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鳳正搖擺素盛扇,她皓腕輕揮之間,前方就雲霧飄散,若是忽略此間身陷敵方陣機之中,倒是一副美好畫卷。

但行去冇有多遠,她神情一變,因為她忽然發現,上空陡然一暗,自己等人像是急驟向天穹靠近。

那等如天塌的一般感覺,分明是有人一早便以法力將整個天壁都是遮了起來,現在卻是向他們傾壓了過來。

張禦亦是有所覺,他仰首望去,身上心光忽然外張,刹那間,天地之內似有一道平光橫過天地,並毫不示弱的向上迎來!

轟!

兩處心光法力毫無餘隙的撞壓在了一處,一時雖無任何聲響傳出,朱鳳卻是一下胸悶氣促,微覺眩暈。

而那不在一處的施呈、龍淮二人也感覺周圍天地震盪不已,渾身法力也是止不住的沸騰,想要從身軀之中擠了出來。

焦道人見自己攻勢被張禦接下了,不覺有些驚訝,這一擊他可冇帶什麼水分,那是當真出了全力的,可即便如此,仍是冇能將之壓下,心裡忍不住嘀咕,這到底怎麼練的?莫非玄糧真是那麼好用?

轉念之際,他手中三指一圈,捏了一個心決,上麵傾壓法力不變,底下的海水卻是一陣翻騰,怒浪高卷,往上衝升而來!

他先至此方天域一步,可早就做好了佈置,這海水就是他挪來的。

儘管對敵的是後輩,可他卻冇有任何輕視,把先手持拿住,這纔是穩妥的做法。

朱鳳見得下麵海水洶湧,她也是拿捏法訣,引動法力上前遮擋,隻是一感受到那層層湧來的力量,她卻不禁一蹙眉。

她擅長迴避躲閃

要是讓她躲開遁走那倒是有辦法的,可是讓她正麵對抗,似這等攻勢頂多支撐片刻。

張禦也是見到了這等變化

稍作感應

見那法水雖然威能巨大

朱鳳抵禦艱難,但短時間還承受得住,自己也不必去分心接應

隻需專注對付焦道人便好。

他可冇覺得兩人對敵一人有什麼不妥

這不是什麼單打獨鬥逞意氣的地方,而是為瞭解救同道而來,能利用的力量自是要利用起來。

焦道人見朱鳳擋住下麵海水

嗬嗬一笑

心意一退

忽然間

前方漫天法力一收而空

而後再是伸掌對著張禦一按!這法力一收一放

一散一聚之間竟然是渾然無暇,毫無滯澀,極是流暢自然。

這不是神通變化,隻是單純法力運用,就是要趁著張禦全力與他對抗的時候收空法力

而後趁著後者力不能轉的時候再發攻勢!

這一招很簡單

也冇有什麼太大變化

就是靠著自身法力運轉如意。

可往往越是簡單的東西就越是好用。一旦對手法力心光運轉跟不上

那麼機會被他這一招直接打落下風,並再無翻盤機會。

張禦在心光對抗之中隻覺前麵驟然一空,焦道人撤去法力冇有半點緩頓和征兆

說撤就撤,在有無轉變之中可說是舉重若輕。

而其人另一擊已然凝力於一處,要是他原勢不變,那麼擴散開來的心力絕然擋不住那聚合起力量的一擊的。

可他乃是六印皆渡,渾身冇有短板,心光同樣也是隨心而動,他心意一轉,龐**力同樣於瞬間凝聚,化至指尖之上,同時雙指向前一點,正落在焦道人按來的法力之上。

天地忽然一黯!

兩人交擊之所在,像是將所有光芒都是傾吞下去,完全收束的力量冇有一絲外泄的碰撞在了一處,那裡唯有一片深沉漆黑,像是天地之中破開了一個缺口。

兩人法力心光何都是強橫無匹,要是尋常空域,恐怕此刻就崩了,可這是青靈天枝所凝就,故是隻閃滅一瞬間,便被化去。

焦道人見張禦竟能跟上自己變招,也覺驚異,能做到這一點,要麼就是對於自身心光早是駕馭自如,要麼就是方纔那一擊張禦還冇有儘得全力,而不論哪個都不簡單。

不過他的手段並冇有到此為止,在法力心光將絕未絕之前,他法力一開,若散霧流水,一部化剛為柔,絲絲縷縷,捲纏而來;一部存剛若針,似萬點霰芒,飛射而至。

這一手法力變化陰陽兼濟,十分了得,轉運之中流暢且迅疾,一般人就算有神通可作化解,也絕冇有法力這般直接施展來得快,隻能以同樣的變化相應,可一旦跟不上,露出了破綻,那麼不難相見後麵下場了。

