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贏衝自內殿之中走出來後,看著天邊通紅的晚霞,萬裡天雲,如火而染,橫在了遼闊的原野之上,蒼藍色的天幕則與金紅色的明光交織在了一處,色彩絢爛壯麗。

他看著這無邊美景,心情卻是沉重。

在從孤陽三人處得知天夏已是通過一根斷落在外的枝節找到上宸天所在後,他便知上宸天最為危機時刻已然到來了。

整個主天域是攀附在青靈天枝之上的,而天夏拿取的那一根枝節也同樣來自於此,這兩者本為一體。

而所有青靈天枝都是生機相連的,哪怕相隔無邊遙遠都會相互吸引,這也是為什麼他當初就算斬斷天枝也要先一步收回生機。

他此前每一步都走得很小心,確認不會有枝節遺落在外,可天夏卻仍是技高一籌,他不知天夏是如何做到的,但此刻深究這些也冇有意義了。

現在隻有設法應付天夏的進攻了。

他本想著是否能再度攪亂天機,可孤陽三人告知他,那根枝節在清穹之氣的作用之下,會變得越來越是壯大,甚至若是天夏願意,可不斷將此催發,並令其成為另一根青靈天枝,兩邊的生機吸引力也將達到無可阻擋的地步。

雖然天夏不會去那麼做,可是無疑說明瞭,就算以天機乾擾天夏,其等也可以用灌輸清穹之氣的方式來抵消他們的努力,所以在他考慮之中,已然放棄了這等反製手段,他的重點隻能放在自我守禦上。

但他現在遇到的最大困難,青靈天枝隻能用在對內守禦上,要是用在外間,反而會被天夏截住,反拿過去利用,幽城金砂還冇完滿,並未達到可將整個青靈天枝都是遮蔽的程度,外圍守禦自是不可能存在了。

不過天夏雖然找到了他們,可想要就此擊敗他們,卻冇那麼容易。

天夏要想自外突入宸天,那麼勢必要是設法建立一個穩固的通路的,這般纔好集中並投入力量,不然隻是少數玄尊進來,或者零零散散的衝入上宸天內,那麼隻會被他們輕易圍殺。

所以他所針對的重點當就是落在此處,隻要能設法破壞或是延緩這條通路的塑就,就可把戰局拖延下去。

從孤陽三人告知他來的情況來看,隻要拖延一陣,自然就會有變數出現了。

而從對麵來看,天夏最厲害的鎮道之寶乃是清穹之舟,據他所知,有辟開混沌,化演諸物之能。

說起來,當初他也是乘坐此舟渡來此世的。

可是上宸派身為自始自終都是一個傳承不息的大派,所以與早早便廢棄宗門的神夏上層並不合契,也就不參與執掌此舟。

他對此舟之上所載的清穹之氣也是認識不深,難知這裡麵種種玄妙變化為何,所以隻能先按自身的認知來佈置了。

現在他已是執拿到了一部分青靈天枝的權柄,雖隻是少部分,但這已是他法力執拿的上限了。

或許也知曉憑他一個人也抵擋不住,故是在孤陽三人安排之下,所有人都不再參與駕馭這鎮道之寶,而是一同過來協助他參與守禦。

他想了想,憑藉這股力量,隻要天夏不是有什麼超出想象手段,那麼守持些許時日當是可以的。

正思量的時候,渾空老祖走了過來,作為靈都道人的心腹,他也是知悉了一些情況了,他沉聲道:“贏道友可有把握麼?”

贏衝道:“我上宸天經過了三百餘年佈置,就是為了防備天夏的進攻,今日倒是好檢驗一二了。”

渾空老祖道:“道友有信心便好。”

贏衝道:“三位上尊那裡已是妥善排布,此番隻要擋住天夏的衝擊,過後自會有轉機。”

渾空老祖沉默片刻,看向天邊道:“我有時候在想,當初上宸天若是不從天夏分開會如何?”

贏衝看了看他。

渾空老祖則繼續道:“這也隻是想想罷了。”他聲音轉冷:“天夏是要把我輩視作與尋常人等同,都囊括在同一規序之下,那我輩又修什麼道?我等若是被天夏鎮平,那自此之後就要過整日受拘束的日子,這讓我等如何甘心?”

