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92章

我明白了

“這是……”

蘇辰一眼望去,立刻看到,前方海麵,漂浮著一具具屍體。

這些屍體,全是天地間實力強大得不可想象的荒獸。

儘管,這些荒獸死去很久了,可在它們屍骨上麵,依舊有恐怖的狂暴氣息在肆虐。

誰也不知道,這裡究竟發生了什麼,為何會有如此多的荒獸葬身於此。

砰!

突然,蒼穹之內,那個之前散發出濃鬱光芒的月輪,轟然落下。

整個海平麵,立刻下降丈許之多,所有荒獸的屍體,憑空消失。

這一幕,看起來詭異到了極致。

“主人,我說的那道火焰要出現了!”

小火凰臉色一凝,沉聲道。

“真的隻是一道火焰嗎?”

蘇辰雙眼微縮,死死盯著前方海域。

幾乎就在這月輪隕落,荒獸屍體消失,海平麵下降之時。

砰!

有個古老的祭壇,從海底中央升騰而起。

“出來了!”

小火凰臉上充滿濃濃的忌憚,可隱藏在這忌憚之下的是前所未有的興奮。

“好詭異的法則波動!”

蘇辰目光一閃,看向那浮出水麵的祭壇,儘管冇有靠近,可依舊能感受到這祭壇上,有著一種吞噬天下間所有力量的波動。

幾乎就在這時,祭壇上,有道火焰,升騰而起。

“這……”

蘇辰心神一震,幾乎不知道,該用什麼詞語來形容這道火焰。

當他第一眼看過去時,這道火焰,是那般聖潔、乾淨,彷彿不受世間半點汙穢。

可是,當蘇辰第二眼看過去之時。

這道火焰,又似在噴吐黑光,散發出汙濁、陰暗的氣息。

詭異!

這簡直太詭異了!

“這是一道蘊含了兩種截然不同本源之力的火焰!”

蘇辰目光如炬,立刻看清了這道火焰隱藏的秘密。

雖然他不清楚這道火焰的來曆,可絕對是‘天外天’之物。

兩大本源,彼此融合,彼此碰撞,產生出的規則之力,絕對是非常恐怖的。

“嗯?不對……”

蘇辰仔細盯了一會,神色突然變得警惕起來。

“剛纔,那道‘咚咚咚’的聲音,並不是這道火焰發出來的!”

幾乎就在蘇辰腦海內閃過這個念頭的刹那。

砰!

整個海心,立刻傳出驚天動地的碰撞。

各種風暴,狂掃所有,朝著祭壇狠狠轟擊而去。

可就在這些風暴拍落之時。

祭壇外麵,猛地露出一個古黃色的光罩,頃刻間,擋下所有風暴。

“這是……”

蘇辰目光一閃,朝著古黃色光罩頂部看去,立刻發現,那裡有一隻白色無暇的玉鈴鐺,正散發出淡淡光芒。

整個光罩,所有的力量來源,全都是靠著這隻‘玉鈴鐺’在支撐。

砰!砰!砰!

一陣陣劇烈的碰撞響聲,迴盪開來。

那些從海心世界裡咆哮衝出的風暴,極其凶殘,撕碎一切。

可是,籠罩在祭壇外麵的古黃色光罩,卻是巋然不動。

遠遠看去,那支撐起整個光罩運轉的‘玉鈴鐺’,頗有一種任你風吹雨打,我自咬定青山不放鬆的氣勢。

“這件寶物,絕對不是蒼龍大陸上的東西!”

蘇辰臉上少有的露出震撼之色。

而且,在看到這個‘玉鈴鐺’之時,蘇辰心底,隱約間明白了什麼。

或許他們之前的猜測是錯的!

砰!

這時候,海心之中,又傳出更加劇烈的碰撞。

而且,隨著這道碰撞巨響傳出的,還有玉鈴鐺晃動的聲音。

咚!咚!咚!

整個天地,像是被一陣劇烈急促的鈴鐺聲包裹。

“不好!”

蘇辰站在海岸邊緣,首當其衝,立刻感覺有漫天寒光,鋪天蓋地,向著自己瘋狂湧來。

“荒古天碑,守護我身!”

砰!

這時候,一塊古老的石碑,自蘇辰體內迸發而出,立刻把天地四方,所有的寒氣都給驅散了。

荒古之力,退儘一切邪魔之力。

轟!

蘇辰周身間,帝象之光湧動,鎮壓一切極寒之氣。

整個人,淩空而立,遠遠看著海心祭壇內的碰撞。

“我,我明白了!”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明悟。

從這碰撞之中,他知道了,自己之前的猜測是錯誤的。

“那道詭異之聲,根本不是海心祭壇內的火焰發出的!”

蘇辰無比確定,道。

“嗯?主人您是說,剛纔那道‘咚咚咚’的響聲,不是祭壇內的火焰衝撞防禦光幕發出來的?”

小火凰坐在蘇辰肩膀上,目光一動,立刻看到,祭壇中心的那道火焰,不斷變幻著顏色。

每一次,神聖與邪惡之力的交替過後,都會朝著光罩發起撞擊。

可是,整個光幕,卻一片平穩不動。

隻不過,四周天地,到處充斥著‘咚咚咚’的詭異響聲。

“那道光幕是隔絕聲音的,如果我冇猜錯的話,這聲音,應該是那個‘玉鈴鐺’發出的!”

蘇辰目光一閃,看向那古黃色光罩頂部的玉鈴鐺。

“這……這怎麼可能?”

小火凰一臉狐疑的看著蘇辰,道。

這個漂浮在光罩之頂的玉鈴鐺,平平穩穩,冇有任何搖晃,又怎麼會發出聲響?

而且,在它的觀察之中。

玉鈴鐺的內部,一片空蕩蕩的。

冇有任何能夠與之產生碰撞的東西。

“你看到的隻是表麵,真正深層次的東西,被一座看不見的大陣給掩蓋了!”

蘇辰聲音幽幽,傳出時,伸手一點,摁在虛空之中。

這一指落下,立刻有道看不見的光芒飛出,遁入虛無。

如果有人站在遠處看去,頓時會發現,這道冇入虛無的光芒,就像是一枚扔入湖麵的石子。

嗡!

原本,整個虛空,一片空闊平靜。

可在這時候,隨著蘇辰的武學之光落下,立刻撥動了陣法,出現層層漣漪。

“咦……”

小火凰臉上露出一抹驚奇之色。

再次看向海心祭壇的時候,立刻變得不一樣了。

整個海域,像是一張巨大的漁網。

密密麻麻,籠罩住了天地。

而在這漁網的中心,還有一道無比璀璨的光柱。

轟然落下,狠狠壓製住了祭壇火焰。

這道光柱之內。

有一枚玉鈴鐺,正在不停的搖動。

剛纔。

小火凰之所以看不到這一幕。

完全是因為四周佈置的陣法,具有遮蔽掩蓋之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