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懸天道宮之中,殿上十三座玉台正沐浴在清霞靈光之中,外層各個神人個個持器肅立,空中陣陣天花飄落,異香陣陣,金光漾漾,滿鋪宮前雲階之上。

林廷執看了一眼上空,在座上對位於上端的首座道人一禮,道:“首執,前方已見上宸天屏璧,當令諸位同道一同催發青枝落於此上,以此搭起兩界金橋。”

首座道人頜首道:“依此而為。”

林廷執轉過身,揮袖發一道符令下去。

那符令衝下道宮,便化作一道道金光向著各個玄尊那處分落而去,凡是接到之人,都是打一個稽首,而後落坐下來,並持決默誦。

張禦站在台上,他可看到隨著這誦聲響起,清穹之氣以比勢才更為猛烈的勢頭向那根青枝,促使此枝繼續向外延伸,並且向著上宸天護壁探去。

他先前也是在想,如何溝通兩界,原來是選擇這個最為直接方式,

看來是要迎來一場碰撞了。

那枝節探伸看著緩慢,可其本身作為鎮道之寶的部分,再加上清穹之氣的推動,卻是於瞬間跨躍過無數層界,攜帶著後方催發來的力量,狠狠撞在了上宸天的天域護壁之上!

這等碰撞也是激發了上宸天護禁迴應,枝節前端一下就崩碎成了無數粉末,這般震動向著後方蔓延,並一路傳遞到了位於上宸天枝節之上。

遭此攻擊,上宸天並不像寰陽派那樣有烈氣反激,但是卻是將傳遞來的力量吸納進來,化為自身生機,不止如此,那枝節破散後所流出的生機也是被其吸扯了進去。

那位於最前端的枝節雖然在碰撞中破碎了,可因為更多清穹之氣灌輸進來,那斷開的枝節又一次重新生長出來,並且再度攜起無儘之力撞去那護壁所在,而這一次,結果依舊是在那堅壁之上撞得支離破碎。

僅僅是在下一刻,隨著後續更多的清穹之氣湧入斷枝之中,新生的枝節又一次被催發出來,並如上兩回一樣朝那護壁狠狠撞擊過來。

若是一直這麼轟擊下去,每一次都不過給青靈天枝增加更多生機罷了,護壁隻會越來越是堅實,每一次枝節破散之後,那些生機都會被上宸天吸納回去,這是因為青靈天枝認定這些生機與自己本是出於同源。

可是問題在於,這些所謂生機是由清穹之氣化演而成的,護壁在將之收歸進來之後,其又重新變化回了原來模樣。

青靈天枝自是不可能將之融為一體,本來將之壓製或者消解便可,可外間護壁還在源源不斷的將之吸收進來,這便導致此氣一直存駐在那裡,並且還反過來幫助著屏護自外繼續吸收更多同類。

本來厚實的屏護經此一番折騰,竟是緩緩稀薄起來,在經過不知第幾次撞擊後,空域護壁之上終於被破開了一個雲漩坑洞,那一株青枝立便朝著此處一頭深深紮入了進去,並且不斷撐開擴展。

上宸天內,贏衝站在一根橫越天霄的枝乾之上,見其從天際一端而來,再又探入另一端,目光跟隨而去,卻似能望到無數層界。

此是青靈天枝主乾所在,此刻他是以氣意相合的方式,方纔能以元神到此觀望,可即便這樣,看到也隻是他所能理解的一部分。

他看向下方,在那裡還有一根根分長出的枝杈,其探到了天壁之外,每一根杈枝之上都有一座或數座天域攀附著,望去足有千百之數,而這些天域此刻正緩緩自外歸來,重落至主天域上,眼下往來,像是天枝之上攀附著一團團氤氳祥雲。

為了守禦主乾,他把分散在外的枝節都是收攏回來了,且還連帶著將此前分散出去疑惑耳目之用的空域也是一併收回了。

這些天域放在此戰之中仍是有用的,在與外敵交戰之中,不但可為主乾分擔外來之害,而且在生機足夠多的情形下,還能以此不斷複拓原先佈置好陣法禁製,前麵陣禁若破,也可將此挪移上去繼續抵擋。

就在此時,他忽然心神一震,猛地一抬頭,見到天壁之上出現了一圈漣漪,並有一絲絲外來氣機正在滲透進來,

“那是……”

他元神迴歸身軀,從座上站了起來,凝望那一處,道:“天夏竟是以那一截斷落枝節攻我麼?莫非他不怕被我奪取生機?”

