相,五官柔和,麵龐輪廓卻非常清晰,還有著濃密且細長的黑色眉毛,眼神深邃憂鬱,身體的肌肉飽滿而協調,整個人散發著一股奇異的魅力。

張禦拔劍一橫,大袖飄蕩,站在了此人前方,口中用“庫魯因奇語”說道:“伊米特裡?”

那個年輕男子腳步頓時停下,麵上露出緬懷和追憶的神色,他深邃眸子似變得更為憂鬱了,他看向張禦,用充滿磁性的聲音說道:“已經很久冇有人叫我這個名字,數千年來你是第一個,天夏人。”

這時那五個俊美男女跳躍了上來,紛紛落在張禦的四周,並用不善的目光看著他。

其中一個道:“父親,又是這些天夏人。”

“是的,好像他們到處都是。”

“我能感受到他浩大的生命力和靈性,這是一個強大的神裔。”

“父親,殺了他後,我能用他美麗的皮膚做我的衣服麼?”

張禦手持夏劍,神情平靜的站在那裡,絲毫不為這些威脅的言語所動,他淡聲道:“知道為什麼你們總能遇到天夏人麼?”

年輕男子似乎也好奇這個問題,還很認真的思考了一下,問道:“為什麼?”

張禦抬目看向他,緩緩道:“因為你們腳下所站立的,是天夏的疆土,你們頭頂之上籠罩的,是天夏的天空!”

就在他話音落下的時候,倏地一聲,好似什麼東西急驟穿空而來,隻見一把閃爍著流火的長劍從天而落,奪的一聲,插在年輕男子前方的地麵之上。

半空之中,一個身著青色道袍的年輕道人飄懸在那裡,渾身有光火環繞,他眼神一掃下方幾名異神,而後看向張禦道:“師弟,我來得還不算晚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