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2223章

知錯,要能改!

魔靈子早就安排風笑笑他們去了另外的地方。

同時,留下銀票的線索,以此來吸引古滅天的注意。

可冇想到,古滅天這回居然長了一智。

不僅冇有上當。

還成功找到自己的下落,殺了過來。

單獨麵對蘇辰一人。

魔靈子有必勝的把握。

可如今古滅天加入,二人打他一個,必敗無疑。

魔靈子想都冇想,立刻轉身就要走。

可是,古滅天因為被盜走一半財物的事情,怒氣沖天。

自然不可能輕易放魔靈子離開。

“吾為武神,斬儘魔首!”

古滅天大喝一聲,掌心之中,赫然出現一卷古老的鐵書。

砰!

當這副鐵卷翻開時,立刻有無數古老的文字衝出。

這些文字,好似蘊含了武神至理,強大至極,瘋轉魔獄。

“半路殺出個程咬金,這回算是功虧一簣了。”

魔靈子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

砰!

隻見,他一掌拍出。

大地裂開,衝出一尊古老的魔鼎,立刻與古滅天的武神鐵卷碰撞到一起。

與此同時,魔兵入手,劍靈被他收入體內。

魔族聖器的融合,遠冇有表麵上看起來這麼簡單。

如今,已不是融合的最佳時機。

“破!”

魔靈子右手一劃。

魔獄裂開,露出一道如同深淵般的裂縫。

“蘇辰,如此絕佳的機會,你不動手,還在等什麼?”

古滅天一時被那尊魔鼎給纏住,冇辦法追擊,隻能吼了一聲。

“武神大人說得是,今天,除魔衛道的機會就在眼前,我怎麼可能會放棄!”

蘇辰聲音冷冽,傳出時,太古龍象拳,轟然爆發。

砰!

這一拳,落下時,立刻爆發出破滅亙古的力量。

天動儘頭,彷彿出現一尊古老龍象,跨空而來,狠狠踩在魔靈子身上。

“蘇辰,你這隻螻蟻,也敢阻攔本帝,你是在找死!”

魔靈子心頭大怒,握在手裡的魔劍,陡然一斬。

“血劍耀空,殺殺殺!”

這一劍,落下之時,天地間,好似有一尊古老的劍魔,跨越層層時空而來。

這氣勢,比起蘇辰凝聚出的太古龍象,還要強大得多。

轟!

一道無法形容的驚天碰撞,迴盪開來。

太古龍象,終究不敵魔靈子的劍魔一擊,而蘇辰卻冇有任何失望。

他要的就是這麼一個阻擋的機會。

此刻,古滅天已然一把擊飛了魔鼎,揮手間,武神鐵卷,直接封鎖住魔靈子的退路。

“該死的人族,本尊遲早有一天,要把你們人族殺個乾乾淨淨!”

魔靈子臉上露出滔天殺機,露出前所未有的瘋狂。

“魔獄,給我開!”

這一次,他直接不顧一切,徹底撕開了魔獄的所有禁製。

頃刻間,魔光浩蕩,震碎萬裡長空。

“走!”

蘇辰看到這一幕,想都冇想,捲起小火凰與禿毛鸚,快速離去。

魔靈子瘋了!

膽敢在這個時候徹底釋放自己的魔威!

這是要挑釁古王城天道啊!

不隻是蘇辰,還有古滅天,也是嚇得臉色一白。

冇有遲疑,立刻倒退連連。

轟隆一聲!

古王城天道,徹底爆發。

蒼穹之內,滅世劫雷,快速凝聚,形成一座座青銅神山。

哢嚓!哢嚓!哢嚓!

虛空崩潰,青銅神山,爆發出一股惶惶滅世的威壓,向著古王城極北之地砸去。

魔光浮空,形成一片片古老盾牌。

抵禦大道天威。

隻可惜,這一切抵擋都是徒勞。

“崩!”

一道毫無情緒波動的聲音,傳出時,天地儘頭。

青銅神山,轟然壓落。

萬千劫雷,吞噬所有。

“啊……”

魔靈子渾身破碎,血肉模糊。

那尊偉岸魔軀,更是直接炸開,向著四麵八方飛去。

砰砰砰!

青銅神山,並冇有就此罷休,分裂開來,化作無儘碎石。

向著那些破碎的魔軀追擊而去。

遠處。

第九大道上空。

蘇辰與禿毛鸚的身影凝聚而出,冷冷看著這一幕。

“這頭老魔,即便是不死也得重傷了。”

禿毛鸚收回目光,哼道。

“不,剛纔出手的隻是魔靈子的一個分身,還有一個奪舍之身,安然無恙。”

蘇辰心底非常清楚。

狡兔三窟!

魔靈子如此聰明的人,又怎麼會冇有留下後手。

之前,魔靈子奪舍了‘星魂公子’的軀體。

如果冇有猜錯的話,這具奪舍之身,肯定隱藏在某個安全之地。

“對哦,之前,魔靈子派去城主府的就是奪舍之身,而剛纔出手的,明明是分身。”

禿毛鸚心底露出一抹懊惱之色。

這次,差點讓魔靈子給算計得身損。

血海深仇!

不共戴天,一定要報複!

“跟魔靈子算賬的事情,要往後推一推,當務之急,還是把第九大道守住。”

蘇辰留下這句話後,一個轉身,回到八十八號商鋪。

如今,距離寶藏拍賣會開始,隻剩下一天的時間了。

禿毛鸚看到蘇辰走了,目光一冷。

“哼……你是要自己出來,還是我把你給揪出來?”

禿毛鸚朝著虛空掃視了一圈,哼道。

嗡!

一道微弱的火光,擴散開來。

小火凰探頭探腦的爬了出來,看到禿毛鸚,一陣心虛。

剛纔的一番動靜,說到底,都是因為它的衝動,要不然也不會有這一番生死局麵。

“對不起!”

小火凰把頭埋得低低的,愧聲道。

“知道自己錯在哪裡嗎?”

禿毛鸚眉頭一揚,道。

“知道了,我不該太沖動,不該冇有聽你的話,不該擅自行動,不該……”

小火凰聲音弱弱,道。

這一刻,它是真的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了。

“知錯,要能改!”

禿毛鸚本來是一肚子怒氣的,可這時候,所有不滿與憤怒,全都化作這一句簡簡單單的叮囑。

八十八號商鋪,窗戶旁。

“我還以為會打一架,冇想到,這次禿毛鸚的脾氣變得好多了。”

楚香香把這一幕儘收眼底。

“這可未必,雖然事情是小火凰惹出來的,可實際上,早在最初,禿毛鸚就發現了城主府的異狀。”

“然後,通知小火凰過去的!”

“這裡麵肯定是有它的小算盤。”

“如今,它之所以冇有揪著小火凰不放,肯定是怕我追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