張禦眸光一閃,這等變化確實不好接,但是他憑著過人感應,已然看準了所有陰陽之變,若是讓心光一併變化,他倒也是可以做到的,可他卻並不準備如此做。

他若跟著變,無疑焦道人法力變化還能繼續著下去,一直在那裡掌握著主動,而自己隻能跟著其人去應對。

所以這時他做了另一個選擇,指尖之上凝聚的心光不變,原勢不動向前點去。

焦道人的做法有一個破綻,那就是變化一多,自然力量也就分散了,轉運之間自然也會生出更多空隙,便是落到他身上,有道衣守禦,要傷及他也需片刻,而在此之前,他已然可以用心光一指將對方點滅了。

焦道人這時見他舉動,也是立刻判斷出來了這個後果,但有一點,他是元神在此,就算被點滅了也冇什麼大礙,若是以此傷了張禦,卻也不算吃虧。

可是再一算,卻發現這樣極可能在對張禦造成損傷之前自己先被擊破元神。

而且身為前輩,元神被滅取得戰果還罷了,結果什麼都冇得到的話這也太過難看了,再說他還有很多手段冇施展,也不必爭這一時之機。

心中有了這一個權衡,便即轉為守禦,他法力變化如意,很快收聚回來,不過鬥戰之間可謂電光火石,他多了一層變化,自然也是多了一絲空隙。

張禦見此眸光一閃,毫不猶豫再加上了一分心力上去,焦道人有變而他不變,這一以貫之勢自是力增三分!

焦道人神情微微一變,立刻法力一轉,卻是變化出千百層數,試圖以此層層消過來之力,可這是終究緩了一緩,張禦心光先一步落來,撞在了他未曾化變完全的法力之上!

這一擊乃是以正殺奇,以全攻缺,本來正麵碰撞,法力心光縱有差距,也是微妙之彆,不會立見分曉,可現在焦道人不及全力應對,自是立被心光攻入進來。

轟!

焦道人不覺往後倒退,而感應到他身上即將遭遇的壓力,便有一個靈光法器飛出,擋在了衝來的心光之上。

但這無疑是說明,在方纔的法力心光對撞之中他輸了一招。而這一招不是輸在鬥戰上,而是輸在了心念轉變和自身思量之上。

張禦對付這等對手,自是走一步看三步的,在進攻之前便就在考慮焦道人可能會出現的後手,此刻便於心中一喚,蟬鳴劍倏地躍空飛斬而去!

這出劍時機拿捏得相當好,幾乎就是在焦道人法器祭出的同時,稍快一些,一氣嗬成的心光去勢難免會因引動劍器而勢泄幾分,而稍慢一點,就會給焦道人留下一個空隙,其人又得緩過氣來。

焦道人見一道劍光殺來,也是心中一凜。

在張禦心光傾壓之下,正麵便有法器抵擋,他法力一時也冇法收得回來,不然支撐之力一失,後者立刻可撞開法器,繼續壓上。

這一招算可謂是奇正相合,又且恰好落在關節之上,身為對手,他也是不覺暗讚了一聲,十分欣賞這等不用變化,完全是把握戰機的手段。

麵對這等攻勢,他心意一催,靈光乍然,又一件法器從身上飛出,迎向那蟬鳴劍!

這是他第二次祭出法器,可能如此迅快用了出來,卻也需要是心意相合的法器纔好,不然冇可能隨喚隨出。

他的鬥戰理念走的是純之一道,認為隻要把最簡單的東西都練的純熟,不用什麼複雜路數,自然就能克敵製勝,所以他的法器同樣不講究變化,都是較為簡單,也是如此,祭煉起來容易,彆人相合法器可能隻一件,可他卻有數件之多。

朱鳳立在張禦不遠處,她一邊抵禦,一邊留意兩人鬥戰,見不過一瞬之間,兩人浩大無比的法力心光就激撞數次,雖然不是神通比拚,可那攻防之中也是充斥著變化,儘管看著簡單,但每一擊蘊藏有傾天之力,任誰稍差一招就是失敗。

她此刻也能判斷出,張禦通過逆反局麵,已然稍占上風,但見焦道人身上又有法器現出,明白其人隻要擋下這一招,那麼雙方又將恢複到最初局麵之上。

她秀眸一轉,在一手壓下海潮的同時,另一手窺準時機捏了一個法訣。

而在場中,焦道人那發去法器正要迎上蟬鳴劍時,這飛劍卻一曲一折,繞旋斬來,他也是也引法器偏轉,可在這時,內氣卻是微微一個紊亂。

他立刻意識到了什麼。

朱鳳?

這般鬥戰哪容得半點出錯,這麼一緩,法器未能擋住蟬鳴劍,被劍光殺入進來,霎時撕破法力屏障,衝擊在了護身道衣之上,一下牽引住了他的全部力量。

張禦則自正麵趁勢而入,撞開阻路法器,一指點在了他元神之上,焦道人不由一震,望了他一眼,身影一虛,轟然散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