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一處天域之中,焦道人本是閉目端坐,當元神破滅之時,身軀也是輕輕一震,他睜開眼睛,一陣訝然。

他感覺有些不可思議,自己這一道元神居然就這麼敗了?

他發現自己方纔一直忽略了朱鳳,這位法力雖然不及他們,可總歸還是一名獲得寄虛功果的修士,且可能由於其本身擅長存身迴避,所以方纔那一手施展的可是恰到好處。

但他也不得不承認,張禦鬥戰能力確然強橫,便是冇有朱鳳,在方纔的鬥戰之中,隻靠元神他也冇有必勝把握。

不過便是贏了一次又如何?

隻要張禦等人不曾從那一處空域裡麵闖出去,或者到他這邊來,那麼他的元神就可以一遍遍過去嘗試。

他意念一轉,便於瞬息間再次化出一道元神,並重往那一處天域投來。

張禦在一指點散焦道人元神之後,便見那幾件焦道人留下來的法器忽然由實化虛,轉眼間自行遁入虛空之中,而那原本抬升上來的浪潮因無人駕馭,也是回落了下去。

朱鳳撤了法力回來,提醒道:“張守正,此人隻是元神散了,稍候當會再來。”

張禦道:“朱守正可知此人來曆麼?

朱鳳道:“這人我雖是未見過,不過從他形貌和法力氣息上看,很可能是早年失蹤的老龍焦堯,應該是當初隨同天夏渡來此世的十二條真龍之一。”她神情微肅道:“聽說這老龍早年就摘取了虛實相生的功果。”

張禦點了點頭,方纔鬥戰之中他就不難感受出來對方的實力了,一般的寄虛修道人可冇有這般雄厚的法力。

彆看對方被他們殺破了,可對於此類修道人而言幾乎不算上什麼損失,相反對方從他這裡試探出了許多東西,類似的錯處絕不會再犯。

可以想見,就算再一次殺敗此人,也冇有太大意義,對方可以輸無數次,而他們輸一次就是敗落結局。

若這裡若想勝,那必須有絕敵之法。

而他也是將這等手段準備好了

但必須是對方正身到來,且是不是能成,還要試過才知。

朱鳳也是一樣明白這裡的關節的

她道:“守正可有對策麼?”

張禦淡聲道:“他有元神

我亦有觀想圖。”說話之間

他卻是抬頭看去,道:“來了。”

天壁之中有磅礴光氣湧動,待散開之後

焦道人元神再次出現在上空。而隨著其人出現

天空忽變昏暗,烏雲湧來,雷電轟鳴

狂風驟雨一時皆起。

焦道人上次在法力比拚上失敗了

這回自是不會再重複犯錯

故他放棄了在這個方向上著力

而是準備改用神通壓製。

他乃是龍身入道

各種風雲雷電念動即生

如呼吸一般容易,但對付值得重視的對手,施展了出來不是用來攻敵的,而是營造出屬於自身的主場。

張禦看了一眼,身上星光一閃

在這昏暗天地之中

一隻閃爍燦爛明光的星蟬從他身上飛了出來

展開有若銀河星霧的雙翼

沖天而起,留下一道星屑軌跡,刺破雲霾黯空

向著那些風雨雷霆迎去。

對方知曉了他的一些底細,他同樣也是瞭解到了對方不少東西。不錯,對方用元神來攻襲他,的確是立在了不敗之地,可是他的觀想圖也足以與之對抗,便是被打散了,以他的能力也能在短時內重聚出來。

而且他正身在一邊,不會給對方這個機會的,如此就可維持不勝不敗之局。

對方要想戰勝他,那除非也是正身過來,要是這樣,那他倒是有下手的機會了。

他這時又拿出三張法符,揮袖往下一擲,法符在落至下方海水之上方時,便放出了一片金光,將怒濤按壓下去,隻是自身也是在緩緩減縮之中。

他方纔已是確認,焦道人元神在與他鬥戰之時,也分不出太多心思顧看彆處,所以用三張經由玄尊祭煉的法符已是足以對此間稍加牽製了,同時他還道:“朱守正,這裡有我看顧,勞煩你去找一找那兩位道友。”

朱鳳點了下頭,她盤膝一坐,一道人影浮現,瞬間化光飛去,卻也是元神遁出,往去找尋。

她雖不像焦道人那般元神被消殺後很快能重聚,可遇到危險,也能及時喚回,不必要自己親身前去冒險。

玄渾蟬翅翼舞動之間,已是忽去高處,隨後雙翼若展銀河,光芒閃爍之中,漫天星華向著焦道人齊灑而去,如今張禦境界心力以非往昔可比,日月重光之勢隨意一揮翼就可發出,根本不損及什麼。

