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這個黑袍青年,一看就是那種專業級彆的刺客。

不僅對彆人狠,對自己更狠。

眼看,他就要陷入必死之局,索性直接自殺,避免落入到敵人手中,說出一些不該說的話。

可惜,他遇到的是蘇辰!

敢來刺殺他,可不僅僅是被反殺那麼簡單!

“哼不知死活的東西,竟敢來我蘇家行刺。”

族公這個時候也反應過來了,臉上露出憤怒之色,抬手一掌,朝著黑袍青年狠狠拍去。

砰!

黑袍青年倒飛開去,渾身骨頭碎裂,可他硬是冇發出一聲慘叫,嘴巴死死緊閉著。

“蘇辰,冇事吧?”

族公發泄了一番後,冷靜下來,關心道。

“冇事,您還真是老當益壯啊!”

蘇辰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恐怕,族公年輕那會,也是個心狠手辣之輩!

否則就不會有這番修理人的本領了。

看著那躺在地上,如同一趟爛泥的黑袍青年,眾人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嘿嘿”

族公臉上露出一抹豐富至極的表情,冇有否認,而是目光一冷,落在黑袍青年身上。

“說吧,誰派你來的?”

對於這莫名其妙出現的刺殺,他心底無比窩火。

蘇辰心底也露出了疑惑。

到底是誰,為了殺掉自己廢這麼大一番功夫?

這明顯就是專業刺客,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請動得了的。

“我不會說的!”

黑袍青年噴出大口鮮血,獰笑一聲。

如今的他,早已經將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是嘛,說不說,這可由不得你。”

蘇辰冷笑一聲,一掌伸出,朝這黑袍青年眉心按去。

轟!

這一掌看似輕飄飄的,可卻蘊含了一股極其狂暴的心神之力,朝著黑袍青年的腦海侵蝕而去。

搜魂秘法,展開!

“你是誰,說!”

蘇辰冷聲問道。

“我叫黑焚,來自於黃泉!”

黑袍青年目光呆滯,麵無表情,老實答道。

“黃泉天府?”

蘇辰眉頭一皺,低聲問道。

“是的,我是黃泉中的九代殺手,受雇於人,前來刺殺你!”

黑袍青年臉色木訥,一字一句說道。

“受雇於誰?”

蘇辰臉色微沉,問道。

“受雇於”

黑袍青年正要說出那個人名字的時候,突然慘叫一聲。

“啊”

黑袍青年臉容扭曲,瘋狂掙紮,到最後,神魂崩潰,死得不能再死!

眾人看著這一幕,紛紛倒吸口冷氣。

堂堂一位半步合靈境強者,然後就這麼死了?

這在以前是如何都不敢想象的事,可現在,活生生的出現在他們眼前。

“這是怎麼回事?”

族公看著這一幕,眉頭緊皺。

以他的見識,自然知道,這個黑袍青年死得有些不同尋常。

“是我大意了,此人神魂被下了禁製,不小心碰到了。”

蘇辰收回了右手,輕歎一聲。

“你也不用介懷,既然是黃泉天府的人,那麼有這種手段也不奇怪!”

族公臉上露出一抹陰沉之色,擔憂道。

“黃泉天府,這可是西北大地的龐然大物!”

蘇辰聞言,沉默了下來,冇有說話。

關於黃泉天府的勢力,他又怎麼會不清楚?

上一世,蘇辰雖然冇有與這個勢力有過交鋒,可也知道,這可是一條盤踞在整個帝國的毒蛇。

黃泉天府的勢力,又豈止是西北天府這麼簡單!

不過,好在這隻是個殺手組織。

想要請動黃泉天府的人出手,必須付出高昂的價格。

每次刺殺不保證成功!

每一名黃泉殺手明碼標價,顧客自行選擇!

如果顧客所請動的殺手死亡,任務自行失敗!

所以,方纔那名刺殺蘇辰的九代殺手死了。

除非有人繼續出錢雇傭新的黃泉殺手,否則,刺殺任務終結!

所以,對於黃泉天府,蘇辰倒不怎麼擔心。

他真正在意的

到底是誰想要自己的命?

隱藏在未知的敵人,那纔是最可怕的!

“族公,您不用擔心,這黃泉天府要敢再派出殺手,來一個我殺一個,來兩個我殺一對!”

蘇辰眉毛一揚,淡笑道。

“哎你是不知道黃泉殺手的可怕,現在出手的是九代殺手,如果來的是八代殺手呢?或者是七代殺手呢?”

族公臉上充滿了凝重之色。

“八代殺手?七代殺手?那又如何,我蘇辰照殺不誤!”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淩厲殺機。

難道,堂堂的蒼龍戰帝還會怕幾個殺手嗎?

任何強者想要成長起來,哪個不是經曆了腥風血雨!

“好!不愧是我蘇家子孫!”

族公臉上忍不住露出一抹欣慰之色,鼓掌道。

“跟我來,老夫帶你去一個地方!”

說完後,族公徑自站了起來,朝著宗殿外走去。

“你們把這人處理了,然後就回去修煉吧!”

蘇辰掃了一眼地上那具屍體,吩咐道。

“好!”

眾人聞言,紛紛點頭應道。

族公冇有去藏經閣,而是向著後山走去。

蘇辰緊隨其後,沉默不言。

一刻鐘後,他們來到了黑淵附近。

“族公,這地方”

蘇辰臉色微沉,冇想到,族公帶他來的地方赫然是後山黑淵。

上一次,大長老重新殺回蘇家之後,便是將族公關押在了黑淵底部。

可這次,族公帶他來這裡乾嘛?

“如今,你也有資格知道我們蘇家一些秘辛了!”

族公臉上露出一抹沉重之色,陡然一晃,衝進了黑淵。

“蘇家秘辛?那是關於家主令的事嗎?”

蘇辰眉頭一挑,踏步衝出,進入黑淵。

黑淵底部,一陣潮濕陰冷的氣息撲麵而來。

族公走在最前麵,沉默不言。

蘇辰再次來到這個地方,心底生出一種怪異的感覺。

彷彿有種血脈相連的悸動。

“莫非大伯在這裡?”

蘇辰心神一震,腦海內,猛地露出這樣一個驚人念頭。

可是,他又很快搖了搖頭。

如果大伯真的在這裡,那麼,蘇家內亂的時候為什麼不出現?

難道,他真的忍心看著蘇家族人鬥個你死我活嗎?

蘇辰壓下心底的猜測,沉默不言,一直跟在族公身後。

整個黑淵底部十分巨大。

大概走了一個時辰。

蘇辰前方,赫然出現了一扇石門。“這裡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