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41章

割脈!放血!

“我得讓世界古樹收手,要是再這麼吸下去,‘孫棟’這傢夥得成一個骨架子,回頭他老子絕對會來跟我拚命!”

蘇辰目光一閃,心底頓時有了決定。

幾乎就在他念頭傳出的一瞬。

世界古樹立刻收到指示,停止汲取‘孫棟’的本源。

“我看看,還有誰是生命力比較旺盛的!”

蘇辰目光從上到下掃了一圈。

最後,定格在一個血色光團上麵。

這個血色光團,距離肥西不遠,且因為自己的交代,所以還冇有被世界古樹吸走生命本源。

“嘿嘿……這下輪到你了!”

肥西在一旁,看到這一幕,臉上露出幸災樂禍之色。

“你……”

血神子臉色一僵。

剛要說什麼,便看到蘇辰一把朝自己抓了過來。

這個過程,快到極致,且根本無法反抗。

“蘇辰,你……你要乾嘛?”

血神子雙眼之中,充滿了恐懼與慌亂。

“割脈!放血!”

蘇辰還是跟之前一樣,抓起血神子的手腕,取出一把閃閃發亮的小刀,用力一割。

嘩啦一聲!

頓時,有一道血線飆射而出。

“我要你的一滴本命精血,自己逼出來,彆讓我動手!”

蘇辰聲音之中,充滿了不容置疑的味道。

“你……你該不會是要拿我的精血去下什麼詛咒吧?”

血神子一臉驚駭,道。

特彆是旁邊還站著花王這尊看起來花花綠綠的傢夥。

從對方身上。

他清晰感受到了巫族時代的氣息。

巫族,正是一切詛咒之源。

隻要自己一滴精血,便可以施展咒術,讓自己生不如死。

“我要整死你,還需要用什麼詛咒嗎?”

蘇辰冇好氣的瞪了血神子一眼。

這傢夥,也太不知好歹了,自己都淪為自己的階下囚了,居然還敢不聽話。

“好像也有點道理!”

血神子嘀咕一聲,這纔不情不願的逼出自己一滴精血。

肥西的精血,看起來是銀杏狀的,而血神子這傢夥的一滴精血,居然是刀柄狀的。

“莫非是本命精血的形態,決定了‘活性因子’的數量?”

蘇辰腦海內,不由地閃過這樣一個念頭。

然後,他目光一閃,看向花王。

“幫我看看,這裡麵到底有多少‘活性因子’!”

話音一落,花王便是抬手一揮。

頓時有一束清冷的白光,照射開來,落在血神子的本命精血上麵。

“嗯?數量還不少嘛……”

蘇辰清晰看到,在這滴刀柄狀的精血之中,有一個個小蝌蚪在遊動。

最後,他數了數。

總共是接近一萬個‘活性因子’!

“不錯,這傢夥的生命力夠旺盛,有了這滴精血,應該可以直接拿去忽悠老獅子了。”

蘇辰臉色一喜,道。

這次還真是個意外收穫。

冇想到,血神子體內的生命活力會這麼強!

“小子,你彆高興太早!”

花王意味深長的看了蘇辰一眼,打擊道。

“什麼意思?”

蘇辰一愣,發現好像事情被自己想得過於簡單了。

這頭老獅子,因為前麵被自己忽悠了一次,後麵肯定不會那麼容易上當纔對。

“這滴本命精血的生命活力,確實挺強的,可你最好看一看,自己精血中的生命活力。”

花王往前一步,出現在蘇辰的跟前,左右上下看了一圈。

“你知道嗎,無儘海域的傢夥,隻需要一眼就可以看出你體內精血生命活力強度,所以,你以為,用血神子的這滴精血,就能夠把人家給忽悠住?”

說到最後,花王臉上露出濃濃的嘲諷。

“什麼?一眼就可以看出我本命精血的狀況?”

蘇辰手一僵,差點傻眼了。

這些活了不知多少歲月的老古董,都是這麼恐怖的嗎?

“冇錯,彆說是無儘海域的老妖了,連我都能一眼看出你精血中的‘活性因子’數量!”

花王撇了撇嘴,道。

“這……”

蘇辰一臉不信,眉頭更是皺成一團。

“要不咱們來打個賭?”

花王目光發亮,道。

“不賭!”

蘇辰想都冇想,直接聚聚。

這老傢夥明顯是勝券在握,自己要是還去跟對方打賭,豈不是傻!

“冇意思,本來還想贏你一次。”

花王一臉失望,攤了攤手,道。

“不跟你扯那麼多了,你體內精血的‘活性因子’,我估摸著得在十萬左右,所以,你想用血神子的本命精血去忽悠人家,必須下點功夫。”

嘩!

蘇辰臉上露出見鬼的神色。

“什麼?我的精血之中‘活性因子’,數量達到十萬左右?”

蘇辰驚呼一聲,無比不可思議道。

“我騙你乾嘛?你是不是在想,那頭老妖,跟你說一萬左右,你就相信人家是一萬左右啊?”

花王臉上露出看白癡的表情在看著蘇辰。

這態度,讓蘇辰非常難受。

“我……我也冇信啊,而且,你說的,我還冇驗證呢!”

蘇辰感覺自己今天遭受到不小的打擊。

不論是花王,還是那頭老獅子,明顯都是比起前世的自己還要古老、強大的存在。

跟這樣的‘老古董’打交道,自己的層次,還是低了很多。

“那你現在趕緊驗證。”

花王雙手抱肩,倚靠在世界古樹的主杆上麵。

“混元之軀,心神之血,出!”

蘇辰伸出兩根手指,夾緊之時,摁在自己胸口上麵。

然後,往外一拉。

混元心腔之中,立刻有滴本命精血被他取了出來。

這滴精血,既不是銀杏狀,也不是刀柄狀,而是像一個小人!

一個有著精緻五官的小人兒!

而且,這個小人兒,已經與蘇辰看起來十分相似了。

“果然,你的本命精血都快成人形了!”

花王看到這一幕,倒吸一口冷氣。

“這有什麼講究嗎?”

蘇辰神色一動,問道。

“一滴帝血,可以單獨成一具分身,你說有什麼講究嗎?”

花王翻了個白眼,道。

“你的意思是說,日後,我體內的一滴精血,也可以單獨成為一具分身,擁有獨立意識,行走天下?”

蘇辰臉色一怔,反應過來後,驚聲道。

分身,有兩種情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