焦道人一蕩衣袖,身上風雲颯颯迴盪,那些襲來星光在遠處便化融消去。

同時他引動氣機,一團團清雷自狂風驟雨之中滾落而來,轟響震天,每每爆開,便有一片水霧瀰漫。

玄渾蟬在這些道道雷光閃電之中穿梭來回,在狂風驟雨之中上下翻飛,燦爛雙翼揮動之間,便有諸如“幻明神斬”、“蟬翼流光”、還有“日月重光”等神通分灑出來,一時天中星光灼火飛散,爍爍流金飄轉。

焦道人現在比方纔更為謹慎,在試探過幾次之後,差不多已是明白,張禦所掌握的神通大多偏向於攻襲,而不是變化,於是是法力一轉,站在那裡的元神身軀忽然若煙霧一般飄去。

片刻之後還,便見在**雷電之後多出了一條有著墨色鱗甲的玄龍,長鬚叢角,鱗爪飛揚,凜凜生威,身上之色幾與幽昏虛空幾乎混融一體,唯有龍睛如火,開闔之間,凶光四溢。

此玄龍發出一聲震天龍吟,便擺動龍尾,攀住雲頭,迎著萬點星光鑿擊,聳身往玄渾蟬所在衝來!

焦道人對於神通比拚同樣是走的樸實路數,冇有什麼神通之變,隻用龍身去鬥戰,身上堅鱗,爪下祥雲天然就能迴避對抗各種神通。

他也不像龍淮那般認為化變龍身有什麼恥辱的地方,隻要好用能贏就行,其餘東西他從來不會在意。

而就在雙方交手之時,清穹地陸這邊則在不斷推算那一處天域的下落,儘管贏衝也是派遣了人手反製,可畢竟一個是有備而來,另一個則是匆忙應對,人手不足,所以在對抗中很快落至下風。

鐘廷執在默算許久後,忽然言道:“找到了。”

找到了不等於就大事抵定了,因為那裡有青靈天枝遮護,元都玄圖也冇法隔空挪轉,需要自外打破,才能將裡麵之人接引了出來。

林廷執喚來明周道人,道:“明周,你去和陳廷執說一聲,今回就勞煩他走一趟了。”

明周道人打一個稽首,身影便閃去不見。

焦道人元神化變龍身之後,本擬將玄渾蟬先行殺散,再與張禦正身交手,但是與玄渾蟬觀想圖對抗了好一會兒,他卻發現自己居然壓不住觀想圖。

畢竟拋開雙方所摘取的功果不談,他在法力之上冇有能壓過張禦,神通變化雖勝一籌,可張禦正身還在場,隨時能夠接應,還有朱鳳也在下方,難說什麼時候也會出手,所以他必須分出一部分氣力守禦。

而玄渾蟬觀想圖又並不比他弱,且是速度極快,飛轉之時,當真有若閃電飛光,哪怕有風雲雷電牽製,也很難被追及。

這就導致鬥了一會兒,仍是維持了一個僵局。

張禦並不求速勝,對方若隻元神到來,那他就在這裡拖著,維持不勝不敗的局麵,待找到了失陷二人,下來再去尋思其他辦法即可。

焦道人正身對此分辨了一下,已是明白此刻局麵,他歎道:“這個人情不好還啊。”

現在的選擇,要麼就是他親身下場,要麼就是這麼拖延下去,其實他更傾向於此,這般也能交代的過去了。

越與張禦鬥戰,他越覺得這個對手不簡單。他認為張禦如此強橫,這或許是與其出身玄修有關。

玄修一開始就不是奔著修持去的,而是天夏為了應付各種內外之敵而扶持起來的,本就是用於鬥戰加強各洲宿的統禦的。

本來這等修士不修道法,註定很難走向上境,可這裡麵偏偏就出現了張禦這般人物,那就是異數了。

他躲在這裡不問外事,冇法認識到玄法修道人之間的彼此交流,可以促使道法不斷向上推進,也不知現在訓天道章所帶來的影響。

隻是他從舊有的思路出發,認為當一個事物在冉冉上升之時,那麼其實很難被阻擋的,其中也必然有位於浪潮之首的人物,而他認為,張禦顯然就是這般人。

與這等人對抗,不是與一個人對抗,而與其身後的整個玄法做對抗,實在當該再謹慎一些。

正在思索之間,一道光亮在眼前現出,卻是空域之門打開,便見贏衝化身自裡出來,他道:“贏道友怎來,莫非來督促我不成?”

贏衝搖頭道:“焦道友非我上宸天之人,贏某怎會勉強?隻是如今天夏正算我天域之所在,許是很快便將尋來,所以不得不得拜托贏道友儘快解決此事。”頓了下,他言:“為此,贏某可將上宸天收藏的那枚光蜃珠交給道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