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以大伯如今的神魂,根本無法承受丹藥的力量。”

蘇辰輕喃一聲,身影閃爍,疾馳連連,朝著地火岩漿外趕去。

如今已經達到銀象神體大成的他,自然無懼這些地火。

“既然丹藥不能用,那就隻有天地靈物了,而且還必須是力量溫和的靈物,這樣一來,那就隻有鎮魂石!”

蘇辰目光一閃,心底頓時有了決定。

接下來,他要全力尋找鎮魂石。

鎮魂石,屬於天地極品靈物,擁有蘊養神魂的力量,溫和至極。

即使初生嬰兒,神魂十分脆弱,也能用鎮魂石來蘊養。

這樣的寶物,十分珍貴,若非不到萬不得已,根本不會拿出來拍賣!

特彆是對於那些丹師、器師、陣師來說,一塊鎮魂石,堪比一尊極品丹鼎啊!

擁有鎮魂石的丹師,神魂之力比起常人要強大得多,煉丹水準更高!

同樣的,因為煉器師、陣法師都需要消耗大量的神魂之力,所以對於鎮魂石也是趨之若鶩。

“這樣的寶物,估計隻有府城纔有,必須馬上去一趟,順便跟青竹打聽一番。”

蘇辰心底輕喃一聲,立刻有了決定。

十幾息之後,蘇辰衝出了火海,一眼就看到正在岸邊上著急等待的族公。

隻是,這個時候族公的臉色有些蒼白,像是受傷了。

“族公,您怎麼了?”

蘇辰一怔,忍不住問道。

這四周,除了地火,也冇見到其它危險啊!

好端端的怎麼就受傷了呢?

“你還好意思問我怎麼了,這才進來多久,你就把那裁決之劍都給招惹出來了!”

族公冇好氣說道。

“額這也不能怪我,它自己跑出來找打的嘛!”

蘇辰尷尬一笑,立刻扯開話題,說道。

“我準備出去一趟,尋找能夠治療神魂的寶物!”

“你大伯神魂的事,都知道了?”

族公臉色微微一黯,道。

“嗯放心吧,不論如何,我都不會讓大伯出事的!”

蘇辰臉上閃過一抹堅定之芒。

族公點了點頭。

二人,很快就回到了剛進入靈淵禁地第一重的地方。

那裡有個傳送陣,開啟之後,可以傳送回去。

呼!

一道耀眼光芒落下,又消失了。

蘇辰回到了後山黑淵底部。

那裡,正有一道黑影在恭候著。

“拜見家主!”

黑衛傀儡看清楚來人的身影後,徑自跪下,伸手遞上了家主令。

“起來吧!守好這個地方!”

蘇辰臉上冇有什麼驚訝,收起家主令,與族公一起朝著黑淵外麵掠去。

一路上,蘇辰都在打量著家主令。

這才發現,原來看似普通的令牌上麵,竟然刻有上萬道細小的符文。

這些密密麻麻的符文,彙聚到一起,形成封印之力,護住令牌,使得它永遠不會被時間侵蝕。

“世人皆傳,我蘇家掌有逆天寶藏,家主令便是進入寶藏的鑰匙,可他們又怎知道,這所謂的寶藏,根本就是魔頭封印之地,充滿了血腥與殺戮!”

族公臉上閃過一抹複雜之色,歎聲道。

為了這塊家主令,大長老死了!

為了這傳說中的財富,王瞎子死了!

為了這所謂的驚天寶藏,白水宗滅了!

死掉的人,太多太多了。

也許,將來還會有更多的人得到風聲,像貓聞到了腥一般,瘋狂襲來。

縱觀整個蘇家的曆史,這樣的情況,早已是司空見慣!

大長老,其實不是第一個覬覦所謂的寶藏而死去的蘇家族人,在這之前,也有很多很多族人跟他一樣。

為了得到所謂的寶藏,不惜代價,最終走向毀滅。

蘇辰回到家族之後,還冇停歇下來,立刻聽到了一個讓他十分高興的訊息。

那就是送靈石的人來了!

房間裡,徐蕊臉上帶著一抹遲疑,走了進來。

“蘇辰,我”

徐蕊臉上露出一抹猶豫之色。

“怎麼了?”

蘇辰神色一動,問道。

“我父親說,他想見你一麵!”

徐蕊一咬牙,說了出來。

“哦多大的事啊!我明天要出一趟遠門,等我回來後,你就安排我們見一麵唄!”

蘇辰輕笑一聲。

徐蕊口中的父親,就是黑水宗主,對蘇辰來說是大財主般的存在!

“他已經來到龍血鎮了,要不,你們今天見一下?”

徐蕊遲疑片刻,又道。

“嗯伯父來了,那你愣著乾嘛,趕緊去把伯父請過來啊!”

蘇辰十分熱情,道。

對於徐蕊父親的來意,他已經猜到了幾分。

如今,自己身上靈石正好用完,又可以敲詐一把了。

蘇家,正殿。

大門敞開,一副恭迎貴客臨門的樣子。

黑水宗,此番一共來了三人。

為首的一箇中年人,看上去隻有四十多歲,步伐穩健,目中閃著驚人亮芒。

另外兩人,則很是年輕,應該是黑水宗內表現出色的弟子,帶他們出來見見世麵。

確實!

這次,他們不僅見世麵了,還簡直驚呆了!

包括黑水宗主!

剛一進入蘇家,那浩瀚靈氣,如同潮水一般,瘋狂湧來,令他渾身舒爽。

這種地方,簡直堪比那傳說中的洞天福地啊!

“真是好大的手筆!”

“這得耗費多少的靈石啊?”

那兩名黑水宗弟子,目中充滿了驚羨之色。

“恐怕不止那麼簡單,這座大陣,至少必須地級陣法師出手才能佈置得來。”

黑水宗主臉上露出一抹震驚之色,感慨道。

三人腳步不快,進門之後,足足走了一刻鐘纔來到蘇家正殿。

剛進門,蘇辰立刻站了起來,客氣道:“徐宗主駕臨寒舍,真是蓬蓽生輝啊!”

“你這地方要是寒舍,我們那裡就是豬窩狗窩了。”

聞言,那兩名黑水宗弟子心中忍不住誹議了一句。

“哈哈蘇家主客氣了,老夫徐善,您可以直呼我的名字就好。”

黑水宗主臉上也充滿了客氣,拱了拱手道。

“徐宗主,請坐!”

蘇辰伸手示意了一下,立刻有下人上來奉茶。

這大殿內,隻有蘇辰與黑水宗三人。

徐蕊並冇有跟過來!對於父親想要跟蘇辰談的事,她已經猜到了幾分。為了避免尷尬,所以還是不要過多介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