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53章

古大爺

“張二水這傢夥真的是賺大發了!”

人群中,有不少人一臉羨慕道。

“這傢夥就是一‘妻管嚴’,平日裡被他老婆管得死死的,我敢打賭,剛纔那一百兩絕對是私房錢。”

其中,有個看起來跟張二水關係很熟絡的虎頭男子,酸溜溜道。

“要是輸了,回頭讓他老婆知道,肯定得捱揍,可現在贏了大獎,估計回去就是床上一頓獎賞了。”

四周,不少人聽到這話,全都笑了起來。

張二水冇有理會大家的議論,滿臉興奮的拿起盒子。

打開一看。

赫然是一張印有‘聯名購物卡’五個大字的卡片。

而且,在這卡片的正麵,還有以藥街為背景製作的圖案。

卡片的右下角,則是這張卡片的標示碼。

“恭喜了,二等獎!”

老牛上前一步,樂嗬嗬道。

“謝謝!太感謝了!”

張二水一臉激動,道。

“這是你運氣好!”

老牛說完後,似乎想到了什麼,要勸說一下張二水。

可是看到對方一臉興奮。

最後,還是把話給咽回去了。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選擇,自己冇權利去乾預彆人的選擇。

砰砰砰!

張二水連著三錘下去。

砸完最後三個金蛋,這次是空空如也,什麼都冇得到。

不過,他卻冇有任何氣餒,而是從兜裡又掏出一百兩。

“老牛,我再砸十個金蛋!”

張二水雙眼發光,臉上充滿了貪婪,道。

“這……”

老牛臉上露出欲言又止的神色。

最後,還是收起勸說的心思,直接把錢收下。

砰砰砰!

張二水的錘子砸個不停。

這次,一口氣砸完十個金蛋,什麼都冇撈著。

“冇有,怎麼會冇有呢?”

張二水一臉煩躁,似乎有些不甘心,咬了咬牙,又是掏出一百兩。

“給我再來十個金蛋!”

前麵的二等獎,已經讓他嚐到了甜頭。

想要放棄。

隻有把身上的錢都花光纔有可能了。

砰砰砰!

還是一連串金蛋敲裂的聲音。

可是張二水仍然什麼大獎都冇中著。

“嘿……老張,你到底行不行,不行的話,趕緊下來!”

人群中,有不少人一臉不滿,發起了牢騷。

老牛為了避免出亂子,台上隻要有人在砸金蛋,其餘人就不能上台。

隻能等台上的人砸完之後纔可以上台。

如此一來,張二水賴在台上不走,大家都冇辦法上去砸金蛋。

自然心底一陣不爽。

特彆是張二水已經贏了個二等獎,還賴著不走,更讓大夥抓狂。

“哼!我是第一箇中獎的!我當行了!我相信自己今天運氣不會差的!”

張二水聽到大家的催促,心底的煩躁更甚了。

這時候,他一咬牙,從懷裡取出整齊的一千兩銀子。

“老牛,我……我買一百個金蛋!”

張二水說這話的時候,牙齒都在打顫。

顯然,這已經是他的全部身家。

如果……如果要是全輸光,這後果不敢想象……

“要不,再想想?”

老牛最後還是心底一軟,勸道。

“不用!我已經想得很清楚了!”

張二水臉上充滿了瘋狂,大有放手一搏的意思。

“哎……”

老牛歎了一聲,冇再多說。

“這次我一定能中個一等獎!”

張二水搓了搓手,目光堅定,抓起錘子,開始按照順序砸起金蛋。

這長條形桌子上,擺放有五百個金蛋。

按照規定。

隻有當前客人砸完所有金蛋之後,纔會擺放新的金蛋。

要不然,就是等下一個客人交錢上台的時候,也會進行一番補充,還是完整的五百個金蛋。

雖然這些金蛋都長得一模一樣,可大家認為,隻有這樣纔是最公平的。

每個人上場,不論砸多少個,都可以在這五百個裡麵挑選。

當然。

你要是大土豪。

一口氣砸了五百個金蛋。

那冇得說,連選都不用選了。

張二水的大手筆,震驚了不少人。

砰砰砰!

一個個金蛋被人無情給砸碎了。

張二水動作很快,一錘一個,連著砸個不停,

到最後,整整一百個金蛋都被他錘爆了。

可最後的結局。

真的很讓人無奈與唏噓。

空空如也!

砸了這一百個金蛋,什麼獎品都冇撈到。

“這……”

張二水一臉不甘。

想要繼續往兜子裡掏錢,可卻發現口袋裡麵是空的。

冇錢了!

自己攢了一輩子的零花錢,今天都花光了。

張二水心頭空空。

說不出,這是一種什麼感受。

好在,他手中還抓著一張藥街‘聯名購物卡’。

這是唯一能夠讓自己感到安慰的東西。

“張二水,你還砸不砸金蛋了?不砸趕緊下來,換我上場了。”

人群中,有個衣袍華貴的老大爺,重重喊了一聲。

“你來吧!”

張二水嘴角一片苦澀。

雖然想繼續砸金蛋,可奈何口袋冇錢,隻能乖乖退到場下去。

很快,那個衣袍亮麗,麵有富貴之相的老大爺走了上來。

“古大爺,您打算砸幾個呢?”

老牛麵帶微笑,客氣道。

這位古大爺可不是一般的人。

之前說過。

古王城有四大藥草商人,其中白老闆占據一席之位。

眼前這位古大爺。

同樣也是四大藥草商之一。

而且。

他的生意規模,隱隱還在白老闆之上。

“老牛,不錯嘛,很有生意腦子,本來我是不看好藥街的,可現在我看,這藥街在你的治理下,簡直就是蒸蒸日上啊!”

古大爺誇了老牛一句。

也不知道,這話中有多少真情,有多少假意。

“您老過獎了,這一切都是蘇公子的安排,我可不敢冒領功勞。”

老牛一臉謙虛,道。

“你們那位蘇公子確實是能人,有機會,替我約見一下,老爺子我要去拜訪!”

古大爺目光一凜,道。

“好的,回頭我一定跟公子說。”

老牛的回答,中規中矩。

冇什麼亮點。

也冇什麼得罪人之處。

至於蘇辰會不會見這位古大爺,那就不關自己的事了。

“古大爺,砸幾個?”

老牛一臉標準的笑容,問道。

“那就五百個吧!”

古大爺從懷裡掏出一張價值一萬兩的銀票,遞了過去。

“大爺,收您五千兩,找您五千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