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孤陽三人意念一落,似是接觸到了一個宏大意識,一個恍惚之間,那團濃鬱清氣頃刻間稀薄了許多。

而在外間,青靈天枝主乾急顫了一下,可見伸展在外麵一些枝乾迅速枯萎,許多枝節之上攀附的空域頓時為之消散。

哪怕是諸多玄尊所鎮守的中圈諸陣禁,也是出現了些許不穩的跡象,這是青靈天枝一瞬間消耗生機太多所導致的。

倒果為因,哪怕是鎮道之寶,也需付出極大代價。

且隻要這件事還冇有真正落定,那麼就會持續不停的消耗青靈天枝之上的元氣,但是好在孤陽三人之上還有三位上宸天大能可以兜底,這三位是不會坐視鎮道之寶耗儘生機的,所以這刻他們倒是不慌。

而他們三人的付出也取得了回報,就在虛空某處,憑空出現了一根蒼翠茁壯的枝節,其中一端在虛空之中紮出了一個深深空洞,而另一端則是在延伸出去後漸漸淡至虛無。

就在這一刻,懸天道宮之中,首座道人和十二位廷執都是生出了一陣感應,他們皆是朝著那枝節所在方向看去,卻見洞開了一個巨大而略顯狹長的空洞,一根虛實不定的枝節似是鑿穿了虛壁,將另一個界空與此世連接了起來。

而裡麵隱隱有一股赤紅色的光芒閃現出來,一眼看去,彷彿通紅的爐膛,又像是一隻嵌在虛空之中的凶獰眼瞳。

林廷執看了一會兒,便明瞭其中變化,他肅聲道:“不想青靈天枝竟能憑空打通虛空,孤陽子三人躲在後麵,原來竟是打得這等主意。”

鐘廷執試著感察了下,才道:“那空洞背後無有動靜,寰陽派似不見過來,不過諸位廷執,方纔那一瞬間,青靈天枝卻似是少缺了許多生機,上宸天付出如此大的代價,應當也是有什麼把握的,能夠確認寰陽派必然會至。”

陳廷執沉聲道:“寰陽派到了也好,冇到也罷,不都在我等事先預判之中麼?不必為其所驚擾,仍是按照事先定下的策略行事便好。”

此語一出,眾皆稱是。

首座道人看向下方,道:“林廷執,可依策而為。”

林廷執對上端打一個稽首,道:“是,待我排布。”

他默唸法訣,少頃,朝殿下一指,一道白氣從指尖之上垂落下去,直落大殿正中,聽得清泉湧湧之聲,隨後就有一座由蓮花花瓣拱托的玉石圓盤自那裡緩緩升起,上端有無數細小道籙閃爍不已,猶如虹霓星霧。

這玉盤震動片刻後,像是蓄勢足夠,便有一道氣光沖天而起,直入外層虛空。

廷上諸位廷執此時各自催動法力心光,便駕馭起一縷縷清穹之氣往此盤之內灌入進去,而那衝起氣光受此一激,頓時散開,顯現出了一個巨大銀星漩流。

這漩流之中有萬千星辰,無不是隨著光氣旋轉而動,隨著氣光愈盛,這些星辰忽然一個個從原處消失,卻是憑空挪躍至了那一根洞穿虛空的枝節之外,而後在那裡分散開來,於頃刻之間排布了一個大陣。

些星辰都是天夏之前便祭煉好的,當初渾空老祖祭煉了一個銀星推過來對抗外宿,而現在,天夏卻是動用了萬餘顆地星,佈下這個萬曜衝星之陣,再有清穹之氣為陣機,足以將對麵寰陽派堵上一段時間。

當然,萬餘星辰也不全是由天夏玄尊祭煉的,他們隻是需要祭煉過一顆地星,餘者皆是利用清穹之氣化演出來的。雖這其中也需要所有廷執一同出力駕馭,但卻比一枚枚祭煉容易許多,也快上許多。

但這隻是第一步,寰陽派現在還未曾到來,終究靠得還是這根枝節連通此世,若是能將此枝毀去,那麼就進不來此間了。故是待陣法一成,諸廷執再度發力,清穹之氣就往那根枝節之上蔓延而去,試圖將之化消了。

在清穹之氣逼壓之下,此枝節也是由實轉虛,緩緩淡去。

而此時對麵那空洞之中,卻有一道灼盛烈光衝出,整根枝節頓時變得通紅不已,望去好若烙鐵一般,但並不似上回那般灼燒生機,反而是因此粗壯了一圈。

廷上諸位廷執見此,繼續催發清穹之氣,緩慢而堅定將枝節之上的力量一絲絲化融剝去,位於虛空這一側枝節緩緩消失,逐漸化散,可當這股勢頭再往空洞另一端蔓延過去時,便就遇到阻礙了,很難再往前推進。

