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我想說的是你!該死!”

嵐蝶臉上閃過一抹冷芒。

整個人,衝出之時,化作一輪冰月,陡然一斬。

這一出手,便是雷霆萬鈞的攻擊!

轟隆隆聲傳出。

那輪冰月之力,浩浩蕩蕩,壓迫四方,令得許豐臉色猛變。

雖然許豐名頭極其響亮,可嵐蝶也不差,畢竟是神陽老祖的弟子,修為極強。

“臭娘們,你在找死!”

許豐大吼一聲,揮手時,丹元噴發,凝聚成驚天一掌,朝著嵐蝶拍去。

轟!

那輪冰月之力,淩厲至極,落下時,掀起一個個風暴。

風暴內,猛地出現一抹淩厲的光芒,疾馳開來,直接破開許豐的一掌,轟轟而落。

“怎麼可能?”

許豐臉色一變,倒退之時,抬手一抓,銀劍入手,向著那來臨的冰月,狠狠一斬。

“劍龍狂嘯!”

許豐低喝一聲。

那手中的銀劍,立刻散發出密密麻麻的劍氣。

這些劍氣,呼嘯開來,凝聚成一頭龐大劍龍,與臨近的冰月碰,撞到一起。

轟!

巨大的碰撞聲,迴盪開來。

嵐蝶的冰月,崩潰開來。

而許豐凝聚的劍龍,也破碎了。

“嵐蝶,現在我再給你個機會,乖乖束手就擒,我可以不殺你!”

許豐大喝一聲,氣勢睥睨八方。

“殺我?就憑你嗎?”

嵐蝶冷笑一聲,嘴角間,露出一抹不屑。

雖然,平時她總是不顯山不顯水,可一旦動怒起來,也是可怕至極。

“找死!”

許豐臉上露出一抹怒容,手中銀劍,頓時一轉,朝著虛無斬去。

刹那間,劍光飛舞。

“劍神榮光!”

隨著許豐一劍斬出,天地八方,出現了無數劍光,淩厲至極,斬碎所有,直奔嵐蝶而去。

這劍神榮光,乃是地階上品武學,施展開來,威力滔天。

可是,隱藏在暗處的蘇辰,卻看得直搖頭。

劍者,當有一劍蕩萬敵的氣勢。

許豐施展開來,雖然有,那種唯我獨尊之意。

可卻冇有,那種蕩儘群敵的豪情壯誌。

所以,他的這一劍是有破綻的。

相比起來,嵐蝶的武學造詣,比起許豐就要強大得多了。

方纔,那一輪冰月,看似簡單一擊,可其中卻蘊含了天地大勢。

至少得將一門武學,修煉到大成之境,纔有可能做到這一點。

甚至,嵐蝶體內,隱隱有一種極其強大的血脈之力。

這股力量,連讓蘇辰都感到心悸。

“劍神榮光,太弱了!”

嵐蝶輕喃一聲。

整個人,淩空而起,釋放發出璀璨之芒,猶如月神之子,身姿飄渺,傲立於蒼穹。

“冰刀臨世。”

嵐蝶抬手一抓,刹那間,有把白色冰刀出現在手中,爆發出無敵之威。

刀氣鎮八方,浩浩蕩蕩,朝著許豐斬去!

轟!

劍神榮光,剛與冰刀碰觸到一起的時候,立刻崩潰。

轟隆隆聲傳出。

虛空一震,巨響傳出,迴盪之時,掀起一個又一個風暴。

這些風暴,席捲開去時,立刻將許豐整個人給震飛出去。

嵐蝶淩空而立,宛如一位神之子,目光清冷,掃過四方。

而許豐則是無比狼狽,披頭散髮,衣服破碎,目露猙獰,死死盯著嵐蝶。

“所有人,給我上,殺了這娘們!”

許豐狀若瘋狂,大吼一聲。

“是!”

許家的幾人,臉色一變,紛紛出手,朝著嵐蝶殺去。

“何必要要來送死呢!”

嵐蝶臉上露出一抹殺機,冰刀在手,氣勢滔天。

一刀斬出,立刻有無儘刀芒,轟轟擴散,碾壓八方!

“不好!”

那些臨近的許家武者,一個個臉色狂變,來不及抵擋,直接被嵐蝶的刀芒擊中。

連續七八人,紛紛倒飛開去,落地時,口吐鮮血,目露駭然。

“什麼?”

許豐看著這一幕,目中充滿了驚色,冇想到這女人實力竟然這麼強。

嗖!

幾乎就在許豐分心的刹那,一道淩厲的鋒芒,刹那落下。

這鋒芒,直接從他臉上劃過,留下一道清晰血痕。

嵐蝶踏步淩空,衣袂飄飄,如同一尊風華絕代的女刀客。

許豐伸手碰了一下自己的右臉,頓時手指上沾滿了鮮血。

“嵐蝶!混賬,等老子抓到你,一定要讓你生不如死。”

許豐暴跳如雷,渾身氣息陰森,轉身間,朝著嵐蝶殺了過去。

“銀水劍,蕩天地!”

許豐狂怒,邁出間,氣勢暴漲。

銀水劍,猛地飛出,一擊斬落,凝聚出一個個劍氣風暴。

呼嘯之時,直奔嵐蝶而去。

嵐蝶目光冰冷,望著這來臨的劍氣風暴,臉上冇有任何懼色。

又是一刀斬出!

砰!

刹那間,一道狂暴無比的刀芒,割開了虛無,向著許豐,轟轟斬去。

砰!砰砰!

一道道碰撞聲傳出。

那些劍氣風暴,擴散開來之時,立刻被嵐蝶擊潰了。

“銀水之天。”

許豐大吼一聲。

一劍出,風雲變!

銀水現,化劍河!

那浩浩蕩蕩的銀水劍氣,凝聚成一道河流,奔騰間,橫掃一切樹木,朝著嵐蝶轟去。

“天刀無雙。”

嵐蝶冷哼一聲,手中的冰刀,赫然飛出,向著虛無一斬,猛地凝聚出一輪冰月。

突然,這冰月出現了殘影,刹那落下,印在許豐的額頭上。

許豐臉色狂變,踏步間,出現在銀水劍河之內。

那銀水劍河,轟轟轉動,形成一個巨大漩渦,將臨近的冰月給擋住了。

轟!

巨響傳出,這輪臨近的冰月,忽然裂開來,散發出冰冷至極的刀氣,凍徹虛空。

連這銀水劍河也給徹底冰凍住!

“死!”

嵐蝶冷哼一聲,邁步間,出現在許豐身後,一刀斬落。

許豐臉色猛變,想都冇想,手中的銀水劍,刹那離手,擋在了身後。

一道無比淩厲的刀芒,破空而來,直接轟在了銀水劍上。

砰的一聲。

許豐整個人被轟飛出去,狠狠撞在銀水劍河上,後背露出一道醒目的傷口,鮮血淋漓。

“好,很好,嵐蝶,我還真是小看了你!”

許豐穩住身子後,抬起手,擦掉嘴角的鮮血,猙獰道。

“不過,今日你一定要死!”

話音一落,許豐立刻取出一枚黑色丹藥,吞了下去。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