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誰?”

“我是西北天府龍水鎮的蘇辰。”

“不,我是登臨大陸之巔的‘蒼龍戰帝’蘇辰!”

……

昏暗的小屋之中,一個躺在床上的少年,猛地睜開了眼,目中露出一抹璀璨之芒。

“這……這是一百年前?”

少年雙眼睜得老大,臉上露出了無法置信之色。

那過往的一切,如同潮水一般,湧上心頭。

蘇辰目光掃過四周,發現這裡的一切,是那麼的熟悉。

那是他一百年前的家啊!

他日思夜想的家。

這裡有他最牽掛的人!

這裡有他最美好的回憶!

“哈哈……好,我重生了!”

蘇辰雙眼之內露出一抹喜悅的光芒。

“這一世,我要一步一個腳印的修煉,鑄造無上道基。”

“這一世,我不會再讓我的親人、朋友受到半點傷害。”

“這一世,我要將那些傷害過我的敵人,統統踩在腳下。”

“這一世,我要讓曾經抱憾終生的事,不再發生。”

……

蘇辰臉上閃過一抹堅毅之色,緩緩伸了伸雙腿。

突然,一股強烈的虛弱感湧上心頭。

“嘶……少年時的我,身體竟如此虛弱不堪!”

蘇辰眉頭微皺,仔細檢視了體內的情況,發現自己隻有開脈二重的修為。

如今,他所在的地方,乃是西北天府龍水鎮,屬於蒼龍大陸。

蒼龍大陸上,修為等級由下到上分為開脈境、轉元境、合靈境、融丹境、化嬰境、陰玄境、陽玄境、造神境、天輪境、帝境。

百年之後,魔族入侵蒼龍大陸,蘇辰崛起,以一雙鐵拳,打得魔族節節敗退,被人尊稱為“蒼龍戰帝”。

可惜,他最終竟然死在好友“君一笑”的算計之下!

“君一笑,冇想到你身為人族大帝之子,竟生出反叛之心,與魔頭狼狽為奸,算計我蘇辰,這一世,我會好好跟你算這筆賬!”

蘇辰臉上閃過一抹寒光,露出冰冷的笑容。

君一笑,乃是蘇辰上一世為數不多的朋友。

可就是這個所謂的“朋友”,聯合上百位魔族大帝,圍殺蘇辰。

那一戰,打得驚天動地,山河泣血,大陸崩潰。

最終,一代戰帝“蘇辰”隕落,重生回到百年之前。

“君一笑,如今的你,恐怕已是化嬰境強者吧,可那又如何,不用十年的時間,我便能超越你!”

蘇辰雙眼之內露出一抹冷光,寒聲道。

接下來,蘇辰開始查探自己的身體。

武者,奪天地造化而修煉。

人體之內有三百六十六道武脈,分佈於全身各處。

每一道武脈都可以吸納靈氣,轉化為自身的力量。

可是,並非每個人生下來這些武脈就能吸納靈氣,需要通過後天修煉,不斷開辟,這個過程稱為“開脈境”。

武者,體內開辟的武脈數量越多,修煉速度,也就越快。

開脈境巔峰,最少必須開辟九條武脈!

如今,蘇辰體內隻開辟了兩條經脈,算是最弱的開脈二重。

整個家族之內,那些資質一般的開脈二重武者,最少都開辟了十條以上的武脈。

可見他的這具身體資質到底有多差了。

不過,體質再弱又如何,重活一世,蘇辰有太多的方法,可以讓自己恢複到前世的修為。

甚至是超越前世,踏入蒼穹,成為星空之下第一戰帝!

“嗯……這是什麼?”

蘇辰眉頭一皺,心神之力,緩緩散開,沉入自己體內,看到自己經脈上麵,赫然依附有不少黑色光點。

“哼,好啊……原來是化功散。”

化功散,專門消融武者體內靈氣的一種毒藥。

難怪,蘇辰無論廢多大力氣,一直無法再開辟武脈。

“大長老,本是同根生,又何必非要趕儘殺絕呢?”

蘇辰心底露出一抹冰冷殺機,仔細一思索,便知道這件事到底是誰做的了。

如今,蘇家的家主乃是他大伯蘇峻。

按理說,他大伯執掌蘇家,蘇辰應該風光無限纔對,可兩年前,蘇峻進入斷龍山脈之後,便音訊全無。

大伯蘇峻膝下無子,待蘇辰如自己親生兒子一般,更是有意要將家主之位,傳給蘇辰,大長老一脈自然不肯,於是使儘手段,對付蘇辰。

隻是,之前還有蘇峻鎮著,家族之內冇有人敢亂來。

可隨著蘇峻的消失,蘇辰日子越來越不好過。

如今,大長老蘇野大權在握,不斷打擊蘇峻的勢力,扶持自己的人馬上位。

兩年下來,蘇家差不多已經改朝換代!

近日,更是有訊息傳出,蘇峻已經隕落在斷龍山脈。

蘇辰的日子,無疑是雪上加霜。

按理說,每個蘇家子弟,都有資格進入藏經閣學習。

可昨日,蘇辰要進入藏經閣的時候,卻被人一腳給踢了出來,還受了一番侮辱,昏迷過去。

“重生一世,再有人敢欺我、辱我、毀我,死!”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冷咧之芒,緩緩坐直了身子。

“萬物靈氣,納入我身,煉化!”

嗡!

蘇辰閉上了眼,心神沉入體內,進入到識海的混沌中去。

這裡,冇有光,冇有聲音,冇有任何東西。

“不在了麼?”

蘇辰輕喃一聲,臉上露出一抹失望之色,心神散開,不斷尋找,可都冇有發現任何東西。

正當他的心神之力要退出去之時。

突然,一塊古老的石碑映入眼簾。

“這……這是荒古天碑!”

蘇辰臉色一喜,驚呼道。

當年,他之所以能夠迅速崛起,成為縱橫天下的“蒼龍戰帝”,不僅於他的努力有關,還與這塊荒古天碑,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荒古天碑,乃是他前世從一處遺蹟中得到的。

縱使,後來蘇辰修為達到帝境,也冇能弄清楚這塊天碑的來曆。

蘇辰心神之力散開,靠近荒古天碑,頓時感受到一股鎮壓九天十地的力量。

這種力量,遠遠超越了帝境。

彷彿是至高無上的天道!

“難道是這荒古天碑讓我重生的?”

蘇辰臉色一震,腦海內閃過一個驚人的念頭。

很快,他就壓下心底的疑惑,正要繼續觀察的時候,門外猛地傳來一個驚慌的聲音。

“你們要乾嘛,小辰正在休息,不要打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