說到這裡,他又加了一句,“道意難平啊。”

贏衝心中頓時有數,渾空老祖這是變相在告訴他,下麵雖然人心不定,平日一個個隻想著自保,可真到了上宸天就此滅亡的關頭,也不會就這麼甘心情願認輸的。

他想了想,不由點了點頭。

他抬袖一揮,便有一片光芒在麵前顯現出來,可見其中有一根蜿蜒起伏,仙意盎然的長枝,這正是青靈天枝的表象照顯。

而在枝節之上,則有無數光點閃爍,這是一份符元之圖,每一個光點都是代表著上宸天內排布著的一個陣法。

在每一個陣法之下又有諸多小陣,不過這些都是需要青靈天枝的生機來支撐,所以不到關鍵時刻不可能全部運轉開來,而在互相之間配合也有講究,到底如何就隻有上宸天少數人知悉了,光看是不明白的。

他思考片刻,伸出手來,在上麵連點了幾點,隨後那光芒一閃,化變成一張旨書落下,他遞給渾空老祖道:“勞煩道友去告知諸位玄尊,各人稍候按此坐鎮元節便好。”

渾空老祖接過之後,打一個稽首,道:“我這便過去通傳。”

清穹雲海之上,一座瑞氣祥雲承托的懸天道宮之中,首座道人及十二位廷執各自端坐於此間,每個人身外俱有虹光瑞霞映照。

而在道宮兩側,則漂浮著一團團錦雲,無數相貌各異的神人執拿各類法寶儀器侍立於上,天幕兩側,則是無數仙禽蛟龍盤旋遊走,飛舞來回。

在那更遠端,則是如雲海浮山一般,矗立著一座座法壇,上麵各是端坐有一名天夏玄尊,每一人周圍都有百數神人拱衛,萬千點星辰羅列。

此時此刻,所有本在外搜尋上宸天的玄尊都已是撤回了上層,再加上玄廷從喚召出來的本在潛修的玄尊,三十餘位玄尊分散於無邊無際的雲海的法壇之上。

玄尊身外盪開的法力靈光,哪怕彼此都是相隔甚遠,都能聽到氣機傳蕩交碰之際傳遞出的浩渺空靈之音。此聲彙聚在了一處,那雲海波濤之上,也是湧動翻滾著縷縷不絕的飄渺仙音。

張禦化身此時立在其中一處法台之上,他俯瞰雲海,身外星光玉霧飄舞不已。

此刻他正身仍是在閉關之中,並冇有被玄廷喚出,因為在這一次安排之中,他並非攻襲上宸天那第一批人,而是主要是防備寰陽派那一麵。

天夏定下穩步推進之策,就是為了提防寰陽派,要是在進攻上宸天的時候,此派於這個時候殺了出來,那對天夏無疑是一個威脅。

便是此輩不攻天夏,出手援救上宸天,那也將引發不少變數,畢竟寰陽派若是勢力比之當年未曾有多少變化的話,那也是上宸天相差彷彿的。

而他化身在此,也是方便盯緊戰局,隨時可得出戰。

可哪怕隻是化身在此,他身上散發的沖天光華也是絲毫不弱那些同道,並引得一些玄尊頻頻注目。

他抬首往前方看去,在最靠近那一株枝節的法壇之上,此刻正立著四位玄尊,其中兩人正清、魏広,還有兩位他並不曾照過麵,但以往在道冊記載上見過,這兩位一喚傅玉階,一喚袁勘,都是功行深湛之輩。

可以說,除卻正清之外,其餘三人至少都是煉就寄虛功果之人。

根據他的推測,在打開去路缺口,這四位當會是率先衝入上宸天,並負責定壓遮護後來人。

此刻他忽感有目光朝自己望來,移目看去,卻見是瞻空道人,其人正站在臨近懸天道宮的法壇之上,並對他點了下頭,他也是點首回禮。

這時一聲悠揚磬音從上端傳來,他抬頭一眼上方道宮,見首座道人及諸位廷執身上的光芒比之方纔又是輝盛了一些。

而那濃鬱的清穹之氣則如瀑潮一般,從道宮之中流瀉而出,卷帶起無數氤氳靈光,往著前方這株枝節湧去,到了那裡,便圍繞其緩緩轉動著,浮現出一道道玉白色的飄渺氣漩,並向上層層疊疊的湧去。

隨著清穹之氣的灌入,可見那一根枝節在以極快速度生長延伸之中,各處分開枝節漸漸延伸去了雲深不知之處,整體已似是介於了虛實之間。

這也是青靈天枝自身特性所致,此枝一葉為一界,一枝為一天,本就是可以穿長於世內世外的。

再過去一會兒,聽得轟轟隆隆之聲傳來,便見那最上端處,逐漸顯現出了一個巨大得雲團氣漩,雲霧旋卷之時,還伴有一道道五彩斑斕的氣光,而在那背後,則似有一個茫不可測的空域存在著。

張禦目光微凝,那雲漩空洞之後,無疑就是上宸天所在了。

不過不是打開這方門戶就一切結束了,因為眼下隻是尋到此輩駐落之地,上宸天本身還躲藏在了堅實的天域屏護之後。

要打破這層堅壁,才能闖入進去。

這不是那麼簡單的。就如同此前,上宸天應該說已是找到了寰陽派駐落之地,可是青靈天枝因為碰上了寰陽派的屏護,這才產生了後來的劇烈碰撞。

不過在這等時候,上宸天不管是否提前得到通傳,都應該是反應過來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