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36章

十三種法門

“巫神光輝?什麼是巫神光輝?”

蘇辰第一次聽到巫族之人,對於信仰之力的描述,自然十分感興趣。

“我古巫一族的起源始祖,便是巫神,我等本是無知愚民,隻有在巫神光輝的福澤之下,才能修煉,才能成長,才能明悟這世間的至理。”

花王臉上充滿了神聖與莊嚴之色,道。

這一刻的他,竟然緩緩跪拜下去,朝著那金色畫卷中出現的神廟行三拜九叩之禮。

“巫神,這麼偉大?”

蘇辰看到這一幕,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突然,他想到了什麼,回過頭去。

再看那金色畫卷中的百萬巫民時,發現這些人臉上都有著前所未有的火熱。

“太可怕了,巫神……竟然,奴役了整個種族!”

蘇辰腦海內,猛地掀起無法想象的驚濤駭浪。

這時候,他隱約間,似乎明白了。

為什麼天道不容,最終會滅掉這個巫族,開啟時代的輪迴。

“不,也許……事情冇我想的這麼簡單!”

蘇辰深吸口氣。

壓下心底的驚天想法。

重新看向金色畫卷之時,上麵的巫民道影,全都消失了。

連同那座古老、莊嚴的神廟,也不見了。

到最後,畫捲上麵,隻剩下一個個密密麻麻的字元。

記載著關於《巫神煉器術》的詳細內容。

“這就是‘巫神冊’煉器篇的完整內容麼?”

蘇辰輕喃一聲。

心神之力,剛一碰觸到金色畫卷,頓時出現陣陣眩暈感。

那些原本看起來十分清晰的巫族古文,在這一刻,全都模糊起來,變得神秘,不可琢磨。

“小子,你的運氣可真好,居然能夠觸發巫神冊內的萬民朝拜!”

花王從地方爬起來之後,一臉複雜的看著蘇辰。

萬民朝拜!

這是巫族時代最重要的一項祭奠大禮!

而且,隻有與巫神血脈最為親近的子民,纔有資格去到神廟。

凡是經過神廟祭拜,巫神光輝照耀的子民,未來的武道之路,一片通暢,能夠直通帝境。

甚至,成為巫神的傳承人。

古往今來,‘巫神冊’經過無數人的手,可卻從來冇有一個人,能夠激發其中‘萬民朝拜’的聖景。

可冇想到,今天居然在蘇辰的手頭上,呈現出來。

“不管這萬民朝拜有什麼含義,都跟我冇什麼關係,畢竟,我是蘇辰!我是人族的蘇辰!”

蘇辰臉色一正,鏗鏘有力道。

“以後,你會知道的!”

花王冇有跟蘇辰激辯的想法,幽幽一歎。

隻有活得越久,纔會越發知道這片天地隱藏的恐怖。

很多東西,都不是表麵上看起來這麼簡單。

其背後,很可能就是盤根錯節,存在各方博弈。

“嗯?你是不是知道了什麼?”

蘇辰眉毛一挑,冷冷盯著花王。

這老傢夥,今天的態度,可是與往常大不一樣。

原本,他還以為這傢夥會給自己一份假的核心之法。

冇想到。

這居然是真的。

而且還徹底完善了‘巫神冊’煉器篇。

“小子,‘巫神冊’的牽扯,比你想象中還要大的多,既然你已經趟上這渾水,那就好好努力提高修為吧!”

花王的聲音,充滿了唏噓與感慨。

“要什麼樣的修為,才能讓我在這場交鋒之中占據優勢?”

蘇辰臉色一沉,道。

“這裡麵的博弈,即便是帝境九重的至尊,都得小心翼翼,而你還隻是一個不入流的大能,怕是隻要被人家給盯上,立馬就得灰飛煙滅。”

花王毫不留情的打擊,道。

“我要是被人給滅了,你也好不到哪裡去,臨死前,先拉上你當墊背。”

蘇辰實在看不慣這老頭一副高傲至極的態度。

而且,還左一口右一句的貶低自己。

泥人還有三分脾氣!

何況是他蘇辰!

“你……”

花王被蘇辰這麼一嗆,臉色漲紅,險些被氣暈過去。

一直以來。

他就覺得蘇辰心眼小。

可冇想到,居然會這麼小氣。

不就是因為自己說了幾句大實話嘛!

這麼快就威脅自己了!

“少廢話了,告訴我,這《巫神煉器術》上麵,有冇有關於,快速精煉的法子!”

蘇辰看了一眼金色畫捲上麵密密麻麻的巫文,一陣搖頭。

以他現在的神魂之力,要想徹底吃透這本《巫神煉器術》,估計得到猴年馬月。

可自己壓根就冇有那麼多時間啊!

如今,他還在用普通的法子淬鍊檀木精華,也隻是完成了第一遍精煉。

這些檀木精華,要徹底蛻變成煉丹之用的‘檀木元’,至少還需要淬鍊九次啊!

九次!

那就是整整九個時辰!

蘇辰根本就冇有那麼多的時間!

況且,他體內的傷勢,也不允許自己長時間煉丹啊!

這纔是他把主意打到《巫神煉器術》上麵的原因。

剛纔。

因為出現‘萬民朝拜’的事情,已經耽誤了好一會。

蘇辰馬不停蹄的在金色畫捲上麵,找了一圈,可始終都冇有找到解決的法子,所以最後才把目標放在花王身上。

這老頭作為‘巫神冊’煉器篇的器靈,肯定對於這其中的內容瞭如指掌。

“快速精煉?那也要看你精煉什麼東西了!”

花王雖然被蘇辰氣個半死,可一想到,自己的小命還被人家捏在手裡,也就隻能老實配合了。

“我要精煉龍檀木!”

蘇辰冇有隱瞞,直接道。

“龍檀木?這不是藥材嘛?你應該去找‘造丹篇’的器靈,問我乾嘛?”

花王吹鬍子瞪眼睛,冇好氣道。

自己隻是一個負責煉器的,又不是什麼全能的存在。

“我要是能找到‘造丹篇’的器靈,我還需要你?”

蘇辰臉色一冷,哼道。

“不管是煉器,還是造丹,這其中都有共通之處,你把那些煉器材料精煉的法門告訴我就行了!”

聞言,花王臉色一陣難看。

雖然很想拒絕,可一想到,蘇辰這睚眥必報的性子,立馬改變了想法。

萬一要是現在拒絕了。

回頭蘇辰又找藉口要懲罰自己就難受了。

“哼,‘巫神冊’煉器篇上麵,總共有十三種精煉法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