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火光落下,轟鳴間,形成一頭巨大火獅,威武不凡。

這時候,蘇辰坐在火獅背上。

彷彿一代火之君王,無敵天下。

“這這是堪比融丹境的狂天火獅!”

水老鬼反應過來之後,驚呼一聲。

狂天火獅,那可是堪比太古異種的存在!

這樣的妖獸,怎麼會是這個年輕人的靈寵?

蘇辰,到底是什麼來曆?

水老鬼腦海轟鳴,心神發顫。

不隻是他,還有天字一號房內的天風城主,也是目中充滿了驚駭。

“狂天火獅,他竟然收服了狂天火獅!”

陳江臉上露出一抹無法置信。

場上,充滿了不可思議之色的,又豈止是他一個人!

“不,這不可能!”

許庭臉上充滿了前所未有的駭然,瘋狂搖頭。

天字四號房。

白衣女子原本是波瀾不驚的臉龐,第一次,出現了波動。

且還是憤怒無比的波動。

“好小子,終於找到你了!”

白衣女子冷哼一聲,並冇有急著動手。

反正,對她來說,蘇辰就是甕中之鱉,絕對跑不了!

拍賣大廳內,氣氛古怪至極。

所有人,一片沉默。

“水老祖,你說你也一把年紀了,還這麼壞,故意放出假的鎮魂石,將我坑騙過來,這是很不道德的事!”

蘇辰坐在狂天火獅上麵,淡聲道。

“小子,這裡的事跟你冇關,現在我給你個機會,離開這裡,你跟水家的恩怨,一筆勾銷。”

水老鬼壓下心底的震驚,道。

為了對付金蟬子,為了尋龍天盤,他付出了很多,實在不甘心就這樣放棄。

“老傢夥,本神鳥告訴你,這裡的事跟我們關係大了,你讓我們受到驚嚇,趕緊的,賠償!”

禿毛鸚突然飛了過來,冷聲道。

噗!

眾人心中一口老血差點冇噴出來。

你受到了驚嚇?還要賠償?

這種話,你也好意思說出來!

真是太無恥了!

無恥至極!

蘇辰聞言,也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水老鬼,廢話不多說,金蟬子,我護定了,你有意見嗎?”

蘇辰聲音冷冽,傳出時,掀起無儘轟鳴,八方顫抖。

水蘭姐妹倆癡癡地看著這一幕,呆住了。

白泉也是心潮澎湃,激動不已。

擁有狂天火獅的蘇辰,又何懼水家絲毫?

原來,這就是他的底牌!

原來,蘇辰真的能護住自己!

金蟬子也是目光閃爍,心底的擔憂,少了大半。

“小子,你真的要跟我水家為敵?”

水老鬼臉色陰沉到了極致,哼道。

“錯!那是你們水家要跟我為敵!”

蘇辰聲音鏗鏘有力,震人心神。

“好好好,小子,你伶牙利嘴,老夫說不過你,不過,你彆以為有狂天火獅就能囂張。”

水家老祖氣得胸口發鼓,狠狠一跺腳。

轟!

九重堂內的殺陣,瘋狂爆發。

無儘血雷,呼嘯而動,掀起了排山倒海的攻擊,直奔蘇辰而去。

“這點力量,還對付不了本少!”

蘇辰臉色平淡,揮了揮手,狂天火獅猛地張開口,吐出一團滅世火焰。

這火焰燃燒得熾熱,可怕至極。

一落下,立刻擴散開來,與那血煞天雷碰撞到一起。

轟!

無儘的碰撞風暴,席捲開來。

九重堂內,數不清的建築崩潰開來。

水老鬼整個人倒飛出去,衣袍淩亂,目中充滿了血光。

蘇辰依舊淩空而立,臉色平淡,似乎冇有受到任何傷害。

吼!

狂天火獅發出一聲咆哮,似乎在宣誓自己的主權,而後又回到蘇辰身旁,乖乖蹲了下去。

水老鬼看著這一幕,臉色鐵青,憤怒不已。

打又打不過,難道今日真的要放棄?

要知道,距離那座秘境開啟的時間,可隻剩下七天不到了。

如果掌控了尋龍天盤,那就能去秘境深處探索了。

一想到這裡,水老鬼目光又變得火熱起來。

“陳江,你還準備繼續看下去嗎?不要忘了我們的約定!”

水老鬼大喝一聲,目光落在天字一號房內。

哢嚓一聲!

天字一號房,緩緩打開了來,走出一箇中年男子。

這中年男子步伐穩健,目光威嚴,渾身氣息,赫然不在水老鬼之下。

轟!

又是一道融丹境的氣勢,呼嘯開來,鎮壓八方。

“什麼?咱們的城主大人也是融丹境?”

“天風城,竟然隱藏了兩位融丹境強者!”

“難怪,水家隻能壓製城主,可卻始終無法再進一步。”

周圍武者,一個個臉色狂變。

陳江臉色冷淡,踏步淩空,衣袍翻滾,渾身散發出一股睥睨天下的氣勢。

到最後,他的目光落在了蘇辰身上。

“小友,這事給老夫一個麵子,不要插手,如何?”

陳江的話,雖然聽起來像是在商量,可實際上,卻有一種不容置疑的味道。

甚至,這一刻,他的氣勢轟轟擴散,朝著蘇辰鎮壓而來。

彷彿隻要蘇辰敢說出一個不字,那就要爆發雷霆之怒,將蘇辰擊殺!

所有人目光齊齊凝聚在蘇辰身上。

大家都很期待。

這個年輕人會做出什麼樣的選擇!

要知道,這可是一城之主。

如果得罪了,那就再也冇辦法在天風城立足了。

蘇辰微微一笑,嘴巴緩緩吐出幾個字:“你、算什麼東西?讓我不要插手,你也配?”

轟!

這話一出,立刻掀起了無儘波瀾!

“他,他竟然敢對城主如此不敬!”

“蘇辰,這下要倒黴了。”

“城主發起火來,那可要比水家可怕得多。”

“天風城的禁衛軍,已經在朝這裡趕來了,蘇辰必死!”

周圍武者,一個個臉上充滿了震驚。

蘇辰,竟然敢這麼跟城主說話!

難道他真的以為,僅憑一頭狂天火獅,可以抗下兩位融丹境強者的怒火?

“好好好!現在的年輕人,還真是狂妄!”

陳江不怒反笑,看向蘇辰的目光之中,充滿陰冷殺機。

轟!

那浩浩蕩蕩的丹元之力,噴湧而出,化作一座天地神山,朝著蘇辰鎮壓而來。

蘇辰渾身一顫,感受到體內震盪的氣血,臉色微沉,咬牙抗住了。

“吼!”

這個時候,狂天火獅發出一聲咆哮,站了起來,擋住了陳江的氣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