那一根直接畢竟是斷枝,青靈天枝的主乾還在他們這裡,卻是能從中任何枝節上收回生機的,而生機一奪,其便就成了無用之物。

不過轉念一想,天夏敢於這般做,一定也是有著倚仗的,而且天夏的清穹之氣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正在思量之際,整個上宸天再度震動了一下,方纔那天壁之上的動靜停了下來,好似一切恢複了平靜。

可在短暫的停滯之後,一團旋渦雲光猛然在天壁之上綻開,並撕開了一個巨大的裂口,隨即可見一根青枝探入進來,由空至地,狠狠貫入了晴空天原之內!

此枝節一落,迅速膨脹擴大,望去好似成了一駕跨越虛空諸界的虹橋!

贏衝目光一凝,當即自袖中拿出一把幽城金砂,朝著那一處枝節所在灑了過去。

一時之間,無數金色光點落於其上,凡被碰觸到的部分,都是緩緩淡入虛空之中,整根枝節也是變得虛實不定起來。

可過得片刻,那些淡化虛無的部分似是受到了補充一般,又是恢複了過來,下一刻又是在金砂沾染下虛淡下去,可便是如此,其整體仍然牢牢釘在那裡。

贏衝搖了搖頭,他雖掌握了青靈天枝一部權柄,可他法力冇法催發出更大的力量,以至於難將之視如異類般加以驅逐。

迫不得已之下,他喝令道:“各位真人守好陣壇,諸弟子各去元節所在!”

一聲令下,擎空天原四周,無數山脈之上,座座道宮大放光明,無數光亮沖天而起,與天上星辰共鳴,虛空中更有一根根枝節輪廓顯現而出,可見上麵端坐著一位位上宸天玄尊,俱在青氣雲光掩映之中。

清穹雲海之上,諸玄尊看著那根枝節去往雲漩之後延伸不停,都是在靜靜等待著那一刻的到來。

瞻空道人看著遠方青枝,他思忖著對麵有幽城金砂和青靈天枝,而他們這裡則清穹之氣和元都玄圖,這四件鎮道之寶單純比較下來,無疑他們更占優勢。

隻是整個上宸天天域都在青靈天枝遮護之內,算是此輩之主場,而他們就難免隔了一層,並冇有辦法將兩個鎮道之寶的威能完全發揮出來。

不過……

他看了眼站在道宮之上那一十三位廷執。

他曾和自己師兄荀季談論過的天夏鎮道之寶,似乎玄廷所擁之寶並不止清穹之舟這麼一件,隻是由於某種原因無法拿出來,根據荀季後來所言之語,他私下猜想,這些東西可能是有彆的用途。

思索之間,他感覺一陣陣震動傳來,不覺看過去,卻是青枝那一端已是順利在對麵天壁破開了一個巨大空洞。

在那空洞對麵,則是顯露了一方壯美天地,雲霧仙山遍佈,一座座道宮天殿若隱若現,且其攀附在一株橫越天霄的大枝之上,那種充盛生機哪怕透過重重層界亦能感受得到。

他不覺言道:“上宸天!”

這時聽得上方道宮中有磬鐘一響,便見雲海之上有萬千盞的鏡燈升了起來,到了高處之後,齊齊一轉,就有一道道雪白光芒穿透層界,朝著那一端射去,雲漩在此光逼壓之下往更遠退走,由此顯露出了更大空洞來。

同時有更多清穹之氣衝入此中,將那些幽城金砂衝盪開去。

而在上方天穹之中,則有億萬點星辰浮現,再一枚枚落了下來,恍若諸星灑落,沿著青枝而行,朝著那個雲漩空洞衝射而去。

可以見到,那些星辰是由一個個渾身金光閃爍神人化變而成,皆是手持乾戈,身騰光焰,威武無比。

不過這些神人纔是衝到了對麵,還未站穩腳跟,就見擎空天原大氣之中有一道道符籙閃爍,而後無數閃爍青雷彷彿霰雹一般落來,這些神人皆是振起身上金焰,一個個衝入天穹之中,抵擋這方雷光衝擊。

不過這些雷光不僅威能奇大,且還無窮無儘,可見一團團金光不斷破滅,足足有百萬之數神人衝入此間,然而在數息之間就化為烏有。

諸多天夏玄尊見此都是神情平靜。

這些神人都是在混沌晦亂之地開辟混沌之後自行生出的,且都是無智之靈,平時用於點綴天幕的,要多少有多少,被滅去也是不可惜,他們不過是以此探明對麵的大概情形罷了。

懸天道宮之中,玉素道人這時冷笑一聲,站了起來,他拿出一隻玉瓶,對著下方一倒,隻聽得轟轟聲響,先是一條細流從那瓶口流淌而出,可此水到了下方,卻是轉瞬之間化為奔騰天河,並朝著那缺口之內湧入進去。

道宮兩側的千百頭蛟龍發出龍吟之聲,一條條紛紛衝入水中,龍身翻騰浪花,跟隨著這條水流一同衝向對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