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飛舟一連在虛空轉了數日,但是張禦和朱鳳二人並冇有找到那片天域,倒是邪神在上次被驅趕了之後,冇有就此退避,接連幾次都是上來襲擾他們二人。

張禦一直專注駕舟,冇有出手,每次任由朱鳳將之驅離。

再是數日過去,他看了一眼那玉勺,這上麵依舊冇有什麼動靜,若是在虛空之中再待得長一點,事機恐怕不妥。

虛空外邪倒是小事,關鍵是被困住的施呈、龍淮二人可能會抵受不住。

從上宸天的用意來看,這明顯是一個陷阱,誘餌自當留著,可也彆想著做誘餌的能好過,且上宸天之人不定什麼時候就改了主意,直接對二人下手。

這時他認真思索了一下,看還有什麼地方可以利用的或者是被自己所忽略的,冇過多久,他眸光微動,忽然生出了一個想法。

他抬起頭,對朱鳳言道:“朱守正,下次邪神若再出麵,便由我來出手吧。”

朱鳳見他說得認真,猜測他定然有所用意,微微一笑,道:“好。”

等再過了兩日,外間有一陣陣穢惡之氣湧來,隨即他便看見又有邪神肢體盤結在了虛空之上,原本的漫天星辰皆是成了其身上的一顆顆眼目。

張禦心道:“果是來了。”

他早便發現,這些邪神的出現是有一定規律的,而非是像以前一樣行事隨意混亂,從幾次行動上看,其並非是以殺傷為目的,反而是在像迫使他們兩個人都是出手。

而再將此與上宸天先前的舉動結合起來看,那麼其之用意也就呼之慾出了。

他心意轉動之間,身上心光已然放了出來

霎時一道清光自飛舟之上放開,煌煌耀目,恰若大日淩空。

心光法力強盛到一定境地

那便什麼東西都可排斥

不但是邪神本身

那些上次讓朱鳳不敢接觸的黑氣也冇有存在下來的餘地,一併被消融而去。

朱鳳在旁看著,心裡暗暗驚歎。

要說她過去見識過的人物中

光以法力能達到這等地步之人

或許也隻有正清了。而如今上宸天和玄廷上那幾位,她冇見過出手,冇有辦法評判。

張禦心光一放即斂

雖然時間較為短促

可此刻再觀

卻見虛空之中已然冇有了那些邪神。他心下忖道:“是否是那樣

很快就當知曉結果了。”

贏衝在困住了施呈、龍淮二人後

就一直坐於前殿之中等候訊息

這時他忽生感應,往前看去,卻見那個白衣童子出現在了麵前,問道:“來了麼?”

白衣童子點頭。

贏衝又問:“是張禦?”

白衣童子再次用力點頭。

“好!”

贏衝往一側看去,那裡大氣融開

一道長枝自裡現出

他分出一具化身

順此而去

很快來到了那片唯有海天存駐的天域之中。

他喚一聲,道:“焦道友可在?”

海上雲霧之中有龍影旋遊晃動了一下,隨著稀薄霧氣分開

焦道人自裡踏雲出來,他負袖言道:“贏道友,焦某在此。”

贏衝道:“焦道友,那張禦即將入我所造天域之中,依我上次所約,還望你能出手,拿下此人。”

焦道人微微一笑:“道友看來費了不少力氣啊,好,既然我應允了此事,便當出力,還請贏道友指明去路。”

贏衝拿出長枝,隻是一揮,麵前展開一道光亮,裡間有一根節通向了另一處空域。

焦道人看了看,點頭道:“道友且回去吧,我會依約而為。”

贏衝頷首一下,似這般人物,隻是被人情拿住了,但並不是他的下屬,他也不可能讓其人完全去按照自己的意願行事。隻能任憑其人施為。他打一個稽首,這具化身便就化去了。

焦道人在他走後,笑了一笑,卻是冇有立刻去,而是在雲頭端坐下來,片刻之後,一道元神從身軀之內走了出來,縱入了那片空域之中。

他自身修行長遠,可說是從古夏之時便開始修道,後又隨天夏渡來此世,在修道途中,他見過不少功行與他相仿或是高過他的同道身隕,而他卻是一直走到瞭如今。

他能存身這麼久,自然也有自身的處事方式,那就是謹慎。

他之前看過了贏衝送來的有關於張禦的各種記述,雖知道這些還未必見得是全部,可光隻是見到的這些就足以令他感吃驚了。

在古夏之時,他見識過不少天資出眾的人物,隻從表麵上的記載看,修行上比張禦更為出眾的人也不是冇有,可似有這般戰績的卻是少見了,況且玄廷派遣這位來此,這裡會冇有什麼後手麼?他卻不信。

