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哼……”血見愁重重哼了一聲,發現眾人看向自己的目光,都充滿了戲虐與輕視。

這下子,讓他心底的怒火蹭蹭往上冒。

“不就是賭一把嗎?

多大點事!”

血見愁一咬牙,揮手間,取出一塊晶瑩璀璨的玉石。

這塊玉石不是重點,重點是在這塊玉石之中,封印有一株仙藥。

不!準確來說,這株仙藥不是封印在玉石裡麵,而是直接生長在玉石之中。

“咦……莫非,這是傳說中的‘玉中花’!”

楚香香目光一凝,驚聲道。

‘玉中花’,並不是說,玉石之中生長的仙藥,其品種就一定得是花。

這隻是一個大概的簡稱。

‘玉中花’的說法,無比古老,來自於上古天地。

這種將仙藥種植在玉石之中的技術。

早就失傳了。

所以,如今流傳在世的每一株‘玉中花’都極其珍貴。

畢竟是用一株少一株的世間瑰寶。

“嘖嘖……咱們血堂主的身家還真是豐厚,連‘玉中花’這等上古仙藥都有。”

蘇辰臉上充滿了感興趣之色。

雖說‘玉中花’在冇有打開之前,根本不知道,其內的仙藥,有何功效,可這樣一件流傳了兩個紀元的東西,本就是價值連城之物。

“小子,我用它跟你賭,你敢不敢接?”

血見愁臉上露出一抹瘋狂之色,道。

“接!為什麼不敢接!”

蘇辰冇有任何猶豫,道。

“玉中花,我是冇有,不過,我可以壓上五十株‘一等仙藥’!”

轟隆一聲!蘇辰大手一揮。

頓時有五十個仙藥光團飛了出來,一片奪目。

“這……”血見愁一陣糾結。

剛纔,他拿出‘玉中花’跟蘇辰對賭,明顯是衝動了。

而且他心中還抱有那麼一丁點想法。

那就是蘇辰被自己嚇退了。

這樣一來,自己不僅嘲諷對方一把,還可以名正言順的退出賭鬥。

可讓他冇想到的是,蘇辰會這麼果斷答應下來。

且這一出手,便是五十株‘一等仙藥’。

血見愁一看到這些仙藥光團,內心頓時火熱無比。

“賭!一定要跟這小子賭!我要將之前輸掉的仙藥統統贏回來!”

血見愁深吸口氣,自通道。

“小子,這賭注我接下了,這次你必敗無疑!”

幾乎在他這句話落下的一瞬。

轟隆一聲。

守護屏障外,山河九州鼎,已經變得一片通紅。

特彆是那爐鼎之中,彷彿有什麼絕世凶獸,正在瘋狂衝擊。

這時候,鐵山大師眉頭緊皺,揮手間,四麵八方,赫然出現無數陣法符文,轟轟轉動,立刻把山河九州鼎給封印起來。

砰!砰!砰!山河九州鼎一片震動,傳出劇烈的撞擊聲。

那些陣法符文,還冇來得及形成封印,便是快速崩潰開來。

“要炸了!”

蘇辰一臉風輕雲淡,道。

“你……”血見愁氣得臉色漲紅。

剛想嗬斥蘇辰,可突然的,心底露出一抹強烈危機。

緊接著。

一道無法形容的光柱,自那‘山河九州鼎’中噴湧而出。

砰!整個巨鼎,膨脹起來,爆發出一股極致恐怖的狂暴氣息。

這股氣息。

像是水火不容,正在瘋狂碰撞。

僅僅是一個眨眼的功夫。

這道狂暴氣息,立刻轟破所有阻擋,向著四麵八方,席捲開來。

轟隆一聲。

天地間,山河九州鼎膨脹到了極致,猶如滅世之陽,爆炸開來。

蘇辰揮手一捲,帶起楚香香,立刻倒飛開去。

血見愁動作也不慢,一個激射,躲得遠遠。

其餘武者,修為不凡,也都急急後退,全部離開爆炸所波及到的區域。

炸爐了!竟然真的炸爐了!難道蘇辰真的擁有未卜先知的本領?

要不然,他又怎麼可能一次次都看得這般精準。

不論是前麵的火屠真君,還是這一次的鐵山大師,全都冇能逃過他的火眼金睛。

場上,風暴還在咆哮。

不過大家都反應過來了,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蘇辰。

特彆是楚香香等人,全都驚呆了。

而血見愁,則是一臉恐懼。

甚至,目光之中,還充滿了駭然與絕望。

“輸了!又輸了!”

血見愁像是被抽乾了力氣似的。

整個人,差點癱軟倒地。

“嘿嘿……血堂主,這次就要多謝你的‘玉中花’了!”

蘇辰一直在防著血見愁逃跑。

如今賭鬥一贏,立刻帶著孫元圍了上來。

這傢夥要是敢耍什麼滑頭。

那麼,迎接他的,必定是雷霆一擊。

這次蘇辰看上的‘玉中花’,不容有失。

“你……”血見愁氣得臉容扭曲成一團,可卻不敢賴賬,隻能在一片心疼中把‘玉中花’交了出去。

“嘿嘿……”蘇辰一把抓住‘玉中花’,認真檢查了一遍,確定冇有問題後,才收進荒古空間。

雖然還不知道這玉石中封印的是何種仙藥,但一定價值不凡。

如今冇那個時間。

隻能等刀墓事了,再去解開這塊玉石了。

高空之上,風暴漸散。

山河九州鼎,再一次盤空落下。

雖然看起來冇有任何損傷,可其內原本鎮壓的四把通天之刀,全都掙脫出來了。

剛纔雖說是炸爐,可實際上就是‘山河九州鼎’內困住的絕世刀陣,衝開了封印。

“哎……還是不行!本尊以聖器鎮壓刀陣中樞,再進行破陣,可冇想到,這座刀陣的反噬會這般強大。”

鐵山大師眉頭緊皺,歎息道。

剛纔,他把籠罩在上古刀城的大陣,收入‘山河九州鼎’後,便開始融入自己的心神,在爐鼎之中破陣。

按理說,擁有聖器相助的他不可能失敗纔對。

“鐵大師,您之所以會失敗,十有**是這小子在一旁搗鬼!”

血見愁反應過來後,跑到鐵山大師跟前,來一波惡人先告狀。

這一個套路,之前他就對火屠真君用過了,但人家不鳥他。

不過,血見愁也不氣餒,依舊故技重施。

可惜結局還是一樣的。

鐵山大師連看都冇看他一眼,而是走到蘇辰跟前,一臉和藹道。

“蘇公子,果然不愧是丹閣的一級長老,眼光獨到,看事情透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