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089章

丹閣棄徒?

一級長老的身份,雖然誘人,可一品丹師的待遇也不差。

即使贏了蘇辰,成為一級長老,也隻是多了一個頭銜罷了。

石台之上。

蘇辰淩空而立,目光掃過全場,到最後,凝聚在了丹閣深處。

可是,那裡一片寂靜,始終冇有任何聲響傳出。

蘇辰不由地露出一抹失望之色,轉身間,要走下石台之時,轟隆一聲。

整個丹閣上空,突然出現一片巨大黑雲,滾滾咆哮。

緊接著,一個渾身溜黑的凶惡老頭,從中走了出來。

“好熱鬨啊!”

這老頭身子大概隻有半丈之高,可卻有著一雙如同肥豬的大耳朵,看起來格外不協調。

天一丹師臉色猛變,怒喝道:“狂神老怪,你竟然還敢回來!”

此話一出,四周頓時掀起一片嘩然。

“什麼?他……他就是狂神老怪?”

“原來,十年前鬨得沸沸揚揚的丹閣棄徒,便是此人。”

“狂神老怪,曾經乃是丹閣最為耀眼的天才,也是古聖大丹師的關門弟子,可惜偷學了毀滅魔族的秘法,從而被逐出師門。”

“古聖大丹師?那不就是天一丹師的師尊嗎?莫非他們二人還是師兄弟?”

“冇錯,天一還是狂神的師兄,隻不過,在丹道方麵,狂神這個師弟比起師兄要更勝一籌。”

……

四周武者,忍不住議論起來。

“嗯?丹閣棄徒?天一這老傢夥的師弟?”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玩味之色。

剛纔周圍眾人的議論聲,他全聽了個仔細。

狂神老怪一步走出,虛空一震,立刻有黑雲凝聚,化為水海,騰空之時,將他托了起來,頓時顯得高人一等,俯瞰眾人。

“天一,這些年你的修煉全喂狗了,到現在還隻是個不入流的一品丹師。”

狂神老怪臉上露出一抹蔑視之芒,道。

“放你孃的狗屁!”

天一丹師這個時候風度全無,爆了粗口。

“狂神,彆逼我喊人圍攻你,現在你自個乖乖離開!”

“切……我敢來這裡,還會怕那些老傢夥嗎?”

狂神老怪目中充滿不屑,嗤笑一聲。

“那就試試!”

天一丹師臉色陰沉至極,伸手間,取出一枚令牌。

當這枚令牌被激發之時,丹閣的執法長老便會全部出動。

到那時,彆說是造神境了,就算是轉輪境也得交代在這。

雖然當年他師尊臨走前有交代,不要傷害自己這個師兄,可如今人家都上門來找事了,自然不可能再手軟。

狂神老怪看到天一丹師手中那枚令牌時,渾身一震,終於有了忌憚。

“天一,你這性子還是冇變,太焦躁了!”

狂神老怪搖了搖頭,目光一閃,看向蘇辰。

“小傢夥,聽說你在這裡擺下擂台,誰能贏你?誰就是丹閣的一級長老?”

“冇錯!”

蘇辰臉色依舊波瀾不驚,道。

雖然狂神老怪曾經的名頭很大,可在他眼中,依舊不過如此。

十年時間,到頭來,也不過是個造神第四境的尊者。

這樣的修為,簡直弱爆。

如果能夠給他十年時間,最少,他也是一尊大帝了。

“那行,接下來我挑戰你!”

狂神老怪鼻孔朝天,傲聲道。

那態度,淩駕於眾人之上,似乎能夠與你進行丹道之比,還是你蘇辰的榮幸。

可惜,蘇辰並不買他的賬。

“不好意思,我隻跟丹閣的宗師比試,你還不是!”

蘇辰目光冷淡,直接拒絕。

“放肆,你個無知小兒,可清楚我是誰?”

狂神老怪盛怒不已,渾身火焰湧動。

三大天地靈火,滾滾咆哮,猶如滅世火海,就要朝著蘇辰轟殺而去。

可這時候,還冇等蘇辰還擊的時候,天一丹師已經出手了。

“狂神,你真以為天丹閣是你撒野的地方?”

轟!

天一丹師掌心之內的令牌,扔飛之時,通靈堂的大陣,連同天丹閣的部分陣法,紛紛被啟用起來。

轟隆隆聲傳出。

丹閣上空,猛地出現一尊巨無霸級彆的造化仙鼎。

雖然這尊造化仙鼎隻是一道虛影,可力量依舊恐怖到了極致,落下時,輕而易舉間,便是擊潰了狂神老怪的三大靈火。

“咦……原來,丹閣深處,有一尊聖器在坐鎮,難怪能夠一直超然物外。”

蘇辰雙眼微縮,認了出來。

雖然他的這一絲表情變化很是細微,可還是被那位鐵石大師給察覺到了。

“難不成,他認出了造化仙鼎的來曆?”

鐵石大師心底之內掀起了驚濤駭浪。

天下九國,獨掌聖器者不過爾爾。

除了那些真正來自於聖級的勢力,否則,無人清楚聖器的具體形態。

“難道是在這之前,有人跟他講過天丹閣的這尊聖器?”

鐵石大師臉色微凝,猜測道。

“又或者是……”

砰!

這個時候,造化仙鼎之影,配合丹閣陣法,爆發出了毀天滅地之威。

整個天地,滾滾轟鳴,巨響迴盪,欲要徹底將狂神老怪鎮壓。

“不好!”

狂神老怪臉上露出濃濃的驚駭,倒退間,祭出一枚身份令牌。

“造化仙鼎,我也是丹閣的丹師,莫非你真要傷我不成?”

嗡!

那枚飛出的身份令牌,頓時釋放出一陣濃鬱光芒。

那道原本氣勢洶洶的造化仙鼎之影,驀然一頓,感應到這身份令牌內的資訊,遲疑片刻,消散開去。

“哈哈……我的天一師兄,雖然如今你煉化了部分仙鼎陣法,可你依舊無法動用丹閣的力量對付我!”

狂神老怪回過神來後,大笑一聲。

“哼,當初師尊心慈,隻是口頭上將你逐出師門,冇有把你的身份令牌一併剝奪,要不然,今天你還有資格站在這裡?”

天一丹師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

果然,憑藉自己現在的力量,根本無法對對眼前這個狗東西。

可惜丹閣的仙鼎大陣,又不是完全受自己控製。

要不然,他非得弄死這個混蛋。

這才幾年不見,竟然已經踏入第四境‘造天境’,速度太快了,其中必有貓膩。

“行了,天一你就不要嗶嗶了,現在我都懶得搭理你這隻小蝦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