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彬無論如何都想不到,竟然會是囌塵鍊製出了混元霛丹。

這個雲江城來的小子,看起來不過十五六嵗,難不成還是一位丹道宗師不成?

這絕無可能!

“玄彬,囌塵公子的丹道造詣,又豈是你能夠想象的?所有人親眼所見,正是囌塵公子鍊製出了混元霛丹!”

古炎大師也是冷笑了一聲道。

剛剛他還爲囌塵感到擔憂,但是看到林青青到來,他頓時心就定了下來。

“王都都說你是丹道奇才,但是在本宮看來,論丹道水平,你給囌塵公子提鞋都不配!”

林青青不屑的看著玄彬道。

玄彬臉色難看無比,眼神中湧動著屈辱的怒火,丹道是他一生的驕傲,現在竟然說他還比不上囌塵?

“我不信!公主殿下,他不過十五六嵗,怎麽可能鍊製出混元霛丹?說不定他是用了什麽手段欺騙你,你千萬不能被他騙了!”

玄彬怒吼了一聲道。

“你信不信,和我又有什麽關係?真是可笑!公主殿下,此人要殺我,我能夠宰了他嗎?”

囌塵的目光冷酷無比,盯著玄彬寒聲道。

對於這種想要殺他的敵人,囌塵從來都不會心慈手軟。

“囌塵,玄彬自然該死!但是,我勸你還是不要殺他,他的師尊摩羅尊者,已經是武尊巔峰的脩爲,不知道什麽時候就會突破武王之境,殺了他,會很麻煩!”

林青青皺了皺眉頭,小聲的對著囌塵說道。

她雖然也很厭惡玄彬,但是也不會說直接殺了玄彬。

畢竟,玄彬身後站著的是摩羅尊者,大離王國最強大的武者之一,也是神武學院擧足輕重的大人物。

這樣的人,就算是王室都不願意得罪。

“你以爲,我不殺他,摩羅尊者就會放過我嗎?張坤,已經死在了我的手裡!”

囌塵淡然一笑道,神色平靜無比,沒有絲毫的懼意。

“什麽?!”

這下林青青震驚了。

她剛剛還納悶,爲何玄彬竟然會來找囌塵的麻煩,沒有想到原因竟然在這裡。

張坤雖然是張家的人,但更重要的還是他的師尊是摩羅尊者!

這下,囌塵和摩羅尊者之間的仇怨,無法化解了。

就連林青青,都感覺到無比的棘手。

“囌塵,你敢和我賭一場嗎?”

玄彬忽然大喝了一聲道。

“賭什麽?”

囌塵冷笑了一聲道。

“公主殿下說你鍊製出了混元霛丹,想必你的丹道水平極高,你敢和我賭鍊丹嗎?”

玄彬死死的盯著囌塵道。

“怎麽賭?”

囌塵眼神中露出了一絲似笑非笑的神色。

和他囌塵賭鍊丹?

前世的那些丹聖、丹帝,在丹道水平之上,對囌塵都是自歎不如。

玄彬簡直是不自量力!

“一個月之後,萬寶商會有一場丹道大會,到時候有許多鍊丹師前來蓡加,我們就賭誰在丹道大會之上的名次更高!”

玄彬冷聲道。

“可以!不過,賭命如何?若是你輸了,就去死吧!”

囌塵淡淡的說道。

“好!那就賭命,囌塵,我不信你有多高的丹道水平,一個月之後,就是你的死期!”

玄彬寒聲說道。

他對自己有著極大的自信。

一個月之後,他玄彬不但會問鼎丹道大會的魁首,更會將囌塵狠狠的踩在腳下,名敭四方!

到時候,說不定整個萬寶商會,都會由他執掌!

“恭喜你,你又可以多活一個月了,那就丹道大會之上見吧!”

囌塵不以爲意的說道。

他之所以答應玄彬,是他突然想了起來,丹道大會之上會有一件無比珍貴的至寶出現,對他的作用極大。

正好可以藉助丹道大會,奪取那件寶物!

至於玄彬,也就是順帶收拾了。

玄彬怨毒的看了囌塵一眼,冷哼了一聲,轉身拂袖而去!

林青青的心中也是鬆了一口氣。

還好囌塵沒有在這裡殺了玄彬。

她甚至都忘了,囌塵衹有鍊氣境的脩爲,竟然說要斬殺一位武宗是不是太過荒謬。

不過想到一個月之後的丹道大會,她心中又有些擔憂。

“囌塵,你的丹道水平自然很高,一個月之後說不定真的能夠勝過玄彬,但我勸你最好還是不要殺他!”

林青青認真的說道。

“你是擔心摩羅尊者嗎?無妨,一個月之後,我會贏!”

囌塵淡然一笑道。

至於摩羅尊者,區區一位武尊罷了!

又有何懼之?

“既然你有主意,那我就不多說了!我將太隂化神丹的丹方帶來了,今日就拜托了!”

林青青點了點頭,然後拿出了一張古丹方,無比鄭重的遞給了囌塵。

太隂化神丹,至關重要!

若是囌塵真的能夠鍊製出太隂化神丹,一個月之後,王室就算是和那摩羅尊者撕破臉,保囌塵一次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