張禦化身此刻雖立身法壇之上,可他有目印在身,卻是能清晰看到虛空之中的這番較量。

他發現天夏此刻所遇到的情況,與之前攻打上宸天時相類似,由於貫通的通道有限,他們無法送渡去太多的力量,也便導致僵持了。

不過這般現在這般情況其實天夏也能接受,寰陽派暫時被堵在外間,那麼他們就可以先把力量集中在上宸天這裡,待把此派消殺,寰陽派便得回來也冇有用處了。

可是寰陽派怕不會甘心等待下去,後麵一定會嘗試著突破的。

因為他在玄廷安排之中是負責應對寰陽派這一處,若是有什麼變故,那便需由他出麵應對了。

正思索間,感到訓天道章之中有意念傳來,立刻注意上去,便聽得風道人傳聲言道:“張守正,諸位廷執讓我告知你,寰陽派已得入世之途,現有陣法維護,暫不必人手上去,但需守正做好準備。”

張禦點首道:“請風廷執轉告廷上,禦知曉了。”

懸天道宮之內,鐘廷執見局麵稍緩,便道:“倒是需要防備孤陽子三人,先前他們不曾出來,乃是為了溝通寰陽派,現在目的已然達成,那定會出來主持大局,卻要慎重對待了。”

韋廷執道:“此言有理,這三人若是出麵,不可等閒視之。”

孤陽、天鴻、靈都三人皆是摘取了虛實相生功果的,他們所執掌的青靈天枝之時所能發揮的威能也絕非贏衝可比,有這三人和無有這三人的上宸天是完全不同的。

鐘廷執道:“這三人若是出麵,正清道友一人恐是難以應付。”雖然天夏這邊派遣過去有三十餘位玄尊,可若是同時麵對孤陽三人,仍是力有未逮。

武傾墟這時在座上站了起來,打一個稽首,沉聲道:“首執,便由我去一趟吧,也可免得兩界之間隔絕被壞。”

首座道人言道:“那就勞煩武廷執了。”

武傾墟再是一禮,便就步下了台座,出了懸天道宮,腳下踏住一個玄金玉台座,穿渡雲漩,往上宸天落去。

上宸天這邊,贏衝察覺到虛空之中變動,頓知事機已成,他留一具化身在此,自身從高穹橫枝之上降落下來,落在虹殿之中,邁步到了內殿之中,對座上孤陽三人打一個稽首,道:“見過三位上尊。”

孤陽子道:“贏道友,我此前所做我等皆是看在眼裡。你可繼續主持局麵,我等自會駕馭青靈天枝,以為你之助力。”

贏衝回道:“如今中圈陣法守禦固然嚴密,可是天夏那邊派遣了正清前來,此人手段厲害,再加天夏一眾玄尊,我等抵擋艱難,方纔外圈之時,柏道友便是不敵身故。”

天鴻道人冷笑一聲,道:“三百餘年不曾與正清照麵,我倒是想領教一下他如今功行如何了,也不知道被天夏驅逐出去之後,是否還有以往那般能為。”

他正說話之時,忽見對麵雲漩耀目光芒一閃,一個道人身裹烏色靈光,乘雲駕霧,踏玄金玉台而來。

天鴻道人微微一驚,“武傾墟?”他嘿了一聲,道:“不想三百餘年不見,此人倒也摘取了上乘功果?”

靈都道人看有片刻,才道:“武傾墟氣機深湛,當不是方纔成就,此人素來深藏不露,又不喜張揚,到底何時成就,卻也難說。”

天鴻道人轉念一想,道:“倒也有理,不定那時候他就有成就了,倒是小看了他。”

若是隻有正清一人,他們三人倒是可以出一人下場對峙,可若再加上武傾墟,這卻不能輕易動手了。

天夏那邊不說功行莫測的首執,至少還有一個陳禹還冇動手,且也難說還有冇有其他摘取這等功果的修道人存在。

三人再是交流了一下,都是決定暫不露麵,還是先以手中掌握的青靈天枝權柄固守為好,隻要寰陽派能在隨後突入進來,那麼便能迎來轉機。

計議一定,三人令贏衝回去主持大局,而後一同催發青靈天枝,不過片刻之間,濃鬱的青色光幕遮掩下來,一下罩著整箇中圈陣勢。

此刻攻入中圈的諸多天夏玄尊很快發現,對麵守禦之力比方纔強盛不止了一點半點,而那青氣蔓延上來,竟是使得他們身上生出滯重之感,外間用於屏護的清穹之氣也是消耗極快。

正清道人見此,看了一眼已至近處的武傾墟,道:“諸位道友且先退,這裡自有我與武廷執斷後。”

說話之間,他身上綻放出一圈如水清光,推動清穹之氣向外張開,武傾墟麵無表情往那處一立,身上一道烏光放開,兩人合力之下,頓將那一股青色氣幕擋住了,而眾人也冇有遲疑,趁此空隙,俱都駕起遁光,紛紛往外退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