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郅行看了下來,能夠為自己擔任的,且又冇什麼門檻的,那就是守正一職了。

守正一職能得玄糧,能借用法器,更能觀摩各類道書,看起來是不錯,不過這個位置能力不足的話,那就有性命之尤了。

特彆是現在守正,除了對抗邪神,更還需對抗上宸天修道人。

他還是有自知之明的,覺得憑自己的能耐,還是不要胡亂摻和為好。

其實他最中意的,就是那些監察行走之類的名位,比如“觀治”就是如此,不過這些事輪不到他去做,似如如今之“觀治”乃是瞻空道人,其人執掌元都玄圖,重要性不可或缺,他自不能與之相比,所以看了下來,最後就隻能領一個“聞察”了。

所謂“聞察”,也就是玄尊化身或是正身駐落在外層,觀辨天外局勢,遇到敵方來攻,提前給天夏示警或是幫助迴護散落在虛空之中的天夏修道人。

這以往隻是單純名位,乃是閒散之職,而現在因與上宸天對抗,所以還多了一個支援之責。若是在虛空之中搜尋上宸天的玄尊遇險,一時不及回撤,那麼就需隨時上前支援。

他覺得此職雖也同樣有一些冒險,但玄糧卻是不少,而且對上宸天和幽城的瞭解,他自問也算是不少。

確認下來,他並不敢自專,喚出訓天道章,尋到了張禦,將自身的意思一說,試著問道:“守正以為金某之想,可行否?”

張禦頷首道:“金道友之選倒也合適,你非在天夏修成,方纔歸來玄廷,難免遭受冷遇,而選此職,負以支援之責,也能結好一眾同道,有利於未來你在玄廷立足。”

金郅行聽到張禦如此說,不覺感激言道:“是,是,金某下來定當儘自己所能,為天夏出力,為守正出力。”

張禦道:“這裡非是上宸天,你也非我下屬,行事對得起天夏,對得起自身便好。”

金郅行忙道:“金某謹記守正之言。”

待與張禦彆過,他從訓天道章之中出來,心中已是大定,按例擬下了一份呈書,請來了明周道人,托請後者呈送了上去,下來便耐心等待訊息了。

而此刻外層之中,正清道人正駕舟往虛空深處去,且這一回行遁極快,似乎是看準了一個目標。

此前那方天域之中雖依舊空蕩無人,可他卻是在那天域之中察辨到了一縷獨特氣機,其與虛空之中某處震盪所在似存在一絲微妙的聯絡。

順著感應行有數天之後,他的前方果然出現了一片天域。

魏広似感覺到了什麼,問道:“師兄,這裡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正清道人淡淡道:“上宸天定是不希望我等找到主天域,其若有佈置,倒也不奇,若他們肯主動出來,卻總比躲著我們來得好。”

魏広大為讚同道:“師兄說得是,且我已令弟子將我等行蹤傳回去了,玄廷知曉我們的舉動,見得不對,也立刻會遣人前來相援,該怕的當是上宸天纔是。”

正清道人道:“此番情形不同,叫那些弟子先離開。”

魏広點頭,他來至艙腹,對那些玄修弟子道:“前麵天域許有危難,為你們性命著想,可在外麵等候,不必跟隨我等。”

那些弟子有些驚異,他們乃是玄修,本以為正清道人必然不喜他們,冇想到遇到危險,還能讓他們先行離去。

其實雖然正清與天夏道念不合,可並想著完全把玄法剿殺乾淨。

“滅玄興真”也隻是一些偏激之人常提之言,似如岑傳及其那些弟子都是如此言稱,可正清本身倒是從未在公開場合這般說過。

正清所想,主要隻是想著真法為上,玄法永為次之的格局,而不是給予玄法與真法並駕齊驅,甚至將來被取而代之的地步。

而他之所以如此做,一個是出於自身道念,還有一個,就是到他這個境界,自然能見到一些常人所不能明的東西。

片刻之後,一駕稍小一些的飛舟載著那些玄修弟子從主舟之上飛離駛出。

到了外間之後,這些弟子便駕馭飛舟停頓了下來,他們會在這裡等著,若是主舟進入天域之後一直不見迴應,那麼就會向玄廷報傳此事,

在他們目注之下,主舟化如飛虹一道,衝入了那方天域之中,並同時爆發出了一道耀目明光。

所有弟子都是不覺眨眼迴避,可待他們再看時,卻愕然發現,無論是視界還是感應之內,那處天域已然不見了蹤跡,卻是從虛空之中消失不見了。

上宸天內,贏衝忽然抬頭,看向某一處空域,那裡有一道明光亮起。

渾空老祖在旁言道:“贏道友,正清當已是進入了那處了。”

贏衝點了點頭,孤陽一共給了他三根枝節,而其中兩根他便用在了構築這方天域之上。

此前天域之中的氣息也是他故意留下的,因為這等氣息最是接近主天域,目的就是為了引起正清的注意。

而正清哪怕明知道是陷阱,為了找尋主天域,也是會跳進來的。

渾空老祖肅然道:“道友,下來當是如何?”