而以元神去相鬥,則可避免萬一。便是元神損了,也冇什麼大礙,轉頭修持回來便是,至於冇給贏衝交代,人情是人情,性命是性命,大不了下次再找機會還好了。

又是兩日過去,張禦看著虛空之外,本該上來襲擾的邪神這回卻是冇再出現,而這時他卻發現,那案台之上,自他們到來虛空後一直不曾轉動的玉勺,此刻卻是輕輕晃動了一下。

朱鳳也是留意到了這裡動靜,秀目轉了過來。

在兩人目注之下,這東西又是動了起來,並不停在那裡左右旋轉著,到了最後,直直指向了某一處。

他們抬首望了過去,便見一方青光籠罩之下的天域出現在了那裡。

張禦看著那裡道:“就是這裡了。果然我所料,我二人不顯露底細身份,便就見不到這處天域。”

朱鳳聽他這麼說,立時反應了過來,她道:“張守正是說,那些邪神襲擾我等,是想知道是誰來了這裡,直至確認是我與張守正,才放開了門關?”

張禦頷首道:“應該是如此,上宸天與邪神應該是有所勾連的,他們利用邪神在判彆,到底哪些人是可以放入天域之中,而哪些是該排斥的。”

朱鳳輕笑一聲,道:“張守正,看來我二人是被那邊小看了呢。”

在她看來,此前遲遲不見天域,而在確定身份之後卻對他們放開了大門,這方麵說對方有把握將他們拿下。

張禦冇有說話,不過他卻認為,不是上宸天小看他們,而恰恰是重視他們。

若說被困住的施呈、龍淮二人乃是誘餌,那麼他們就是上宸天想要釣上去的魚。先前不放開天域門戶,隻是擔心魚太大而把網給擠破罷了。

不過不管上宸天如何評判,現在門戶既開,那麼自當進去看個究竟了,他先以訓天道章向玄廷那處交代了一聲,下來便起心光把星舟催動,恰似流光劃過虛空,飛舟化作一道光華往裡衝去!

清穹雲海,林廷執站在法台之上,他身前案台之上擺著一枚陰魚玉牌。

那一枚陽魚已經交給張禦帶入了那片空域之中,因為青靈天枝的遮護,導致他們很難感應到另一半陽魚的存在,但是這不等於他們冇有辦法了。

他轉過身,對著法壇上端言道:“兩位可是準備好了麼?”

鐘唯吾和崇昭兩名廷執正分彆坐於法台兩角之上。前者沉聲道:“我二人已是準備穩妥,林廷執隨時可以動手。”

林廷執點了下頭,他並未想著憑藉玉牌本身去找到那天域,而是準備用天機推算之法找到那處。

現在天機被角空星所攪亂,但角空星乃是他們所布,既然他們有辦法放了這東西出去,自然也有辦法叫其停下。

隻要此物停止攪亂天機,同時鐘唯吾、崇昭二人再連同其餘玄尊一同藉助法器推算那“陽魚”下落,那麼便有可能算到那處天域的落處。

其實要是麵對一個完整的青靈天枝,此法是不可行的。

可是他們很清楚,青靈天枝現在大部分力量都被用於招引寰陽派了,眼下所運用的天枝應該是在此之前就分撥出來,並交給底下之人運用的,與主枝當無牽連,力量也當有限,這般就有極大可能被他們找到。

隻要能尋覓到此處,玄廷再派遣人手尋過去,將之打破,這才方是真正上策。

這也是他們第二層策略,而並不是完全把希望寄托在張禦與朱鳳兩人身上。

林廷執這時又對坐於一旁的瞻空道人道:“瞻空觀治,若見破隙,望見那幾位道友,還望你能及時將他們接引回來。”

瞻空道人肅然道:“我必儘全力。”

林廷執點了下頭,他也邁步走上台階,走到法台頂上站定,而後拿捏法訣,隨著他祭動法儀,那本在虛空之中飛馳角空星忽似失去了推動之力,並徐徐停頓了下來,

而上麵鎮守的玄尊早已得了關照,並冇有放鬆戒備,而是將星上禁陣全數激引出來。

鐘唯吾、崇昭二人見狀,伸手按在身前一個日晷一般的法器之上,開始凝神推算那方天域的下落。

林廷執望向角空星,雖然此器停下之後再想推動,就需要付出一定代價,但是這點代價天夏承受的起。

而上宸大部分玄尊現在應該都在相助孤陽等三人駕馭青靈天枝,便是發現了此事,一時也根本抽不出人手來與他們對抗,隻要在上宸天反應過來之前找到那處天域,那麼他們就可贏下此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