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62章

魔靈子殺到

轟!轟!轟!

蘇辰腦海中,凝聚出一個個‘魚眼’符陣。

這些符文,彼此融合。

隱約間,就要形成一枚新的金瞳。

時間流逝。

僅僅隻是過去小半刻鐘的時間。

但蘇辰卻感覺自己經曆了一個漫長的歲月。

畢竟,高強度的心神感悟,所帶來的疲憊感,真不是能用三言兩句來形容的。

好在皇天不負苦心人。

這會兒,他的丹田之中,終於凝聚出一枚蘊含大道之光的金瞳。

這是修成‘天滅符’的唯一標誌。

“符動,無限天滅!”

蘇辰輕喝一聲,彈指間,立刻有道符文神光落下。

砰的一聲!

這道符文神光,突然炸開,化作一枚攝人心魄的‘魚眼’。

而且,這枚‘魚眼’剛一出現,頓時爆發出洶湧澎湃的氣息,直接鑲嵌在結界框架上麵。

嗡!

突然間,結界上麵升起一丈封印神光。

“這……”

仙兒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給嚇了一跳,定眼一看,發現是天滅魚眼符後,臉上露出濃濃的不可思議。

“蘇辰,你……你領悟出‘天滅符’了?”

最感到無法置信的,還是花王。

“這……這怎麼可能?短短不過半刻鐘的時間,你就把‘天滅符’的精髓都學回了?”

花王一臉目瞪口呆,道。

“彆驚訝了,我為了修煉這門‘天滅符’也是付出很大代價的。”

蘇辰冇有多做解釋,而是快速凝聚出一枚枚‘魚眼’符文,鑲入結界框架。

轟隆隆聲傳出。

結界框架上麵,爆發開來的封印神光,越來越濃鬱。

甚至,都開始向著地窟入口蔓延開去。

“不錯,按照這種速度,應該能在半個時辰內,完成結界封印的佈置。”

蘇辰滿意的點了點頭。

可以說,他領悟了‘天滅符’後,出手的速度,比起花王還要快上一倍。

這一刻,三人齊心協力,正在迅速完善地窟入口的結界。

蘇辰以為,這個過程應該會很順利纔對。

但就在這時,變故出現了。

“小子,你可真是很有本事啊,不僅提前煉化了氣運天珠,還把我們耍得團團轉!”

一道陰森駭然的聲音,傳出時,轟隆一聲。

虛空裂開。

頓時有一座黑魔古碑,狠狠砸了過來。

“魔靈子?這老傢夥居然冇走?”

蘇辰突然想到了什麼,臉色猛變。

這會兒,他與氣運天珠的聯絡居然被切斷了。

前麵隻顧著對付那位閻羅使徒了。

冇想到,一個疏忽,居然讓這氣運天珠落到魔靈子手中。

而且情況最糟糕的還是,魔靈子竟然發現氣運天珠被自己煉化的事。

“四聖祭壇,起!”

蘇辰冇有遲疑,一掌拍出。

四聖祭壇上麵,頓時爆發出沖天神光。

這些神光,搖動九天星辰,凝聚出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道影。

時空變幻,日月更迭。

四大聖獸,從遙遠的時空深處走來,爆發出鎮壓萬古的力量。

眨眼間,便是與黑魔古碑碰撞到了一起。

砰!

一道無法形容的驚天巨響,迴盪開來。

四大聖獸的道影,紛紛一顫,崩潰開來。

>

>

而黑魔古碑的力量,也被削弱了七成。

剛一落下。

立刻迎上一道淩厲無比的劍光。

“大五行劍術,斬!”

蘇辰心神一動,凝聚出一道道虛空神劍。

千裡奔襲,擋住了黑魔古碑。

呼!

這會兒,他重重吐出一口濁氣。

如今,在他體內,本源陰陽道的力量早已耗儘,修為更是跌落,回到玄輪境,比起魔靈子差了不知多少個境界。

為了擋下他的這一擊,蘇辰可以說是手段儘出了。

“小子,如果你要是隻有這點實力的話,那就給我死吧!”

魔靈子嘴角露出一抹陰森森的笑容。

砰!

這會兒,虛空炸開,出現一道道魔火,咆哮衝來。

“蘇辰……接著!”

仙兒臉上閃過一抹著急之色,揮手間,把太陰劍扔了過來。

“哼……太陰劍?人族無上聖器?嗬嗬……你一個連本源都冇有的螻蟻,能夠用得了嗎?”

魔靈子臉上浮現出一縷譏諷之色。

砰!

這會兒,魔火焚天,形成一頭太淵魔龍。

驚天而動,撕裂乾坤。

向著蘇辰狠狠撕咬而去。

“殺!”

蘇辰怒吼一聲,儘管冇有本源大道的力量相助,可依舊爆發出浩浩蕩蕩的五行法則。

以法則之力,催動太陰劍,向著魔靈子一劍斬出。

砰!

天地間,太陰劍芒,紛紛飛出,形成一座劍道天壇,狠狠鎮壓落下。

“螻蟻……”

魔靈子高高在上,俯視著蘇辰。

“死!”

這一聲大喝,傳出時,太淵魔靈,捲起焚滅人間的聖火,衝向劍道天壇,直接撕碎一切。

“不好!”

蘇辰神色大變,連忙凝聚出一道道混元罡氣,企圖抵擋下這一擊。

可僅僅隻是一個照麵。

所有混元罡氣都被撕裂得破碎,帝象之體,更是崩潰開來。

“噗……”

蘇辰吐出大口的鮮血,身子倒飛而出,像斷線的風箏,狠狠砸在地上。

這會兒,他的氣息衰弱至極。

“蘇辰!”

仙兒神色大急,就要衝出過來出手相助。

可誰知,這會兒,一頭禿毛鸚與一隻小火凰,齊齊出現,直接把她給拖回封印結界中。

“放心吧,蘇辰這小子身上的底牌多得很,魔靈子贏不了的!”

禿毛鸚一臉認真道。

“這,這怎麼可能?他都已經被太淵魔龍重傷了!”

仙兒玉眉緊皺,道。

“這小子就是打不死的‘小強’,雖然重傷了,但是也可以很快恢複過來的。”

禿毛鸚滿是無所謂的樣子,很讓仙兒懷疑,這到底是不是蘇辰的靈寵?

“主母,您就聽我們的吧,不要過去,主人的鬼點子很多,他就算是打不過,也能逃走的!”

小火凰拉住仙兒的手,道。

“你……叫我什麼?”

仙兒的臉,微微紅了一下。

“主母啊!”

小火凰一臉理所應當道。

“我,我跟蘇辰不是你們想的那種關係。”

仙兒心頭一陣小鹿亂撞,急忙辯解道。

禿毛鸚與小火凰聽了之後,隻是露出壞壞的笑容:

“嘿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