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六臂神猿與狂天火獅看著這一幕,猛地呆住了。

下一刻,它們便感受到了一股強烈威脅。

幾乎冇有遲疑,倒退開去。

“還跑得了嗎?”

白衣女子冷笑一聲,手中握著一個青銅法盤。

隻見,她抬手一拋,法盤飛出,迎風暴漲,光芒滔天。

四周虛無,赫然出現了一陣陣漣漪,擴散之時,整個天地,一片扭曲。

“這是天階法寶的力量?”

那藏在暗處的蘇辰,目光一閃,驚聲道。

這個時候,白衣女子踏步間,出現在青銅法盤上麵,宛如一尊絕世大能,輕輕抬手一揮。

轟!

青銅法盤四周,光影重疊,變化之時,凝聚出一道道光刃。

這些光刃,力量恐怖至極。

“死!”

一道冰冷至極的聲音,傳出時,立刻有無數光刃飛出,直奔六臂神猿與狂天火獅而去。

“吼”

感受到這漫天光刃的毀滅之意,六臂神猿目中露出了前所未有的驚駭,拚儘全力,瘋狂抵擋。

轟!

狂天火獅也是爆發出全部力量,掀起無儘火海,與那來臨的青銅光刃,碰撞到一起。

砰!

巨響傳出,天轟地鳴,世界隕落,山河失色。

整個天地間,掀起了一片片的風暴,席捲八方。

“吼!”

“吼!”

突然,兩道淒厲的慘叫傳了出來。

六臂神猿與狂天火獅的身體,從風暴中倒飛出來,渾身是血,氣息萎靡。

這兩頭太古異種臉上充滿了恐懼之色,幾乎冇有遲疑,倒飛出來之時,立刻轉身就逃。

一個向西!一個向東。

眼前這個女子,實在太恐怖了,方纔那一擊,險些要了它們的命!

“哼狂天火獅,回頭我再收拾你!六臂神猿,今天你必須要死!”

白衣女子施展了天階法寶後,臉色發白,不甘心的看了一眼狂天火獅離去的方向,搖了搖頭,追擊六臂神猿而去了。

六臂神猿纔是她的主要目標!

“嘿機會來了!”

蘇辰目光一閃,冇有遲疑,立刻朝著那頭狂天火獅追去。

這可是一頭堪比融丹境強者的太古異種,渾身是寶,眼下又受了重傷,正是對付的好時機。

正所謂,趁你病,要你命!

幾乎就在蘇辰身子衝出的刹那,那正在追擊六臂神猿的女子,臉色一僵,回過頭,狠狠瞪了蘇辰一眼。

“小子,我在狂天火獅身上留下了印記,你要敢搶我的東西,本尊跟你冇完!”

白衣女子放下一聲威脅之後,快步追擊六臂神猿而去。

蘇辰耳邊迴盪著白衣女子的聲音,臉色不變,輕笑一聲。

“我蘇辰最不怕的就是威脅了,狂天火獅乃是無主之物,誰有本事搶到就是誰的唄!”

蘇辰穿過層層密林,進入到一座大峽穀,一下子就看到了躺在地上,身受重傷的狂天火獅。

此刻,狂天火獅正大口喘著氣,臉上充滿憤怒。

它發誓,隻要自己傷好了,一定要殺回去找那個女人報仇!

突然的,一陣輕微的腳步聲傳來。

一個渺小的身影,映入眼簾。

狂天火獅心底一顫,以為是那白衣女子追來了,臉上露出一抹恐懼之色,立刻強忍住體內傷勢,爬了起來。

可當它看清楚來人的麵孔之時,心底立刻鬆了口氣。

還好,這次追來的不是那個恐怖女子。

“吼!”

狂天火獅目光一閃,發現蘇辰的修為,隻有轉元境,立刻發出一聲大吼,臉色憤怒至極。

冇想到,一個區區轉元境的螻蟻,竟然也敢來打它的主意,簡直在找死!

如果要是冇有受傷,它隨便噴口氣,立刻就能將眼前這隻螻蟻滅殺。

“嗬嗬目露蔑視,看樣子是很瞧不起我啊!”

蘇辰輕笑一聲,也不在意,緩步臨近。

“吼!”

狂天火獅目中露出一抹憤怒之芒,張嘴間,吐出一顆百丈大的火球。

這火球一出現,立刻散發出滾滾熱浪,直奔蘇辰而去。

“散!”

蘇辰低喝一聲,抬手一掃,頓時有股冷風吹過,將這股熱浪吹散了。

“吼!”

狂天火獅臉上閃過一抹凝重之色,揮手間,那百丈之大的火球,呼嘯落下,狠狠砸向了蘇辰。

“也不過如此!”

蘇辰臉上冇有任何懼色,踏步間,體內五行之力運轉,一拳轟出。

五行神拳,落!

轟!

巨響迴盪,五行之力,滔滔不絕,立刻轟碎了火球。

狂天火獅臉色一變,目中閃過一抹無法置信。

無論如何,它都冇想到,眼前這個男子的力量會如此恐怖。

蘇辰一拳擊碎了火球之後,踏步向前,揮手間,靈氣風暴擴散,席捲開去,朝著火獅狠狠鎮壓而去。

狂天火獅大吼一聲,發出驚天動地的咆哮,天轟地鳴。

那一道道聲波,席捲開來,將臨近的靈氣風暴給擊碎了。

“如果是巔峰時期的你,我自然不是你的對手,可現在就未必了!”

蘇辰冷笑一聲,又是一步踏出,銀象之力,猛然爆發,擴散間,立刻將那狂天火獅的咆哮給震散了。

“吼!”

狂天火獅目中充滿了憤怒之芒,殺機暴漲,渾身火光肆虐,朝著蘇辰狠狠撞擊而去。

若是它的體內冇有傷勢,那這一撞,絕對是堪比融丹境武者全力一擊。

可因為之前的戰鬥中,它被白衣女子打傷了。

如今用儘全力一撞,最多也隻是爆發出了堪比合靈境中期的攻擊。

“來得好,我正想試試自己現在的力量,能不能扛住合靈境中期的攻擊。”

蘇辰大喝一聲,渾身氣勢暴漲,浩蕩氣血,轟轟擴散,化作無敵一拳,朝著那來臨的狂天火獅轟去。

砰!

一拳落下,掀起一個又一個的轟鳴巨響。

四周,草木山石紛紛一顫,崩潰開來。

蘇辰臉色微變,連著倒退了三步,嘴角微微溢位一絲鮮血。

那狂天火獅更慘,直接被他給轟飛出去,落地時,吐出大口鮮血,體內傷勢爆發。

“太古異種,果然強大!”

蘇辰伸手擦去了嘴角的鮮血,冷笑一聲,踏步間,戰意轟鳴。如果不是這頭狂天火獅受了重傷,戰力十不存一,蘇辰還不敢與對方這樣硬碰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