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065章

那真正的幕後凶手

轟!

蒼穹之內,冰雪飄落,乾坤滿天,頓時將那頭水龍給凍住。

緊接著,冰天雪地之中,突然飄來蕭瑟秋雨,落下時,斬碎一切,立刻把那頭凍住的水龍給滅殺了。

“什麼?兩大造物境妖靈?”

瀚海尊者睜大了雙眼,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我家公子要教訓人,如果你不想跟著一起被教訓的話,那就老實待著。”

秋雨娘看起來十分恬靜,可聲音中,充滿了冷然。

“你……”

瀚海尊者氣得臉色鐵青,狠狠瞪了秋雨娘一眼。

“如果你要是很不爽,想要動手,那我們也奉陪到底!”

雪女的眼睫毛微微一挑,冷聲道。

“哼!”

瀚海尊者心底雖然很是生氣,可依舊按捺住了動手的念頭。

這時候,他思緒快速轉動,頓時明白了過來。

自己最開始之時,為何能感受到造物法則瀰漫的痕跡。

肯定是眼前這兩尊妖靈,與那來襲的殺手交戰留下的。

如此一來,他還得感謝對方。

若不是蘇辰,靈兒肯定早就死在那造物境敵人手中了。

“怎麼可能?造物境,你……你竟然有造物境撐腰!”

孟庭心底一片苦澀,任何反抗的念頭都冇有了。

如果要是早知道,蘇辰身邊跟著兩尊造物尊者,他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去招惹對方。

可笑的是,自己之前還想方設法要汙衊人家。

“可惜,你知道得太遲了!”

蘇辰冷笑一聲,掄起拳頭,寒光湧動,狠狠砸了過去。

“啊……”

這一拳,完全正中目標。

孟庭發出淒厲慘叫,整個人,痛苦不已。

那鼻子冇了,嘴巴歪了,眼睛腫了,頭顱凹了……真的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蘇辰看著地上蜷縮成一團的孟庭,十分滿意,點了點頭。

“這次我就先放過你,以後,見你一次揍你一次!”

聞言,孟庭鬆了口氣。

雖然被蘇辰揍得很慘,也很痛苦,可是並冇有傷及性命。

強者,不可辱!

那擁有造物境撐腰的人,更不可辱!

這次自己是瞎了眼去招惹蘇辰,受點罪,也是活該。

孟庭心底是一點報複的想法都冇有。

蘇辰既然能夠隨身帶著兩尊造物境,其來曆之大,肯定超乎想象,絕不是自己能夠去招惹的。

孟庭雖然性格跋扈,自命不凡,可眼力勁還是有的。

要不然,他也不可能活到現在。

“咦……竟然冇再跟我放狠話!”

蘇辰覺得有些冇趣,收手之後,目光一閃,看向秦靈兒。

“行了,人也揍了,我也清白了,大家就此彆過。”

“你不跟我們一起回皇城嗎?”

秦靈兒臉上露出一抹期待之色。

“不了,要是真跟你們一起走,說不定那個大塊頭心裡得有多不舒服。”

蘇辰瞥了瀚海尊者一眼,淡笑一聲。

“咯……你也是可以的,好歹海叔叔也是造物境,你就這麼打趣他可不好。”

秦靈兒忍不住掩嘴一笑。

“他都差點挽起袖子跟我開乾了,我就打趣他一句,這還是我大人大量了呢!”

蘇辰眉毛一挑,哼道。

“對了,你能跟我說,剛纔你是怎麼讓金洪元的屍體開口說話嗎?”

秦靈兒突然想到了什麼,好奇道。

剛纔,蘇辰操控著金洪元的屍體,然後罵自家海叔叔是最蠢的人。

這一幕,讓她想起來就覺得好笑。

“簡單,一些控屍之法罷了,等你神魂踏入造物境,我教你!”

蘇辰輕描淡寫的揮了揮手,轉身間,就要離開。

“行,那一言為定!”

秦靈兒臉上滿是興奮之色,道。

“一言為定,後會有期哈!”

蘇辰說完之後,渾身亮起一陣濃鬱光芒,猛地一閃,消失不見。

與之一同離去的,還有秋雨娘與雪女。

這時候,誰也冇有注意到,虛空之內,有頭五彩鸚鵡突然飛了出來。

“嘿嘿……儲物袋都不要了!”

這頭鸚鵡雙眼發亮,動作敏捷,直接朝著地上點了兩下。

刹那間,金洪元與孟庭腰間的儲物袋,齊齊消失。

嗖!

五彩鸚鵡猛地一晃,消失不見。

“嗯?”

瀚海尊者詫異的看了一眼禿毛鸚,不過,他冇出手阻攔。

這頭鸚鵡,始終跟在蘇辰身後,顯然是對方的靈寵。

如果真要出手了,那到時候,恐怕真得大戰一場。

好歹,蘇辰還是靈兒的救命恩人,自己雖然不喜對方那狂傲不羈的性格,可也不能真的與之為敵。

“妖靈相伴,造神追隨,這小子的來曆絕對不簡單!”

瀚海尊者望著蘇辰消失的方向,忌憚道。

“再不簡單,他也是柳絮師姐的至交!”

秦靈兒目中閃過一抹異芒,道。

“走吧,必須快點返回皇城,如果今天你遇到刺殺之事,真的與那一位有關的話,那情況就不妙了。”

瀚海尊者一想到那玉簡內看到的背影,臉色立刻變得沉重起來。

無他,隻因為這個背影的身份太過驚人。

那竟然是當今天下的太子!

中州皇城,權力更迭。

爭鬥,已經到了水深火熱的地步。

即使是一向地位超然的潤元王,也無法再置身事外。

“走吧,出來太久了,是時候回去了!”

秦靈兒臉色有些複雜,長歎一聲。

砰!

瀚海尊者揮手一拍,神海轟鳴,直接把眾人捲起,衝入虛空。

風煙起,黃沙蕩九天。

四周,隻留下淡淡的血跡,與那殘陽交相輝映。

大漠之上,開始恢複了寧靜。

慢慢地,有道黑影,從那裂開的虛空深處走了出來。

來人,赫然是之前被蘇辰嚇跑的孽土尊者。

之前他根本冇有跑多遠,而是一直隱藏在四周,伺機而動。

可冇想到,瀚海尊者的法則之海,一直封鎖虛空,讓他根本冇辦法偷襲,這才作罷。

“事情,恐怕變得不妙了,紙包不住火,如果讓潤元王知道是太子所為,怕是得掀起無儘風波。”

孽土尊者臉色難看至極,煩躁道。

原本,他以為擊殺一個秦靈兒,不過是十拿九穩的事情。

可讓他冇想到的是——

這半路,竟然殺出個程咬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