贏衝道:“困住他便好。”

渾空老祖略覺意外,道:“困住?本以為道友是想拿下他的。”

贏衝搖頭道:“光憑這些枝節至多隻是困住正清,是拿不下他的,哪怕有另一位摘取了虛實功果的修道人上前助戰也冇有用。”

渾空老祖道:“那是什麼都不做麼?”

贏衝表情平靜道:“當然不是,我們等上一等,若得幽城鎮道法器到來,兩相鎮壓,他絕難逃脫,而據我所知,那法器當也快到了。”

渾空老祖道:“那道友為何不等法器到來再行動手呢?那豈非更為穩妥?”

贏衝道:“此人之感應非比尋常,若是有這等威脅,他倒未必會進入那方天域了,而眼下雖是將他困住,我也難言能困住他多少時候,此局是否能贏他,隻看天機氣數是否落我這邊了。”

他話音才落,忽然自內殿之中飛了出來一枚符書,他拿來一觀,動作一頓,隨後站了起來,關照了一聲渾空老祖,便快步往後殿走去。

守正宮內,張禦自一番長久定坐之中出來,他照例先看各方報書,而在此中,包括了從奎宿那裡送傳來的呈書。

梁屹雷厲風行,自那日和他商議過後,便將那些知見真靈送到了奎宿,不過有些出人意料,最先用上的,倒不是玄修,反而是各地征伍。

這主要原因是這一次獲得此物暫時並不需要付出任何金元,完全是白拿,征伍軍卒對此自然是樂意的。

梁屹冇有阻止此類舉動,因為這裡麵的耗費完全是由玄廷承擔的,而且那些征伍得利的同時,也能驗證此物之效用,算是對雙方都有利。

張禦看過之後,便把呈書擺在了邊上,這東西一月兩月之間看不出來什麼,要見到成果,當需以年計了,現在還不必過多關注。

曇泉地州,天機工坊。

龍、於兩名大匠坐於大堂之中,兩人神情都是一片嚴肅。

於大匠沉聲道:“近來餘玄尊弟子到處推行他們所打造的知見真靈,那些征伍軍卒還有玄修修士都不再用我天機院的觀察者了,這不是一個好跡象。”

他們兩人到外層後,便一直在推動造物,並想著儘量將玄修的作用取代了去,奈何在訓天道章之後,這已是成了不切實際的想法,隻能退而求其次,在維護住原本所有的基礎試著往外拓展。

可是現在見到玄修竟然在侵奪原本造物承擔之事,他們自是坐不住了。

觀察者能夠被取代,那麼神袍玄甲呢?飛舟玄兵呢?

他們卻是不得不如此想。

龍大匠道:“這事緊要,不如上報天機院,讓天機院決斷?”

於大匠道:“若不經由訓天道章,內外層傳訊往來一次不知要到什麼時候,那時局勢早就變得了,我們唯有先動作,阻止他們。”

龍大匠道:“怎麼阻止?要是平常人也就算了,那些人可是餘玄尊的弟子,本身又都是修士,我們不可能與他們去硬碰硬。”

於大匠冷笑道:“以往餘守鎮在的時候,這些人確然惹不起,可現在餘玄尊早被玄廷召回囚押,這些人不過是孤魂野鬼罷了,新任鎮守也不信任他們,又能如何?”

雖然餘常這些弟子的背後還站著梁屹,不過這位成就玄尊之後,雖然冇有刻意抹去自己的過往一切,可也是主動淡化了此事,有些人雖然記得他,可不接觸之前,卻不會去回想起他。

他這麼做正是怕那些同門師弟仗著自己的名頭行事,故是在外界看來,這些人依舊不過是一群被囚玄尊的弟子罷了。

龍大匠謹慎道:“於大匠想要如何?”

於大匠道:“還能如何,隻需找些毛病出來,讓人以為此有隱患便好。”

龍大匠猶豫道:“可是我們看過了,並無什麼隱患……”

於大匠沉聲道:“我們說有,那就必須有。”

龍大匠歎了一聲,抬頭道:“可是此舉無用,那些軍卒還罷了,玄修靠的是訓天道章交通彼此,訓天道章並不掌握我手,而尋常玄修也不會理會我輩之言。”

於大匠語聲自如道:“這卻容易,請一些玄修上去‘主持公道’便是。”

玄修並不是都是一條心的,有不少也是願意與他們合作的,其中不乏中位修士,請這些人出麵對此批駁兩句,那是冇有問題的。

龍大匠想了想,覺得也有幾分道理,便就同意道:“好吧,就按於大匠你說得做。”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