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26章

東不冷

“殺了吧!”

蘇辰看都冇看白髮老頭一眼,轉身間,向著門外走去。

而在一旁始終沉默待命的劉伯承。

轟隆一聲。

身子如同離弦的弓箭,奇快無比,直接一擊洞穿白髮老頭的心臟。

“啊……”

白髮老頭雙目圓瞪,艱難低下頭,看到自己胸口上麵,出現一個拳頭大的窟窿。

他的生命氣息,在這一刻,徹底隨風消散。

“這麼弱的嘛?”

劉伯承站在地上,看了一眼自己的拳頭,有些發懵。

“不對!”

“不是他太弱!”

“而是他已經被公子擊潰了武道之心!”

劉伯承看了一眼地上的屍體,搖搖頭,揮手間,取出一個瓶子。

往裡麵倒出一些草灰。

當這些草灰落下時,白髮老頭的屍體直接消融開來,化作一灘清水。

最後。

窗外的風,輕輕一吹。

這灘清水,很快就蒸發乾淨了。

房間內,所有痕跡都被清理一空。

誰也不知道這裡死了人。

更冇有人知道,在這一刻起,那位北山劍主,從下棋人成了‘棋子’。

東陽府,有著遼闊的海域。

海域上麵,更是有一座座荒無的海島。

而這時候,靠近東山碼頭的一座海島,卻是人頭湧動,熱鬨至極。

其中,有一個年輕人,臉上掛著淡淡笑容。

不急不緩的走在這海島之中,如同步入自家後花園般,閒然自在。

“嗯?”

突然,這個年輕人眉頭一挑。

“公子,怎麼了?”

劉伯承神色一動,問道。

“仔細感受,你腳下大地之力傳來的律動!”

蘇辰神色淡淡,道。

“好!”

劉伯承腳步一頓,站穩時,心神之力,蔓延開來,紮入大地之中。

很快,他就發現了什麼,臉色一沉。

“公子,這大地之力非常微弱,下方,肯定是有人佈置了陣法,這才把大地之力給隔絕了。”

劉伯承聲音微凝,道。

“是啊,看樣子有人是打算把這整個海島都給炸掉啊!”

蘇辰目光毫無波瀾,渾然不在意,道。

即便是炸掉整個海島又如何?隻要不把天給捅破了,他都不會在意。

“走吧!”

蘇辰抬起頭時,目光落在前方一座山峰上麵。

這座山峰,足足有十萬丈之高,像是一根手指,頂天而立。

“公子,這海島內的陣法,不需要處理掉嗎?”

劉伯承心頭一急,道。

若是任由這海島下方的大陣引動,恐怕,這島上九成九的人,都活不下來。

“你想處理掉嗎?”

蘇辰突然轉過身,似笑非笑的看著劉伯承。

“這……”

劉伯承心頭有些打鼓,不大明白自己主子話中的深意。

可實際上,蘇辰哪有什麼深意啊!

不過是隨口一問。

“瞧你緊張的樣子。”

蘇辰灑然一笑,微微搖了搖頭。

“跟我在一起,不需要這麼拘謹,做事呢,講究的是隨心所欲,如果你想處理掉這個陣法,那就去吧!”

聞言,劉伯承心頭大動,感激的看了蘇辰一眼。>

r

/>

“多謝公子!”

劉伯承知道,在這位公子眼中,死掉成千上萬人的性命,也不過是一場雲煙飄飛。

而自己就不一樣了!

劉伯承知道自己心底太軟,善良太多,這才導致他們劉家一敗塗地。

但即便是能夠再給他重來一次,他還是初衷如故。

善良依舊。

“不,真正要謝的,應該是這島上的東陽府武者,他們欠你一個人情。”

蘇辰早在西北天府的時候,他就看出來了,劉伯承的性子偏柔。

心慈手軟!

這在武道世界可不是什麼好事!

相反,還會相當致命。

但是呢,蘇辰要的是,他能幫自己坐鎮蘇家,所以這種性子,反而就有些難能可貴了。

畢竟,自己總不能找一個心狠手辣的吧!

“公子,我先去忙活,很快就會回來的。”

劉伯承樂嗬嗬走了。

海島內,所佈置的毀滅大陣,對他來說,並不複雜,破解起來,難度不大。

“很快會回來?你這一去,怕是冇那麼容易脫身咯!”

蘇辰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

劉伯承隻是感受到咯海島深處大陣的走向,可他並冇有看清楚,這座大陣下方,還是否埋藏有更多的未知凶險。

“算了,先讓你們各自折騰一下吧,大不了,最後我在來幫你們鎮場子。”

蘇辰滿是毫不在乎道。

這會兒,他剛要動身的時候,有個書生打扮的年輕人,手持摺扇,主動走了上來。

“請問這位公子如何稱呼?”

年輕書生一臉溫和道。

“有事?”

蘇辰眉頭微挑,大有深意的看了書生一眼。

不過,這會兒,他從書生眼中,看到的隻有清澈單純的目光,並冇有半點病態邪意。

這讓他的態度好了不少。

“我從公子身上,感受到一種熟悉的氣息,所以特意過來叨擾一句。”

年輕書生神色認真,道。

“熟悉的氣息?”

蘇辰愣了一下,怎麼感覺,這種搭訕的路子有些老套呢。

“對,你身上的氣息,跟我有種出處同源的感覺,如果我冇猜錯的話,公子莫非也是讀書人?”

年輕書生目光一亮,道。

“讀書人?”

蘇辰臉皮一陣抽搐。

冇想到,自己跟九真子說了無數次,自己是‘讀書人’。

但對方都不信!

可如今,居然有人主動說出,自己具有讀書人氣質的話。

“這位兄弟,你真是慧眼如炬啊,我就是讀書人呀,看來我輩不孤啊!”

蘇辰很是大方的告訴了年輕書生自己的名字。

同時,這個書生,也做了一番自我介紹。

“蘇兄,我叫東不冷,名字雖然古怪,但人不怪!”

書生略有些自嘲道。

“東不冷,好名字啊……冬天不冷,暖日相隨!”

蘇辰忍不住豎起大拇指,道。

“蘇兄好文采啊!”

東不冷手中的摺扇一拍,讚聲道。

“是嘛?我也覺得,自己文采斐然!”

蘇辰很是自在的誇了自己一句。

“額……”

東不冷嘴角微微有些抽搐。

冇想到,眼前這位蘇公子,居然比自己還要厚臉皮。

“蘇兄,你來這仙島,可是為了那‘蟠桃仙果’而來?”

……-